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護宗大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護宗大陣!字體大小: A+
     

    返回谷外的路上,秦烈和邢家兄弟皆是沉默不言,臉色都陰沉著。

    過來的時候,他們也猜測到青月谷或許會有所刁難,認為青月谷會在潘家、黑雲宮、天海閣勢力的分配上,奪取較大的利益。

    他們甚至做好了讓步,讓青月谷獲得大頭,自己拿小頭的準備。

    結果,青月谷的做法,根本一點情面不講,竟然要攫取三方所有的地界,要將所有礦場、靈草藥圃,一起收入青月谷囊中。

    臨走前,苗文凡更是出言威脅,不準金陽島參與進來,否則便後果自負。

    「苗家太過分了!」快要離開山谷時,眼見周邊無人,邢宇遠禁不住低罵道。

    邢宇邈沉著臉,一聲不吭。

    秦烈眉頭深鎖,不時看向山谷內的布局,並沒有插話。

    他留意到青月谷那一座座宏偉宮殿,並不是隨意坐落,而是按照某種奇陣的方式來構建,隱約間,能感知到淡淡的能量波動,從那些宮殿的牆面上飄逸出來。

    「寒月之盾,就是通過這一座座宮殿,以內部分散的小陣凝聚力量,吸納冷月之力,在需要的時候罩住整個山谷。」

    邢宇邈注意到秦烈的觀察,不由地低聲解釋,「這寒月之盾的構造方法,也不知苗家從何得來,非常玄妙。谷內所有宮殿,都會在夜晚有月亮的時候,吸收月華之力,長年累月的聚集。讓寒月之盾儲備的月之能量很是可觀,以前我聽苗陽煦說過,除非達到不滅境的強者,否則很難破開寒月之盾,殺入青月谷的谷內。」

    秦烈暗暗動容,「青月谷建成多少年了?還有,這山谷吸納了多久的月華?」

    「建成八百多年吧。」邢宇邈斟酌了一下,又道:「寒月之盾,似乎只有五百年時間。聽說。等寒月之盾積蓄了六百年的月華之力,就算是不滅境的強者,想要破開這月盾,恐怕也要身負重創。」

    「這就是青月谷的底蘊了。」邢宇遠輕嘆一聲,「我們金陽島雖然也是赤銅級的勢力,可我們並沒有像寒月之盾這樣的防護奇陣。你沒有去過金陽島。去了,你就知道想要破開深入當中,根本就是輕而易舉。」

    「那你們為何不弄個類似於寒月之盾的防護大陣?」秦烈問道。

    此言一出,邢家兩兄弟立即滿臉苦澀,唉聲嘆息。

    「這類的奇陣……很難弄?」秦烈訝然。

    「類似於寒月之盾的護宗大陣,幾乎很難找到。只有真正古老的家族勢力,才能有這樣的古陣遺留下來。而且。即便是有,想要真正構建出來,也需要耗費大量的物資,和漫長的時間。」

    邢宇邈神情肅然,又道:「千年前苗家被黑巫教、三大家族轟出天滅大陸,他們遁到天戮大陸以後,花費了兩百年時間。才尋到青月谷,認為青月谷適應構建寒月之盾。然後。他們又耗費了三百年時間,四處收集靈材,這才在五百年前將寒月之盾成功弄出來。」

    「護宗大陣,乃是一個勢力的立宗根本,幻魔宗下面有十幾個赤銅級的勢力,但僅僅只有排名前三的勢力:天炎、邪眼、青月谷,具有類似的護宗大陣!」

    邢宇遠接話,「這類的護宗大陣,不僅僅只有防護用途,還能聚集更多的天地靈氣,改善環境,甚至還能安神醒腦,減少武者修鍊時走火入魔的可能。青月谷,在五百年前,在寒月之盾沒有建立之前,並不像現在一樣靈氣濃郁,也不適合大範圍種植靈藥靈草。」

    秦烈眼睛一亮,「以前青月谷不是這樣?」

    「以前整個蒼青島,都很難種植靈草,只是有許多礦場罷了。那時的天地靈氣,比起現在來,也要稀薄三倍!」邢宇遠說道。

    「都是因為寒月之盾?」秦烈越來越驚奇了。

    邢家兄弟點頭肯定,臉上都是不加掩飾的羨慕,邢宇遠更是說道:「如果金陽島有類似的古陣,金陽島的發展會快捷許多,在幻魔宗赤銅級勢力的排名中,也能大大提升。」

    「苗家之所以有底氣,認為在百年之內,青月谷有躋身白銀級勢力的可能,也是因為再過百年時間,寒月之盾就能抵擋不滅境強者的重擊!」邢宇邈認真道。

    「哎,以前血煞宗如果聰明一點,願意在血雲山脈建造這樣的護宗大陣,那些來犯者想要將血煞宗滅宗絕對沒那麼容易。」邢宇遠感嘆道。

    「血煞宗怎會沒有?」秦烈愕然。

    「一千多年前的血煞宗,比如今的寂滅宗都要強勢一籌,血雲山脈環境特殊,以前為上古戰場,大地泥土內有著濃烈的血煞氣息。那地方,不太適合建造類似的護宗大陣,濃郁的血煞氣息能加快門人的修鍊,但沒有對外的超強防禦力。」邢宇遠解釋,「還有,血煞宗的第一任宗主,不允許血煞宗耗費心思建造類似的護宗古陣。他說,如果有一天外敵能殺入血雲山脈,那也意味著血煞宗註定滅亡了。」

