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橫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橫財!字體大小: A+
     

    「流金火鳳」下方,三座海島呈「品」字形分佈,那些海島上山巒疊嶂,即使是深夜,依然燈火輝煌,不少開採靈礦的小型戰車進進出出。

    居高臨下俯瞰,會發現三座海島上方,有七處礦區明光閃耀,戰車如夜晚的螢火蟲,不斷呼嘯閃過。

    首部的海島上,一座黑魆魆宮殿,高高聳立著,如山嶽巍峨。

    那便是黑雲宮。

    「下面七處靈礦區,盛產天機晶、極光石和雷砂玉,其中天機晶和極光石都是地級六品石材,雷砂玉則是地級七品!」

    邢宇遠兩眼放光,臉上滿溢笑容,說道:「天機晶是構建空間傳送陣的基礎靈材,極光石能增強靈器在空中的飛行速度,雷砂玉……蘊含爆裂雷電之力!唐小姐煉製的烈焰玄雷,雷砂玉就是最核心的主材,如果能獲取足夠多的雷砂玉,她就能煉製出眾多烈焰玄雷出來!」

    秦烈神情振奮。

    「黑雲宮下屬的礦區,也就這七處最為珍貴,如果能掠走下面開採出來的大量靈礦,我們也就不虛此行了!」邢宇遠眼神漸漸熾熱。

    「黑雲宮如今局勢如何?」秦烈謹慎道。

    「鄭志合父子死後,黑雲宮群龍無首,處於一盤散沙的狀態。下面一些長老為了奪權,鬧得不可開交,正是最為虛弱的時候!」邢宇遠笑道。

    「黑雲宮有沒有防護宗門的大陣?」秦烈再問。

    「沒有。」邢宇遠搖了搖頭,「黑雲宮在黑巫教下屬的赤銅級勢力中。也屬於墊底的那一類,他們底蘊也不足,未能擁有類似於寒月之盾那樣的護宗大陣。」

    秦烈一笑,「那我們還等什麼?」

    邢宇遠會意過來,呵呵一笑,揮手道:「走!」

    一聲令下,一輛輛水晶戰車從火鳳身上呼嘯而出,如從烏雲內衝出的蝗蟲群,趁著夜色朝著黑雲宮降落。

    這趟。邢宇遠親自帶領,郭延正、戚敬兩位護法一同跟來,還有一名血煞宗的老者,在漠峻的安排下,坐鎮流金火鳳內部。

    那位名叫「洪博文」的老者,為涅槃境初期境界。當年也是血厲的小師弟,他以前境界只是如意後期,經過千年時間的靜修,才踏入涅槃。

    有洪博文坐鎮,加邢宇遠、郭延正、戚敬等人,另外還有兩名血煞宗破碎境強者混在其中。要拿下黑雲宮絕不會太困難。

    因此,秦烈依然老神在在站在流金火鳳側翼。並沒有一頭熱血衝殺下來。

    「秦……秦大哥。」突地,邢瑤神態忸怩地輕呼一聲,微垂著頭,不敢正視秦烈目光,她小聲問道:「上次你和我爹他們一起去了青月谷對吧?」

    「嗯。」秦烈扭頭看向她,面色古怪。

    半月前,邢瑤還對他咬牙切齒。一見到他就喊打喊殺,各種威脅恐嚇。一副苦大仇深的架勢。

    一晃間,邢瑤如儼然變了個人,在面對他的時候,忽然小心翼翼,生怕會引起他的不滿。

    秦烈暗暗搖頭,覺得世事無常,不論什麼關係都有可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劇變。

    「那個……苗輝到底怎麼得罪我父親了?」邢瑤咬著下唇,小聲詢問道。

    秦烈愣了一會兒,道:「大島主是怎麼和你說的?」

    「我爹說苗輝此人不可靠,人品也太差,不同意我和他的婚約,讓我以後不要和苗輝來往了。」邢瑤臉色幽暗,情緒明顯低落下來。

    秦烈暗暗嘆息。

    很明顯,這邢瑤對苗輝有些感情,或許一直都把苗輝當成了未來的夫君。

    而邢宇邈為了掩蓋被苗家毀約的尷尬,並沒有向邢瑤說明實情,反而說他看苗輝不爽,所以才毀掉苗輝和邢瑤的婚事。

    邢宇邈這麼做,一方面是因為要面子,另外一方面應該也是不想女兒知道真相后,太過於傷心。

    邢瑤卻當苗輝在某些方面得罪了她爹,引發了她爹的不滿,所以才要撕毀婚約。

    她對苗輝有情,所以想弄明白緣由,試圖找出解決的辦法。

    幾日前,真正踏入青月谷的人,只有邢家兄弟和秦烈,邢宇遠和她爹一個鼻孔出氣,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因此她只能找秦烈來打探消息,想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秦大哥,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求求你告訴我好不好?」邢瑤見他沉默不言,不由地再次追問起來。

