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噩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噩耗字體大小: A+
     

    又是三天匆匆掠過,漠北,依舊沒有傳來消息。

    金陽島那邊,也是沒有一點動靜,一片死寂。

    此時,再樂觀的人,也都看出血煞宗的千年沉寂之地和金陽島,必然出現了意外。

    眾人的猜測很快得到證實。

    第四天,黑巫教、三大家族的船艦,和一架架翱翔天際的巨大鸞鳥鳳凰,終於從灰茫茫雲層閃現出來。

    一面仿若由清澈潭水凝成的巨大鏡鑒,從一架鸞鳥形狀的飛行靈器上呼嘯而出,高高懸浮在落日群島上方。

    管賢陰森冰冷的聲音,適時響了起來,「抱歉,我們比預期的時間,稍稍慢了一點,讓各位久等了。嘿,不過在耽擱的這些天,我們並沒有閑著,如今有一些畫面想要送給各位。」

    虛空屹立著的管賢,就在那鏡鑒旁邊,怪笑著打了個響指。

    清澈如水潭的鏡鑒內,驟然閃現出明亮的畫面出來,那畫面中的每一道人像,都無比的清晰。

    先是金陽島。

    這一座沐浴在正午陽光下的巨大島嶼,上方坐落著一棟棟宏偉高大石質建築,還有一部分邢家族人駐紮。

    七名身穿三大家族服飾,破碎境中後期的武者,凶神惡煞一般,厲嘯著突地在島上現身。

    腥風血雨立即掀開!

    只見七人所過之處,所有邢家的分支,所有金陽島武者,皆是支離破碎。化為蓬蓬血雨,屍首分離。

    殺戮僅僅持續了半個時辰。

    之後,整個金陽島再沒有一個活人。

    從那鏡鑒上凝神細望,會發現那些宏偉建築群,也一座座崩塌粉碎。

    金陽島幾被夷為平地。

    「邢沿,邢賀,邢……」

    落日群島上,邢宇遠、邢勝男兩人,還有諸多邢家族人。皆是目眥盡赤,牙齒重重咬著嘴唇,將嘴角咬出鮮血猶不自知。

    邢瑤身子輕顫著,如風中燭火,眼中浮現濃濃驚恐。

    這一刻,所有邢家族人。都生出千年前舊事重演的恐懼感。

    千年前,也是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武者,聯袂殺入天滅大陸的邢家,令邢家生靈塗炭,強者紛紛喪生。

    當年噩夢一般的場景,成了邢宇邈兄弟的心魔。讓他們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都忍不住悲痛欲絕。

    如今。邢家曾遭遇過的悲痛,又在金陽島重新上演。

    這次,雖然金陽島上邢家族人都只是旁支,雖然族人較少,可看著那些人一一被宰殺,所有邢家族人依舊失聲痛泣。

    邢宇邈鐵青著臉,眼神陰寒如冰。不斷喘著粗氣,一次次調整著心境。

    留一部分邢家族人在金陽島。是他的意思,島上有眾多邢家辛苦修建的建築,還有許多在開採著的礦場,有不少靈草藥圃。

    那些,都需要專門的人看守,不然隨便周邊一個勢力過來,都會給金陽島造成重創。

    在邢宇邈來看,將大多數財力、人力集中在落日群島,血煞宗所有強者又駐紮過來,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來犯者,必然會直奔落日群島而來。

    只要落日群島覆滅,金陽島,自然也將被迅速清掃乾淨。

    因此,他自然而然地認為,落日群島才是對方首要目標。

    他沒有預料到,殺入落日群島之前,對方會突然轉移方向,將金陽島率先屠戮乾淨。

    這瞬間讓邢宇邈心靈遭受了重擊。

    「金陽島,只是受了無妄之災。」管賢邪異的眼瞳幽幽,不急不緩地說道:「事實上,我們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對金陽島動手,本來,我們是準備將落日群島所有生靈抹殺以後,順便將金陽島滅掉。」

    嘿嘿一笑后,管賢繼續解釋,「沒料到,江浩的女兒江燕,傳了一個消息過來,告訴了我們血煞宗千年潛藏之地的準確位置。我們要去那邊,恰恰要經過金陽島,所以就隨便料理掉了。」

    這般說著,管賢一指身旁的鏡鑒,道:「看看血煞宗的老巢吧。」

    巨大的明鏡內,畫面重新變幻,一幕幕血腥殘忍的場景,逐漸的清晰。

    五名涅槃境強者,分屬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帶著數十名破碎境強者,在一個隱秘的山谷內大開殺戒。

    谷內,有一個個乾枯的血池,有許多老弱婦孺,那些人都是血煞宗的人。

    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武者,一路殘殺下去,谷內巫蟲呼嘯,四處捕殺血煞宗的老弱病殘。

