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黑天吞沒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黑天吞沒術!字體大小: A+
     

    落日群島,茫茫深海中,一具具擎天古神般的神屍,接連浮現出來。

    滂湃浩瀚的氣血波動,形成肉眼可見的風暴,呼嘯飛旋著,朝著八方擴散蕩漾。

    一百多輛大小不等的水晶戰車,明燈般懸浮虛空,遊盪著,追殺著邢家族人,和金陽島的忠心武者。

    然而,從八具神屍身上呼嘯而成的風暴,在四散鼓盪之中,卻讓那些水晶戰車搖搖晃晃,如喝醉酒一般,內部靈力失控。

    「咻咻咻!」

    幾輛水晶戰車內部的靈石奇陣,因靈力混亂破壞,導致水晶戰車突然墜落。

    上面黑雲宮、天海閣的武者,紛紛驚慌失措,不要命地強行以體內力量裹住戰車,往遠方孤島轉移。

    他們懼怕墜海。

    因為在海中,八具神屍仿若冰洋巨獸,如張開了猩紅巨口,展現出吞沒萬千生靈的殘暴氣焰。

    夏侯聖被連皮帶骨嚼碎的血腥場面,如噩夢般令所有人心生恐懼,深深震懾著他們的靈魂,讓他們不敢和八具神屍有那怕一丁點的近距離接觸。

    「血煞宗!死灰復燃的血煞宗!」夏侯昌臉色陰沉如水,眸中盛滿驚懼,心中在估量著局勢。

    鄭志合、江浩兩人,也是眼神閃爍不定,也在暗暗做著計較。

    「小,小友?」項西錯愕看向下方,一隻手按著青銅巨鼎,神情也沉重起來。

    他一直以為秦烈只是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

    但在這一刻。當八具神屍接連浮出海面,當秦烈釋放出血煞宗至寶,以靈魂霸佔了一具血煞氣衝天的遺體,施展出泣血鬼爪之後,他立即明白秦烈還另有一層身份——血煞宗餘孽。

    「項護法,你現在就收手,我還能開一面。」沉吟了一下,秦烈突然說道:「念在你也是為金陽島好,還沒有真正釀成大錯的份上。我可以給你留一條活路。」

    項西沉默了。

    「夏侯昌沒有遵守你們之間的約定,黑雲宮和天海閣也沒有,邢家族人……先前遭受了屠戮,被以滅族的方式對待。」秦烈指向周邊兩艘大船。

    項西垂頭去看,發現邢勝男所在的那一艘大船上,已經有不少邢家族人死傷。

    另一艘。交由天海閣負責的大船,邢家和忠心邢家武者的屍首,遍地可見。

    顯然,秦烈並沒有糊弄他,夏侯昌和天海閣、黑雲宮一定有著默契,根本沒有真的遵守約定。

    項西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哼!」夏侯昌冷笑。「你當真以為三大家族會放過邢家,放過這些曾襲殺我的族人。給三大家族造成重創的餘孽?項西!醒醒吧,從你接受我的邀請,和我達成協議那一天起,你就沒了回頭路!」

    項西眼神掙扎,臉色陰晴不定,在天上始終沉默。

    秦烈笑了笑,平靜地指向另外一艘大船。以精神意識傳遞命令。

    三具神屍踏著巨浪,如深海巨獸一般。沖向那艘船,瞄向了天海閣的武者。

    「雲,雲兒呢?」也在此時,鄭志合突然反應過來,發現他兒子許久沒有出現。

    「這是你兒子吧?」郭延正在下面吆喝了一句。

    鄭雲的屍骨,還在那一艘船上,就在他和戚敬旁邊。

    鄭志合低頭一看,眼睛瞬間通紅,發出一聲凄厲慘叫,「雲兒!」

    鄭雲是他最疼愛的小兒子,和他性格最像,深得他的器重,也被他欽定為將來黑雲宮的宮主。

    這趟,他之所以帶著鄭雲過來,也是認定不會有任何風險,好讓鄭雲通過邢瑤發泄一番。

    為了保險起見,他還另外安排了三個如意境巔峰強者,合力來保護鄭雲,確保鄭雲安然無恙。

    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就在他沒有留意到的時候,鄭雲已被襲殺。

    喪子之痛令鄭志合立即瘋狂!

    「誰?是誰?究竟是誰殺了我的雲兒?!」鄭志合歇斯底里咆哮。

    怒吼聲中,鄭志合棄下了邢宇邈兄弟,一頭朝著下方衝殺而來。

    他眼睛死死瞪著邢勝男!

    他認定了,殺了鄭雲的兇手,就是邢勝男!

    「是我……」

    就在此時,秦烈淡然冷漠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這塊破布,好像是你兒子使用的,不過已經被我撕裂了,怕是和你兒子一樣沒用了。」秦烈揚起手中那面漆黑如墨的巨幡。

