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三十章 壓力空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三十章 壓力空前字體大小: A+
     

    琅邪和血矛的到來,令血煞宗十老極端振奮,儼然看到了血煞宗重新崛起的希望。

    本來,他們將秦烈當成可以延續血煞宗輝煌的關鍵,琅邪一來,他們將所有期望立即寄托在琅邪身上。

    之後幾天,血煞宗十老不時找到琅邪,將血煞宗古老的歷史,曾經的輝煌,鼎盛時期雄霸暴亂之地的威懾,種種血煞宗的傳統,一一灌輸下來。

    不管琅邪本人是否樂意。

    多年沒有招收徒弟的血煞十老,也打了雞血一般亢奮,將他們認定潛力無窮的血矛武者瞬間瓜分。

    十幾名天賦非凡,身上血腥味純正的血矛青年,一下子都有了涅槃境的師傅。

    五日後,秦烈在靜修之際,六個虛渾之靈,竟同時呼嘯而出!

    新的三個虛渾之靈,為渾金獸形態,穿山甲形態,還有靈蛇形態,分別為金屬性、土屬性、水屬性。

    六個虛渾之靈,都將他當成至親之人對待,一冒出就「咿咿呀呀」嚷嚷起來,發出對食物的強烈呼喚。

    好在搶掠過黑雲宮、天海閣以後,邢宇遠送來足夠多的六屬性靈材,足以滿足六個小傢伙的胃口。

    在他和六個小傢伙戲耍之際,胡云代表金陽島過來,喚他前往那一艘血煞宗開赴過來的巨型骨船。

    秦烈立即明白,去喚醒沫靈夜的血厲,應該已經成功。

    果然。

    待到他來到骨船上,馬上發現琅邪和血煞宗十老都已經到來。雪驀炎也一系白衣,清麗脫俗的小臉上,首次浮露出發自內心的含蓄歡笑。

    骨船甲板,數百名血煞宗武者,分處在兩旁。

    眾人的視線,紛紛聚集在通往船艙的階梯,都在安靜等候。

    幾分鐘后,融入血祖之身的血厲,挽著一名楚楚動人的中年美婦。從階梯口走了出來。

    血厲的身上,並沒有濃郁到化不開的血腥氣息,這一點和秦烈融入血祖之身時全然不同。

    顯然,以血厲的靈魂強度和境界,對血祖之身的掌控更加精妙,能將血祖體內濃烈血氣盡數收斂。

    那名美婦。看起來四十歲的模樣,身材嬌小,兩鬢多了點白髮,眼角也有了皺紋,在血厲的攙扶下,她像是有些弱不禁風。沖漠峻眾人說道:「沒想到還能和大家見面。」

    「大嫂好!」洪博文激動起來。

    「嫂子好!」漠峻等人也是心神激蕩。

    「誰是……秦烈?」沫靈夜忽地問道。

    「那小子就是了!」血厲伸手一指,咧嘴哈哈大笑。

    美婦慈祥的目光。一下子凝聚到秦烈身上,連連點頭,「好孩子,真是一個好孩子。你可是我們一家人的大恩人,沒有你,血厲這老頭不能破開姜鑄哲的封禁,驀炎……會死在神葬場。而我,也將在之後十來年流逝掉所有生命精氣而亡。」

    「沫阿姨過獎了。」秦烈恭敬道。

    「我們一家子能團圓。全都是因為你的功勞,不論我們怎麼感謝都不為過。」沫靈夜深深看向他。

    和大多數血煞宗武者不太一樣,沫靈夜的眼神,寧靜平和,沒有一絲暴戾張狂。

    被她的望著的時候,秦烈覺得非常放鬆,生出置身在青翠竹林,聆聽竹海搖晃的奇妙安詳感來。

    這是一種很容易讓人信任的親和力。

    「好了好了,不要客套來客套去了,我反正沒有將這小子當成外人看待。」血厲收斂了笑容,道:「漠峻,黑巫教和三大家的那些船隻,還要多久能到落日群島?」

    「至多十天時間。」漠峻神情一正。

    「十天,我們還有十天時間做準備。」血厲眯著眼,沉吟了一下,道:「這趟,如果對方沒有不滅境強者,我們如今的實力應該足以抗衡。」

    「從目前得來的消息來看,黑巫教領隊者乃是管賢,三大家則是夏侯歧、蘇致、林彬。這四人,只有管賢一人在涅槃境後期,其餘三人都是涅槃中期境界。」漠峻解釋道。

    「黑巫教和三大家出動的涅槃境高手,至少十人,一定會比我們多!」血厲皺著眉頭,「三大家族不滅境強者太少,這次或許不會出動,但黑巫教不一樣。身為暴亂之地老牌的強大勢力,黑巫教藏著不少不滅境強者,這次氣勢洶洶來犯,至少會有一名不滅境超級強者暗中跟隨,坐鎮大局。」

