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百零六章 蛻變的代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百零六章 蛻變的代價字體大小: A+
     

    經過雷閻一番解釋,秦烈再看那三個小傢伙的時候,心情不由沉重起來。

    邢宇邈看向那三個小生靈的目光,也像是看著洪水猛獸,神情很不自然。

    「任何生靈進化到極致,都能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但在蛻變過程中,更多的強大生靈,往往會還沒有來得及成長到足夠強大,就早早被掐滅靈魂之火。」修羅族強者的目光,深深看向三個虛渾之靈,不急不緩道:「虛渾之靈也是如此,據我們修羅族的族典記載,能進化到九階的虛渾之靈,在漫長的歲月中幾乎不可見,十階的虛渾之靈,更是只存在傳說之中。」

    「可是,虛渾之靈在誕生的那一刻,就有五階了。」雷閻苦笑。

    「這種天地間極其特殊的生靈,每一次的蛻變進化,比靈獸困難兇險的多!」黑斯特很平靜,淡淡說道:「這三個幼生體的虛渾之靈,如果只是吞吃天炎晶此類的靈材,想要從五階進化到六階,至少需要十年,之後每一次的進化時間,大概是上一次的十倍左右。」

    「十倍?」秦烈駭然。

    虛渾之靈,出生便是五階,以正常的進化速度,十年後到六階,百年後到七階,千年後到八階,萬年……才是九階。

    這是一段漫長無際的進化史。

    「進化的過程中,虛渾之靈也未必順利,會面臨種種預料不到的兇險,一次沒有渡過。就會魂飛魄散。」黑斯特繼續道。

    三個虛渾之靈,本來還在聽著眾人交談,漸漸地困意來襲,都沒有和秦烈玩耍一番,便懶洋洋朝著秦烈額頭鑽來。

    最終化為三縷幽光,接連在秦烈眉心隱沒,直接往鎮魂珠內秦烈尚且探知不到的層面落去。

    「它們在你的手中,生命形態想要進化到六階,至少十年時間。七階,至少要百年。這還是按照最好的情況來計算,不過……如果你肯將三個虛渾之靈交給我,由我們修羅族的龐大資源供養,三個虛渾之靈可以在三年內達到六階,大概三十年後。就能踏入七階。」黑斯特慢條斯理地說道。

    秦烈搖了搖頭,等候他進一步的說明,知道他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索要虛渾之靈。

    「七階的虛渾之靈,體內的鮮血對我們大用,幫你將虛渾之靈供養到七階的代價,就是三個虛渾之靈在突破到七階之後。由我們抽血一年。」黑斯特嚴肅起來,「放心。抽血期間,虛渾之靈只是停止成長,抽離的鮮血對它們的將來不會有任何影響。也就是說,第三十四年的時候,三個七階的虛渾之靈,就能重新交給你。」

    遲疑了一下,黑斯特又補充一句:「如果你當時還活著的話。」

    「就這些代價?」秦烈語氣冷淡。

    黑斯特臉色一沉。哼了一聲,說道:「你可知道。三十三年的時間,將三個虛渾之靈進化到七階,需要耗費多少靈材?」

    「多少?」秦烈隨意道。

    「相當於暴亂之地,一個白銀級勢力,近百年的所有收益!」黑斯特冷笑,「我指的是真正的白銀級勢力,而不是三大家族那種名不副實的廢物!」

    秦烈終於變色。

    他很清楚每一個白銀級的勢力,都富得流油,每一年從各個大陸,從一座座礦材、森林甚至小的輔世界內獲取的靈材、靈石、晶脈,幾乎都是天文數字。

    一個白銀級勢力,一百年時間的所有收入,全部用來供養三個虛渾之靈,才能在三十三年的時間,將三個虛渾之靈提升到七階。

    這是什麼概念?

    秦烈簡直不敢想象。

    「小子,你只是一個通幽境的小武者,以你的境界和成就,就是耗費一千年的時間,也沒有能力將一個虛渾之靈進化到七階!」挑了挑眉頭,黑斯特繼續說道:「而且你並不知道虛渾之靈的玄妙,不知道如何使用它們,就算是你持有它們,也發揮不出它們的用途……」

    斜了雷閻一眼,黑斯特又道:「就算是和我們修羅族交好的寂滅宗,也並不真正明白虛渾之靈的玄妙,只是知道它們最終能產生的破壞力而已。」

    「如果你肯將虛渾之靈交給我們,在三十四年以後,你不但能得到三個七階的虛渾之靈,還能知道它們真正的用途!不論怎麼看,對你而言,這都是最佳的選擇!」

    秦烈看了雷閻一眼。

    雷閻突然尷尬起來,乾笑道:「事實上,關於虛渾之靈……我們的了解,確實來自於修羅族。我所知道的關於虛渾之靈的奧妙,也在先前都說給你聽了,其餘的還真是不太清楚。」

    「只有真正古老的強大種族,才有可能了解虛渾之靈,你們人族……哼!」黑斯特神色不屑。

    這句話一出,相當於將在場所有人都得罪了。

    「秦烈,修羅族非常講信譽,只要給出承諾,基本上都會遵守。」楚離輕聲道。

    其實不用他提醒,幾乎所有暴亂之地的武者,都知道修羅族的族人雖然嗜殺無道,殘忍凶厲,但卻極其重視承諾。

    修羅族的族人,從沒有過背信棄義的先例,他們和寂滅宗的所有合作,從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

