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第一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第一人字體大小: A+
     

    炎日島。

    海邊礁石區,秦烈端坐在一塊碩大橢圓形礁石上,在紅霞漫天的傍晚,朝海靜坐苦修。

    封魔碑也靜靜豎立在石面上,如一柄利器直接插入。

    秦烈兩手輕輕按在碑面上。

    一縷縷猩紅血煞氣息,如血霧從封魔碑內飛逸出來,順著他的指頭,一點點湧入他血管。

    秦烈運轉血靈訣,以體內鮮血來吸附那些血煞氣息,只覺得鮮血沸騰,如岩漿般炙熱滾燙。

    忍著血管綻裂般的刺痛,他開始以煉血術凝鍊精血,提純鮮血內的血煞靈力精華。

    時間匆匆。

    一天一夜后,五滴晶瑩如雞血石般的鮮血,從他掌心皮肉內冒逸出來。

    五滴精血,如血珠般靜靜在掌心停留著,絲絲縷縷純粹的血之力量,從血珠內釋放出來。

    血煞宗門人,都會在突破到一定境界層次后,凝鍊本命精血出來。

    本命精血,從鮮血而來,內部有著提純后的濃烈血之力量,為鮮血的精華。

    對血煞宗門人而言,本命精血能施展「血之禁魂術」,還能以精血來凝鍊「血妖」。

    催動「血遁術」逃生,也需要本命精血來激發。

    可以說本命精血妙用無窮。

    之前,秦烈凝結出來的本命精血,都用來混合六大靈體的生命精華,從而蛻變成了虛渾之靈。

    如今,在六個虛渾之靈都成功孕育而出后。他終於可以重新凝鍊本命精血,留著將來關鍵時刻來催發血煞宗秘術。

    五滴由他鮮血提純的本命精血,在他掌心內停留了一會後,他便準備收入體內。

    「呼呼呼呼呼!」

    突地,五道神光從封魔碑內延伸出來,一端連著碑面,另一端,如舌尖般分別捲住了五滴精血。

    以他鮮血凝鍊的五滴精血,瞬間被封魔碑收入碑面。瞬間,本來的無字墓碑,表面浮露出無數模糊難辨的神妙符文,那些符文燦若星海,在碑面上以一種神秘的軌跡飛旋,如浩瀚星河突然變得鮮活起來。

    秦烈駭然失色。

    從封魔碑的碑面上。他突然聽到一種古樸、蒼涼、深沉的呼喚聲,那是一種直達心靈,讓他靈魂震顫的魔音。

    無數模糊不清的神文,星點般飛動著,做出令人眼花繚亂的軌跡。

    古老的神語魔音,形成無形的波盪。朝著天極窮荒蕩漾,越傳越遠。

    這個過程。持續了大概五六分鐘,之後碑面上的符文便一點點消失,神語魔音也低幽不可辨,最終徹底不見。

    封魔碑重新恢復原樣,五滴從秦烈掌心冒逸出來的精血,則是消失不見。

    秦烈愣在礁石上,不知發生了什麼。不知從碑面上浮現的符文,震撼靈魂的神語魔音。究竟來自於何處,有著怎麼樣的魔力。

    但有一點他總算是弄清楚了——封魔碑內部的奧妙,彷彿可以由他體內本命精血來引發,能稍稍窺探一點神奇。

    他皺眉思索。

    突地,一個個碩大頭顱,從礁石前方的海面浮現出來。

    那是八具神屍!

    在他沒有召喚的情況下,八具神屍,竟主動從海面上冒了出來。

    八具神屍,就在他前方,冒出八個巨大頭顱,卻並沒有徹底站出來。

    八具神屍的眼瞳內,閃耀著神秘的幽光,如在暗暗期待著什麼。

    這種種詭異,讓秦烈愈發不解,愈發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

    於是,他繼續以封魔碑內部的血煞之氣,以自己的鮮血為源頭,重新凝鍊精血出來。

    兩天後,在他兩手掌心,多出了十一滴本命精血!

    一道道神光,又一次從封魔碑內飛逸出來,將那十一滴本命精血抽離。

    碑面上,重新浮現出燦若星河的神妙符文,符文瘋狂旋動,如星辰漩渦般神秘深邃。

    同時,震撼靈魂的神語魔音,又一次傳盪出來,如擴散到天之盡頭,海之邊沿。

    這次異變,持續了將近一刻鐘之久,然後才漸漸平息,一切趨於平靜。

    一直等了半天,他沒有等來更多異樣,也沒有見到血煞十老和血厲找上來。

    好奇之下,他找到炎日島上的漠峻等人,問他們有沒有感知到什麼。

    結果,漠峻等人紛紛搖頭,說一切正常。

    來自於封魔碑內的神語魔音,那種朝著天之盡頭擴散的奇異波盪,似乎除了他以外,落日群島無人能聆聽,也無人能感知。

    這讓秦烈愈發覺得詭異。

    他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卻感覺到,從封魔碑的碑面上,向天地八方傳遞了某種呼喚。

