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受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受制字體大小: A+
     

    蒲澤眼中,跳躍著一條條晶鏈,他所坐落的魂壇內,也有無數繁複奇妙的流光不斷竄來竄去,如在不斷衍變著某種天地道理。

    秦烈體內。

    成千上萬晶瑩鏈光,紐帶般穿梭交織,將他血液、骨骸、臟腑一一束縛勒緊。

    除了識海魂湖不受影響,他幾乎全身都被控制住,眼睛都無法眨動,自然更加不可能講話。

    「九個元府,分別蘊積著雷電、岩冰、大地精純元力,血管中流淌的鮮血,蘊含著血之靈力,四種駁雜力量混在一具身體,竟然沒有引起衝突,相互間涇渭分明,互不侵犯,互不影響……」蒲澤輕輕搖頭,「奇怪,很奇怪,不知道你通過什麼方法做到的。」

    秦烈無法講話,只能冷冷看著他。

    這時候,試圖聚集起來,以自身精血來凝聚血妖的血煞十老,被黑巫教、三大家族涅槃境強者拚命擋著,始終沒辦法走到一塊兒。

    那種凝結血妖的秘術,必須要血煞十老靠攏,匯聚一身精血才行。

    管賢對這種秘術,顯然也有所了解,因此不斷吆喝著,讓血煞十老的一次次掙扎,都無功而返。

    這場本該勢均力敵的戰鬥,因蒲澤走出,勝利的天平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傾斜——傾斜向黑巫教。

    沒有八具神屍四處殺戮,眾多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得以解脫出來,身為不滅境強者。蒲澤一出手,就輕而易舉幫黑巫教解決了隱患,只要他繼續下去,血煞宗、金陽島根本無力抗爭。

    對黑巫教、三大家族造成恐怖殺傷力的烈焰玄雷,短短時間,也幾乎消耗一空。

    沒有烈焰玄雷,沒有八具神屍,沒有能拚死蒲澤的血腥秘術,血煞宗憑什麼能勝?

    夏侯歧、蘇致、林彬等三大家族武者。這時都是神情振奮,眸中有著明顯的喜色。

    他們並不知道黑巫教這趟出動了不滅境強者,所以初始的時候,也暗暗擔心,生怕不能將血煞宗斬盡殺絕,怕留有後患。

    蒲澤一出。他們所有的擔憂,一瞬間就化為了飛灰。

    落日群島這種級別的血戰,一名魂壇強者,即便僅僅只是一層魂壇,也足以起到一錘定音的決定性作用。

    蒲澤,在此戰中。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無人能抗衡蒲澤的強勢。

    秦烈如今在暗暗懊悔——懊悔沒有聽從李牧的叮囑。

    李牧在臨走之前。曾反覆叮囑他,一旦看到對方不滅境強者現身,要第一時間取出玉牌,立即傳訊求助。

    李牧曾說過,如果他不夠快,可能連再次取出玉牌的時間都沒有,就會被直接抹殺掉。

    事實很相近。

    沒有第一時間將玉牌取出的他。尚未來得及逃開,就被蒲澤禁錮。

    如果蒲澤要殺他。他現在恐怕已經死亡,連一絲反擊的可能都沒有。

    直到此時,他才真正清楚魂壇強者的可怕,才知道在魂壇強者面前,以他低微的境界,想要抗衡還為時過早。

    「小子,你的老師是誰?誰教導你這樣修鍊的?」蒲澤眼瞳幽幽,在將他全身查探一番后,竟流露出興趣,盯著他不斷審視著,說道:「你修鍊如此駁雜,沒有走火入魔而亡,還真是幸運。」

    秦烈眼神閃爍。

    「哦,倒是忘了,你不能講話。」蒲澤一拍頭,伸手朝著他喉管一點。

    一道銀亮流光,倏地沖入秦烈喉管,在裡面不斷衝突著。

    那一處的晶鏈,被銀亮流光粉碎,禁錮力量立即消失。

    「我沒有師傅。」秦烈張口道。

    蒲澤一愣,「沒有師傅,胡亂修鍊,還能煉到如此的程度,你這小子……倒也算個人才了。」

    他對黑巫教、血煞宗的交鋒,似乎沒有太大的興趣,將秦烈和八具神屍捆縛后,竟然沒有後續出手。

    雖然從明面上來看,黑巫教、三大家族還佔有優勢,但是按照這樣的進程下去,黑巫教、三大家族想要最終獲勝,恐怕還需要一段很漫長的時間。

    沒有他的幫助,就算是黑巫教、三大家族最後獲勝了,也必然是慘勝。

    「蒲澤!別閑著!」管賢陰沉沉道。

    「我答應過來,只是為了八具神屍,對你們和血煞宗的糾葛沒有興趣。」蒲澤神情冷淡,「此戰過後,我要帶走四具神屍,這個小子……也要交由我處置!」他指向秦烈。

    「交由你處置?」管賢的冷笑聲,從那濃濃烏光內傳來,「他是南正天點名要的人!你蒲澤是不是活膩了,要和南正天那老怪搶人?」

    「什麼?寂滅老怪要的人?」蒲澤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上,首次浮現一絲驚容。

    寂滅老祖之名,威震暴亂之地,對任何巔峰強者而言,寂滅老祖都是一座巍峨巨峰。

    蒲澤只是黑巫教的客卿,和黑巫教向來只是合作關係,他那一層魂壇的實力,或許能在落日群島無人能抗,但是和寂滅老祖相比……還是差之甚遠。

    「老怪看上了他雷電方面的潛質和天賦,有心收他為親傳弟子,怎麼?你想和老怪搶人?」管賢冷笑。

    蒲澤忽然慫了,「算了,那就算了。」

    兩人講話之際,秦烈靜下心來,找尋著將空間戒打開,把玉牌取出的方法。

    要打開空間戒,需要以手指按著戒面,傳出一道靈力,釋放一縷靈魂意識。

    這時候,他沒辦法動彈手指,想要取出玉牌都變得極為困難。

    他心急如焚。

    突地,一陣非常明顯的波動,從他腦海鎮魂珠出來。

    六縷和他血脈靈魂相通的氣息,正在鎮魂珠內歡悅著,朝著最外層而來。

    虛渾之靈,明顯肚子餓了,到了他們出來進食的時候了。

    秦烈駭然。

    虛渾之靈這時候冒出來,所見的將會是魂壇強者蒲澤,就算虛渾之靈再神妙,以幼生體的形態實力,也絕非蒲澤的對手。

    他們只會被蒲澤給順勢收走。

    「別!別出來!」秦烈頭疼無比,不得不趕緊傳遞意識,讓六個小傢伙稍安勿躁,繼續留在鎮魂珠內。

    只是,六個虛渾之靈,這次似乎並沒有聽從他的吩咐。

    ……

    ps:抱歉,馬上要出趟遠門,所以今天和明天,只能一更,回來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