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誠懇且認真地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誠懇且認真地求月票〕字體大小: A+
     

    秦烈這次修鍊的時間,持續了一天半。

    初始,項西、薄波澤等人還在另外一架火鳳背上遠遠觀望,沒多久那些人便不耐了,他們選擇棄下這邊的火鳳先行離開。

    將秦烈七人單獨留在了這一架火鳳背上。

    漆黑夜幕下,一道炫目雷電光柱從天垂落,電芒交織著,匯向八根雷亟木之間。

    無比的顯眼耀目。

    不少活動在周邊海域的武者,零散的小勢力,途徑此處的時候,都會被那些雷霆電芒吸引。

    不過很快,他們就收到了消息,遠遠觀望一會兒,便悄悄離開。

    這片海域一直屬於金陽島,消息來自於邢家兄弟,說那是島內武者在尋求突破,讓閑人遠避。

    於是很多暗暗驚異的武者,都沒有真正接近那一架火鳳,只是遠遠看過便悄悄離開。

    「就在那邊。」暗夜雲層中,邢宇遠指向電閃雷鳴之處,向邢宇邈說道:「持續了一天半了。」

    兩兄弟沒有乘坐流金火鳳,先以水晶戰車接近,然後以破碎境的修為悄悄潛隱而來。

    邢宇邈看向那炫目的電芒光柱,暗暗感知著雷霆波動,好一會兒,他臉上顯出迷惑,「好精純渾厚的雷霆能量!」

    「我也覺得奇怪。」邢宇遠鎖著眉頭,低聲道:「按照郭護法的說法,這小子分明修鍊著正統血靈訣,而且造詣不凡。但是,從他以靈器引發雷霆之變。從他身上洶湧的雷電能量來看,他在雷電方面的造詣可能更加深刻精鍊。」

    「這麼年輕,這個境界,如此精湛的雷電造詣……」邢宇邈沉吟了一會兒,語氣肯定道:「此人還是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

    「你是說?」邢宇遠臉色一變。

    「只有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才能引發如此驚人雷霆之變,那八根古木為雷亟木,這是一種極其罕見的雷屬性靈材,非常珍貴!也只有寂滅宗。才有可能持有這麼粗大的八根雷亟木!」邢宇邈深吸一口氣,臉色凝重起來,喝道:「此子,極有可能才是寂滅老祖的親傳,他在寂滅宗的身份地位,或許還要高出楚離一籌!」

    「啊?」邢宇遠大驚。「可他分明還修鍊血靈訣啊?」

    「我想他應該是血煞宗那幾位核心長老的子嗣,因為血煞宗處境艱險,所以才被送往寂滅宗修鍊。此子,應該天賦極佳,所以得到了寂滅老祖的青睞,被傳授了最精妙的雷電靈訣!」邢宇邈越想越清晰。極其肯定道:「偌大一個暴亂之地,也只有寂滅老祖才能教導出如此徒弟!就連楚離。應該也沒有得到寂滅老祖的真傳!」

    「這,這不太可能啊?」邢宇遠苦笑,「寂滅老祖收他為徒的時候,難道看不出他已經修習了血靈訣?」

    「那又如何?」邢宇邈反問,「你以為寂滅老祖在乎這個?你以為寂滅老祖懼怕別人的目光,怕他血煞宗餘孽的身份?為了得到一個天賦極佳的徒弟,血煞宗餘孽的身份。對寂滅老祖來說算個屁!」

    哼了一聲,邢宇邈又道:「就算是寂滅老祖放話出去。擺明了說他徒弟乃血煞宗餘孽又怎樣?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人,還敢去找他質問要人?」

    邢宇遠一愣,仔細一想,不由暗暗點頭,說道:「大哥言之有理,以寂滅老祖的脾氣,當真是不懼怕一切。就算是他明知道這小子修鍊血靈訣,就是血煞宗的後人,只要此子雷電悟性佳,被他看上眼了,也必然會收為親傳徒弟!在暴亂之地,寂滅老祖乃是少數幾個,不怕黑巫教和三大家族聯合的巔峰強者。」

    「哎,這就難辦了。」邢宇邈看著那炫目光柱,顯得頭疼起來。

    邢宇遠也是深深皺眉,滿臉苦笑,搖頭嘆息:「此子……當真是動不得啊。」

    「你那借刀殺人之計,恐怕也要重新調整了。寂滅老祖不同於今日的血煞宗,就算是項西殺了他,我們整個金陽島,恐怕都要跟著他一起陪葬,哎……」邢宇邈頭疼萬分,「血煞宗弄出這麼個小子過來,當真是卑鄙至極,我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千年前的血煞宗,令各方勢力敬畏,讓邢家兄弟懼怕,可如今的血煞宗並沒有那麼強的震懾力。

    寂滅老祖卻不同。

    雄霸天寂大陸的寂滅宗,強勢了千年的寂滅老祖,乃是整個暴亂之地最恐怖的存在之一。

    連金陽島依附的幻魔宗,真要和寂滅宗抗衡都要三思再三思,何況是金陽島?

