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零九章 苗家的刁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零九章 苗家的刁難字體大小: A+
     

    流金火鳳拖曳著絢爛火流,如展翅高飛的鳳凰,沖入蒼青島上空。

    秦烈凝聚精神意識,俯瞰蒼青島,眼中顯出異色,輕聲道:「有點厲害啊。」

    邢家兄弟相視苦笑。

    蒼青島幅員遼闊,一座座巍峨山川高高聳立著,那些山川上鑿開了許多巨大洞穴,不時有武者進進出出。

    一輛輛運輸礦場的戰車,在半空中呼嘯著,有青月谷的武者大聲吆喝指揮。

    一頭頭四階的銀甲巨鱷,地行龍,叢林巨蜥,身上馱著塊塊晶亮沉重的石頭,在山谷中慢吞吞走動著。

    以秦烈的眼界來看,那些都是火晶石、水靈玉的原石,只要稍加打磨淬鍊,就能變成一塊塊價值不菲的靈材。

    銀甲巨鱷、地行龍、叢林巨蜥的數量,粗略估計了一下,大概七十多頭,上面的原石加工后,生出的靈材至少價值三千地級靈石。

    生機勃勃的山上,種植著大量四階的三葉紅蘭、綠蘊草、紫荊仙冠花,成熟採摘后,又是一批豐厚收入。

    單單一個蒼青島,就有礦場、礦山七處,葯田十幾個,每年礦石和靈草的收入,能生成的價值極為驚人。

    五個巨大的山谷中,坐落著一座座宏偉宮殿,谷內巨石廣場上,還有十來艘流金火鳳,大型的水晶戰艦。

    「青月谷還真是財富驚人。」秦烈讚歎道。

    「蒼青島只是青月谷的主島,我們所見的財富。至多占青月谷的四分之一。」邢宇遠解釋,「在別的島上,還有青月谷更多的資源,有眾多飛行靈器和靈獸,強者也是多不可數。」

    秦烈點了點頭,面色沉重道:「想要將青月谷拉入血煞宗,看樣子,短期是沒有可能了。」

    「事實上,再給青月谷百年時間發展。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們有可能踏入白銀級勢力。」邢宇邈插話,「當然,只是有可能而已。」

    摸著下巴,秦烈心中估量了一下,默默計算。

    赤瀾大陸的玄天盟和八極聖殿。也是赤銅級的勢力,然而,這兩方僅僅只有黃金巨輦和流金火雲帳,一方只有一件飛行靈器。

    這邊的金陽島,流金火鳳便有三隻,青月谷至少十幾輛大型飛行靈器。

    同為赤銅級勢力。玄天盟和八極聖殿比起金陽島都要遜色一籌,和青月谷更是差距明顯。

    青月谷有涅槃境強者。如果殺入赤瀾大陸,對玄天盟、八極聖殿下手,以秦烈來看,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就算是聯合起來,抵擋不了半月就會淪陷。

