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抗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抗爭!字體大小: A+
     

    所有人都看出了姜鑄哲臉上的凝重。

    隨著八具神屍皮層表面越來越多的神秘符號閃亮,那些環繞著神屍,瘋狂旋動的能量風暴,聚集的能量愈發洶湧。

    秦烈看向姜鑄哲。

    眾多能量風暴,瞬間找到了宣洩口,一團團能絞碎寒鐵的風暴肆虐著,發出刺耳厲嘯,突地朝姜鑄哲而來。

    幾乎同時,八具神屍齊聲怒嘯,捶胸頓足,如天神要懲治世間凡靈,也咆哮著沖向姜鑄哲。

    神屍一雙雙燈籠般的眼睛,冒出暗紅色火焰,跳躍著不知名的符文,持續增強著他們的氣勢。

    封魔碑陡然漂浮在八具神屍中央。

    墓碑如定海神針般,似和八具神屍達成了微妙聯繫,將神屍聚集的力量凝為一股。

    姜鑄哲的視線,從一具具神屍身上跳過,突地落到秦烈身上。

    他欲圖發出靈魂方面的重壓。

    「別逼我動手!」段千劫冷聲道。

    姜鑄哲臉色愈發陰沉。

    然而,在段千劫這番話落下后,他當真沒有以二層魂壇的滅絕靈魂威懾,沒有對秦烈痛下殺手。

    「呼呼呼!」

    踏著巨浪,八具神屍沖向那個島嶼,環繞周邊的能量風暴內神光燦燦,不斷湧現驚天動地波動。

    「走!」血厲下令。

    海島上,血煞宗、金陽島的武者,眼神驚亂,紛紛退避。

    姜鑄哲並沒有出手阻攔。

    因為就在此時。從八具神屍的眼瞳內,陡然射出十六道顏色各異的彩光。

    猶如十六道彩虹,虹光內有著無數跳躍著的符號,有著渾厚蒼涼的靈魂捆縛之力。

    「轟!」

    數百道血光內,姜鑄哲血玉般的兩層魂壇,又晶瑩閃亮浮現。

    來自於八具神屍眼中的十六道彩虹光束,則是神奇地突破姜鑄哲的血光封鎖,一下子落在那佔地數百畝的兩層魂壇上。

    一團團能量風暴,滾滾涌動著。也突破到姜鑄哲身旁的無邊血色。

    霎那間,七彩炫目光圈伴隨著破碎天地的轟鳴,從那個海島內猛地爆發。

    無數耀目光芒炸碎激射。

    猶如一輪輪太陽爆炸,突然濺射出的億萬彩色虹芒,衝擊向八方窮野。

    那座海島像是一幅被撕成的油畫,變得四分五裂。可怕的化為一塊塊巨大平地,如飛盪的山脈,向各個方向飄動。

    「嗷嚎!」

    八具神屍咆哮著,如古神責問上蒼,如在掙脫命運枷鎖,傳出霸絕天地的氣勢。

    姜鑄哲身影陡然收縮為一個血色光點。

    血色光點扭曲著。瘋狂波盪,在突地爆炸膨脹后。衍變為龐大猙獰血妖。

    海島爆碎時,血光和無數炫目彩虹交織,八具神勇了數十倍的神屍,則是和姜鑄哲所化的血妖撕扯纏鬥起來。

    那片區域,被狂暴的能量衝擊,濺射出無數要命的靈力彩光,讓很多人驚恐躲避。

    秦烈驚愕看向激戰區。臉色頗為古怪。

    「這八具神屍和你有著心神聯繫?」段千劫突然問道。

    秦烈點頭,「神葬場爆碎后。八具神屍的頭顱和太古生靈的遺骸一起飛離出來,當神屍從遠處趕來,將頭顱坐落脖頸時,我就通過封魔碑和神屍有了微妙聯繫。」

    「八具神屍是真正的戰士,在沒有得到戰魂晶塊以前,他們的實力並沒有發揮出來。」段千劫神情肅穆,「戰魂晶塊的回歸,讓他們對武道和力量的深刻認知,迅速恢復。或許,這八具神屍至今也沒有徹底恢復,可就算是現在,他們合力來對付姜鑄哲,姜鑄哲也很難繼續再有別的動作。」

