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專屬煉器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專屬煉器師字體大小: A+
     

    靈甲上,一層層水波漣漪蕩漾著,每一圈波盪浮現,來自於唐思琪轟出的火焰靈力,便小幅度消弱一籌。

    秦烈站著一動不動。

    沒有運轉靈力防護周身,只是單純以體魄的堅韌,加這一件靈甲的抗性,他便將唐思琪所有攻勢擋了下來。

    此時的唐思琪,為通幽境中期修為,她雖然不擅長戰鬥,但因長年累月專註於煉器,他丹田靈海內的火焰能量不但渾厚,而且極其精純。

    以不設防的身體狀態,硬生生承受她所有的靈力衝擊,就算是秦烈的肉身強度,也絕不可能如此輕鬆。

    然而,加上那一件靈甲后,唐思琪轟來的火焰靈力,至少被一層層消減了將近四成左右的威力。

    所以秦烈能坦然承受。

    旁邊觀望的邢家兄弟,項西,還有血煞宗的漠峻,都是識貨者,通過那靈甲一層層波紋的蕩漾,他們分明感知到唐思琪的洶湧靈力被一次次減弱。

    「咦!」

    邢宇遠輕呼一聲,閉上眼睛,以心神仔細感測。

    半響后,他眼睛一亮,很肯定地說道:「唐小姐轟出的火焰靈力,被反覆消減四成左右,這是一個極其驚人的數值!」

    「不是消減,而是……吸收!」秦烈沉喝。

    「果然瞞不過你。」唐思琪嬌笑起來。

    下一刻,覆蓋秦烈胸背的靈甲,驟然釋放出蒙蒙火紅光暈。

    靈甲表層。虹光如燭火搖曳凝聚,匯成一圈流光溢彩的紅彤彤光罩,將秦烈裹在當中。

    形成光罩的靈力,分明為火焰屬性,這顯然不是秦烈修鍊的靈訣。

    「這件靈甲竟然能儲藏攻擊者的靈力,自發形成一個光盾?!」項西失聲叫道。

    連血煞宗的漠峻,也是倏地一震,喝道:「唐小姐煉器方面的造詣竟如此精湛!」

    「過獎啦,過獎啦!」得意地擺擺手。唐思琪美眸滿溢喜色,佯裝謙遜地說道:「這件靈甲只對如意境以下武者適用,內部的靈陣圖儲藏靈力的容量有限。真正強大的武者,洶湧磅礴的靈力瞬間灌入,會讓靈甲內部靈陣圖直接崩潰,從而導致靈陣圖失效。呵。我還在研究,還在改善中……」

    「已經極其驚人了!」邢宇邈讚歎道。

    「能將敵方四成的靈力吸收,並且儲藏起來,形成一個靈力光盾轉而防護自身,這件靈甲非常珍貴!」漠峻沉吟了一下,認真道:「尤其是。以對方同屬性的靈力光盾,來防護敵方的攻擊。效果將會更佳!」

    秦烈沒有插話,而是手掌按在靈甲上,以絲絲精神意識查探內部靈陣圖結構。

    精神一探,他立即將靈甲內部構造映入心間,發現內部的複合靈陣圖,依舊以儲靈、聚靈、固韌、增幅四種古陣圖為主。

    以四種古陣圖為基礎,加九曲長河圖導引靈力。分流瞬間轟入靈甲內部的力量,將其一縷縷牽引向儲靈陣圖。以聚靈彙集在一塊兒。

    固韌陣圖,用來增加靈甲的堅韌程度,令其可以承受較重的靈力衝擊而不破。

    這又是一種巧妙絕倫的設計。

    收手以後,秦烈再看唐思琪之時,眼中明顯多了幾分震驚神色。

    唐思琪本身煉器天賦就出眾,得到四幅古陣圖以後,她充分將古陣圖的玄奧神秘發揮出來,經過重新組合構建,添加器具宗本身掌握的一些常用靈陣圖,就淬鍊出烈焰玄雷和這一件特別的靈甲。

    這其中,自然是因為有古陣圖神奇的功效,但唐思琪從中展現出來的創造性,更是令人嘆為觀止。

    只要她能獲取更多神妙的古陣圖,並且一直潛心鑽研下去,假以時日,她必將成為煉器宗師!

    「唐小姐,剩下的四枚烈焰玄雷,能否交由我們使用?」邢宇遠訕訕乾笑著,「我們就要對黑雲宮、天海閣下手,擔心力量不足,所以……」

    「那件靈甲……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能多煉製一些出來,它能大幅度提升我們的戰鬥力!」邢宇邈沉聲道。

    唐思琪看向秦烈。

    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和唐師姐有事要單獨聊一聊。」

    眾人愣了一下,旋即紛紛無奈點頭,各自散開。

    「最近一段時間,我又領悟了一種靈陣圖,名叫……封靈。」秦烈取出一塊靈板,講解著有關封靈的奧妙,說道:「這個靈陣圖,能封禁靈魂在當中,頗為玄奇神妙,只是我暫時還不能成功刻畫出來。」

