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夜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夜談字體大小: A+
     

    血煞宗、金陽島很快準備妥當。

    當所有苗家族人被制住,一一禁錮,兩架流金火鳳也升天而起,呼嘯著遠去。

    秦烈就在其中。

    天色已暗,沫靈夜、漠峻站在海島上,目送著火鳳漸行漸遠,臉上神情也有些昏暗。

    「秦烈比我們所想的還要神秘,寂滅老怪要保他不死,段千劫親自過來,李牧也暗中支持。」漠峻眼瞳深幽,「他本人潛力無限,來歷也摸不透,還能使喚八具神屍,從神葬場內收穫也頗為豐厚。」

    「你到底想說什麼?」沫靈夜臉色淡然。

    「秦烈雖然修鍊血靈訣,卻並非我們血煞宗門人。」漠峻嘆道。

    「你有些擔心?」沫靈夜輕輕皺眉。

    「不是擔心,是覺得有些無奈,他修鍊血靈訣,對血煞宗秘術也都熟悉,可他偏偏沒有將血靈訣當成唯一的靈訣。」漠峻滿臉遺憾。

    「他會修鍊血靈訣,願意和血煞宗扯上關係,是我們的福氣。」沉吟了一會兒,沫靈夜認真道:「我們一定要善待他,絕不能讓他對血煞宗心生怨意,他的友誼……對我們血煞宗至關重要。」

    漠峻啞然。

    「我們一家人欠他太多太多。」沫靈夜幽幽道:「沒有他,血厲現今還不能掙脫禁錮,沒有他,驀炎會在神葬場內死去,而我……也難以醒轉過來。」

    「我知道了。」漠峻道。

    ……

    流金火鳳側翼。

    秦烈靜坐在木樓內,夜色中屏息凝神。繼續調息恢復靈力。

    他很快進入無法無念狀態。

    那種狀態下,心中沒有一絲雜念,如同和天地合一,凝鍊天地靈氣的速度要快上不少。

    一絲絲稀薄靈氣,從八方聚集而來,鑽入木樓,讓這片區域霧靄裊裊,猶如仙境。

    時間悄然流逝。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烈睜開眼。眸中精光迸射。

    繚繞在屋內的淡薄靈氣,因為他的醒轉,因為無法無念狀態的解除,忽然消散一空。

    以心神內視,他發現丹田靈海內,九個元府重新充滿了精純的力量。

    寒冰、雷電、土之元府。每一個內部流轉的能量,都彷彿要溢出來。

    就連識海內,魂湖也稍稍擴大了一點,真魂變得愈發清晰明亮。

    他突然生出一種真魂想要出竅的奇妙感。

    「又快要破境了……」秦烈自言自語道。

    他漸漸意識到,激烈的戰鬥,瘋狂的搏殺。對於境界的積累,力量的提升極其有效。

    段千劫傳授的「窮極升華術」也無比奇妙。似能催發潛能,令自身進行蛻變。

    那種蛻變,囊括了靈力、魂力、肉身體魄,為所有生命潛能。

    此戰,他兩次力竭,兩次苦修窮極升華術,都深刻地感知到修鍊這種秘術。給自己帶來了難以言喻的好處。

    他甚至覺得,他能那麼快觸感到如意境的門檻。也是窮極升華術帶來的幫助。

    這趟,他之所以要求一同前往青月谷,也是希望能繼續求戰,能繼續力竭,繼續修鍊窮極升華術。

    從落日群島到青月谷,還需要一段距離,秦烈不著急,準備繼續冥想恢復魂力。

    一股飄忽的靈魂波盪,忽然從遠處掠來,不多時就在他的木樓前站定。

    以他敏銳的靈魂感知力,在那靈魂氣息尚未靠近時,他就知道來人是雪驀炎。

    他在等雪驀炎叩門。

    數十秒后,雪驀炎依然沒有動靜,這讓他心生訝然。

    「咳……」他突地輕咳一聲。

    木樓前的雪驀炎,清麗脫俗的小臉上,浮現出驚亂之色,差點輕呼出聲。

    「雪師姐找我有事?」秦烈輕聲道。

    這般說著,秦烈從木樓上下來,走到門口,主動打開門,將雪驀炎給迎了進來。

    一身淡綠色紗裙的雪驀炎,進屋內,神色迅速鎮定下來,道:「我是過來謝謝你。」

    「謝我什麼?」秦烈笑了笑。

    「沒有你,我們一家人不可能團聚,沒有你,血煞宗要度過這一劫很困難。」雪驀炎誠懇道。

    「當年在赤瀾大陸的時候,血厲前輩也曾幫我多次,我本人也修鍊血靈訣,而且,老實說……我也需要通過血煞宗來積累靈材。」

    「你要積累靈材,可以拿著太古生靈的遺骸,去天劍山換取,去寂滅宗也可以。我知道,不論是李牧,還是寂滅老祖,應該都很樂意你過去。」

    「是那樣。只是,我太年青了,境界也太低,就算是去了寂滅宗和天劍山,也無法得到應有的尊敬,沒有什麼講話的份量。」

    秦烈之所以願意冒險和血煞宗扯到一塊兒,一方面是因為他修鍊了血靈訣,並且被馮一尤、郁門那些人知道了,和血煞宗沒辦法撇開關係。

    另外一方面,的確是因為去了天劍山和寂滅宗,他就是一個沒有話語權的小輩,做什麼事情可能還要看人臉色。

    在血煞宗,因為他和血厲的關係,可以沒有太多顧忌,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更多的索取空間。

    「秦師弟,我……」雪驀炎欲言又止。

    秦烈表情古怪,「雪師姐,你有什麼話儘管說,不用這麼吞吞吐吐。」

    「你對我們一家,對血煞宗幫助太大了,大到……血煞宗和我們一家都無以為報。」雪驀炎垂著頭,不敢去看他,聲音低幽道:「我母親,還有血煞十老,都會想盡辦法拴住你,讓你和血煞宗的關係更加緊密。以我對他們的了解,我猜測他們可能會通過婚約的方式來約束你。那個,可能是你和我之間的婚約。」

    秦烈一呆。

    「你身邊已經有了婷玉姐,聽婷玉姐的意思,你還有凌語詩小姐。」雪驀炎臉色微紅,道:「我不想破壞你們之間的感情,也不想成為第三人,所以我希望……」

    「我明白了。」秦烈點頭。

    「另外,我自己也有意中人,我不想變成宗門的工具,也同樣不希望你被宗門以這種方式拴著。」雪驀炎輕聲道。

    「放心,如果他們真的這麼提議,我會拒絕。」秦烈淡然道。

    「謝謝。」雪驀炎鬆了一口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