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掙脫束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掙脫束縛!字體大小: A+
     

    「雪,雪師姐!」

    苗泰驟然聽到這個消息,明顯震驚起來,精神稍稍鬆懈。

    便在此時,一條條血蛇扭動著,撕咬向苗泰幻化出來的眾多身影。

    燦燦血光濺射,苗泰以紫幻天鏡形成的分身,接連化為紫色煙霧消散。

    「胡說八道!雪師姐豈會是血煞宗門人!」

    縷縷紫色煙霧匯聚為一,一個個苗泰因此消失,一輪紫色晶光炫目的彎月,詭異地憑空浮現。

    紫月高高懸浮秦烈頭頂。

    「月殞!」苗泰冷哼。

    清冷陰寒的紫月,倏地紫光萬丈,一束束蘊含精神洪流的波盪,隨著紫月的光華,照耀在秦烈身上。

    紫月光華猶如穿透了靈魂壁障,竟在秦烈腦海中反映而出,在魂湖上高高浮動。

    紫色光暈漣漪一般擴散,蕩漾在秦烈腦海,迷亂心智,令人真魂失守的精神邪力,順勢滲透過來。

    「轟!」

    秦烈巨震,真魂所見的都是炫目紫光,如被一片紫色汪洋淹沒,分不清真實虛幻。

    幾乎同時,凌厲鋒寒的紫色冷光,趁機湧入他軀體,開始破壞他的筋脈骨骸,封鎖他的丹田靈海。

    紫幻天鏡,為幻魔宗的奇特靈訣,一旦攻勢發出,立即對靈魂、肉身同時進行壓制。

    靈魂失守,肉身受制,武者將立即失去戰鬥力,只能任人宰割。

    「嗤嗤嗤!」

    一縷縷紫色芒光,不斷從秦烈身上閃現。從他雙眸、耳朵內吞吐著光芒。

    苗泰冷哼一聲,兩手紫色虹芒接連飆射而成,形成神妙的印記,一一按向秦烈。

    清冷瑰麗的紫色彎月,如一朵朵小花,在秦烈身上妖異的盛開。

    秦烈的脖頸上,臉上,額頭,手臂上。浮現出一塊塊玲瓏紫月,遍布著重重封印禁錮。

    秦烈已動彈不得。

    「我們煞費苦心,將苗泰送往幻魔宗修鍊,果然是最正確的決定。」谷內宮殿上,苗文凡微微一笑,「幻魔宗不愧是幻魔宗。靈訣確實玄奧神奇,比我們苗家的靈訣強上一籌。」

    「可惜,幻魔宗卻不允許苗泰將他在幻魔宗修習的靈訣,向我們苗家族人開放。」苗康嘆息。

    「苗泰只要不走錯路,將來幻魔宗必然有他一席之地!」苗陽煦輕喝一聲,又道:「百年後。等苗家積累足夠以後,還要依賴苗泰在幻魔宗的地位。才能嘗試著向白銀級進階。」

    另外四位谷主深以為然,都暗暗點頭,將苗泰當成未來的核心人物。

    「不愧是自小在幻魔宗長大的。」山谷外,邢宇邈嘆了一口氣,輕輕搖頭。

    「千年前的幻魔宗,就是暴亂之地最強大的勢力之一,幻魔宗的底蘊……的確很可怕。哎。我們兩個的兒子,天賦太差了。沒有經過幻魔宗的考驗,未能獲得在幻魔宗修鍊的機會,不然……」邢宇遠也是一臉遺憾。

