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再見琅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再見琅邪字體大小: A+
     

    數日後,連通血之絕地的空間傳送陣,在血煞十老的努力下,終於成功構建出來。

    此時,血厲父女還在為喚醒沫靈夜,為融合血祖之身忙碌,沒時間過來主持局面。

    而血煞十老和琅邪並不熟悉

    這一來,秦烈、馮蓉兩人便被安排通過空間傳送陣,回一趟血之絕地,將琅邪和血矛眾人從血之絕地弄來。

    「傳送陣不會有問題吧?」站在圓台上,秦烈神色有些不安。

    圓台以各類靈石、晶塊熔煉后築造,赤靈龜的精血為線,一條條交織繪刻,凝成蛛般的繁複形態。

    秦烈和馮蓉兩人恰恰站在蛛中心位置。

    「秦烈,這個傳送陣只是連通血之絕地,我們反覆試過,絕不會有任何問題!」漠峻信誓旦旦保證。

    「真不會出錯?」秦烈緊張道。

    「絕對不會!我以人格擔保!」漠峻表情嚴肅認真。

    「馮教官,你沒問題吧?」秦烈又問。

    「你沒問題,我就沒問題。」馮蓉訝然失笑。

    「那好吧。」秦烈終於放鬆下來,催促道:「發動吧!」

    這一座連接血之絕地的空間傳送陣,乃是第一次傳送,尚且不能保證百分百成功,秦烈擔心萬一出現意外,會被空間之力撕成碎片,所以才謹慎不安。

    因為他深知空間之力的恐怖之處。

    「放心,絕不會有事!」血煞十老的洪博文。呵呵笑了笑,也走了進來,「我和你們一道兒吧。雖然會多耗費一些能量,不過這樣應該可以讓你們安心,讓你們不會那麼緊張。」

    「這樣最好。」秦烈笑道。

    洪博文敢進來,充分說明他們對空間傳送陣有十足信心,這麼一來,秦烈才打消心中的疑惑。

    於是,當三人一同踏入空間傳送陣后。漠峻微微點頭。

    蒙奉的左手,按向一團血色雲棉,五指倏地收攏。

    血光陡然濺射。

    「轟!」

    蒙蒙血光如巨型雨傘,將圓台倏地罩住,扭曲混亂的詭異能量,瞬間迸發湧現。

    秦烈三人的身影。忽然變得虛幻黯淡,如模糊殘影被颶風吹拂,很快就徹底消散。

    赤瀾大陸之下,連接幽冥界的奇異甬道的一層,一片猩紅血煞之地。

    鮮血晶面般的血湖上方,有一個小小的三角形檯面。檯面由晶瑩血玉構建而成。

    此時,從那檯面上。驟然浮現出三個淡淡虛影,虛影扭動著,幽魂般晃蕩不休。

    一名血衛,常年駐紮此地,修鍊時眼睛緊閉,全身被濃稠血霧淹沒。

    他突地睜開眼。

    「咻咻咻!」

    三道模糊殘影,伴隨著異響。倏地清晰無比。

    「馮教官!秦烈!」血矛轟然一震,猛地跳將起來。手舞足蹈地叫喊道:「你們不是應該在暴亂之地嗎?!」

    「肖凱!」馮蓉也驚喜交加,歡聲道:「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傳送陣!你們是通過傳送陣回來的!」肖凱一愣后,陡然反應過來,禁不住興奮顫抖起來,「馮教官,你們是從暴亂之地回來的?你們……是要接引我們離開吧?」

    在他期待的目光下,馮蓉笑著點頭,「不錯,這趟我們從暴亂之地回來,就是接你們過去!」

    「呵呵!呵呵呵呵!」肖凱興奮至極,不斷傻笑著,一時間忘了該說些什麼。

    血煞十老之一的洪博文,一到達此地,便突地神情獃滯。

    看著暗紅如血的天幕,嗅著刺鼻的血腥味,感知著精純渾厚且無處不在的血之靈氣,洪博文突生一種置身夢境般的不真實美感。

    「……血之絕地,果然是血之絕地!修鍊血靈訣最佳之地!血煞宗稱雄暴亂之地數百年,窮極力量滿世界找尋,也沒有能尋到一處血之絕地!」洪博文驚喜若狂,胖墩墩的身子,如發了羊癲瘋般激顫,「這血之絕地,比血雲山脈的血之靈氣,還要濃郁數十倍!對血煞宗而言,這片土地,簡直就是夢寐以求的立宗寶地!」

    洪博文整個人都癲狂了。

    血之絕地,濃烈精純的血之靈氣,如血茫茫的霧氣繚繞不散,這一千多年時間,如果血煞十老都在血之絕地修鍊,他們當中至少大半能踏入涅槃巔峰之境!