    邢家兄弟一時焦頭爛額。

    也在同時,離開了一天的另外一架火鳳,也慢慢返回。

    項西、薄波澤和另外兩大護法,還有十幾個島使,都遠遠看向夜幕下的炫目雷電光河,看著八根雷亟木中央的那道身影。

    隔了一天,深夜回來的四大護法,發現那邊的動靜更加驚人,發現狂暴的雷霆閃電似被馴服了。

    「這,這……雷霆閃電竟被馴服了!這種手段……」薄波澤倒吸了一口涼氣,驚恐尖叫道:「這分明是寂滅老祖才有的本事啊!」

    此言一出,項西,胥長盛,許嘉棟三位護法,紛紛變色,臉龐都變白了。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胥長盛失魂落魄道。

    項西臉色鐵青。

    「我想……此子應該來自於寂滅宗,肯定還是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薄波澤搖頭苦笑,得出和邢宇邈一樣的結論,內心充滿了苦澀。

    項西握緊拳頭,骨節傳來「咔咔」脆響,顯示著他內心無比的暴躁不甘。

    「如果他真是邢家族人……我想我們要從長計議,就算是滅了邢家又如何?誰能逃過寂滅老祖怒火的轟殺?」胥長盛打了退堂鼓。

    一發現秦烈可能和寂滅老祖有關。欲圖顛覆邢家的這些逆反者,立即重新考慮後果。

    「滅掉邢家,我們金陽島還依附著幻魔宗,幻魔宗那邊不會有太大問題。實在不行,我們脫離幻魔宗,加入黑巫教也無所謂,想必幻魔宗也不會為了邢家大動干戈,畢竟邢家和幻魔宗沒有太深牽連。」四護法許嘉棟也是憂心忡忡,「以那小子對雷電的掌控力來看。必然是已經得到寂滅老祖的真傳,乃是最核心最疼愛的弟子。我們要是殺了他,激怒了寂滅老祖,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薄兄,你一向足智多謀,你有什麼好辦法?」項西臉色奇差無比。

    「先弄清楚此子和邢家的真正關係。另外……最好知道他和寂滅宗有沒有聯繫,如果寂滅宗不知道他在金陽島,不知道他死在這裡。」薄波澤眼珠子轉來轉去。

    「他在修鍊時,有不少散亂的武者路過,也都看見了,那些人早就消失乾淨了。」項西眉頭凝成一坨。

    「這麼一來。他若死了,寂滅宗必然能追查到我們頭上。」薄波澤嘆了一口氣。

    「他不是邢家人!」項西又道。

    薄波澤一愣。「此話怎講?」

    「千年前,邢家族人幾乎被誅殺乾淨,叫邢山的老七,也被三大家族當場擊殺!」項西低聲道。

    三大護法全部被驚住,滿臉錯愕地看向他,「大護法,這件事……你真的肯定?你從何處得來的消息?」薄波澤暗暗心驚。這才發現項西還有事情瞞著他。

    「我……和三大家族暗中有來往。這次,對邢家兄弟下手的……也有三大家族的人在內。」項西被逼說出實話。

    薄波澤等人眼神怪異地看了項西一眼。

    他們沒料到項西竟然如此無情狠辣。明知道邢家兄弟最痛恨仇視的人,就是天滅大陸的三大家族,項西竟然還暗中和對方來往。

    這得要多大仇啊?

    有些人對項西甚至暗暗鄙夷起來。

    「事成之後,三大家族那邊會有重金賞賜金陽島,各位人人有份!」項西咬牙給出承諾。

    三大家族那邊許諾的靈材靈石,他本欲一人獨佔,這時候沒辦法了,只能拿出來一起分享。

    本來還眼神閃爍,暗暗鄙視項西的那些人,聽他這麼一說,眼睛都是重新亮了起來,又都笑著點頭,恭維道:「大護法果然深謀遠慮,佩服,屬下佩服!」

    「應該叫島主才對啊!」

    「不錯,哈哈,島主,是島主。」

    「如果不是邢家族人,那就容易辦了。」薄波澤微微一笑,「此人假冒邢家族人之名,自然是有所圖謀,他要什麼,給他就是了?不能硬抗,那就拉攏,問題應該不大。」

    「拉攏?」項西也漸漸有了頭緒。

    「既然是假冒的,那麼他來金陽島,肯定就不是為了針對我們,說不定……是針對邢家呢?」薄波澤腦子轉得快,嘿嘿一笑道:「真要那樣,我們成事的可能性還要大上許多。說不定……還能通過此子,和寂滅老祖搭上關係。」

    給他這麼一分析,眾人都興奮起來,都覺得言之有理。

    「此事我全權交給薄兄來辦,我相信你定能做好!」項西重重拍了拍薄波澤肩膀,沉聲喝道:「試探試探,看那小子愛好什麼,只要我們有的……全部拿出來拉攏他!」

    「他的一樣喜好,不用試探,大家都應該能看出來。」薄波澤笑容曖昧道:「那小子才屁點大,就娶了三個老婆了,這還不是明擺著的嗎?」

    「美色?」項西會意過來。

    「這不是顯而易見嘛。」

    「我明白了。」

    ……

    ps:誠懇且認真地求月票,請兄弟姐妹幫忙提攜一下,老逆不勝感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