    身為幻魔宗的附庸勢力,金陽島和青月谷一樣,都有資格將小輩送往幻魔宗,經歷幻魔宗的考驗,考校天賦和韌性。

    只要能通過幻魔宗的考驗,他們的小輩就會被幻魔宗所接待,變成幻魔宗的弟子。

    以後,他們只需要向幻魔宗多繳納一些培養的靈石,幻魔宗就會悉心調教那些弟子,給他們逐漸成長的空間。

    苗泰,就是在年少的時候,通過了幻魔宗的考校,成為了幻魔宗的門人。

    白銀級勢力的幻魔宗,資源龐大,各種高階的靈技靈訣令人眼花繚亂,有專門的長老教導,保證每一個幻魔宗的門人都能將自己的天賦,化為強大的實力。

    幻魔宗,也是通過這種方式,將麾下赤銅級的勢力,緊緊捆縛起來。

    「血煞宗……畢竟是沒落了,所以從中走出來的弟子,遜色苗泰一籌也是理所當然。」邢宇遠若有所思道。

    在他來看,秦烈和苗泰的交鋒,可以當成血煞宗和幻魔宗的較量。

    來自血煞宗的秦烈,和來自幻魔宗的苗泰,分別被兩個白銀級勢力調教,都認真苦修。

    從目前的戰局來看,在幻魔宗長大的苗泰,似乎要強上秦烈一籌。

    他們覺得這也是應當。

    血煞宗,經過了千年沉寂,小輩能和苗泰一戰,在他們眼中已經相當不易了。

    「苗泰,差不多就行了。」苗美瑜神態懶散道。

    此刻,苗泰依然在施加著紫月印記,在秦烈身上種下一個個紫月符號,讓秦烈渾身紫光熠熠,被眾多紫月印記禁住身子。

    秦烈跟隨邢家兄弟而來,她就算是不給血煞宗面子,也要給邢宇邈兩人一點薄面。

    苗美瑜也不想秦烈敗的太難看,不想他身負重創,不好交代。

    「轟隆隆!」

    就在此時,沉悶的雷鳴暴音,突地從秦烈體內響徹出來。

    雷音如擂鼓,重重敲擊在眾人心上,令眾人胸口沉重壓抑。

    伴隨著雷鳴狂暴之聲,遍布秦烈身上的一個個紫月印記,如被天雷炸碎,接連崩滅,化為點點紫光飛散。

    每當一個紫色印記在秦烈身上崩碎,苗泰便悶哼一聲,如被人在胸口重擊一拳。

    「轟!」

    秦烈脖頸和臉龐上,五個花朵般的紫月印記,在一聲雷轟后,同時崩碎。

    「噗!」

    苗泰禁不住一口鮮血噴出,施加印記的兩手,禁不住顫抖起來。

    苗美瑜駭然變色。

    她以靈魂意識探查了一下,立即發現秦烈體內滾滾涌動的力量,以不可思議的幅度攀升著。

    每隔一秒,秦烈體內狂暴的力量。就會暴漲一層。

    那是血靈訣的狠厲,和天雷殛的狂暴,在同一時間迸發的能量狂潮!

    邢宇邈深深看向秦烈,一雙深邃的眼睛,如看到了秦烈血肉當中,旋即他轟然一震。

    他彷彿看到在秦烈血管筋脈之中,流淌著滾燙岩漿,如看到秦烈的穴竅之中,無數炸雷轟鳴。

    邢宇邈試著以靈魂意識探測秦烈腦海。

    「轟!」

    暴躁的雷霆閃電。像是覆蓋了秦烈腦海每一個角落,似在瘋狂咆哮。

    他再也感覺不到一絲一毫屬於苗泰的靈魂意識。

    「噗哧!」

    苗泰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胸襟上鮮血淋漓,一臉恐懼地看向秦烈。

    他轟入秦烈的靈魂意識,隨著雷霆的怒嘯,一息間徹底湮滅。

    沉落在魂湖。本來清晰明顯的真魂,因為這一股靈魂意識的消散,忽然變得模糊起來。

    「收回紫月印記!立即!」苗美瑜突然尖叫。

    谷內宮殿上,五名苗家的谷主,也是紛紛變色。

    他們都看到在秦烈鮮血沸騰,在他體內雷霆之力狂暴怒嘯之時。苗泰施加在他身上和識海的紫月印記,瞬間崩碎消散。

    本來。紫月印記對秦烈的束縛,如鐵索拴著一頭猛獸,讓猛獸掙脫不能。

    然而,當秦烈體內鮮血、雷霆之力爆發以後,這頭猛獸,就變成了太古凶獸。

    禁錮猛獸的鐵索,立即被扯斷。被炸成粉碎。

    苗泰自然也就無法承受了。

    「靈訣很精妙,可惜力量不夠渾厚。想要束縛我還差了很遠。」秦烈猩紅的眼瞳中,一道道電光遊走著,垂頭看著胸口、手臂上的紫月印記,又道:「每一個印記中,都烙印著你的一縷精神意識,如果不想靈魂繼續重創,我想你應該老老實實將印記收回。」

    「我偏不收回!」苗泰厲喝。

    他鼻孔突然流出鮮血,瞳仁深處,隱隱可見兩輪紫月浮現出來。

    一股更加強悍的力量,火山爆發一般,從苗泰身上透射而成。

    「苗泰!你瘋了!」苗美瑜尖叫。

    谷內,五名苗家的谷主,這一刻也是駭然失色。

    「大哥!」邢宇遠也是叫了起來,「苗泰現在施展乃是幻魔宗的『幻魔逆流術』!這是自損血肉,事後必然要重創自身的靈訣!」

    「苗泰!給我停下來!」苗美瑜怒氣衝天。

    苗泰充耳不聞,一雙眼睛紫月漸漸變得炫目,氣勢越來越可怕。

    可他本來強壯的身軀,卻顯得有些萎縮,血肉如被抽離了一部分,整個人竟要逐漸消瘦下去。

    「你最好別動用這種自殘身體的秘術,因為,即便是動用了,你也必敗無疑。」秦烈皺了皺眉頭,旋即突然揮拳轟向苗美瑜。

    一頭鮮血凝成的長龍,身上纏繞著條條閃電,發出雷霆怒嘯,轟然衝擊而來。

    「血龍吟!」

    苗美瑜臉色微變,旋即兩手一推,一個明黃色的巨大輪盤呼嘯而出。

    輪盤如車軲轆,黃光湛湛,滾動中蕩漾出一朵朵青耀蓮花,竟一下子以輪盤之心,將血龍的龍頭套住。

    旋即,一朵朵蓮花內部傳來奇異吟唱,吟唱中滿是斬碎魂念的昏暈力量。

    秦烈附加在血龍吟內的靈魂意識,如被火焰融化的堅冰,忽然消失乾淨。

    但血龍內的血煞之力,和狂暴的雷霆,卻轟然爆裂。

    那巨大輪盤,也在同時被炸成粉碎,苗美瑜都悶哼一聲,被餘波衝擊的後退幾步。

    而秦烈,嘴角則是逸出一縷鮮血,別頭看了苗泰一眼。

    「苗泰!給我停下來!立即!」苗美瑜失聲尖叫,一下子試出了秦烈的真實力量,「就算是如意境初期強者,也未必能勝過他,你給我冷靜下來!」

    「二弟!」邢宇邈輕喝。

    邢宇遠會意過來,忽地上前一步,伸手按在了苗泰肩膀上。

    苗泰積蓄的力量,如潮水般重新散逸回身體,他那具消瘦下來的身子,又重新飽滿起來。

    「美瑜!放那血煞宗的小子進來吧!」同時,從谷內傳來苗陽煦的沉喝。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