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八十章 走對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八十章 走對棋了!字體大小: A+
     

    秦烈根本沒有預料到,八根雷亟木豎立起來,他以真魂引動雲霄雷霆,竟導致了驚天動靜。

    凝神細看,他發現聳立在屋頂的七根雷亟木,經過雷霆閃電的衝擊,木柱表面漸漸浮現出一道道耀目樹紋。

    那些樹紋乃是一道道交叉閃電!

    那是……天然木紋!自然形成的最純粹靈陣圖!

    秦烈轟然一震。

    八根雷亟木,他是按照葯山洞穴內,八根金屬柱子的布局擺放,他要按照他爺爺當年的做法,來牽引雷霆閃電,弱化電流,淬鍊真魂。

    可他萬萬沒有料到,天雷殛一運轉,雷電之力導引向雷亟木,能引發如此怪異場景。

    漫天雷電如天河崩潰,一道道炫目閃電,如瀑布轟隆隆衝擊下來。

    聲勢駭人至極!

    數百畝地寬闊的火鳳背部,坐落著一棟棟層數不等的木樓,圍聚著數百名金陽島的武者,其中包括所有欲圖逆反的異心者。

    項西等四大護法,十幾名島使,他們麾下的精銳盡在其中。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道雷霆閃電從雲霄天際轟落,如展開滅世屠戮。

    燦燦電芒,震耳欲聾的雷轟中,眾多木樓炸成粉碎。

    一個個渾身焦黑的武者,哭天喊地著從中走出,口吐鮮血朝著秦烈咒罵。

    「大護法,二護法!這,這真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一名島使的姘頭葬身雷霆轟殺中,眼睛幾欲噴出火焰來。瘋狂地叫嚷著。

    「此人太猖狂了!」有人怒喝。

    「殺了他!」不斷有人咆哮。

    項西臉色猙獰,一次次調整著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此刻千萬要忍!」薄波澤一遍遍叮囑。

    「暫離這一架火鳳,去胥長盛護法乘坐的那一架,等雷霆閃電波盪過後,再回來問罪!」項西看向八方,不斷以靈魂意識掃蕩覆蓋,厲聲吆喝。

    許多人都是不解地看向他,不明白大護法何時脾氣變得這麼好了?

    這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以他一貫的風格,早該大開殺戒了,為何今次容忍了下來?

    「先撤離此處!」薄波澤陰森森地吩咐。

    他的眼睛掃過一個個暴怒咆哮,隨時都會失控,會殺向秦烈的麾下。

    在他的目光警告下,所有的咆哮者漸漸冷靜下來。受四大護法不斷的吆喝催促,怒氣沖沖聚集過來的武者,逐漸退走,然後乘坐著小型水晶戰車,接連轉移到另外一架火鳳。

    只讓秦烈七人留在此地。

    看著最後一輛水晶戰車撤離火鳳,杜向陽大汗淋漓。一屁股坐下來,驚魂未定道:「嚇死我了!」

    洛塵握劍的那隻手。也是青筋浮現,顯示著他先前也是緊張萬分。

    高宇緩緩放鬆下來。

    他精神緊繃著,準備隨時喚出邪神出來,來對付四大護法的轟殺。

    宋婷玉三女,渾身無力地倚靠在木牆上,也是長長呼出一口氣。

    六人都被嚇得不輕……

    項西、薄波澤都在破碎境初期,另外兩名護法。乃如意境巔峰,再加數百如意、通幽、萬象境強者。這一股被激怒的力量,一旦失控衝殺上來,他們真能力抗?

    想到這裡,六人皆是心中苦澀,以興師問罪的目光瞪向秦烈。

    秦烈還在木樓的頂部,他看向下方六人,臉色怪異,說道:「他們為什麼要忍?」

    此言一出,宋婷玉六人同時愣住,目顯思索之色。

    他們為何要忍?

    六人思索之時,秦烈沉吟了一下,又將收起的那一根雷亟木取出,再次聳立在木樓頂部。

    如此一來,八根雷亟木又一次保持穩定,又重新展現奇威。

    這時候,所有金陽島的武者都已撤離,此架火鳳背部只剩秦烈七人還在,再沒有人妨礙他們。

    秦烈抬頭看天,眸中顯出一絲異色,就在八根雷亟木之間端坐下來。

    他一邊運轉天雷殛,一邊釋放靈魂意識,牽引漫天雷霆轟落,以此來淬鍊真魂。

    在他靈魂意識逸出的那一霎,奇妙無比的變化,倏地發生!