    在實力上,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和青月谷有著巨大差距。

    「到青月谷了。」邢宇邈突然說道。

    秦烈出頭一看。立即發現青月谷的山谷上方,以青幽的靈力光暈。凝成一個明亮耀眼的光罩。

    巨大的罩子,像是倒扣的海碗,將整個青月谷裹在裡面。

    清冷,悠遠,渾厚的能量氣息,形成寒月般的光波,不斷擴散蕩漾。

    流金火鳳飛到青月谷上方時,被那些清冷月華般的能量光波衝擊著,竟傳來「喀嚓喀嚓」的異響,如被狂風巨浪不斷衝擊。

    「大哥,這趟……苗家態度不太友好啊。」邢宇遠苦笑。

    往常他們兄弟過來的時候,青月谷護谷的「寒月之盾」會早早撤掉,讓他們的流金火鳳能第一時間降落。

    如今明明看到流金火鳳過來,「寒月之盾」依然釋放著能量光波,將青月谷隔絕在內,這分明有意刁難。

    「各位谷主,金陽島特來如約拜訪!」流金火鳳上,邢宇邈聲音洪亮,遠遠傳盪出去。

    「寒月之盾」下方,青月谷最高的宮殿上方,苗家的五位谷主一起仰頭。

    二谷主苗文凡長笑一聲,說道:「原來是邢家兄弟來了,哈哈,不好意思,我們谷內沒有停泊點了,還請你們將流金火鳳停在谷外。然後,從谷外過來敘事。」

    秦烈眉頭緊皺起來。

    從上方端望,可以清晰地看到,下方五個巨大的山谷當中,五個專門用來停靠飛行靈器的廣場上面,每一個都有大量的空位。

    「大哥,他們在故意刁難。」邢宇遠一臉怒氣,低聲說道:「這趟應該談不成什麼事情。苗家既然不給面子,我們索性離開,不受他們的窩囊氣!」

    「不要意氣用事。」邢宇邈搖了搖頭,沖身後的郭延正示意了一下,吩咐道:「將火鳳停泊到外面的草地上,小心一點,別太魯莽了。」

    類似於流金火鳳這一類的大型飛行靈器,停在專門修建的廣場上,最為安全。

    草地上,也不是不可以,但要非常小心,一個不慎容易發生意外。

    「知道了。」郭延正退下。

    不多時,這隻流光溢彩的火鳳,便在青月谷的谷外草叢中停下。

    「你們都待在這裡,二弟,秦烈,我們三個進谷就行了。」邢宇邈走了下來。

    「島主,要不要多帶些人?這次和以前不太一樣,我怕……」郭延正憂心忡忡。

    「沒事,以苗家和邢家的關係,他們不會真大動干戈,頂多給我們一點難看罷了。」邢宇邈從容道。

    「大哥,以前青月谷和我們金陽島,都是幻魔宗的附庸,屬於同一陣營。這種關係下,青月谷要對金陽島下手,還要顧忌幻魔宗那邊,但現在我們重歸血煞宗,和青月谷已經不屬於同一陣營,我想我們的確應該小心一點。」邢宇遠也道。

    邢宇邈沉吟了一下,搖頭說道:「這裡是青月谷,我們既然來了,多帶一些人進山谷和少帶一些人進山谷,並沒有本質區別。」

    話罷,他連水晶戰車都沒有乘坐,大步朝著青月谷行來。

    秦烈率先跟隨而去。

    一路行來,在通往青月谷的途中,竟然沒有任何人出來接待。

    同為赤銅級勢力,金陽島兩位島主親臨,青月谷不但不允許降臨谷內,還沒有安排專人迎接,這種態度和以前簡直是天差地別。

    邢宇邈中途停了一下,輕嘆了一聲,道:「秦烈,一會兒……你盡量少講話吧。」

    秦烈默默點頭。

    護住青月谷的「寒月之盾」一直存在著,等三人一路來到光罩前方一米,才有一名青月谷的武者冒出來,指著秦烈大聲喝道:「這人是誰?」

    秦烈冷哼一聲,道:「我從血煞宗而來。」

    「抱歉,我們青月谷和血煞宗沒有交情,這趟只允許金陽島兩位島主入內。至於你……請原路返回,青月谷並不歡迎。」那人嗤笑出聲,小聲嘀咕道:「還當是千年前了,一個覆滅的宗門,早沒有資格在苗家指手畫腳了……」

    「連血雲山脈都不敢回,千年來只敢做縮頭烏龜的傢伙,丟人丟到家了,還有臉來我們苗家?」光罩裡面,不少苗家的小輩,冷眼嘲諷,嘴角都是冷笑。

    這些苗家的小輩,都是苗家遷移到青月谷以後出生的,他們對血煞宗根本不認同,還覺得苗家曾依附在如今破滅的血煞宗,根本就是一段恥辱的過去。

    對血煞宗,他們天然排斥,連一點好感都欠奉。

    嗤笑聲中,「寒月之盾」漸漸消散,一條進入山谷的石道鋪展開來。

    石道兩旁,有數十名苗家族人,都是萬象境、通幽境的修為,少量如意境的武者。

    這些人,看向邢宇邈、邢宇遠的目光還算是正常,但看向秦烈的時候,都充滿了冷意。

    「請兩位島主進谷,五位谷主已經在等候了,至於血煞宗的門人……還請繼續留在谷外。」一名身材高挑的苗家美女淡然說道。

    女子如意境中期修為,二十七八的模樣,香肩上覆蓋著粗糙古樸的獸甲,獸甲上高高豎著倒刺,黑褐色的甲衣如寒鐵,裹著她高聳酥胸和腰臀,卻將她小麥色的長腿和臂膀都裸露在外。

    美女神態淡然,身材卻頗為火辣,一雙眼睛閃耀著桀驁不馴的光芒,猶如一頭野性十足的健美母豹,給人一種氣勢凌人的壓迫感。

    只是看了一眼,秦烈就知道這是一朵帶刺的玫瑰,男人想要去採摘,恐怕會被刺個頭破血流。

    「美瑜,他不是普通的血煞宗門人,他能代表整個血煞宗!」邢宇遠笑著說道。

    秦烈看了那美女一眼,馬上想起來時的路上,邢宇遠對苗家主要人物的介紹。

    他立即知道此女名叫苗美瑜,乃青月谷二谷主苗文凡的大女兒,如意境中期修為,苗家下一代天賦最佳境界最高的武者,比苗陽煦的兒子苗輝還要強上一籌。

    比起雪驀炎、宋婷玉來,苗美瑜的年齡稍稍大了幾歲,不過只是大上幾歲,她卻修鍊到了如意境中期,足以說明此女的能力出眾。

    「不管他在血煞宗什麼身份,想要進青月谷,都沒那麼容易。」苗美瑜兩手交叉抱臂,將獸甲包裹著的雙峰擠壓的愈發豐碩飽滿,倚靠著一根雕滿凶獸的石柱上,以審視的目光望著秦烈,說道:「真要想進來,也行,只要能戰勝我身邊這些同級別的小弟。」

    她指向石道旁邊一個個苗家族人。

    所有苗姓族人,經她這麼一說,都嘿嘿怪笑起來,磨拳霍霍,一副迫不及待的好戰模樣。

    「那就簡單了。」秦烈越過邢家兄弟,大笑著率先踏入當中,闊步向前。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