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落日群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落日群島字體大小: A+
     

    「為什麼?」

    一棟全新的五層木樓上,雪驀炎身著一套淡綠色素潔武者服,乾淨清爽,蹙眉看向秦烈。

    這棟木樓在胥長盛那一隻流金火鳳身上,且遠離那些木樓群,處在火鳳左翼邊角,安靜不受打攪。

    只要這邊的講話聲不是嘶喊出來,遠處那些金陽島的武者,絕不可能聽見。

    此處為秦烈專門要求的。

    「什麼為什麼?」秦烈站在窗檯,眯著眼看向遠處,隱隱能看到五隻游魚一般的大船。

    「你非要和項西一塊兒過去,就是為了激怒邢家兄弟?」雪驀炎有些不太理解。

    沉吟了一下,秦烈說道:「邢宇遠安排我們過來,目的是要通過項西他們,將我們斬殺。這樣的話,就算是將來血煞宗追究起來,他們也有了推脫的借口。」

    「我知道。」雪驀炎輕輕點頭,「可是……和血煞宗有淵源的畢竟乃是邢家,而不是項西那些人。你和他們走到一塊兒,一同向邢家施加壓力,為了什麼?」

    最近兩天,她發現秦烈和項西等人走的較近,心中暗暗著急。

    她怕秦烈聯手項西對付邢家。

    她深知秦烈雖然只是一人,境界也不高,但因海下潛藏的八具神屍存在,秦烈能真正造成的殺傷力,堪稱恐怖。

    秦烈若是和項西等人一道兒,將邢家視為仇敵,邢家……必將遭受無法想象的重創!

    雪驀炎希望他能拉攏金陽島。說服邢家,而不是強行抹殺掉。

    對邢家,她心中還有些奢求,有些感情存在。

    「想要讓邢家主動靠向血煞宗,不能只是一味的拉攏,適當的威懾,給予一定的壓力,或許反能起到強烈的效果。」笑了笑,秦烈說道:「師姐。你不用著急,等到了落日群島,一切就會明朗。」

    「落日群島?」雪驀炎訝然。

    「項西會和邢家在那兒翻臉。」秦烈點了點頭,又道:「我這兩天就會安排,讓八具神屍往那邊潛行,準備迎接那邊的大變。」

    「你會……站在哪一邊?」雪驀炎再問。

    「邢勝男待我乃是真心。」秦烈輕聲說道。

    雪驀炎深深看向他。明眸漸漸蕩漾出微小漣漪,抿嘴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她發現她對秦烈的認識漸漸加深。

    神葬場,初見秦烈之時,她當秦烈為擊殺姐妹的兇手,拚命想要秦烈償命。結果秦烈卻處處忍耐躲避,不肯和她正面交鋒。

    之後幾次。秦烈每每在關鍵時刻幫助她,讓她誤以為秦烈對她懷有異心,想要追求她。

    當她明白秦烈所做的一切,並不是因為她,而是因為她父親的時候,她心中又是欣喜,又有些淡淡失落。

    經歷了神葬場的並肩作戰。她慢慢了解了秦烈,知道秦烈是怎樣的一個人。

    然而。雪驀炎依然沒法看透秦烈,總覺得秦烈性格多變,彷彿另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時而會影響他,讓他常常做出不合常理的事情。

    很多時候,她感覺秦烈心地善良,行事應該不會太極端,應該會留有餘地,可事實並非如此。

    譬如,潘芊芊在通報潘家之後,秦烈毫不留情地主張滅殺。

    譬如,對邢家的示威。

    但當秦烈最後說出邢勝男待他真心時,雪驀炎便明白過來,秦烈只是恩怨分明,內心本質並沒有被極端邪念腐蝕。

    她於是便放下心來。

    ……

    兩日後,落日群島。

    傍晚時分,紅燦燦太陽慢慢垂落,將這一片島嶼群照耀的金光閃閃,如塗抹了一層金色。

    太陽緩緩墜落,從遠處去看,會發現太陽像是落入了此地,很是奇妙。

    這也是落日群島名稱的由來。

    五艘精鐵鑄造的大船,在波光蕩漾的海面上漸漸冒頭,朝著散落的島嶼群而來。

    「大家小心一點。」邢瑤站在甲板上,俏臉被太陽餘暉照耀的金光熠熠,「落日群島上很多被開發好的島嶼,都是四大護法的人在管理,這一塊全部在項西的掌控之中。」

    邢家和項西的明爭暗鬥,邢宇遠並沒有隱瞞她,所以她對項西等四大護法,一直心存惡感。

    當年,她將薄波澤兒子廢掉以後,也是項西跳將出來,不斷指責她,逼著邢家將她關了許久,讓她被狠狠懲治了一番。

    她可從沒有將項西那些人當成長輩對待。

    「大護法他們翻不了天的。」戚敬神態隨意。

    項西和薄波澤的境界,只是破碎初期,這種實力想要撼動邢家兄弟在金陽島的地位,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所以他並不擔心。