    一隻只巫蟲,厲嘯著鑽入那些人身體,在他們凄厲的慘叫聲中,啃噬他們的血肉臟腑,將他們從內部吞吃乾淨。

    秦烈曾經在血雲山脈見過的漠北,被幾隻巫蟲從兩眼和鼻孔內鑽入身體,痛苦的滿地打滾,全身毛孔流出腥臭鮮血。

    不多時,漠北就漸漸乾癟,被吞吃的只剩一層人皮。

    那可怖的模樣簡直慘不忍睹。

    極短時間內,山谷內將近千名血煞宗的老人和婦孺,被巫蟲啃食乾淨。

    比起血煞宗來,邢家族人在金陽島遭受的那種斬殺,顯然要輕鬆太多太多。

    至少,邢家族人,還留有全屍。

    一幕幕血腥殘忍的畫面,在一個個熟識者身上發生,血煞十老和血厲、沫靈夜,還有不少血煞宗的強者,抬頭看著鏡鑒內的畫面,禁不住發出凶獸瀕臨滅絕般的嘶吼。

    「畜生不如!」一向淡漠的墨海,深吸一口氣,沉聲喝道。

    宋婷玉、謝靜璇俏臉鐵青,美眸凝出寒霜,身上殺氣騰騰。

    曾身中巫毒的她們,眼看著血煞宗的門人,一個接著一個,被巫蟲吞吃乾淨,回想起不堪的過去,生出同仇敵愾的仇恨之心。

    秦烈站在她們和墨海之間,看著天上明鏡內一幕幕血腥慘景,只覺得心底一股子瘋狂暴戾怒焰,如壓抑萬年的火山,隨時都要洶湧爆發出來。

    「黑巫教的所有教徒,都不配稱為人!我現在後悔,後悔沒有在更多的烈焰玄雷內,添加暗雨蝕毒了!」唐思琪揮舞著晶瑩拳頭,也是咬牙切齒。

    「真是豬狗不如!」蓮柔同樣小臉陰沉。

    管賢懸浮上空,神情從容,伸手一點那血腥依舊的鏡鑒。

    「嘩嘩!」

    如凝成一條清溪長河,那鏡鑒化成水流,忽然飛入鸞鳥形狀的飛行靈器。

    管賢又一次嘿嘿笑了起來,「千年來,我們黑巫教和三大家族,一直都在搜尋血煞宗的潛伏之地。可惜,幻魔宗對你們的庇護很是盡心,我們花費了不少代價,也僅僅只是鎖定那一片山脈,無法確定究竟是哪一個山谷。」

    此刻所有血煞宗門人都是眼睛通紅。

    就連氣質恬靜如水的沫靈夜,眼瞳內,也是血光幽幽,顯然是動了真怒。

    「你們猜猜,為什麼我們會在殺入落日群島之前,得到血煞宗的準確位置?」管賢眼中滿是嘲諷,「江燕通過秘術將消息傳遞過來,卻不知道,我們幻魔宗煉製的音訊石,向我們傳訊的過程中,會暴露她所在的方位。」

    「她從何處傳遞的消息?」沫靈夜突然問話。

    「青月谷!」管賢怪笑不迭。

    此言一出,所有血煞宗和金陽島的武者,都是轟然巨震。

    下一刻,每一個人的眼瞳之中,都迸射出滔天的仇恨光芒。

    「想不到吧?」管賢嘿嘿笑著,神態歡悅地連連搖頭,「別說你們了,就連我……都沒有能想到。在當年,苗家為五大家族之首,對你們血煞宗還算是忠心。沒料到千年之後,苗家竟義無反顧出賣了你們,將你們血煞宗的老巢告知了我,令我能夠在殺入落日群島之前,將金陽島、血煞宗一部分後患,給先一步剷除了!嘿嘿,有趣,我想想都覺得有趣!」

    「在你們之後,青月谷,會被血煞宗滅掉,苗家將從此從五大家族除名!」血厲一字一頓道。

    「以我來看,苗家才識時務,將來有可能和夏侯家、林家、蘇家一樣踏入白銀級勢力。」管賢陰森森笑了起來,「而你們……將會徹底滅絕!」

    「你看你如何滅絕我們!」血厲咆哮。

    一道道血光,如逆流的瀑布,從他頭頂衝天而起,掀起滔天血浪。

    汪洋血海中,血煞宗至寶嗜血龍怒嘯而出,以龐大的血色骨龍之身,釋放出無窮凶威。

    血厲,則是高高端坐嗜血龍,盡情來催發血祖體內的磅礴血腥之力。

    「嘿,可惜融合血祖之身的是血厲你,對黑巫教而言,這其實是一件好事。」管賢依然從容,搖頭道:「要是融合血祖之身的,不是你,而是你師弟姜鑄哲,那這趟殺入落日群島的,就不會是我,而會是我們教主親臨!」

    顯然,在管賢眼中,血厲的威脅遠遠不如姜鑄哲。

    他和將岸一樣,也認為姜鑄哲才是血煞宗最可怕的人,要是讓姜鑄哲在神葬場內得到血祖之身,並成功融合,別說管賢了,就連將岸……恐怕都要寢食難安!

    「血厲,不論你承認還是不承認,你始終都不如你師弟姜鑄哲。血煞宗在你的手中,根本不可能超越往昔,只有姜鑄哲,才是血煞宗的希望!嘿嘿!」管賢不斷冷嘲熱諷。

    他很清楚,姜鑄哲就是血厲的心魔,只要以此為切入點,血厲必將失去冷靜判斷,從而癲狂。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