    他分明是在挑釁鄭志合的憤怒底線。

    「不管你是誰,我都要你給雲兒陪葬!」鄭志合果然瘋狂地轉移目標,往秦烈衝擊而來。

    一面接著一面漆黑巨幡,隨著鄭志合的衝擊勢頭,在他和秦烈之間浮現而出。

    巨幡上漆黑雲團滾滾,每一面巨幡內部,都彷彿封印著一頭凶神,一頭猙獰的惡獸,巨幡迎風獵獵舞動著,內部封印的凶神惡獸忽然凝現出來,和他一起瘋狂厲嘯。

    團團墨黑色的雲簇,吞沒了光明,讓天際一點點漆黑。

    白晝瞬間變成漆黑深夜。

    鄭志合人跡不在,雲層下方,至深的邪惡和黑暗,如黑色天幕覆蓋大地,緩緩罩落下來。

    將秦烈頭頂之上的空間徹底淹沒。

    形成伸手不見五指的濃烈漆黑。

    「這……」邢宇遠臉色微變,凝重地說道:「黑天吞沒術!鄭志合破碎境巔峰,就算是大哥你,要硬抗他拚命的一擊,恐怕都要付出獻血代價!他……」

    邢宇遠不由為秦烈擔心起來。

    「這個秦烈乃通幽境的靈魂,他霸佔的那一具血腥味衝天的軀體。卻給人極其可怕的感覺。」邢宇邈眉頭深鎖,感知了一下,發現沒辦法給出定論,說道:「奇怪,真是奇怪……」

    「小弟!」另一邊,邢勝男也尖叫起來。

    夏侯聖和江浩,則是臉色陰冷,眸中閃爍著興奮之色。

    他們都深知鄭志合的可怕,知道他施展出「黑天吞沒術」之後。就意味著拚命了。

    破碎境巔峰的武者,對一個通幽境之魂,依附了一具不知名體魄的傢伙,會發什麼什麼?

    他們也想估量一下秦烈的勢力。

    直到此時,他們依然不知道那具血腥味衝天的身體,乃是血之始祖。不知道秦烈乃是從神葬場返回。

    無盡黑暗淹沒秦烈,內部陰森詭異波盪洶湧猛烈,鄭志合恐怖的能量氣息,鋪天蓋地擴散出去,令所有人都能感知到他的強勢。

    秦烈卻不見蹤跡。

    即便是邢宇遠和夏侯聖,也沒有能力單純以肉眼。穿透那濃烈黑暗,看清內部真實場景。

    當他們以靈魂洞察之時。又發現那濃烈黑暗之中,有著扭曲混亂之力,令他們的靈魂意識紛紛解體。

    這讓他們紛紛駭然收回去感知的意識。

    因此,所有人看向漆黑之處,看著暗黑天幕籠罩的區域,卻不知道內部發生了什麼變化。

    「嗷嚎!」

    突地,嗜血龍的驚天嘶吼。從濃烈黑暗中滾盪而出。

    一道赤紅鮮血光柱,夾雜著暴戾、嗜殺、毀滅、破壞的氣息。從濃烈黑暗中衝天而起。

    燦燦血光,旋即再也無法被黑暗遮掩,變得逐漸耀目顯眼。

    「呼呼呼!」

    神屍猛烈呼吸的粗重聲音,也在海面上響了起來,只見濃烈黑暗迅速被吞沒。

    秦烈以血祖之身,穩穩端坐在血色骨龍身上,雙眸猶如血色太陽,綻出驚人血芒。

    天地間,一道道猩紅鮮血,猶如一條條溪流般,在天際流淌遊盪,漸漸凝聚成繁複未知的神秘圖案。

    「血之禁魂術!」

    條條血河,匯成赤紅鎖鏈,蘊含著鮮血的禁錮奧妙,陡然下墜,猛地捆縛而來。

    血河不斷衍變,由粗變細,分裂成無數碎小血光,血光再次分裂,炸碎成漫天詭異的血色符文。

    億萬血色蝴蝶一般,撲扇著小小翅膀,飛湧向鄭志合。

    在鄭志合軀體內一一隱沒消失。

    鄭志合**的身上,升騰出一團團烏黑雲棉,那些雲團蠕動著,如惡魂掙扎,如要破掉封禁。

    然而,當越來越多的血色符文,盡數打入他體內,融入他鮮血之後,鄭志合身上涌動的漆黑雲團,漸漸被染成血紅色。

    鄭志合的掙扎,逐漸顯得無力,眼中突顯無數細密的血色格,如密密麻麻的巨,將他靈魂拴住,將他魂湖也給一併捆縛。

    終於,鄭志合再沒有了一絲動靜,除了體內鮮血以異常詭異的方式,以奇異的規矩涌動之外,他全身再沒有任何波盪。

    連靈魂都漸漸平靜下來。

    「秦烈!」

    就在此時,火鳳側翼上的高宇,突地輕喝出聲。

    抬頭,看著高宇,秦烈眼中浮現出愕然之色,「怎麼?」

    「我要此人的靈魂!這個被你囚禁后,沒有任何反抗餘地的,完整的破碎境巔峰強者之魂!」高宇眼中難掩激動。

    「好。」秦烈點頭。

    在眾人驚異目光下,也只是通幽境的高宇,猛地從天飛落下來。

    還沒有藉助於水晶戰車。

    眾人愕然,以為此人瘋了,以通幽境的修為,竟從數百米高空飛落。

    豈非找死?

    「呼!」

    一縷幽暗陰影,從高宇身後漂浮出來,逐漸拉長脹大。

    短短五個呼吸間隔,有著遮天羽翼,生有猙獰彎角的邪神,便在高宇身後展露出不遜色神屍的龐大身軀。

    如太古妖魔侵入天地。

    高宇輕鬆坐在邪神肩膀,迅速垂落,陰森冷冽的眼瞳中,閃爍著激動光芒。

    他感知到,鄭志合修鍊的乃是純正的幽冥界靈訣,鄭志合的靈魂之中,也蘊藏著一絲邪魂。

    ——那恰恰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