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我能做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我能做到!字體大小: A+
     

    高宇端坐邪神肩膀,從雲空迅速墜落,重重沖入深海。

    那一尊邪神,墨綠色山巒般矗立在海面,高宇則是順勢飛出,眼中冒著深幽暗光,手上的鬼臉戒厲嘯聲聲,衝出一頭妖魔殘影。

    被「血之禁魂術」層層束縛了靈魂和身軀的鄭志合,**的身上,一朵朵漆黑雲簇,逐漸被鮮血染紅。

    鄭志合眼中顯出繁雜密集的血色紋線,交織成血色格,密密麻麻。

    那頭從鬼臉戒遁出的妖魔殘影,瞬間降臨到鄭志合頭頂,張口一吸。

    「秦烈!」高宇輕喝提醒。

    「好!」秦烈於是將血之禁魂術稍稍收斂。

    「呼……」

    只見鄭志合的靈魂,被密集的血色格緊緊束縛著,從他天靈蓋上緩緩漂浮出來。

    那頭猙獰的妖魔殘影,用力吸吮著,一點點將鄭志合靈魂抽離。

    鄭志合的靈魂,在血色格的禁錮下,瘋狂扭曲掙扎著。

    可惜,不論他如何努力,都逃脫不掉「血之禁魂術」的禁錮,最終化為一縷灰濛濛的魂體,被那頭妖魔殘影吞沒。

    高宇陰鬱冰冷的眼中,泛出明顯的興奮之色,他還下意識舔了舔唇角,喃喃道:「天助我也……」

    「咻!」

    吞沒了鄭志合靈魂的妖魔殘影,瞬間重返鬼臉戒,高宇神情振奮,臉上顯出一個滿足的笑容,又落到邪神的肩膀。

    「秦烈。我幫你看護著本體。」

    伸手一拍邪神的脖頸,這尊猙獰可怖的邪神,便在深海迅速遊動,很快來到邢勝男眾人所在的那艘大船上。

    邪神沒有上船,高宇也只是看向甲板上的邢勝男,還有秦烈本體,道:「沒人能摧毀你的身體。」

    秦烈咧嘴一笑,伸手一指鄭志合失去靈魂的軀體,道:「吃吧。」

    那具最大的神屍。立即伸手捏住,將鄭志合這具肉身塞入口中,血肉飛濺的咀嚼起來。

    所有黑雲宮的武者,在這一刻,幾乎崩潰。

    少宮主鄭雲,三名如意巔峰強者。宮主鄭志合,短短時間被擊殺乾淨。

    此時,赤銅級勢力的黑雲宮,已遭受了最可怕的重創,就算是剩下的武者全部能逃脫掉,黑雲宮也將會從赤銅級勢力。降級到黑鐵級勢力,將失去和周邊同級勢力爭鬥的資本。

    同來的天海閣閣主江浩。臉色變得無比沉重,心中開始重新估量局勢。

    夏侯昌眼神閃爍著,暗暗思量著,已經有了撤離的念頭。

    秦烈眼中顯出猩紅血光,釋放出靈魂意識,下達命令。

    八具神屍立即狂暴怒吼,震的深海巨浪如龍翻騰。在海面上咆哮凶狂出手。

    「嘩嘩嘩!」

    一根根水柱,被八具神屍的力量凝結出來。如晶瑩山川,一座座從深海衝天而起。

    水柱數百米高,粗如山峰,巨刺般搗向天穹。

    「轟隆隆!」

    一輛輛盤旋天際的水晶戰車,被那些巨大水柱轟中,立即解體,爆炸成無數零碎晶片。

    上面眾多黑雲宮、天海閣的武者,慘叫著,要麼被巨力直接震碎軀體,要麼在戰車爆碎后,紛紛跌落向深海。

    海下,八具暴躁的神屍,張開血淋琳的大口,早已在等待。

    一時間,邢家必死的局面,被瞬間逆轉過來。

    也在同時,秦烈腳踏嗜血龍,在滾滾血色巨浪中,朝著雲霄狂掠而來。

    無窮無盡的血氣,匯聚成一道道赤紅如血的流星,逆向上天,釋放出妖異的血光,營造出滔天的血煞氣息。

    江浩臉色大變,看了看神情振奮的邢家兄弟,又看了看眼神閃爍的夏侯昌,他當機立斷,喝道:「撤離!」

    所有天海閣的武者,都在等他這一聲吩咐,聞言立即尖叫起來,朝著四面八方潰逃。

    「分散襲殺!」秦烈重新下達命令。

    「追殺!」邢宇遠也怒吼。

    八具神屍如八頭冰洋巨獸,踩著海浪,如履平地,暴戾追殺著逃逸者,不斷凝聚巨浪,水珠,釋放出一道道驚天虹芒。

    邢勝男也下達命令,讓驚魂未定的邢家族人,對邢家忠心耿耿的那些金陽島武者,儘可能以偷襲的方式,最大程度擊殺來犯者。

    「滅殺夏侯昌!」秦烈喝道。

    駕馭著血祖之身,他魂力迅速消耗著,卻換來堪稱無窮的血之靈力。

    兩手虛空拉扯牽引,數百米大的泣血鬼爪,很快浮現出來,巨獸的爪牙一般,血淋琳抓向夏侯昌。

    「好!」邢宇邈也精神百倍,眼中顯出嗜戰的神色。

    兩兄弟暫時沒有去管江浩,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夏侯昌身上,配合秦烈對夏侯昌動手。

