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聲大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聲大姐字體大小: A+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邢瑤身子被制住,咬著牙,一雙眼睛盛滿滔天恨意,死死瞪著秦烈。

    郭延正和戚敬兩位護法,一看秦烈竟膽大包天到將邢瑤禁錮,也瞬間被激發真怒。

    這一刻,不管秦烈什麼身份,不管他背後站著血煞宗還是寂滅老祖,郭延正、戚敬都置之不理,要立即將秦烈格殺在此。

    「兄台當真是好脾氣,佩服,在下佩服。」鄭雲哈哈大笑。

    他身後那些黑雲宮武者,本來就收到了命令,要格殺郭延正、戚敬,這時候立即湧上來。

    郭延正和戚敬兩人,馬上被兩個同級武者攔住,其餘黑雲宮武者,在鄭雲揮手示意下,開始對船上其餘邢家族人下手。

    邢瑤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族人,還有那些疼愛她的長輩,被黑雲宮武者淹沒。

    她眼中幾欲噴出火焰出來。

    「邢小姐,想不到會落到這般下場吧?」秦烈戲謔地說道。

    這時候,天上邢家兄弟身上鮮血濺射,屬於邢家掌控的火鳳上,許多水晶戰車呼嘯著,衝擊著上面的武者。

    海中兩艘大船,分別被黑雲宮和天海閣武者包抄圍著,上面的武者也被襲殺。

    爆炸聲,濃煙,慘叫聲,不斷從邢家人掌管之地傳出。

    金陽島的實力,並不弱於黑雲宮、天海閣,邢宇邈本身也是實力強悍,不比鄭志合、江浩差。

    可惜。因項西的反叛,金陽島已大大消弱,邢宇邈兄弟倆,需要面對六名破碎境武者夾擊,其中鄭志合、江浩都在破碎境巔峰。

    夏侯聖也在旁邊虎視眈眈,隨時準備出手補位,防止邢家兄弟逃脫。

    另有近三十名黑雲宮、天海閣如意境武者,手持海螺形狀的靈器,朝著天際釋放出強烈的靈力動蕩。混亂空間波紋,令邢家兄弟無法以秘術遁離。

    金陽島內裂,又有黑雲宮、天海閣精銳盡出,加一部分夏侯家武者混雜,這趟不論如看,邢家都逃脫不掉滅族之災。

    「兄台。那丫頭……等你玩膩之後,能否交給我處置?」鄭雲閑來無事,不由地笑嘻嘻問道

    「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邢瑤厲喝。

    「那你怎麼不去死?」秦烈臉色淡漠,道:「我只是制住你的身子,令你筋脈麻痹,靈力無法匯聚。但你能講話。舌頭自然就能動,你要想死可以咬舌自盡。誰攔著你了?」

    「兄台,兄台!」鄭雲急了,忙道:「趕緊把她舌頭也禁住啊,真要死了,也就沒什麼意思了啊!」

    「我想怎麼玩弄她,都是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教我!」秦烈臉一沉。

    鄭雲立即尷尬起來。訕笑道:「算我多嘴,算我多嘴……」

    他顧忌秦烈的身份。明明被呵斥了,也不敢翻臉。

    鄭雲於是沉默。

    「你可以咬舌自盡!我絕不攔著!」秦烈又冷冷道。

    一直叫嚷著,死也不會放過他的邢瑤,如忽然失去所有力氣,眼中厲色逐漸消褪,她臉上顯出古怪的色彩,喃喃低語:「我,我竟然連死的勇氣都沒有……」

    直到這一刻,她才意識到,她很怕死,她不想死,也不敢去死。

    當意識到這一點,她連叫囂的底氣,都徹底喪失。

    邢瑤忽然顯得失魂落魄,眼中滿是茫然之色,一個人自言自語,「我怕,我害怕,我是如此的害怕失去一切……」

    「你只是被你父親藏在溫室的花朵,根本沒有真正經歷過風雨,沒有獨自面對死亡的勇氣。」秦烈搖著頭,一臉嘲弄表情,冷言冷語的譏誚。

    邢瑤沒有反駁,因為她知道秦烈沒有說錯,她就是沒有勇氣承擔一切。

    「嘩啦!」

    就在此時,一道巨熊般的身影,從海下沖飛上天。

    瞬間墜落到甲板上。

    「小姑!」邢瑤眼中重現希望火芒,歇斯底里尖叫起來,「幫我殺了這個假冒的姦細!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一束束目光,倏地聚集到邢勝男身上,猛地看向她。

