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八十八章 異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八十八章 異變!字體大小: A+
     

    「這個項西說的是真還是假?」

    火鳳側翼邊沿,杜向陽摸著嘴角,遠遠看著誇誇而談的項西,一臉驚訝。

    他發現他要重新審視項西了。

    不單單是他,就連秦烈也是滿臉錯愕,眉頭漸漸擰了起來。

    在他眼中項西剛愎自用,狂妄自大,野心勃勃,一無是處,幾乎看不到什麼優點。

    然而,經過這一番辯解,項西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明顯有了一定程度的改觀。

    如果,如果項西所言屬實,邢宇邈當真處心積慮要對付三大家族,並且逐漸藉助於金陽島的資源,一步步行動起來,數次派人甚至親自下手,去襲殺三大家族的族人……那邢宇邈的確有點過於急切了。

    金陽島只是赤銅級勢力,夏侯家、蘇家、林家任何一方,只要將金陽島當成不遺餘力要剷除的對象,金陽島都將很快走到盡頭。

    邢宇邈不斷挑釁在先,就算是幻魔宗,也未必就能護住金陽島。

    如此來看,邢宇邈的做法,的確有待商榷,對金陽島而言當真是極其不利。

    項西的出發點,真要是為了金陽島,為了令金陽島存活下來,阻止邢宇邈的瘋狂,還真怪不得他逆反。

    秦烈一臉地若有所思,沉吟了一下,笑道:「越來越有趣了。」

    「的確更有看頭了。」連洛塵也來了興緻。

    「大護法,你和邢家兄弟啰嗦這麼多做什麼?」逆反者中的薄波澤。率先不耐起來,陰厲道:「邢家必須要除掉,不然,事後邢家會滅掉我們所有人!邢家兄弟的心性和狠辣,你又不是不清楚,難道你真以為他們會悔改?會就此收手?」

    停頓了一下,薄波澤又道:「再說了,如今……也沒辦法收手了。」

    他看了下方海面一眼。

    他很清楚,天海閣和黑雲宮的強者。就潛藏在海下面,只待項西一聲令下,就會立即衝殺出來。

    除此之外,三大家族的強者,應該也在附近,也在暗暗觀察著。

    這種局勢下。項西必須要做出姿態,必須除掉所有邢家族人。

    「我很好奇,你薄波澤從何而來?」邢宇邈臉色深沉,「你不是金陽島的老人,你在十五年前加入金陽島,得到項大哥的信任。自從你過來。從你加入金陽島起,你就一直在搬弄是非。你兒……試圖對瑤兒不軌,想要強暴瑤兒,只是廢掉他的命根子,沒有將他擊殺,我想我已經足夠仁慈!事後,我還關了瑤兒禁閉許久,你居然還不滿意?」

    「我豈會滿意?」薄波澤像是被踩中尾巴的毒蛇。一下子尖叫起來,一雙充滿仇恨的眼睛。死死瞪著邢宇邈,道:「是你女兒自己賤!是她故意勾引我兒,令我兒把持不住,然後找借口廢掉我兒!我怎能滿意?不殺光你們邢家族人,不讓邢瑤那賤人跪在我兒面前求饒,我絕不滿意!」

    「你才是賤人!你全家都是賤人!」邢瑤在底下歇斯底里尖叫。

    邢宇邈、邢宇遠兄弟倆,在薄波澤的惡毒咒罵聲中,也終於忍受不住。

    「我先殺了你!」

    一桿金色長槍,從邢宇邈袖口疾射出來,槍尖燃燒著金色火焰,惡龍出淵一般,狠狠刺向薄波澤。

    「呼呼呼!」

    一簇簇金色火苗,從槍桿內飛逸出來,如金色火海裹著一頭金色蛟龍,聲勢驚人至極。

    薄波澤臉色大變,急忙朝著項西靠攏,尋求項西幫助。

    他和項西都在破碎境初期,兩人若是合力,面對破碎境後期的邢宇邈一擊,應該不是問題。

    只要拖延一刻,由項西發號命令,潛藏周邊的援軍紛紛下手,邢家兄弟必將遭遇厄運。

    「來我這裡!」項西暴喝。

    一尊青銅巨鼎,在他胸前浮現出來,巨鼎有三足,五米高,鼎面上紋著一頭頭張牙舞爪的巨蟒,鼎口上五彩煙霧繚繞,如蘊含著劇毒。

    「嗤嗤嗤!」

    一條條青幽光爍,電一般在鼎面上遊盪著,繪刻在上面的巨蟒,同時發出怪異的鳴叫,如鮮活了過來。

    同時,暴戾猛烈的能量波動,也從鼎內轟然而出。

    三足巨鼎,轟隆隆爆響著,朝著邢宇邈的金色長槍撞去。

    薄波澤暗暗鬆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他身子虛空定住,就要釋放出靈器,和三足巨鼎聯手對抗邢宇邈之時。

    異變突起!

