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七章 非死不可!〔請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七章 非死不可!〔請求月票!!〕字體大小: A+
     

    邢宇遠在開導他大哥的時候,項西、薄波澤的張狂厲笑聲,已響徹了落日群島的每一個角落。

    在海上一道道目光注視下,邢家兩兄弟沒有乘坐水晶戰車,直接從流金火鳳身上飄飛而出,進入所有人視線當中。

    邢宇邈身穿一件金黃色靈甲,那靈甲由一種輕薄金屬編織而成,光芒燦燦,表面如金色汁水一般,能量之光流淌著。

    猛一看,邢宇邈猶如一具黃金戰神,從遠古戰場破空而來,聲勢驚人。

    同時,一股金燦燦的光暈,以他為中心蕩漾開來,生成凌厲無匹的鋒銳,震懾八方。

    邢宇遠身披銀色亮甲,他的寶甲上,有著日月星辰和靈雀鳥雀花紋圖案,讓他顯得器宇軒昂,風度翩翩,有一種儒雅的氣質。

    兩兄弟展露出破碎境中後期的修為,一同懸浮虛空,給予邢家族人,還有那些依附者自信。

    很多先前驚慌失措的邢家族人,還有真心臣服他們的武者,眼見他們鎮定自若,從容不迫,都漸漸冷靜下來。

    他們相信邢家兩兄弟。

    「項西簡直活膩了!」邢瑤靜下心后,不驚反喜,道:「以我爹的修為,一人就可以擊殺四大護法全部!這些傢伙簡直不知死活!」

    「沒那麼簡單。」郭延正搖了搖頭,臉色沉重,「項西雖然脾氣火爆,腦子並不壞,他敢這般放肆,必然另有憑仗!」

    「他身後還有薄波澤。此人一肚子壞水,從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戚敬也道。

    他們知道情況絕不像邢瑤所想的那麼簡單。

    眾多邢家族人,都抬頭看著天空,看著項西為首的四大護法,駕馭著水晶戰車,慢慢接近邢宇邈兩人。

    秦烈和杜向陽等人,也早已紛紛從木樓出來,也都遠遠看向那邊。

    「項西必然另有底牌,否則。以他的境界修為,和邢家兄弟硬抗就是送死。」雪驀炎輕聲道。

    她清澈明亮的眼睛,不時看向周邊的海島,看向可能藏身的區域,試著以靈魂感知。

    「還真是有好戲看。」杜向陽興緻勃勃。

    「和我們無關。」洛塵表態。

    「別找了,在海下面。」秦烈忽然說道。

    眾人的目光。馬上集中到他身上,露出詢問的神情來。

    「八具神屍也在海下,大概在海下兩千多米的位置,項西的底牌,就在八具神屍上方一千米左右。」秦烈淡然說道。

    「你能感知?」謝靜璇微驚。

    「以我的境界修為,自然不太可能洞察到。是神屍,神屍……和我有微妙聯繫。」秦烈解釋。

    他將八具神屍潛藏向落日群島深海之時。就已經探明,在落日群島一座座島嶼下方,海洋的深處,有著強烈且明顯的生命波動。

    八具神屍並未死絕,還有著一部分殘魂,這八具神屍生前修為極其恐怖,單單憑藉著部分殘魂。就能如八盞明燈,將那些潛藏者照耀出來。

    而那些人。因為境界靈魂上面的巨大差距,因為八具神屍處在更深的海下,他們甚至一無所知。

    「有多少人,具體修為境界如何?」雪驀炎急問。

    她還是對邢家很關心,想要將邢家拉攏向血煞宗,自然不希望邢家出事。

    「細查到每一個人,還不太現實,不過人數應該不少,有幾股氣息……應該不弱於邢家兄弟。」秦烈道。

    此言一出,雪驀炎俏臉沉重起來,嘆息一聲,道:「邢家這趟麻煩大了。」

    「也好!」秦烈重重道:「沒有大麻煩,沒有項西他們營造的必死之局,我們如何能拉攏邢家?」

    「你是說?」雪驀炎眼睛一亮,倏然激動起來。

    「你又要多管閑事?」謝靜璇微微撇嘴。

    「就算是為了邢勝男,我也不會坐視不理,不能眼看著邢家人死光。」秦烈語氣平靜。

    宋婷玉三女美眸泛出波光,不由地重新審視起他來。

    「你口味還真……」杜向陽一句話沒有說完,忽然反應過來,突地閉嘴。

    他知道秦烈幫助邢勝男,絕對和美色不相干,因為……那女人完全沒有一絲美色可言,邢勝男只是男人的噩夢。

    杜向陽深思起來,很快明白,僅僅只是因為邢勝男真心當他為小弟,僅僅只是因為邢勝男對他表露出了幾天的關切,僅僅如此而已。

    再看秦烈之時,杜向陽不由地暗暗點頭,眼中流露出複雜之色。

    「項大哥,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空中,邢宇邈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落寞,「我很懷念當年。當年,我兄妹三人被三大家族追殺,走投無路的時候,投靠了項大哥,被項大哥藏在金陽島,讓我們有了容身之地……」