    呼喚的東西,似乎和八具神屍密切相關,這一點,從八具神屍主動冒出來,從他們眼神的期待之色,他就能看出來。

    只是,他依然不知道,封魔碑內的神域魔音,在為神屍呼喚著什麼。

    眼見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即將到來,他沒有繼續凝聚本命精血,將封魔碑也給暫時收起來。

    封魔碑一入空間戒,八具冒出來的神屍,朝著空空無物的天空看了看,又相繼沉入海底。

    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然而,秦烈卻知道,或許在不久以後,會有什麼東西跨越億萬里而來。

    一切,都只是他通過封魔碑內的神語、魔音,通過當中的呼喚之意,從而形成的臆想和猜測,並沒有確鑿證據。

    七日後。

    藉助於一具太古生靈遺骸,汲取金之力量的邢宇邈,竟順利踏入涅槃境!

    又隔了一天,邢勝男也踏入破碎境中期。

    又是兩天後。琅邪從如意境中期,突破到如意境後期!

    面對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恐怖壓力,邢宇邈、邢勝男、琅邪這些天賦非凡者,展現出過人的一面,紛紛在逆境中突破自己。

    血煞宗和金陽島武者,因為他們的紛紛突破,都暗暗振奮起來。

    又隔了三天,金陽島、血煞宗的武者勢力,都集中起來。聚集在相鄰的三個小島。

    此時,他們已經收到確鑿消息,知道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武者,將會在一天後到達。

    所有人都在蓄勢準備著。

    ……

    名為雷霆咆哮的山谷。

    寂滅老祖南正天一如既往在苦修,每一縷靈魂意識,都和漫天閃電扭結起來。令山谷發出雷神般的怒嘯。

    「哧啦!」

    一條清晰可見的空間縫隙,在山谷內撕裂開來,一團南正天的雷電精魂,竟從空間裂縫內鑽了出來。

    這是他的分魂之一。

    分魂如溪流匯入大海,瞬間和主魂凝結起來,南正天睜開眼。默默合計了一會兒,突然以靈魂傳訊。

    不多時。雷閻從山谷外面進來,恭敬站在高高聳立著的雷台下方,問道:「師兄喚我何事?」

    「黑巫教、三大家族的那些人,是不是快要殺入落日群島,和血煞宗決戰了?」寂滅老祖皺眉道。

    「應該就在這兩天了。」雷閻點頭道。

    「你給我傳話管賢,告訴他一聲,血煞宗那個叫秦烈的小娃。是我的親傳弟子。」寂滅老祖大大咧咧吩咐。

    「這?師兄……這樣似乎不符合規矩。」雷閻苦笑。

    「規矩?」寂滅老祖咧嘴狂笑,「屁的規矩!在暴亂之地。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規矩!你儘管告訴管賢,就說那秦烈是我的親傳弟子,我倒要看看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那些人誰敢動他!」

    「這……」雷閻頭疼不已,「黑巫教的教主將岸可不是善類啊!」

    「將岸?」南正天嘿嘿怪笑,「我還真想會一會將岸!這些年來,他一直縮在黑巫教,已經甚少露面,不知道又在搗鼓什麼陰謀詭計,我在星空亂流內遊盪多年,也沒有碰到他一次,還正愁他不出來呢!」

    「黑巫教現在和三大家族可是走在一起,我們沒必要去趟這波渾水。」雷閻又道。

    「三大家族?」南正天滿臉不屑,「這三家加起來,也比不上任何一個老牌的白銀級勢力!一群跳樑小丑罷了!」

    「師兄,真要傳訊?」雷閻再次確認。

    「立即傳訊管賢!」南正天不耐道。

    「好,好吧。」雷閻無奈道。

    ……

    茫茫深海,一艘巨型船艦上,管賢突然捏碎一塊訊念晶,臉色陰沉無比。

    「教官,怎麼回事?」一名黑巫教的老者小心問道。

    「南正天讓人傳訊給我,說血煞宗那個叫秦烈的小子,是他的親傳弟子。」管賢陰森森道。

    「秦烈?就是將太古生靈遺骸帶入神葬場的小輩?這傢伙最近名氣很大,據說手段了得,在神葬場內大殺四方,幾乎沒有吃過虧。這個人要是活著,將來……必成後患啊!」老者驚道。

    「我當然知道!」管賢冷哼。

    想了一下,他布下秘陣,眼瞳內烏光匯聚,以靈魂去連接黑巫教教主。

    秘陣內,一個個巫蟲影像浮現出來,以特定的詭異方式撲扇著翅膀,將訊息跨越千萬里傳遞到黑巫教。

    之後,管賢便耐心等候。

    數十秒后,從那秘陣內,傳來一段隱秘晦澀的訊念。

    眯著眼,管賢聆聽了一會兒,不由一嘆:「教主傳話,在第一巫蟲還沒有完全恢復之前,暫時……先饒那秦烈一命。」

    「連教主都不想和南正天撕破臉?」老者驚叫道。

    「在目前的暴亂之地,南正天……依然還是第一人。」管賢也是無奈。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