    「你真想知道?」秦烈臉色陰沉。

    邢瑤連連點頭,「當然,我必須要知道真相!」

    「苗輝遞來一封信,單方面撕毀了婚約,說你邢瑤配不上他苗家公子的身份!」秦烈冷哼。

    「你騙人!」邢瑤失聲尖叫,眼睛通紅,指著他罵道:「一定是你對我懷恨在心,所以故意說輝哥的壞話!我了解輝哥,他,他絕不是那樣的人!一定是你在騙我!」

    秦烈臉色生冷,「邢大小姐,你或許在金陽島被寵慣了,沒有真正見識到世間的殘酷和現實。不過不要緊,你今天跟來的很好,我想你這次應該可以看清楚,看看青月谷的苗家,如今是否還和以前一樣對你們那麼和睦!哼,你真應該跟進青月谷,親眼看看苗家人的嘴臉,看看他對你父親,對你的二叔,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言語侮辱!看看你那輝哥,又是怎樣落井下石,一見形勢不妙,立即果斷撕毀婚約!」

    邢瑤臉色煞白,玲瓏身姿瑟瑟發抖,如風中凌亂的花朵。

    冷哼一聲,沒有繼續搭理她,秦烈徑直走向一旁,不想聽她繼續糾纏。

    下方黑雲宮,喊殺聲驟然響起,一團團火光飛濺時,激烈戰鬥立即掀開。

    一道道絢爛繽紛的靈力光線,伴隨著靈器的呼嘯,妖異的拉扯出來,如暗夜流星飛逝。

    黑雲宮所屬的七個主要靈礦區,都在發生著血戰,金陽島的武者,在兩名破碎境中期血煞宗武者的輔助下,勇猛無比,殺的黑雲宮武者節節敗退。

    很快,有黑雲宮的長老見局勢不妙,立即振臂一呼:「先撤離!等來日讓黑巫教為我們做主!」

    眾多黑雲宮武者,紛紛敗退,從三座海島上向八方逃逸。

    邢宇遠哈哈大笑著,揚聲喝道:「大家不要追,我們這趟過來,主要是為了天機晶、極光石和雷砂玉!所有人四處活動,將黑雲宮這些年來開採的靈石、晶塊,立即運輸到戰車上,放入火鳳上的儲藏室!」

    金陽島武者轟然應諾。

    於是,一輛輛水晶戰車呼嘯著,四處收刮著靈石、晶塊,將一塊塊夜晚也閃亮的晶體,運載上戰車,輸送到火鳳上。

    秦烈俯瞰下方,看著眾多靈石、晶塊運輸上來,也是激動起來,連聲叫道:「黑雲宮也是赤銅級勢力,去他們宮殿內搜搜看,將所有靈石和靈材都弄上來!」

    「去黑雲宮!」邢宇遠懸浮虛空,滿臉紅光,不斷下達著命令。

    郭延正為首的三十多名金陽島武者,老鼠一般鑽入黑雲宮,在裡面大肆收刮。

    不多時,郭延正這些人每個人手指頭上,都戴滿了空間戒,一個個興奮的手舞足蹈,連聲叫嚷:「塞滿了,空間戒都塞滿了,哈哈!」

    還有十來名身姿曼妙的女子,也被郭延正他們押運著,從黑雲宮內被帶離出來。

    那些女子境界一般,一個個卻生的極美,似乎還身具媚骨,顯然是另有用途。

    「二島主,這些女子都是鄭志合的禁臠,是他用來淫樂的,要如何處置?」郭延正叫道。

    十來個女子,各個潸然欲泣,沖著邢宇遠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發出清脆於耳的聲音,連聲求饒。

    「這個……」邢宇遠半空摸著下巴,眼睛骨碌碌轉了轉,輕咳一聲,道:「我不好這一口的,要不……」

    猛一抬頭,他看向秦烈,傳音入密道:「秦烈,要不……我安排人把她們藏匿起來,由你來處置?放心,我保證宋小姐和唐小姐她們,一定抓不到把柄,只要你自己小心一點就行,如何?」

    他嘴唇蠕動著,眼睛盯著秦烈,傻子都看出他在和秦烈商榷著見不得光的醜事。

    金陽島一些女性武者,看了看邢宇遠,又望了一眼秦烈,都是心生鄙夷。

    那些男性武者,則是羨慕不已,紛紛叫嚷起來,「你們如果不要,給我來安排吧,我正好還缺幾個女僕!」

    「秦烈,給句話啊!」邢宇遠繼續傳音。

    秦烈笑著搖頭,大聲喝道:「二島主,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眾人紛紛大笑。

    「黑雲宮的一塊石頭,你們也休想帶走!」就在此時,從遠處傳來一個冷笑聲,「邢宇遠你可真是不識好歹,在青月谷的時候,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黑雲宮、天海閣和潘家,都由我們青月谷來掌管,你們竟然膽敢無視我們苗家的勸告,看來當真是忘了自己是誰了!哼!」

    三隻流金火鳳,從厚厚雲層內衝突出來,轉瞬間便降臨到黑雲宮天上。

    最前方,青月谷的二谷主苗文凡,臉色陰冷,眼中含著譏誚之色,繼續冷眼嘲諷道:「金陽島能有今天,都是受我們苗家的照顧,這才能在潘家的打擊下突破到赤銅級勢力。沒料到,我們苗家養的狗,已經懂得和主人搶食了!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