    「只要大護法他們不藉助於外力,憑他們那些人,的確動搖不了邢家。」郭延正也道。

    這邊講話的時候,三隻流金火鳳,漸漸從別的方向飛翔過來。

    按照約定,五艘船隻和三隻流金火鳳,都會在落日群島歇息,調整一番后,才會真正返回金陽島。

    看著慢慢聚集過來的火鳳,郭延正輕嘆一聲,說道:「真想不通,邢烈少爺為什麼會和項西走到一塊兒?一定是我們因為你們沒有和他說清楚,邢家和項西等人的恩怨,讓他誤以為項西和邢家乃是和睦融洽的關係。」

    「他不是我邢家族人!」邢瑤冷冷來了這麼一句,又道:「和項西走到一塊兒,沒有一個好下場!這個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傢伙,我看,根本就是項西找來的!」

    她認定秦烈就是項西弄來噁心他們邢家的。

    「不可能,項西還沒本事將他弄來。」郭延正搖了搖頭。

    他知道秦烈血煞宗的身份。

    「反正他絕對不可能活著回到金陽島!」邢瑤冷笑。

    邢宇邈對秦烈的最後通牒,並沒有隱瞞她,所以她知道秦烈如果不能在返回金陽島之前自動消失,就會被她爹親手抹殺。

    她認定秦烈必死無疑。

    尤其是,在前兩天的時候,秦烈還和項西一道兒過來,對邢家進行當眾挑釁。

    秦烈已激怒了除邢勝男以外的所有邢家族人!

    「他又來了。」戚敬愕然道。

    邢瑤和郭延正一抬頭,果然看到一輛水晶戰車,從流金火鳳身上飄飛而來,朝著這邊的大船飛落。

    水晶戰車上僅僅只有秦烈一人。

    「我找大姐。」水晶戰車懸浮在船上十米,秦烈居高臨下看著邢瑤,語氣從容。

    「她不是你大姐!邢家,也沒有你這種吃裡扒外的傢伙!」邢武不知從何處冒頭,沉著臉,沖著秦烈叫嚷。

    「滾!不准你過來!」

    「你滾遠一點!別來煩我們!」

    「滾!滾去和項西狼狽為奸吧!」

    「邢家沒你這種貨色!」

    三樓,一個個邢家族人,接連走出來,壓抑著的怒氣紛紛爆發。

    全部指著秦烈呵斥大罵。

    由於項西和三大護法不在,他們的罵詞肆無忌憚,將秦烈比喻成最卑鄙無恥的小人,被他們千夫所指。

    秦烈淡然一笑,毫不在意,只是說道:「我找大姐。」

    「都住口!」

    邢勝男的聲音,從她的修鍊室傳來,她不得不暫停苦修,從中踏上船外。

    瞪著包括邢瑤在內的所有邢家族人,她厲聲喝道:「小弟只是不知邢家和項西他們的關係,也沒有人和他說明,所以才會誤信項西罷了!你們不幫他說明,不讓他明白真相,只知道一味指責,你們是何居心?」

    「小姑!你……你能不能醒一醒!」邢瑤終於受不了,受不了邢勝男的自以為是,受不了她反覆的錯誤,「你吃過多少虧了?怎麼就不能明白?怎麼就非要反覆錯誤下去?」

    「我很清醒!我比任何人都清醒!」邢勝男喝道:「邢烈乃是七爺唯一的孫子,他是我弟弟,邢家最親的族人!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族人的?你們,就這麼的冷酷無情?」

    「他根本不是邢家族人!七祖父,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經死了,只是爹和二叔瞞著你,怕你傷心受不了,沒有告訴你罷了!」邢瑤尖叫起來,指著秦烈厲聲說道:「這個人,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和以前那些假冒邢家族人的姦細都是一樣,都是心懷不軌,試圖顛覆邢家的卑鄙小人!小姑,你不能一次次錯誤下去,不能活在過去當中了!七祖父死了,四……四叔,也死在你懷裡,你都看著的。」

    出於對秦烈的憤慨,出於對邢勝男一次次錯誤的失望,邢瑤終於當著眾人的面說出事實真相。

    許多邢家族人,都不清楚真相,郭延正和戚敬兩位護法更是目瞪口呆,也被震懾到了。

    然後,一道道憐憫的目光,不由落到了邢勝男的身上。

    他們都在可憐邢勝男。

    邢勝男肥碩的身子,如一下子失去了支撐的力量,忽然軟倒在地,黃豆般的小眼中,茫然無措,口中發出沒有意識的喃喃自語,「死了,都死了,全部都死了……」

    秦烈坐在水晶戰車上,垂頭看著精神崩潰的邢勝男,眼神複雜,突然說道:「不管姓不姓邢,在我心中,你都是我大姐。」

    「滾!給我滾!滾的遠遠的!」邢瑤瘋狂的尖叫起來。

    「殺了他!殺了這個姦細!」

    「殺了他!」

    「別放他走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