    「那時,承蒙項大哥照顧,我們三兄妹才能在金陽島立足,為金陽島南征北戰,和各方勢力搏鬥。」

    「在我們共同的努力下,金陽島不但擺脫了潘家的束縛,還晉陞到赤銅級勢力,和周邊各方分庭抗禦。」

    「項大哥高風亮節,執意要讓出島主之位,讓我們兄弟能掌管金陽島。」

    「……」

    邢宇邈一邊回憶著過去,一邊說著,最後道:「對項大哥,我一直心存感激,從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深深看著項西,他又道:「項大哥,你如果真想要金陽島的島主之位,你大可明說,我邢宇邈願意拱手讓出。」

    「大哥!」邢宇遠驚叫,「你瘋了?」

    「大哥!」邢勝男也在下面叫嚷。

    「別假仁假義了!」項西暴喝一聲。

    所有人都望著項西。

    「你真要記得我的好,早就應該悄悄離開了。還會等到現在?」項西冷哼一聲,又道:「不錯,我的天賦是不如你們兄妹,我承認我的才能也不如你們。金陽島在我手中的時候,只是黑鐵級勢力,還受制於潘家,因為你們兄妹的到來,金陽島才有今天,我知道你們兄妹功不可沒。我也知道你們配得上島主之位!」

    「那你還?」邢宇遠冷笑。

    「可金陽島畢竟是我一手建造出來的!我,老胥,還有嘉棟!」指向胥長盛和許嘉棟,項西喝道:「是我們這些老兄弟拼死拼活,才將金陽島打下來,讓金陽島能有今天!我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突然間,金陽島就變成姓邢的了!」

    「我說了,我可以放手。」邢宇邈沉聲道。

    「你不會,你不會放手,你也放不開!我了解你,我也知道你想幹什麼。」項西搖頭。

    邢宇邈皺眉。

    捫心自問。他發現他真的沒辦法放手,頂多。他帶著邢家族人,帶著自己的麾下脫離金陽島。

    那樣的話,他帶走的還是金陽島,是自己的班底和真正的精銳。

    他留給項西等人,恐怕只是一個殘缺不全的金陽島,一個跌落到黑鐵的勢力。

    「我知道你想殺回天滅大陸,想殺光三大家族的人。想報千年前邢家被滅之仇。」項西皺著眉頭,「這些年來。你耗費大量的精力,安排人去天滅大陸,在不斷做著準備,我知道你想幹什麼。」

    邢宇邈沉著臉沒有解釋。

    因為項西所說的都是事實。

    「我今天要反你,不純粹是因為受人挑撥,也不純粹是因為自己。我這麼做,是為了金陽島,為了金陽島能生存下去!」項西聲音漸漸高昂,「以金陽島抗衡天滅大陸的三大家族,根本就是以卵擊石,沒有絲毫成功的可能性!你的私心,你的仇恨,只會讓金陽島跟著你陪葬,讓我們這些老兄弟創建打下來的金陽島,徹底的葬送!」

    「我反你,是因為你已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你只想著報仇,只想著殺回天滅大陸!」

    「我反你,是因為你的所作所為,不再是為了金陽島,而是為了你的私心,為了你們邢家!」

    「我反你,是因為你正將金陽島朝著絕路上帶!」

    項西擲地有聲地說道。

    所有跟隨項西的武者,胥長盛,還有許嘉棟,更多金陽島的老臣,都是心情澎湃,都是昂首挺胸。

    反觀邢家,還有郭延正和戚敬,都忽然沉默下來。

    郭延正,戚敬,還有更多信賴邢家的班底精銳,大多數來自於天滅大陸,都被三大家族迫害過,邢宇邈、邢宇遠兄弟找到他們並拉攏到金陽島,所圖為何,不言而喻。

    項西說的沒錯。

    從始至終,從邢宇邈踏上金陽島,從他第一天為金陽島征戰之時,就存著將來藉助於金陽島的力量殺回天滅大陸的想法!

    邢宇邈和邢宇遠,在項西一番話后,臉色深沉,無言以對。

    「區區一個赤銅級勢力,要抗衡三大白銀級勢力,根本就是痴人說夢,你邢宇邈就是個瘋子!」胥長盛也叫嚷道。

    「我們不想陪著你去死。」許嘉棟也表態。

    這是他們堅持和項西一道兒,要逆反邢家,奪取金陽島大權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這些年來,邢家兄弟悄悄派人,甚至自己潛回天滅大陸,數次偷偷襲殺三大家族的武者,早已引起三大家族的注意。

    在他們眼中,邢家兄弟已經瘋了。

    這趟,項西之所以堅持下手,也是因為三大家族的人已經查明了邢家兄弟的所作所為,並且親自找到了項西。

    要麼,他們悄悄助項西滅掉邢家兄弟,以金陽島的內部鬥爭,結果了邢家,從而讓他們避免和幻魔宗撕破臉進行死戰。

    要麼,冒著撕破臉的風險,也要滅掉金陽島,滅掉邢家這個後患!

    項西沒有太多選擇,也不想選擇!

    因為他同樣了解邢宇邈,知道邢宇邈決定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更改。

    邢宇邈不死,他還是會不顧一切和三大家族死磕,會帶著金陽島走向絕路。

    所以邢宇邈非死不可。

    ……

    ps:三更完畢,求一張月票支持,先行叩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