    「封靈?封禁靈魂?」唐思琪美眸一顫,「這種靈陣圖的構建,傳言連天器宗都沒有掌握!能封印靈魂在陣圖內,一定可以大幅度提升靈器的等階!」

    頓了一下,唐思琪又道:「你或許不知道,得到了四幅基礎靈陣圖以後,墨海長老已經能淬鍊地級靈器了!」

    秦烈一驚,「墨海長老終於成功進階了?」

    「那是當然。」唐思琪笑了起來,「你這笨蛋根本就不知道那四幅古陣圖的珍貴!這段時間,我和墨海長老利用這四幅古陣圖,組合一些中階的靈陣圖,弄出的每一件靈器,品質都有著顛覆性的提升!」

    秦烈怔然。

    從鎮魂珠內得來的古陣圖,他之所以不斷練習刻畫,是因為他爺爺灌輸的一些觀念——靈陣圖乃是力量本質的體現。

    他學習繪刻靈陣圖,更多的想法乃是希望通過靈陣圖,悟到力量方面的運用方法,從而提升自己的實力。

    之前,李牧也說過,他所掌握的靈陣圖內部,蘊含著神妙,讓他悉心研習。

    他將靈陣圖當成修鍊靈訣的一種手段。通過刻畫靈陣圖靜心安神,癒合真魂的傷創。

    唐思琪則是不然。

    在她眼中,靈陣圖就是靈器的核心,是應該用來煉器的,她通過深研四幅古陣圖,就搗鼓出了烈焰玄雷和這件靈甲出來,充分證明了那些古陣圖的不凡。

    「唐師姐,這段時間你多煉製一些烈焰玄雷出來,它對我們將來有大用。」想了一會兒。秦烈認真囑託。

    「我反正在這裡沒事,只要給我足夠的靈材,我和墨海長老可以煉很多烈焰玄雷出來。」唐思琪隨意道。

    「我會和金陽島、血煞宗說明,讓他們將靈材庫向你們開放,所有金陽島、血煞宗持有的靈材,你們不但可以煉製烈焰玄雷。還可以嘗試淬鍊所有新的東西。」秦烈咧嘴一笑,道:「從今以後,你和墨海長老,就是血煞宗的煉器師!只要血煞宗不滅,所有收穫的靈材,你們可以優先享用。隨便你們煉製什麼靈器都行!」

    「這麼說,我……我還是有用的了?」唐思琪明眸一亮。

    「你比任何人都有用!」秦烈重重道。

    「那就好……我還以為留下來。就我最沒用,幫不上你什麼呢……」唐思琪小聲說道。

    「以後,如果我有什麼新的靈陣圖,只要能真正刻畫出來,就會率先和你交流!」秦烈承諾。

    唐思琪咬著下唇,美艷的臉上,浮現出欣然笑意。

    ……

    兩日後。

    由邢宇遠帶隊。那隻「流金火鳳」在夜幕下,悄然降臨到黑雲宮所在的勢力範圍。

    火鳳兩翼上。秦烈,郭延正,還有戚敬都在其中,就連邢瑤,也硬是跟隨而來。

    「黑雲宮和天海閣在黑巫教的赤銅級勢力當中,不算是特別突出,這兩個勢力和我們金陽島還有青月谷一樣,其實都遠離了天戮大陸,處在大陸邊沿的海島群中。」雲層中,邢宇遠俯瞰著下方,向秦烈解釋:「所屬黑巫教、幻魔宗的真正強悍赤銅級勢力,都處在天戮大陸腹地,和黑巫教、幻魔宗有著密切聯繫。」

    秦烈默默點頭。

    「你別看青月谷在幻魔宗赤銅級勢力當中,能排名前三,其實他們和幻魔宗的關係並不緊密。苗家一直都有自立門戶的想法,只不過力量不足,所以才選擇依附幻魔宗。」邢宇遠哼道:「當然,幻魔宗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划給青月谷的勢力範圍,恰恰就和黑雲宮、天海閣靠著。幻魔宗也是通過青月谷,來牽制黑雲宮和天海閣,讓黑巫教的爪牙不能輕鬆滲透到幻魔宗的地界。」

    「這麼說,幻魔宗並不是特別待見青月谷了?」秦烈沉思道。

    「其實幻魔宗也不待見我們金陽島,不然,我們也不會和青月谷一樣,同樣只能在遠離天戮大陸的海島群。」邢宇遠一嘆,說道:「幻魔宗的那些人,知道我們和苗家以前都是血煞宗的附庸,只是因為血煞宗覆滅,不得已才遷移到這一塊,改頭換面后,重新選擇依附幻魔宗。」

    「難道是幻魔宗的宗主……因此不滿?」秦烈愕然。

    「當然不是。」邢宇遠苦笑,「事實上,如果不是雨宗主接待我們,不論是我們還是苗家,都在當年被黑巫教、三大家族滅殺了。我現在才知道,雨宗主會善待我們和苗家,原來是因為她和沫前輩曾義結金蘭。」

    「只是……」頓了一下,邢宇遠繼續說道:「就算是雨宗主厚愛,可幻魔宗還有很多長老,還有很多老一代的前輩在。那些人,並不認為我們和青月谷會真心為幻魔宗效力,自然也不會真的將我們當成自己人。這一點,從我們和青月谷所處的位置,你就應該可以看出來了。」

    秦烈想了一下,說道:「這麼說,你們這次願意重返血煞宗,也是因為在幻魔宗並沒有得到真正的歸屬感?和應有的尊重吧?」

    「的確如此。」邢宇遠苦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