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零七章 暗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零七章 暗涌字體大小: A+
     

    「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從葬神之地將太古生靈遺骸帶了出來,我還以為在神葬場爆碎之時,你已經粉身碎骨。」楚離感嘆不已。

    此時,邢宇邈帶著黑斯特、雷閻安排住所,留秦烈和楚離兩人交談。

    「你能活下來我不意外,但是沒料到這麼快就能來到落日群島,你這傢伙生命力還真是頑強。」秦烈笑道。

    「頑強個屁!」楚離苦笑,「那是因為我身上有老祖賜予的雷球,如果不是神葬場爆滅之時,我以雷球護著全身,我第一時間就會連骨頭渣都不剩。就是這樣,我在星空亂流當中也漂泊了很久,要是老祖再遲一點時間發現我,我會被星空亂流內的力量腐蝕雷球的防護能量,化為灰燼,什麼都不會剩下。」

    「星空亂流?」秦烈驚訝起來。

    據他所知,星空亂流極為恐怖,永恆存在著能量風暴,不知名的黑洞,毀滅本源的爆炸。

    不滅境的存在,如果不慎誤入當中,都有可能被一點點腐蝕力量,最終魂飛魄散。

    寂滅老祖以雷球護住楚離,竟然能保住他不死,還有能力將楚離活生生拉回寂滅宗,這種手段簡直匪夷所思。

    「不錯,就是星空亂流。」楚離神色漸漸凝重起來,說道:「我聽說突破到涅槃境的強者,就有探索星空亂流的資格,這些年來,老祖許多次的閉關,也以星空亂流為主。他是悟到了其中奧妙。所以才能以雷球護我不死,這說明老祖在雷電力量的探索,已經達到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境界。」