    本該越過他,狠狠撞擊向邢宇邈的三足巨鼎,竟詭異改變方向,就在臨近他的時候,猛地轟在他的身上。

    猝不及防之下,薄波澤一身骨頭「噼里啪啦」響聲不斷,滿臉滿嘴的鮮血。

    「噗哧!」

    金色長槍順勢刺來,一槍將薄波澤刺穿,在他肚子上開了個大窟窿。

    「項西!」薄波澤發出恐怖的厲嘯,一雙眼睛死死回頭瞪向大護法,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竟然會落得個如此下場。

    「我靠,什麼一個情況?」杜向陽也大叫起來。

    秦烈猛然一震,也是呆住。

    從神葬場遁離的幾人,看著突發的變故,也是蒙住,眼中都是問號。

    「莫不成,是邢家兄弟聯合項西,故意要害死薄波澤?專門為了對付在海下面的那些人?」雪驀炎眼睛一亮。

    「十有**!」宋婷玉也興奮起來,「沒料到局勢再起變故!今天這場大戲,當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邢家族人,郭延正和戚敬等護法,也是獃獃看著上方。

    「難道是大哥他們……」邢勝男也生出和雪驀炎一樣的想法。

    她也以為項西和邢宇邈兄弟早有默契。

    只是,當眾人再看邢宇邈的時候,馬上知道事實應該並非如此。

    因為,邢宇邈的臉上,也是寫滿了錯愕和不解,「項大哥,你這是?」

    他扭頭看了一眼邢宇遠,遲疑了一下,試探地問道:「你和項大哥暗中有默契?」

    邢宇遠苦笑搖頭,「真有默契,我豈會瞞著你?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薄波澤是潘家的人,他的身份我早就查出來,他從進入金陽島起,就在搬弄是非,不斷蠱惑我對你們下手。他對你們仇深似海,想殺光所有邢家族人,這些年我們和潘家的爭鬥,死了不少兄弟,都是薄波澤偷偷將消息泄露。」項西哼了一聲,道:「我幫你殺掉他,並不是我想要改變什麼主意,只是因為此人該死!我殺他,是替那些死的兄弟報仇,也替我自己除掉後患!」

    項西又看向下面的邢瑤,眼中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柔意,道:「當年,我幫薄波澤說話,讓你父親不得不關你大半年禁閉,也是……為你好。」

    邢瑤怔了許久許久,突然輕聲道:「謝謝項伯伯。」

    「你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麼喊過我了。」項西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想,以後我不會聽到你這麼稱呼我了,因為,我還是會殺了你父親和二叔,殺了你小姑。」

    秦烈看著項西,心中浮現出一個念頭: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這時候,他已經猜測出,先前項西許諾他,會將邢瑤生擒過來,好好服侍他,恐怕僅僅只是項西迷惑薄波澤的一種手段而已。

    項西在看向邢瑤的時候,眼中分明有著一絲慈愛,雖然隱藏的很深,但秦烈相信項西對邢瑤絕不會痛下殺手。

    他越來越發現,這個一手創建金陽島,收留邢家兄妹,關鍵時刻甘願退位讓賢的項西,有著獨特的人格魅力。

    他也漸漸明白,為什麼胥長盛,許嘉棟,還有那麼多的金陽島老臣,會對項西這般信賴,會陪著項西毅然走向逆反之路。

    項西此人……的確有令人信服的能力。

    「項大哥,我……」邢宇邈神情複雜,還想繼續勸說,勸項西回頭。

    但此時,項西已厲嘯出聲,看著海下面喝道:「出來吧!」

    然後,他才看向邢宇邈,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和薄波澤不同,我不是單純為了仇恨,不是單純為了自己的私慾,也不是要將邢家趕盡殺絕。我答應了別人,也說服了自己,我只要你們三兄妹的命。其餘的邢家族人,還有瑤瑤,事後……我會放他們離開金陽島。」

    「項西,你可真是夠迂腐的,你真要放那些邢家族人走,百年之後,就會有更多的邢家兄弟冒出來,他們不會感激你,只會將你斬殺。」一個陰綿綿的聲音,從海下一人身上傳來。

    當眾人望向他的時候,他已浮出海面,凌空朝著天際而來。

    此人一身灰色長袍,袍子上繪著一朵朵黑雲,皮肉黝黑,一雙眼睛幽光攝人。

    「黑雲宮宮主鄭志合!」

    眾多邢家族人,還有金陽島的武者,紛紛驚叫起來。

    海下面,一艘艘柳葉形的帆船,逐漸浮出來,上面站著許多穿著和鄭志合相似的武者,那些都是黑雲宮的武者。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啊,老項啊,這句話的意思你不會不懂吧?」又有一人從海底冒出。

    這人腳踏海浪,衣衫上有著層層波濤,身材高大,相貌粗獷,正是天海閣的閣主江浩。

    天海閣的武者,在他從海下面走出后,也相繼浮現出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