    如果籌集到進階魂壇的靈材,在他們當中,還有可能產生幾名不滅境的超級強者!

    血之絕地,乃血煞宗在顛峰時期苦苦找尋而不可得的洞天寶地,沒料到隔了一千多年來,在血煞宗最孱弱之際,竟然給他們尋覓到了。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洪博文感嘆萬千。

    就在此時,一股濃郁到簡直化不開的血腥氣息,從遠處迅速掠進。

    下一刻,琅邪雄偉如山的身軀,便突地在秦烈、馮蓉眼前冒出。

    時隔多年,琅邪那種暴戾、血腥的氣息,不但沒有一點消減,還變本加厲,濃郁到令人站在他身旁,都有置身汪洋血海般的可怕感。

    尚未等秦烈、馮蓉和琅邪講話,洪博文又是轟然一震,「如此純正渾厚的血腥味道,我已經千年沒有嗅到了!這氣味,這種對鮮血的執著,比起當年的血大哥,還要強盛一籌!」

    血煞宗分辨一名門徒的天賦,著重看他身上鮮血的氣味,是否夠精純濃郁。

    從琅邪身上,洪博文嗅到的鮮血氣味,純正渾厚的程度,已經超過千年前的血厲!

    血厲,在一千多年前,則是被稱為血煞宗最有天賦的奇才!

    血煞宗的老宗主,沫靈夜的父親沐雲武。之所以將血厲當成親傳弟子,之所以將沫靈夜許配給血厲,就是因為血厲身上濃郁且純正的鮮血氣味,因為他傲人的天賦。

    時隔多年,洪博文一入血之絕地,立即在琅邪的身上,察覺到超越血厲當年的恐怖天賦。

    那種濃郁純正的鮮血氣味,幾乎能比肩稱霸暴亂之地多年,讓同時期所有強者黯然失色的血煞宗第一任宗主——黎昕!

    「你是琅邪吧?」洪博文渾身發顫。

    琅邪皺眉點頭。

    「好!好一個琅邪!好一個琅邪!」洪博文癲狂了。

    「秦烈。這老頭是誰?」琅邪神色陰沉,漠然道:「神神叨叨的,腦子不太好使?」

    興奮若狂的洪博文,給他這麼一說,狂笑聲突然變成猛烈的咳嗽聲,尷尬無比。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琅邪,你現在在什麼境界?」馮蓉則是大聲道。

    「如意境中期,離後期只有一步之遙,嗯,大概再有半月時間,我就能邁入如意後期。」琅邪神色淡然。

    「好快。」馮蓉苦笑。

    她才剛剛邁入如意境初期不多久。這些年來她隨著墨海東奔西走,沒有留在血之絕地修鍊。和琅邪之間的距離,逐漸被拉遠了。

    同樣修鍊血靈訣,她深知血之絕地對任何血煞宗門人而言,都是極其寶貴之地。

    如果想要追求力量和境界,留在血之絕地苦修,無疑是最佳選擇。

    她明白這一點,卻一直四處遊盪。是因為……墨海。

    她無法捨棄墨海。

    「琅邪大人,這位是……洪博文。血煞宗的長老。」見馮蓉有些黯然,秦烈忙適時介紹,「如今我們在暴亂之地,有了一處立足的地方,這趟構建傳送陣出來,就是希望你們能走出血之絕地看看。」

