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嗜血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嗜血者!字體大小: A+
     

    「其實不論你來不來,這小子都死不掉,寂滅老怪已傳訊我們,說這小子是他的親傳弟子,明顯要保他不死。」公冶濯嘿嘿笑道。

    「哦?」段千劫皺眉,又看了秦烈一眼,「他和老怪還有關係?」

    「倒是沒什麼關係。」公冶濯在得知段千劫的到來,並不是幫血煞宗后,顯得很輕鬆,耐心解釋:「聽說老怪看中了他雷電方面的天賦,有心將他收攏麾下,作為親傳弟子栽培。」

    「段千劫,外界傳言你會在近期挑戰老怪,究竟是真是假?」公冶清肅然問道。

    此言一出,公冶濯也是臉色凝重,以一種無比期待的目光看向段千劫。

    兩人都知道段千劫的可怕。

    最近十年,段千劫已經甚少挑戰別人,這並不是因為他的本性改變了,不再那麼嗜戰,而是因為可堪他一戰的對手變得越來越少。

    很多人都知道,段千劫最後一個挑戰的對手,恰恰是天劍山的第六天劍李牧。

    那一戰的結果,除了李牧和段千劫以外,再沒有第三人知道。

    眾人只知道的,那一戰過後,以前從沒有見過面的李牧和段千劫兩人成了莫逆之交。

    之後不久,段千劫再次沉寂,李牧也從暴亂之地消失,似乎去了赤瀾大陸隱匿。

    段千劫再次現身後,外界就不斷有消息傳出,說他通過和李牧的一戰,又一次大幅度提升了戰鬥力。再築一層魂壇,達到了不滅境後期,而他下一個挑戰的目標,很有可能是暴亂之地的第一人——寂滅老祖!

    寂滅老祖南正天,對暴亂之地所有巔峰強者而言,都是一座難以逾越的巍峨巨山。

    最近五百年來,南正天通過一次次血戰,通過寂滅宗的血腥擴張,不斷向世人證明他的強勢。證明他霸絕暴亂之地的恐怖力量。

    九大白銀級勢力,每一方的首領,不論願意不願意,都公認南正天為暴亂之地最強者。

    至今,依然無人能絲毫撼動一下他的地位。

    外界傳言段千劫要挑戰南正天,這讓許多強者為之沸騰。都想親眼目睹,看看南正天究竟有多強,看看段千劫是否真正具備了和南正天的一戰之力。

    「不錯,老怪就是我的下一個挑戰目標。」段千劫臉色淡然。

    公冶兄弟皆是神情振奮。

    對他們來說,寂滅老怪就是攔在黑巫教前方的一座大山,這些年來黑巫教的發展。時常受到寂滅宗的制衡,讓他們很是難受。

    因南正天的存在。黑巫教的教主將岸也只能選擇隱忍,沒有敢和寂滅宗正面衝突。

    這導致黑巫教在許多利益上必須做出讓步。

    就連這次他們對血煞宗的圍剿,因為南正天的一句話,他們也不得不放掉關鍵人物秦烈,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恥辱。

    段千劫,乃暴亂之地獨行俠,行事只看個人喜好。從不給人面子。

    多年來,他所挑戰的強者。幾乎大半來自於九大白銀級勢力,那些人很多在戰鬥中被他所殺,這讓九大白銀級勢力都暗暗惱火。

    許多次,被他擊殺的那些強者親友,都會發動力量圍擊段千劫。

    可段千劫屢屢能成功逃脫,頑強地存活下來,沉寂一段時間后,又會以更強的姿態重新冒頭。

    每次血戰後,段千劫都在突破自身,變得越來越強。

    到如今,段千劫已成功築造出三層魂壇,就連黑巫教的教主將岸,都沒有信心能勝過他。

    也是如此,九大白銀級勢力,已默許了他的存在,都放棄了對他的追擊。

    若是段千劫挑戰南正天,兩人兩敗俱傷,亦或者只是南正天負重傷,對黑巫教而言也是一個大好的消息。

    所以他們很期待段千劫能儘快挑戰。

    「老怪已經發話了,我們黑巫教肯定不敢殺掉這個小子,所以你來不來其實都無所謂。」公冶清摸了摸下巴,眼神玩味,「看這小子的狀況,似乎在領悟你獨有的秘術,莫不成……你和老怪同時看中了他?嘿,這倒是有趣了。」