    一聽到「不滅境」,所有血煞宗武者,皆是沉默下來。

    不滅境的超級強者,對絕大多數勢力而言,都意味著滅絕一般的壓力。

    今時今日的血煞宗,沒有一人能踏入不滅,對方真要出動不滅境的超級強者,恐怕無人能抗衡。

    眾人都感覺到如山壓力。

    「以血祖之身釋放出嗜血龍,拚死一戰,我應當能勉強扛下這名不滅境強敵。」血厲眉頭深鎖,旋即又補充了一句:「前提是他在不滅境初期。」

    眾人依然臉色深沉。

    「如果,我是說如果。」血厲深吸一口氣,認真嚴肅地說道:「如果對方有不止一名不滅境,有一人踏入不滅境中期……」

    看向血煞十老,血厲說道:「那麼,你們便發動血妖之術,以你們十人精血來凝結血妖之身,以你們十人之魂來鑄造血妖之魂!」

    血煞十老輕輕點頭。

    所有血煞宗門人,此刻,則是轟然一震。

    秦烈也是突然呆住。

    他曾仔細閱讀過血典,知道以十名涅槃境強者體內的精血,以十人之魂匯合而成的血妖,乃是一種最為血腥殘忍的秘術。

    施展出這種秘術的十名涅槃境強者,將在事後散功。數千年的修為毀於一旦,從涅槃境強者直接退步為凡人,至多再有五六年的壽命。

    也就是說,一旦血煞十老施展出這種秘術,他們或許能通過血妖斬殺一名不滅境中期強者,但他們十人也將付出緩慢死亡的代價。

    「我和血祖的融合,需要時間,只要渡過這一關,只要有更多的時間融合。我能發揮出的力量就會不斷翻倍!」血厲咬著牙,「十年之後,血煞宗就能在暴亂之地真正立足,百年之後,我有信心讓血煞宗恢復千年前的榮光!三百年之後,我會讓血煞宗。達到第一代宗主黎昕當時的高度!」

    「血大哥放心,為了宗門未來,我們知道怎麼做!」漠峻平靜道。

    「我答應你們,將來,我會滅掉黑巫教,血洗三大家族!」血厲重重道。

    秦烈寧靜的心境。因為血厲和血煞十老的一番話,被重新打破。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面臨黑巫教、三大家族的來犯,尚未做好準備的血煞宗將會遭遇什麼。

    「如果實在不是對手,我們……難道不能退?」雪驀炎輕聲道。

    血厲看了她一眼,嘆道:「丫頭,如今所有暴亂之地的武者,各種勢力都看著我們。幻魔宗、寂滅宗和天劍山已經承認了我們的正統身份,萬獸山和天器宗也罕見的保持沉默。這麼一來。我們只需要面對黑巫教和三大家,而非來自於暴亂之地所有強大勢力的進犯。」

    「這一戰。這個為血煞宗正名的機會,還是秦烈和你們通過太古生靈遺骸,好不容易才為血煞宗爭取來的。」

    「此戰,我們再也不能退,再退,血煞宗將無顏立足暴亂之地!」

    沫靈夜也輕聲插話,「你父親說的沒錯,這一戰來之不易,而且我們並非一成機會沒有,所以非戰不可。當年,在所有白銀級勢力,聯合殺入血雲山脈,在還有姜鑄哲這個內患的情況下,老一代的血煞十老,依然選擇留下來血戰。那一戰,雖然血煞宗就此覆滅,可所有參與圍剿血煞宗的勢力,也都至少付出了一名不滅境強者隕滅的代價!」

    所有血煞宗門人,因她一句話,一個個熱血澎湃起來。

    「比起當年的絕望,這次,我至少還能看到幾分獲勝的希望。」沫靈夜淡然一笑,又道:「對我們血煞宗而言,沒有希望都能留下來戰鬥,何況如今還能看見希望?」

    「我明白了。」雪驀炎輕輕點頭。

    「你從小在幻魔宗長大,對於血煞宗……你還缺少認知。」沫靈夜笑容慈祥道。

    「轟隆隆!」

    突地,驚天動地的爆鳴,從唐思琪、墨海所在的島嶼掀起。

    雷霆轟隆,電蛇遊盪中,流星火焰洶湧而出。

    濃烈火焰中,還有五顏六色的毒瘴氣悄然升騰,將那片區域弄的一片狼藉。

    「這是?」血厲愕然。

    「烈焰玄雷,那個叫唐思琪的丫頭,應該在測試烈焰玄雷的威力。」漠峻精神一震,興奮地解釋起來,「血大哥,那小丫頭很了不得,她弄出來的烈焰玄雷,不但有著寂滅玄雷的所有特點,還能弄出熊熊烈焰。最近,她和那個叫蓮柔的丫頭,又嘗試在烈焰玄雷內部,添加毒煙進去,我想……她們或許已經成功了。」

    「擁有寂滅玄雷的特點?能疊加么?」血厲眼睛一亮。

    「可以疊加!」漠峻重重點頭。

    「好丫頭!」血厲振奮起來,「我們去那邊看看!」

    秦烈遠遠看著那邊,看著從烈焰當中升騰出來的毒瘴氣,也是暗暗咂舌。

    蓮柔擅長用毒,她要是將劇毒也混合進烈焰玄雷,在爆炸之時,瞬間將毒素蔓延開來,那烈焰玄雷的威力,又將提升一個檔次。

    此時,秦烈突然暗暗慶幸起來,慶幸唐思琪和蓮柔這兩個女人都留在了落日群島,而不是別的地方。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