    停頓了一下,楚離繼續道:「所以我認為你應該見見老祖,我相信他能夠給你一些幫助,為你指明前行的方向。」

    「他也想見我?」秦烈一怔。

    「這趟我們過來的主要目的,除了太古生靈的遺骸外,就是傳遞這個訊息,希望你能和我們去一趟寂滅宗。」楚離肅然。認真道:「這是老祖親自發出的邀請!」

    「我會去一趟寂滅宗,不過不是現在,最近我會麻煩纏身,抽不出時間來。」沉吟了一會兒,秦烈再問:「關於虛渾之靈,你知道多少?」

    楚離苦笑搖頭。

    「這塊玉牌呢?」秦烈又問。

    「也……不太清楚。」楚離應道。

    秦烈沒有再問。

    「冰之禁地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下換楚離詢問。

    「很多……」

    對楚離,他並沒有隱瞞,將冰之禁地之後的一連串情況,姜鑄哲父子,還有珈玥,種種經歷一一言明。

    「你小子運氣真好。」楚離羨慕不已。

    和黑斯特、雷閻一樣。楚離也在金陽島的安排下,暫時住了下來。

    秦烈繼續以魂晶恢復魂力。以封魔碑凝鍊鮮血,然後天天練習繪刻封靈陣圖。

    時間匆匆。

    七天後,以師秀玲為首的幻魔宗強者,乘坐著一隻流光溢彩的鸞鳥降臨落日群島。

    金陽島所有強者都被驚動,紛紛出來迎接,生怕會迎來幻魔宗的怒火。

    從名義上來說,金陽島屬於幻魔宗的附庸。他們後來依附血煞宗一事,雪驀炎肯定是稟報了幻魔宗。

    邢宇邈害怕幻魔宗的報復。

    出奇地。在這件事上師秀玲非常大度,竟然沒有任何不悅,很乾脆就斷了金陽島和幻魔宗的聯繫,允許金陽島順利脫離幻魔宗。

    這讓邢家族人和項西還疑神疑鬼了一番,以為幻魔宗只是暫時安撫,會在事後算賬。

    直到師秀玲暗示雪驀炎和雨凌薇師徒之情不會變化,暗示了師徒間關係密切以後,金陽島眾人才放下心來。

    又是三天過去。

    「呼……」

    輕輕吐出一口濁氣,秦烈睜開眼,看著手心炸成石屑的魂晶,靜候來自鎮魂珠的魂力抽取。

    鎮魂珠沒有異常。

    這是最近一段時間,在他魂力恢復過來后,鎮魂珠第一次沒有立即抽離魂力。

    「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積累了足夠孕育虛渾之靈的魂力。」秦烈神情微震。

    又是兩天過去。

    當他以封魔碑將鮮血凝鍊出來,等候了一段時間后,鎮魂珠連鮮血也沒有抽離以後,他徹底放下心來。

    至此,三個虛渾之靈所缺的魂力、鮮血,都已經充盈。

    現在他只需要等候,等鎮魂珠深處的某樣神奇之地,將剩下三個無垢魂泉,金靈、土靈、水靈精魄,他的魂力、鮮血慢慢融合,最終孕育出虛渾之靈即可。

    「鎮魂珠……」

    以指頭點著眉心,秦烈喃喃低語,越來越肯定這個深藏在他軀體的珠子,必然極其珍貴。

    ……

    天裂大陸。

    一座座噴涌的火山區,岩漿如長河滾滾涌動,炙熱鮮血般流淌著。

    天器宗的宗主馮毅,和幾名耄耋之年的長老,一起聚集在一座火山口,一同參詳著器典。

    「真是博大精深,種種煉器手法,玄奧的靈陣圖,根本不是暴亂之地所有。」馮毅讚歎道。

    其餘幾個長老也是深以為然。

    這時候,畢尤從遠處匆匆而來,過來一一問候過那些長老后,恭敬地向馮毅稟報最新消息:「墜落的太古生靈遺骸找到了。」

    「哦?」馮毅放下器典,眼睛一亮。

    「在天戮大陸幻魔宗管轄的海域,一個叫落日群島的地方,存活的幾個小輩都在上面,從目前得來的消息來看,有洛塵、杜向陽,還有雪驀炎,另外……還有少宗主所說的秦烈,加兩個女人。」畢尤沉吟了一下,臉色怪異,說道:「叫秦烈的小輩,讓人傳訊寂滅宗和天劍山,還有幻魔宗,讓這三方過去挑選太古生靈遺骸。」

    此言一出,天器宗一眾長老都驚奇起來,神色都凝重起來。

    「那三方怎麼說?」馮毅臉色微變。

    「寂滅宗的雷閻,帶著楚離和修羅族的黑斯特,目前已經在落日群島了。幻魔宗的師秀玲,如今也在島上,天劍山那邊洛楠、燕白衣正在路上,最近兩天就會到達。」畢尤恭敬道。

    「寂滅宗,天劍山,幻魔宗,這三方勢力非同小可!」羅翰凝重道。

    馮毅沉默不語。

    「八具神屍,如今由秦烈掌控,他還持有血祖之身,並且能以靈魂坐落進血祖軀體。」畢尤又道。

    馮毅駭然,「他怎能掌控八具神屍?這不可能!」

    「還是八具獲得頭顱的神屍。」畢尤苦笑。

    「封魔碑,八具神屍,六大靈體……」羅翰目光深幽不見底,「通過這三樣東西,你們……有沒有聯想起什麼?」

    「搏天族後裔!」其餘長老齊聲喝道。

    馮毅臉色難看,深吸一口氣,說道:「有關封魔碑,八具神屍,七靈體的奧妙,只有我們最清楚。暫時……天器宗冷眼旁觀吧,將消息通知姜鑄哲,隨便他折騰,我們盡量不要插手!」

    「其餘勢力呢?黑巫教和萬獸山,還有三大家族那邊呢?」畢尤問道。

    「我們能得到消息,他們自然也能知道發生了什麼,落日群島那邊……我們不要管了。」馮毅嘆道。

    「可是,那裡有整整二十三具太古生靈遺骸啊?我們在神葬場損失慘重,至今,什麼也沒有得到啊?」有長老不情願道。

    「那些東西有德者居之,一尤沒有能獵獲,只能說他運氣不佳。哎,他能活著回來,還是姜鑄哲遵守約定,此事……就當成千年來血煞宗的內戰,還有和黑巫教、三大家理不清的糾纏吧。」馮毅無可奈何道。

    「現在大家都知道雪驀炎是血厲的女兒,是血煞宗的正統繼承者,那秦烈……也修鍊血靈訣,也算是血煞宗的人。」猶豫了一下,畢尤又道:「關於血煞宗,我們應該是怎樣的態度?」

    「沒有態度。」馮毅哼了一聲,「這是黑巫教、三大家族和血煞宗的事情,千年前我們天器宗就不應該摻和進去,這次更加和我們沒關係了。」

    「明白了。」畢尤點頭。

    ……

    天滅大陸,黑玉城。

    三大家族的家主,齊聚一堂,在一個肅穆威嚴的大殿中商討要事。

    「夏侯昌和夏侯聖被殺,雪驀炎乃是血厲後人,那個秦烈……據說是血厲的徒弟!」夏侯家的家主夏侯桀,皮膚黝黑,體壯如山,臉色難看的說道。

    「金陽島是邢家後裔,邢家兄弟這些年偷偷潛藏回來,不時獵殺一些我們的族人,搞了不少小動作,復仇之心一直都在。」蘇磐道。

    「血煞宗如果強大起來,我們三大家族必將遭受血腥報復,我們腳下這片大陸,也早晚會被血煞宗重新奪取。」林躍翰皺眉道。

    三大家主各自發表意見。

    「可是,寂滅宗、天劍山、幻魔宗這三方,都去了落日群島。血煞宗的那些人,明顯是以太古生靈的遺骸,對這三方進行拉攏啊。」夏侯歧說道。

    「他們頂多中立,血煞宗又不是他們的附庸,他們沒有插手的借口和理由!」夏侯桀哼道。

    「那麼……」

    「調集強者,準備開赴落日群島,將血煞宗餘孽剷除乾淨!」

    「黑巫教那邊什麼意思?」

    「和我們共進退!」

    「那就好!」

    於是,三大家族達成默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