    「他主修雷電靈訣,據說造詣還頗為精湛,老怪看中他也不奇怪。」公冶濯也插話,「段千劫,你又看中他哪裡了?」

    公冶兄弟暗存挑撥離間之心,恨不得激怒段千劫,讓他立即殺上寂滅宗,找南正天血戰一場。

    如果他們能成功通過秦烈,將段千劫激怒,引段千劫殺向寂滅宗,這恐怕比早點遲點滅掉血煞宗還重要。

    這也是他們沒有急著立即對血煞宗下手的原因。

    「我挑戰寂滅老怪,只是為了追求更大的突破,不摻雜任何私人恩怨!」段千劫臉一冷,「你們還是省省吧!」

    公冶兄弟忽視一眼,見挑撥無效,也就放棄了。

    「我們對血煞宗的清理,還請你不要多管。」公冶濯認真道。

    段千劫皺眉不言。

    見他沒反應,兩兄弟點了點頭,便轉過身來,衝天上蜈蚣戰船示意。

    眾多身穿黑袍的黑巫教武者,如狼似虎沖離出來,皆是如意境、破碎境、涅槃境強者,數百人之多。

    公冶兄弟自己倒是沒有急著動手。

    單單隻是那些跟隨他們的扈從,一加入戰圈,就瞬間扭轉了局勢。

    血煞宗、金陽島武者節節敗退,傷亡立即慘重起來,就算是沒有兩兄弟下手,這場戰鬥也會在短時間結束。

    因為後續到來的黑巫教教徒,都是能獨當一面的強者,有著驚人的戰鬥力。

    更何況,他們的到來,還又弄出了漫天的巫蟲。

    黑巫教對血煞宗、金陽島的追殺,段千劫漠然無視,他只是守在旁邊的秦烈,眼瞳幽幽。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著。

    段千劫突地抬頭看向黑巫教蜈蚣戰船的反方向,深邃幽暗的眼眸內,浮現一絲驚容。

    一面血腥戰旗飄動著血池標誌,陡然映入眾人眼帘,旋即,一片濃稠血色淹沒而來。

    血色中,傳來一聲聲不似人類的厲嘯,一個個眼中血光如虹芒的身影,身穿血色長袍,煉獄惡鬼般衝殺而來。

    他們不斷捶胸咆哮,身上生出茂密的絨毛,如一頭頭嗜血的血妖。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族人,被他們瘋狂襲殺,以野獸般的血腥大口,噬咬在對方脖頸動脈,大口大口吞咽著猩紅鮮血。

    從他們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和血煞宗的那些人相似,卻更加殘暴瘋狂,從他們眼中也看不見人性,只有無窮無盡的血色。

    這些血妖般的嗜血者,一加入戰圈,一面倒的戰局,重新給扭轉過來。

    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因他們的出現,因身邊同伴被吸乾鮮血而亡,都是厲叫連連,不要命反擊。

    只是,面對這些非人般的嗜血者,黑巫教、三家族的反擊忽然顯得有些不夠看。

    「姜鑄哲!這是姜鑄哲麾下的嗜血者!」公冶濯臉色一變。

    他話音剛落,姜鑄哲果真從一片血色中走了出來,依舊是風度翩翩,如教書的文士,儒雅倜儻。

    姜鑄哲腳踏濃稠血色彩帶,眼神平靜,眼中也沒有血光,嘴角甚至還噙著淡然笑意,「師兄,師妹,各位小師弟,很高興能再見到你們。」

    他看向血厲,沫靈夜,還有血煞十老等人。

    「姜鑄哲!你來作甚?!」血厲咆哮道。

    沫靈夜和血煞十老,一個個臉色也不好看,並沒有因為他的援助,而流露出絲毫激動表情。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在千年前鼓動各大白銀級勢力,殺入血雲山脈,令血煞宗因此覆滅。千年前,我們還只是小輩,老一代的血煞十老紛紛葬身,我也無力抵抗,只能遠遁逃離。」姜鑄哲滿臉愧疚,搖頭嘆息,「當年之事,的確因我而起,這千年來我寢食難安,無時不刻都在想著要重振血煞宗,想著奪回天滅大陸。」

    看向公冶兄弟,姜鑄哲又道:「沒料到在千年之後,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又想故技重施,要將我們血煞宗僅存不多的門人滅絕乾淨。」

    「而我,雖然和師兄你們理念不同,和你們的修鍊方式有所區別。可我永遠當自己是血煞宗門人,當自己是血煞宗的一份子!即便不是正統,不受你們認可,但在宗門遭遇大難之時,我依然必須到場,必須為血煞宗死戰!」

    「姜鑄哲!血煞宗會落到今天的地步,全是你的原因!」沫靈夜仰頭道。

    「血煞宗的覆滅是我的錯。」出奇地,姜鑄哲竟沒有反駁,「但在修鍊理念上,我並不認為自己有錯!這世界弱肉強食,只要能儘快強大血煞宗,讓血煞宗雄霸天地的方法,不論是邪是還是正,在我而言都是可行的!我所堅持的,所追求的,所努力實施的,其實和你們的理想完全一致,只是大家選擇的方法不一樣。」

    「我知道沒人能改變你的觀念。」沫靈夜輕嘆一聲,搖搖頭,不再多言什麼。

    「其實,你們能不能理解我,會不會認同我,並不重要。」姜鑄哲笑了笑,道:「重要的是,對血煞宗而言,至少今天需要我!」

    這般說著,姜鑄哲一步步從天上血雲內走了下來,一直走到公冶濯和公冶清面前。

    「我們打個商量可好?」笑看著兩人,姜鑄哲認真道:「我們三個都袖手不管,就讓他們血戰,直到分出勝負為止,如何?」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