    這片天穹,因先前空間波盪的紊亂,導致任何人都沒有辦法以遁法瞬間脫身。

    ——這本是夏侯昌怕邢家兄弟逃遁,所以刻意混亂空間波動,斬絕他們的後路。

    此時,夏侯昌悲哀的發現,他之前的自作聰明,變成了束縛他離開的壁障。

    他無法以遁術脫身。

    秦烈,邢家兄弟,三人聯手而來,一起將他當成必殺目標,從而放棄對其餘人下手。

    江浩一心逃離,根本沒有和他並肩作戰的意思,令他咆哮連連。

    另一邊,項西和另外兩大護法,內心則是在痛苦掙扎著,也是猶豫不定。

    從局面上來看,因秦烈的突然冒頭,邢家必死之局早已被破掉。

    鄭志合的死亡,讓項西意識到這次行動,不可能有成功的希望。

    從夏侯昌他們之前的舉動,項西也知道。那些人並沒有遵守約定,而是存著對邢家斬盡殺絕的目的。

    另外,秦烈承諾了,只要他肯放手,他的人可以活下來……

    種種因素聯繫在一塊兒,讓項西猶豫了,讓他難以抉擇。

    他始終在沉默。

    這也導致夏侯昌簡直沒有一個幫手,要一個人來面對邢家兄弟和秦烈的夾擊,這讓夏侯昌鬱悶的幾欲吐血。不斷怒吼著,催促項西動手。

    兩個巨大的泣血鬼爪,虛空搖擺著,沖著夏侯昌拍打撕扯。

    邢家兄弟的金色長槍,一頭頭靈鳥,也是形成連綿不絕的攻勢。幾乎要將夏侯昌淹沒其中。

    「撕碎他!」秦烈站在血色骨龍身上大呼小叫。

    他魂力漸漸吃不消了,和鄭志合的一戰,已經令他極為疲憊,他只能藉助於血煞宗至寶的威懾,來增加對夏侯昌的衝殺。

    嗜血龍並沒有令他失望。

    這頭血祖親自淬鍊的兇器,發出毀天滅地的龍吟。一身血色晶體般的骨骸,沖射出數百道血光。

    每一道血光。都彷彿最凌厲的巨劍,匯聚著濃烈血煞氣息,形成恐怖無比的衝殺力。

    夏侯昌節節敗退。

    「大護法!」胥長盛驚叫起來,「如果,如果決定不插手,我們……是不是先離開再說?」

    這些金陽島的叛逆者,都看出了情況不妙。都知道在八具神屍從深海冒出,在鄭志合慘死。黑雲宮和天海閣接連潰逃后,他們已失去了和邢家對抗的資格。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走!」項西一咬牙,下達命令。

    他和胥長盛、許嘉棟兩人,乘坐著水晶戰車,迅速飛到另外一架火鳳上。

    在這架火鳳上,側翼邊沿宋婷玉、雪驀炎幾人神色微變,都謹慎不安起來。

    「轟!」

    一輛水晶戰車重重落在這邊,項西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你們立即離開吧。」

    這時候,項西可不敢激怒秦烈,所以一點不想和宋婷玉他們引起衝突,就算是一心要走了,也沒有忘了騰出一輛水晶戰車出來,給宋婷玉他們離開。

    「走!」杜向陽大笑。

    眾人忙上了水晶戰車,在這架火鳳呼嘯飛掠之前,駕馭著水晶戰車脫離,往海面上降落。

    海下,三艘屬於項西這邊的巨船,也是響起轟隆隆的鳴叫,也朝著遠處行去。

    秦烈從血色骨龍身上脫離,撤離交戰區,以血祖之身環顧四周。

    項西等人贈送水晶戰車,供宋婷玉他們離開的舉動,他都收入了眼底。

    他也看到了項西試圖脫身。

    這時候,海面上的八具神屍,正在瘋狂追殺著黑雲宮和天海閣的武者,以衝天水柱,襲擊一輛輛水晶戰車。

    秦烈若有心,只要向八具神屍傳遞訊息,他們就會盯著項西的流金火鳳,還有那三艘大船轟擊。

    他相信項西他們絕然不可能避過神屍的狂轟濫炸。

    「小,小友……」隨著流金火鳳離開的項西,和秦烈相隔千米,他也看出了局勢,不由苦澀一笑,揚聲說道:「我沒有對不起你吧?」

    他怕,怕秦烈吩咐神屍一聲,怕所有班底葬身此處。

    秦烈有這個能力達成此事!

    「項老哥,你其實並沒有釀成大錯,還成功將邢家敵人勾引呼喚而來,幫金陽島解決掉兩個心腹大患,加兩個夏侯家的強者!」秦烈咧嘴一笑,說道:「所以,你其實沒有過錯,相反,你還有大功。」

    項西愕然。

    「你還幫金陽島除掉了薄波澤這個潛伏許久的姦細。」海下,邢勝男突然叫嚷起來。

    項西又是一呆。

    「其實,你和邢家也沒有難以化解的矛盾,如果……邢家對三大家族的報復,並不是以卵擊石,如果金陽島的實力,可以短時間飆升一大截,你會不會好接受一點?」秦烈認真問道。

    「飆,飆升一大截?」項西一頭霧水。

    「不錯,短時間提升整個金陽島的實力!我能做到。」秦烈目光真誠。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