    「那是黎昕,血煞宗的第一任宗主,也是那個時代暴亂之地公認的第一強者!當年,血煞宗在他手中無比鼎盛,只有他侵犯別人,轟擊別人護宗大陣的份兒,根本沒有外人敢接近血雲山脈方圓百里,的確是沒有建造護宗大陣的必要。黎昕在世時,血煞宗永遠都在進攻別人,從不會防守。」邢宇邈一臉敬畏。

    「可惜黎昕只有一個。」邢宇遠感嘆道。

    三人走向谷外的時候,苗美瑜並沒有相送,所以他們才能放心交談。

    不多時,他們重新來到苗泰、苗魁等人所在的石道,看著許多苗家青年,都是神情冷淡的站著。

    「你叫秦烈是吧?」苗泰突然喝道。

    這時,秦烈就要走出山谷,來到了之前交戰的地方。

    「不錯。」秦烈點頭。

    「我記住你了。」苗泰臉色陰沉,說道:「青月谷馬上就要對潘家、黑雲宮、天海閣動手,希望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還能相見。」

    「見不著了。」一名苗家族人,輕聲笑了笑,「五位谷主早有定計,在收攏三方勢力的時候,不想見到不相干的人。」

    「哦?這樣啊,看來應該沒交手的可能了,除非……有人不怕死!」苗泰挑釁道。

    秦烈啞然一笑,說道:「放心吧,我決心留在落日群島,以後有的是機會切磋。」

    話罷,他從容向谷外行去。

    苗家族人冷眼相送。

    待到一行三人,終於來到停泊流金火鳳處時,郭延正和戚敬兩人,明顯鬆了一口氣。

    「大島主,二島主,談的怎麼樣?」郭延正關切問道。

    「談崩了。」邢宇邈淡淡道。

    郭延正怔了一下,然後遞出一封信,說道:「大島主,剛剛苗輝過來,這封信……他讓我交給你。」

    「苗輝?」邢宇邈微微皺眉。

    苗輝是苗陽煦的小兒子,但是修鍊天賦很普通,現在只是通幽境初期修為,並不太受苗陽煦的喜愛,在苗家也屬於潛力不足的小輩。

    苗家的五位谷主,更加青睞苗美瑜、苗泰這種天賦出眾,且已經漸漸展露頭角的小輩,更願意在他們身上投入大量的資源。

    苗輝這種沒有天賦的,即便是苗陽煦的兒子,也只是被當成聯姻的工具。

    苗輝,恰恰和邢瑤有著婚約……

    這趟,邢宇邈親臨青月谷,按照道理來講,苗輝一定是要露面,應該擔負起引路職責的。

    ——以往都是這樣。

    可是,他們從始至終沒有見到苗輝,如今就要返回了,苗輝卻送了一封信過來,讓邢家兄弟意識到有些不妥。

    拆開信,只是看了一眼,邢宇邈手中便靈光閃爍著,將那封信碎成粉屑。

    邢宇邈臉色陰沉無比。

    「大哥,那小子說了些什麼?」邢宇遠喝道。

    「苗輝希望能解除他和瑤兒的婚約!」邢宇邈咬著牙,一字一頓道。

    「就他苗輝?」邢宇遠氣的差點跳了起來,「他苗輝算什麼東西?他的天賦還不如瑤兒,又不思進取!當年他跪在你面前,死活求著我們,讓瑤兒嫁給他,說一定會待瑤兒好,我們這才同意!」邢宇遠肩膀顫抖著,「這才多久?一見他老爹對邢家態度不明,這苗輝立即要撕毀婚約,這,這,苗家簡直欺人太甚!老的如此,小的也是一個德行!」

    「今天,我算是看清了苗家的族人!」邢宇邈深吸一口氣,喝道:「走吧!這蒼青島,我一刻都不想逗留!」

    「大島主,苗輝和瑤兒婚約一事?」郭延正試探道。

    「他要解除那就解除!」邢宇邈冷笑,「我就不信我女兒找不到好婆家!」

    「真沒料到苗家竟然如此卑鄙無恥!」邢宇遠也道。

    秦烈臉色淡然,將一切收入眼底,經過這蒼青島一行,他算是看出來了,苗家……壓根沒有見血煞宗放在眼裡,也沒有將金陽島真正當成盟友。

    以前他們對金陽島的幫助,只是希望能拉攏金陽島,讓金陽島變成青月谷的附庸勢力。

    從始至終,他們就沒有將邢家兄弟真正當成同等身份的武者,沒有給予應有的尊者。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