    「你總算還沒忘記我們。」琅邪輕哼。

    秦烈一臉尷尬,「怎麼可能忘記你們?你看,我一在暴亂之地落腳,馬上就構建了空間傳送陣,還親自過來邀請,這誠意難道還不夠?」

    「血之絕地,對我們血矛而言非常重要,我們可以離開一段時間,以閱歷來增進心境,但是靈力的積累和凝鍊,還是需要血之絕地,所以……」琅邪猶豫了一下。

    「放心,炎日島和血之絕地之間的傳送陣,並非單向的。以後,只要有人需要積累力量,凝鍊靈力,還可以重返血之絕地!」秦烈保證。

    「那就好。」琅邪這才放下心來。

    他很快傳令下去,讓分散在各處的血矛武者聚集,一刻鐘后,三百多名年青的血矛武者,大多數境界都是通幽和萬象,一個個朝氣蓬勃,身上血腥氣息濃烈,從八方聚集而來。

    「很不錯!很不錯!假以時日,你們都會是血煞宗的中堅力量!未來,在你們當中,甚至會產生血煞十老!」洪博文不斷讚歎。

    他本以為除去琅邪以外,區區一個赤瀾大陸,應該不可能再有更多天賦不錯的小子。

    沒料到,這三百多名修鍊純正血靈訣的青年,其中竟然有十幾人的天賦,也極為不凡,未來有機會變成血煞十老那種高度。

    或許是因為一直在血之絕地修鍊,心無旁騖的原因,這三百多名青年身上的血腥氣都頗為純正,一個個身上展露出來的氣勢,讓他恍惚間,如看見了血煞宗的嶄新未來!

    「走!依次踏入傳送陣!」琅邪下達命令。

    炎日島。

    漠峻和八名老者,圍聚在傳送陣周邊,眼睛緊盯著圓台。

    「血大哥曾經說過,有個叫琅邪的傢伙,被他寄予厚望,說此人天賦驚人。希望……這個琅邪,不會讓我們失望。」漠峻輕聲嘆。

    「赤瀾大陸,只是赤銅級的陸地,那種程度的小地方,應該不可能出現驚世駭俗的人物。」蒙奉微微搖頭。

    其餘幾分紛紛附和。

    就在此時,一道血光閃過,肖凱和幾名血矛武者,率先冒了出來。

    九老紛紛以靈魂意識感測。

    「還算是不錯,血腥氣很純粹,天賦尚佳。」

    「嗯,這幾個都不錯,不過,如果琅邪只是這樣……那血大哥明顯誇大其詞了。」

    「繼續看吧。」

    肖凱等人,從圓台上冒出后,在漠峻他們的招呼下,馬上走出傳送陣,去了一邊等候。

    不多時,又有十來人從圓台上閃現,都是血矛的青年武者。

    一批批的血矛武者,接連閃現,好奇打量著周邊,然後乖乖在旁邊站定。

    血煞宗九老始終盯著圓台。

    漸漸地,九老眼中驚異之色,一點點浮現出來。

    隨著一批批血矛武者的冒頭,九老漸漸振奮,越來越激動起來。

    從中走出的血矛武者,已經有一百多人,就在這一百多名青年當中,至少有七人的天賦竟然一點不遜色他們當年!

    而他們,如今是血煞十老,涅槃境的修為,如果有充足的靈材積累,未來可能會踏入不滅!

    他們,乃是血煞宗在一千多年前,在整個暴亂之地搜尋擁有血靈訣天賦,以血繭、血池測煉了成千上萬個優秀青年,才最終脫穎而出的幾人。

    可以說,他們這九人,在當年乃是血煞宗找了整個暴亂之地,找了很多年,才找到的天賦非凡者。

    然而,就在今天,就在現在,從一個小小的赤瀾大陸,走出的血煞宗分支——血矛武者,已經出現七個和他們天賦相近者!

    這是什麼概念?

    血煞十老都不淡定了。

    終於,隨著三百多名血矛武者,一一從空間傳送陣冒出,一一靜靜站立一旁。

    那種超凡的紀律性,三百人身上通過殺戮積累的戾氣,無法掩飾的血腥氣息,和十幾個天賦恐怖的「血煞之種」,讓漠峻等人都暗暗顫抖起來。

    九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眼內冒出攝人血光,如九頭恐怖血妖。

    「天佑血煞宗!真是天佑血煞宗啊!」九老心中大聲歡呼。

    待到最後一次傳送結束,當琅邪和秦烈、馮蓉、洪博文一同走出后,九人看向琅邪時,突地如遭電擊。

    「他,他叫……」漠峻伸手,嘴唇不斷打顫,結結巴巴。

    「琅邪!他叫琅邪!」洪博文沉喝。

    漠峻等人轟然巨震。

    一個血腥氣息純正到超越血厲,能比肩黎昕的人物,只要用心深研血靈訣,刻苦修鍊下去,只要血煞宗的物資能跟上來……

    將來,血煞宗可能會誕生一名超越不滅巔峰,達到第一代宗主黎昕那種層次的超級存在。

    此時,血煞十老甚至生出一種,血煞宗的千年沉寂,就是在等候琅邪出現的詭異念頭。

    他們覺得琅邪的出現,是上天為了補充對血煞宗的折磨,所以將其推送到他們面前。

    從琅邪身上,血煞宗十老看到的東西,叫未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