    「他們八個能抗衡姜鑄哲?」秦烈神情一震。

    「姜鑄哲就算是要戰勝他們,也勢必要付出不小代價,我看姜鑄哲很快就會離開。」段千劫點了點頭。

    秦烈眼睛猛然亮了。

    他知道在落日群島上,只有段千劫一人能讓姜鑄哲收手,可段千劫這趟過來,僅僅只是為了兌現保護他的約定。

    段千劫並不想干涉血煞宗內戰。

    這麼一來,血厲、血煞十老、金陽島所有人加起來,也不是姜鑄哲對手。

    姜鑄哲要奪取血之始祖遺骸,血厲只能乖乖就範,血煞十老先前的受挫,也證明他們無法對姜鑄哲造成威脅。

    秦烈本以為這趟血煞宗要被姜鑄哲盡情蹂躪了。

    沒料到,前段時間凝鍊的本命精血,被封魔碑吸收后形成的奇異召喚,竟將神屍內的戰魂晶塊吸引而來。

    神屍獲得了巨大力量提升后,實力頓時狠狠攀升了一截,讓姜鑄哲都變得束手束腳。

    秦烈立即意識到血煞宗的災難已經過去了。

    事實並沒有超出段千劫的預料。

    短短一刻鐘后,姜鑄哲像是試探出了八具神屍的真正力量,意識到八具神屍對他能構成威脅,他血光熠熠的眼瞳,怒視著血厲,又朝著秦烈深深看了一眼,突地厲嘯一聲。

    嘯聲中,無窮血光卷著兩層血玉魂壇,化為一片血海往遠處飄去。

    八具神屍嗷嗷咆哮著,只能目送著他的離開,看著他和魂壇一併消失。

    姜鑄哲一走,所有血煞宗、金陽島、赤瀾大陸武者,都同時呼出一口氣,頓覺壓在心頭上的一塊巨石落定。

    「咻!」

    飛離的封魔碑,又從八具神屍內重新掠來,在秦烈胸前停住。

    秦烈伸手一點,封魔碑重新消失在空間戒,旋即以心神向神屍傳達命令。

    八具似乎還未盡興的神屍,在他的命令下。不情不願地重新沉入海水。

    「清點傷亡人數。」沫靈夜能安撫人心的聲音,從另外一座海島上傳來。

    很多血煞宗、金陽島還能活動的武者,又忙碌起來,四處活動著,看看這趟有多少人喪生。

    「老段,帶秦烈上來一敘。」李牧靈魂傳訊。

    段千劫點了點頭,二話不說,一把抓住了秦烈,直接飛天而起。

    於是。在琅邪眾人的驚異目光下,秦烈被段千劫帶走,眨眼間便沒了蹤跡。

    數秒后,段千劫擰著秦烈,出現在了雲層深處。

    浮空島靜靜懸浮不動。

    李牧淡然一笑,就站在浮空島前端。朝著秦烈和段千劫招手。

    踏著厚厚雲層,段千劫上了浮空島,微一皺眉,「幻魔宗的那女人不在吧?」

    「雨宗主早已離去。」李牧笑道。

    「那就好。」段千劫點頭。

    「李叔,你怎麼還在這裡?」秦烈驚訝道。

    「呵呵,我根本沒有離開過。」李牧一笑。「你小子身上有太多讓我意外的地方,我現在都開始好奇。好奇你究竟是從何處而來的了?」

    「你不知道他來自於何處?」段千劫一怔。

    對於秦烈,他了解並不多,事實上,在今天沒有過來前,李牧也沒有向他說過秦烈的事情。

    他只知道,秦烈幫他讓玄冰之地的那些巨獸脫困了,助他兌現了一個承諾。所以他才過來保秦烈一命。

    除此之外,他對秦烈幾乎一無所知。

    「秦烈……沒有十歲以前的記憶。他也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李牧嘆道。

    段千劫忽然沉默了。

    「秦烈,將你在神葬場的經歷,向老段重新講一遍。」李牧吩咐道。

    秦烈沒有任何猶豫,將他在神葬場內,所經歷的一切,一五一十說明清楚。

    段千劫認真聆聽,中途會時不時問上幾句,顯然對神葬場內的情況非常重視。

    過了一會兒,等秦烈將所有經歷講述完,段千劫神情凝重起來,「這麼說,神葬場破碎時,不單單八具神屍頭顱和一些太古生靈遺骸遁離,還有冰靈和巫之始祖的遺體,也消失不見了?」

    秦烈點頭,「就是這樣。」

    「老段,你怎麼看?」李牧問。

    「巫之始祖體內為碧血玉蟾,那巫蟲傳言為巫之始祖最先煉成的巫蟲,也是黑巫教的信仰之物,非同小可。」段千劫沉吟了一下,「那巫蟲一定帶著巫之始祖的身體回到了黑巫教!」

    「我也是這麼認為。」李牧道。

    段千劫一皺眉,沒有繼續吭聲。

    「將岸肯定正通過第一巫蟲,來接受巫之始祖更深的傳承,巫蟲通過將岸,也在迅速恢復著。這樣下去,等黑巫教積蓄了一段時間,必然不甘寂寞,一定會掀風浪出來。」李牧嘆道。

    「你和我說這些幹什麼?」段千劫沉著臉。

    「我希望你近期不要去挑戰寂滅老怪,以免你落敗后,讓老怪也負傷,不能以最佳狀態應付將岸。」李牧摸著下巴,訕訕乾笑道:「當然,最好你改變一下目標,立即去挑戰將岸,去弄清楚將岸的深淺。」

    「這是你們各大勢力間的事情,和我無關!」段千劫搖頭,旋即臉色一冷,又道:「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就一定會落敗?」

    「我隨便說說而已。」李牧一臉無奈。

    「你既然那麼想維持暴亂之地的平靜,為何不讓姜鑄哲拿到血之始祖遺體?」段千劫哼了一聲,「姜鑄哲拿到血之始祖遺體后,實力能瞬間飆升一截,血煞宗和黑巫教有著解不開的血仇,有姜鑄哲在,就算是將岸和第一巫蟲聯手,就算是他們紛紛恢復變強,也需要耗費大量精力在姜鑄哲身上。讓姜鑄哲和將岸去斗,你們豈不是可以置身事外?等一方被滅掉后,你們正好可以收拾殘局?你們以往不都是這麼做的?」

    李牧苦笑,「一個將岸已經夠麻煩了,真給姜鑄哲拿到了血祖之身,他會比將岸還要棘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