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黑鱗毒蜈!(懇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黑鱗毒蜈!(懇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在眾人的注目下,血厲衝天而起,一道道鮮血流光,長河瀑布般從他體內飛涌而出。

    瞬間,濃稠刺鼻的血腥味,便蔓延擴散到整個落日群島。

    一座座島嶼,如被血光覆蓋,所有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全部生出被血海淹沒,有種將要窒息氣絕的可怕感。

    「嗷!」

    嗜血龍怒嘯,簇簇龍魂和血光凝結,衍變為一條條猙獰血色巨龍。

    巨龍釋放著滔天凶焰,咆哮著,狂沖向懸浮落日群島上方的鸞鳥、鳳凰等大型飛行靈器,要撲殺黑巫教和三大家族來人。

    連番刺激下,血厲幾乎瞬間失去冷靜,憤然含怒出手。

    和秦烈、墨海等人聚在一塊兒的琅邪,微微皺眉,道:「不太妙。」

    「血厲啊血厲,沒料到千年之後的你,還融合了血祖之身,竟然連不滅境的力量都無法催發出來。」眼見滔滔血海淹沒而來,看著一頭頭血龍瘋狂撲殺飛行靈器,管賢竟輕鬆地搖了搖頭,「老實說,你血厲讓我有些失望了!」

    「嗡嗡嗡!」

    巫蟲振翅的聲音,突地從管賢心臟部位傳來,霎那間,他胸襟衣衫爆碎。

    一隻有著十二翼的烏黑蜈蚣,百足深深刺入管賢心臟,翅膀猛烈扇動著,發出刺耳厲嘯。

    那蜈蚣只有巴掌一般大小,身上裹著烏黑鱗甲,如精鐵澆築,閃爍著冰冷的金屬光澤。

    十二翼翅膀。如一柄柄薄如蟬翼的利劍,給人一種無堅不摧,能刺破所有結界、防禦光罩的可怕感。

    隨著蜈蚣的厲嘯,點點黑色星光,如細雨般灑落。

    黑點中,有著非常明顯的腥臭味,分明蘊含著劇毒!