    鄭雲身後,三名如意境巔峰武者,眼瞳一縮,立即將靈器取出。

    「別緊張,嘿嘿。」鄭雲笑了笑,神態輕鬆,「她翻騰不了風浪。」

    那三名如意境巔峰強者,凝神細看后,也是嘿嘿一笑,同時放下心來。

    邢勝男兩手提著雙刃巨斧,只是兩條手臂血肉綻裂,一縷縷鮮血從她臂膀上流淌下來,順著雙刃巨斧的把手不斷滴落。

    她臃腫的身子,也有多處皮肉裂開,也有鮮血在滴落著。

    她那黃豆般的小眼中,神采已經不在,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嘩嘩!」

    一道身影,在她之後,也從海下面冒出來,也站在甲板上。

    那人身穿夏侯家獨有的衣袍,五十歲的模樣,一臉狠厲之色,手提一柄寒光熠熠的利劍,劍上沾滿了鮮血。

    ——都是邢勝男身上的鮮血。

    來人叫夏侯昌,他是夏侯聖的族弟,和邢勝男一樣乃破碎境初期修為。

    在邢勝男被夏侯聖所傷,跌落入海時,他便在海底偷襲得手。

    邢勝男第一次浮出海面,也是因為此人在海下窮追不捨,沒辦法才不得不冒頭。

    結果,卻迎來黑雲宮和天海閣一輪齊射,被迫重新入海。

    那次被逼入海,她又被海下的夏侯昌重創了一擊,傷上加傷。

    如今,終於尋到一個機會,終於衝上甲板的邢勝男,滿身鮮血,靈力也已消耗了大半。

    夏侯昌又追了上來,一雙冷漠陰寒的眼睛。始終凝聚在邢勝男身上,尋找著一擊必殺的時機。

    邢勝男全身都在滴血,往常輕盈的雙刃巨斧,如今變得沉重如山,肥碩臃腫的身子,時而微顫一下。

    任何人都看的出來,她的狀態極其糟糕,都知道在夏侯昌的追殺下,她連逃生都困難。更加不可能替邢瑤扭轉局面,擊殺這裡的所有人。

    邢瑤的呼喊,眼中的希望之光,在這時候,在眾人眼中,只是顯得無比的可笑。

    「大姐……」秦烈突然輕呼。

    邢勝男的眼中。先顯出一絲迷茫,之後立即清醒過來,痛徹心扉地吼道:「我不是你大姐!」

    「小姑!嗚嗚……」邢瑤終於看清形勢,精神崩潰,禁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我的確不姓邢,混入金陽島也的確心懷不軌。但是,我也真的將你當成大姐看待!」秦烈一字一頓道。

    遠處。快要被逼上絕路的郭延正,不由地看了這邊一眼,神情錯愕。

    黑雲宮的鄭雲,也是訝然不解,皺眉觀察著。

    「你這個小弟我無福消受!」邢勝男怒氣衝天道。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假仁假義,你這種人一定不會有好下場!」邢瑤聲音尖利地怒喝。

    「鄭雲兄。我有句話想單獨和你說一下。」秦烈微笑,朝著鄭雲招手。

    鄭雲愣了一下后。便朝著秦烈走來,疑惑道:「說什麼?」

    此時,船上所有邢家族人,所有對邢家忠心的武者,都被黑雲宮人纏住,被逼的節節敗退。

    唯一站著的邢勝男,也在夏侯昌的虎視眈眈之下,每一個異常舉動,都會迎來夏侯昌狂風暴雨般的襲擊。

    鄭雲通幽後期巔峰,他不怕什麼,所以坦然自若。

    從容來到秦烈身前,兩米處,猶豫了一下,他還是停了下來,笑嘻嘻道:「兄台,你想說什麼?」

    「邢瑤你帶走吧,我沒興趣了。」秦烈微笑道。

    鄭雲一怔。

    他眼神忽然閃爍起來,盯著秦烈深深看了幾秒,鄭雲忽地乾笑著搖頭,邊笑邊後退,說道:「算了,君子不奪人所好,我說了讓給你,就自然不會食言。」他總覺得不太對勁,不敢冒險。

    因為,在他眼中秦烈乃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手持寂滅玄雷。

    因為,秦烈竟然還認邢勝男為大姐,這讓他覺得不妥,本能想規避風險。

    也因為,他對寂滅宗武者也很了解,知道那些人向來飛揚跋扈,絕不會輕易讓出到手的肥肉。

    尤其是,他只是一個赤銅級勢力的少宮主,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地位和身份,還不值得秦烈這般謙讓。

    「鄭兄很小心謹慎。」秦烈啞然失笑,搖了搖頭,又道:「可惜你還是離我很近。」

    此言一出,鄭雲勃然變色,幾乎第一時間飛身後退。

    但是比他更快的,乃是三個滴溜溜旋轉的金屬球,帶著織密電光,洶湧的雷霆波動,三個金屬球瞬間飛到鄭雲身前五米。

    「轟!轟!轟!」

    狂暴的雷霆爆炸,夾雜著濃烈的硝煙味,和四處遊盪的電弧,同時間轟然而起。

    鄭雲離秦烈數十米的身子,如被一股雷霆之力推擠著,如被海浪席捲住,倒飛而回。

    幾乎被雷霆爆音淹沒的骨骼粉碎聲,只有鄭雲自己能聽見,喉嚨一甜,一口鮮血控制不住噴湧出來,呈一道鮮血長蛇,伴隨著他身勢的迅速後退,竟越拉越長,這場面顯得血腥妖異。

    「少宮主!」

    「少宮主!」

    黑雲宮的三名如意境巔峰武者,臉色巨變,忙上前去接鄭雲。

    緊盯著邢勝男的夏侯昌,則是流露出錯愕之色,可他並沒有出手,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他只當這是秦烈和鄭雲間的私仇。

    從夏侯聖口中,他知道秦烈身後乃是寂滅老祖。

    而鄭雲,只是一個赤銅級小勢力的少宮主,兩相身份一比較,夏侯昌就選擇了坐視不理。

    ……

    ps:三更補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