    也就是說,黑斯特的這個提議,只要秦烈點了點頭,就會立即達成。

    而且在三十四年以後,只要他秦烈還活著,修羅族一定會兌現承諾,將虛渾之靈的奧妙,和三個進化到七階的虛渾之靈交到他手上。

    三個虛渾之靈,只是需要被修羅族放血一年,停止一年時間的成長。

    修羅族,則是需要付出沉重到令他窒息的海量靈材。付出三十三年時間來看護著虛渾之靈。

    這是一筆看起來他佔了大便宜的交易。

    秦烈內心痛苦掙扎著,許久后,咬牙說道:「我自己能養活它們!」

    此言一出,黑斯特十字星形狀的眼瞳深處,浮現出深邃且冰冷的光芒,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立即從他身上瀰漫開來,逐漸凌厲。

    「小子,不要這麼頑固啊!我了解黑斯特。他給出的條件其實不錯,肯定不會佔你多少便宜。」雷閻急忙勸說。

    「秦烈!」楚離也擠眉弄眼。

    金陽島的島主邢宇邈,看著黑斯特眼中光芒,只覺得通體冰冷。

    那是一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震懾。

    這時候,秦烈以靈魂沉落血祖之身,坐在嗜血龍上面。身邊還有八具神屍。

    然而,他依然生不出安全的感覺。

    他有種直覺,只要黑斯特全力下殺手,血祖之身,八具神屍,也沒辦法救他。

    一縷精神意識。不斷在本體空間戒內遊盪著,秦烈試圖抓住點什麼。如溺水之人,要抓到一塊浮木那樣,迸發出強烈求生**。

    一塊氣息暴戾無比的玉牌,突然在他意識之中出現,一怔后,秦烈目顯寒光。

    下一刻,一塊玉牌從本體的空間戒內飛離出來。瞬間落到血祖之身的掌心。

    那是當年參加神葬場試煉的時候,李牧交到他手中。玉牌正面繪刻著一頭活靈活現,張牙舞爪的螭龍,背後,只有一個古樸的「段」字。

    如此簡單。

    李牧曾說過,只要以強烈的精神意識,在玉牌內說出自己的名字,那人就會趕來救他一命。

    然而,當那玉牌出現,落入秦烈掌心之後,不論是雷閻還是黑斯特,都是轟然變色,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就在秦烈試圖以強烈的精神意識,衝擊玉牌,要發揮出玉牌奇妙之時,雷閻急忙尖叫起來:「別!」

    「算了,虛渾之靈一事我就不再提了。」黑斯特也是臉色難看。

    「小子,這玉牌從何而來?」雷閻驚叫道。

    「天劍山李牧交給我的,怎麼?」秦烈也意識到了變化,沒有繼續嘗試催動玉牌,疑惑道。

    「李牧?第六天劍李牧?!」雷閻臉色更加精彩。

    修羅族的黑斯特,以鼻音重重哼了一聲,然後以修羅族的古語咒罵了幾句。

    恰好,秦烈能聽得懂修羅族的語言,知道他咒罵著什麼:「該死的,竟然是這兩個傢伙!看來不能強搶了,媽的……」

    「咳咳!」雷閻見秦烈點頭,承認了玉牌來自於李牧,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還是先看看太古生靈遺體,把正事先辦了吧。」關於虛渾之靈一事,他再也沒有多提。

    看得出來,先前雷閻顯然想配合黑斯特,給予秦烈一定程度的壓力,逼秦烈服軟。

    畢竟,修羅族乃是寂滅宗最堅實的盟友,也是他們寂滅宗大半的財富來源。

    但在玉牌取出,聽到了李牧的名字以後,雷閻立即改變了主意——不再幫黑斯特向他施加壓力。

    出奇地,黑斯特自己也再沒有流露出,想要強買強賣的意思。

    這是……無形的震懾。

    摸著玉牌,秦烈若有所思,然後冷然說道:「太古生靈的遺體,先由天劍山挑選,然後是幻魔宗,你們寂滅宗……只能留待最後。」

    「小子,你什麼意思?明明我們先到的啊?」雷閻怒道。

    「誰說先到就先挑了?」秦烈哼了一聲。

    「你!」雷閻頭髮突然根根豎起。

    「師叔,老祖說過,這件事結束后,希望能帶秦烈去一趟雷神咆哮,你莫不成……忘了?」楚離弱弱地提醒。

    雷閻一下子泄氣了,顯得有些無精打采,說道:「算了,我也累了,先歇歇腳吧。」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