    以管賢血肉靈魂飼養的這隻巫蟲,名為黑鱗毒蜈,乃夜憶皓那八翼蜈蚣王兩次進化后。才能達到的恐怖形態。

    「哧啦!」

    管賢背脊處衣衫盡碎,十二隻寬闊翅膀,如十二柄闊劍,寒光熠熠,詭異地在他身後生長出來。

    出奇地,百足插入管賢心臟的黑鱗毒蜈。那十二翼翅膀卻神秘消失。

    「呼呼呼!」

    管賢身後十二翼猛烈扇動,無數漆黑磷光如雨灑落,惡臭味竟瞬間壓過了血腥味。

    與此同時,管賢振臂厲嘯,一隻巨大的黑鱗毒蜈殘影,猛地從他頭頂天靈蓋沖飛出來。

    黑鱗毒蜈仿若由管賢和他心臟的蜈蚣靈魂、氣血融合而成。倏一出現,便沖向一頭頭鮮血、龍魂凝成的血色龍影。

    那一頭頭就要衝殺到鸞鳥、鳳凰飛行靈器的龍影。被黑鱗毒蜈的殘影追上,在百足齊動下,龍影被無數利刃絞殺,被斬成一截截血光。

    龍影紛紛潰散。

    擁有十二翼的管賢,如中了劇毒般渾身烏黑,眼瞳內隱隱可見黑鱗毒蜈在瘋狂厲嘯。

    一片濃稠烏光,如毒素蔓延。將管賢所在區域淹沒。

    下一刻,管賢和烏光化成一片漆黑深海。忽然沖入血厲所在的茫茫血海之中。

    烏黑色和血紅色能量光波,瞬間交匯,兩種不同屬性的恐怖力量,一個狂暴如火山,一個陰寒如冰川,狠狠地衝擊在一塊兒。

    陣陣波光,伴隨著炸裂的能量轟鳴,從天際瘋狂爆發。

    毀天滅地的靈力波盪,激散之後,形成漆黑、血紅能量流星,拖曳著長長紐帶,朝著四面八方衝擊。

    一時間,不論是黑巫教、三大家族,亦或者血煞宗、金陽島,都紛紛凝聚靈力,構建出厚厚光罩,用來防禦那些疾射的能量流光。

    一條漆黑流光,帶著惡臭,內部傳出厲嘯,朝著秦烈等人的方位垂落。

    這邊,一直看護著眾人的洪博文,冷哼一聲,胖胖的左手虛空一抓。

    漆黑彩帶陡然爆碎。

    「小心!」宋婷玉突然尖叫起來。

    黑光碎滅,一隻只拇指粗細的蜈蚣,詭異地冒出來,發出刺耳厲嘯,朝著眾人撕咬而來。

    幾乎同時,從每一道漆黑流光內,都冒出數十隻巫蟲。

    巫蟲厲嘯著,落向血煞宗、金陽島人群中,悍不畏死地殺到那些人身旁。

    一縷縷黑幽幽的輕煙,在它們的飛行軌跡中,不斷被揮散開來。

    下方聚集著血煞宗、金陽島武者的三個島嶼,很快被一簇簇黑色劇毒輕煙淹沒,被一隻只巫蟲趁勢滲透進來。

    「別中了巫毒!」洪博文吼道。

    「大家小心!」邢宇邈也怒喝出聲。

    可惜,巫毒的擴散,根本不是他們可以阻止。

    在管賢、血厲虛空交戰之時,由一縷縷漆黑流光內飛逸出來的巫蟲,巧妙地釋放出巫毒,大肆製造著混亂。

    不少血煞宗、金陽島武者,猝不及防之下,被巫毒滲入身體。

    那些人,短短時間便身體烏黑,真魂布滿了毒素,肢體麻痹,眼睛漸漸失明。

    由黑鱗毒蜈釋放的巫毒,比起夜憶皓當年八翼蜈蚣王的巫毒,不知道可怕了多少。

    隨著一名金陽島武者,捂著脖頸痛嚎,七孔流出烏黑鮮血,越來越多的武者開始出現中毒徵兆,接連不支倒地。

    數百隻巫蟲,化為一個個漆黑星點,在三個島嶼飄蕩,釋放出巫毒煙霧。

    即便那些巫蟲,被血煞宗、金陽島武者瞬間斬殺大半,可它們依然很好的完成了任務——巫毒已經釋放出來。

    黑巫教的巫毒,只要沾上零星半點,只要嗅入心肺,立即能滲透血肉,將真魂都給蔓延。

    只有第一時間祭出光罩,將周身徹底包裹,連呼吸都屏住的武者,才能擋住巫毒的侵蝕。

    三座站滿血煞宗、金陽島武者的海島上。哀鴻遍野,至少數十個身中巫毒,接連七孔流血而亡。

    「沒有護宗大陣,連這類巫毒都無法隔離,真是可憐。」天際,夏侯歧尚未出手,只是冷眼俯瞰下方,搖頭嘲諷。

    「以邢家的底蘊,自然不可能持有護宗大陣。邢家……今日註定走到盡頭。」蘇致笑道。

    此戰,目前僅僅只是管賢和血厲的交鋒,兩人在烏光、血光交匯時,看起來勢均力敵,可管賢卻趁勢將巫蟲釋放,以巫毒瀰漫了下方三島。造成了血煞宗、金陽島數十人身中巫毒而亡。

    顯然,在對局勢的幫助上,管賢發揮的作用要更大一些。

    真正的戰鬥還沒有開始,秦烈等人聚集的三座海島,就被漆黑巫毒給覆蓋。

    從上面看來,會發現三座島嶼一下子變得幽暗。巫毒煙霧內,所有血煞宗、金陽島的武者。只能祭出護身光罩被動隔絕。

    「釋放百毒巫蟲!」一名黑巫教老者陰聲下令。

    突地,從天上的鸞鳥和鳳凰等大型飛行靈器中,抖落出成千上萬的巫蟲。

    那些巫蟲,有烏黑蜈蚣,有綠油油的袖珍小蛇,有拳頭大小的蜘蛛,蠍子。還有蟾蜍,每一種巫蟲都在飛落下來的時候。釋放出五顏六色的毒煙。

    巫蟲如雨,毒煙則是如天幕,一起從天罩落。

    三座聚集著血煞宗、金陽島武者的島嶼,被巫蟲和毒煙幾乎淹沒,變成毒瘴氣瀰漫的世界。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武者,都在天上冷眼旁觀,沒有衝下來戰鬥的意思。

    三大家族的武者,看著成千上萬的巫蟲,也是頭皮發麻,一個個心驚膽顫。

    他們不是黑巫教的人,對巫毒沒有任何免疫力,毒煙沒有揮發之前,他們若是一頭熱血衝下來,也會身中巫毒,下場也絕不會比血煞宗門人好多少。

    因此,他們只是靜靜等待,等經過一輪巫蟲、巫毒腐蝕后,看看還剩下多少人存活。

    那些存活者,才是他們的真正目標。

    「不要呆在島上,那些巫毒有強烈的腐蝕氣息,毒煙對靈力光盾也有侵蝕性,儘快離開!」五彩毒瘴往下罩落時,墨海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即驚叫起來。

    身為器具宗的第一煉器師,墨海對各類劇毒也有研究,單單從巫毒下落的細微變化,他便看出了不妙,及時提醒眾人逃離毒煙的覆蓋區。

    「大家不要聚集在一起,只有強攻,只有殺入黑巫教、三大家族所在的範圍,和他們混在一塊兒,他們才不敢肆無忌憚釋放巫毒!」眾人混亂之際,沫靈夜那具有安寧人心的聲音,悠悠傳了出來。

    不知如何是好的血煞宗和金陽島武者,聞言都是眼睛一亮,瞬間捕捉到了抵禦巫毒的方法。

    隨著血煞十老的怒嘯聲,眾多血煞宗武者,從巫毒覆蓋區衝殺出來,立即脫離海島。

    邢宇邈兄弟也是大聲疾呼,呼喚金陽島武者儘快撤離,先避過巫毒的罩落,然後衝擊那些停泊在海面上的黑巫教、三大家族船艦。

    眾人聚集在一塊兒,黑巫教可以盡情釋放巫毒,將他們所在區罩住。

    只有分散開來,和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武者混合,黑巫教才不敢那麼放肆地釋放巫毒,才能避免在戰鬥中,還要時刻提防巫毒的侵蝕。

    「秦烈,這幾枚烈焰玄雷你拿著,內部都添加了暗雨蝕毒。」昏暗的島上,秦烈頂著冰瑩光罩,就要撤離之前,唐思琪遞來了五枚烈焰玄雷,「這五枚,是我弄出來準備將來防身用的,現在我將它們交給你!」

    「琅邪大人,這三枚烈焰玄雷你拿著,裡面也是暗雨蝕毒!」蓮柔咬牙切齒道。

    秦烈和琅邪兩人,飛身離開之前,手中都多了幾枚特殊的烈焰玄雷。

    他和琅邪忽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瞳中,看到了冷冽殺意。

    「秦烈,你盯著三大家族的船艦轟擊,我去黑巫教那些戰艦上!」琅邪眼中血光攝人。

    「好!」

    ……

    ps:新的一月,弱弱地求一張保底月票,老逆感激不盡!(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