    「嗤嗤嗤!嗤嗤嗤……」

    無影無形的靈魂意識,一飛逸出來,立即和八根雷亟木中央密集的電流交匯,瞬間從無形變成有形。

    他每一縷靈魂意識,都在快速融合雷霆閃電,變成一道道雷電光芒。

    八根雷亟木之間,一道道混合他靈魂意識的閃電,猶如一尾尾炫目游魚,在八根雷亟木中央潭池中歡快游弋著。

    那些游魚由小變多,漸漸變得成百上千,密密麻麻霸佔著雷亟木內部空間,凝成密集光電織。

    出奇地,本朝著八方轟落的霹靂閃電,像是變成了被馴服的野獸,盡數朝著雷亟木中央空間轟泄衝擊。

    「啪啪!轟轟轟……」

    驚人的雷電如暴洪從天拋落,炫目熾烈,星河崩塌般,凝成粗長雷電光柱垂落。

    和八根雷亟木內部空間交匯在一塊兒。

    本該狂暴滅世般的雷霆衝擊,一落到那些游魚閃電,一進入那交織電,一碰觸一根根雷亟木,立即被千百次的弱化,忽然變得溫順,暴烈雷電如化成柔和的水流,一絲絲滲透進來。

    秦烈閉著眼,端坐著,用心感受。

    此刻,他發現一縷縷炫目電芒,帶著純粹的雷電氣息,慢慢從外部滲他的腦海天地。

    那些柔和的雷電虹芒,以一種奇妙的,他難以理解的方式,慢慢湧入他的魂湖。

    猶如溪流入海,雷電虹芒。一條條匯聚在魂湖內,令他的魂湖漸漸充斥著雷光電流,蘊藏著最純粹精鍊的雷電之力。

    天雷殛第三重——雷電淬魂。

    原來,這一重的「淬魂」,不單單隻是淬鍊靈魂,也承載靈魂的魂湖,也會一併被淬鍊!

    對天雷殛,對第三重的「雷電淬魂」,秦烈有了全新的認識。

    忘掉了外界紛擾。忘記了可能存在的威脅,就在火鳳之上,雲層之中,秦烈屏息凝神,靜靜修鍊,用心淬鍊真魂和魂湖。

    杜向陽六人看向樓頂。

    八根雷亟木內部。一道道叉形閃電,蛇形閃電,如一尾尾游魚在水潭內歡快游弋著,神妙無比。

    雲霄深處,炫目的雷霆閃電凝為熾烈光柱垂落,和八根雷亟木內部空間連接起來。

    耀目的雷光電芒中。秦烈的身影略顯模糊,靜坐著。似在被無數雷霆閃電轟擊洗鍊著身子。

    「我想他真的只是在修鍊。」杜向陽苦笑不迭。

    「項西他們脾氣真好。」洛塵臉色怪異。

    「據我所知,金陽島的大護法一向暴躁衝動,從來沒有聽說過他脾氣好的。」雪驀炎眼神幽幽道。

    「看來……」宋婷玉淡然一笑,說道:「看來金陽島比我們所想的要複雜很多。」

    「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會發生大亂。」謝靜璇有預感了。

    「現在怎麼辦?」高宇皺眉道。

    「等,等到秦烈修鍊結束,等到金陽島的暴亂髮生。」宋婷玉答道。

    ……

    數百裡外。

    邢家兄弟所在的流金火鳳,站在雲層中的邢宇遠。眼顯驚奇之色,握著一顆閃亮的水晶球。在用心聆聽著。

    不多時,邢宇遠一臉啞然,古怪地嘿嘿笑了起來。

    身影一閃,他便來到邢宇邈那邊,揚聲道:「大哥,我剛收到一個有趣的消息。」

    「進來再說。」邢宇邈在屋內謹慎地說道。

    很快,兩兄弟進入密室之中,由邢宇遠說道:「我安排在那邊的眼線,傳來一個很有趣的消息,那個假冒的小子修鍊之時,弄出了驚天動靜,竟引動漫天雷霆轟落,炸的項西那架火鳳木樓紛紛崩碎,還有至少三十個萬象境武者慘死,十幾個通幽境武者身負重傷。」

    邢宇邈愕然,「單單隻是修鍊,怎能弄出這麼大動靜?藉助於靈器吧?」

    「嗯,藉助於了八根奇異的木柱。」邢宇遠呵呵一笑,說道:「這並不是關鍵!關鍵是——項西竟然忍了!」

    「忍了?」邢宇邈這才流露出驚異之色,沉吟了一下,說道:「項大哥脾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他脾氣從未好過,這次突然忍氣吞聲下來,我也覺得不可思議。」邢宇遠咧著嘴,冷笑一聲,又道:「大哥,從我得到的消息來看,他們之所以會忍下來,是因為……他們認為我們兄弟就在附近!他們認為,那個小子是我們安排過去故意挑釁的!」

    「你安排那小子過去本來就是挑釁!」邢宇邈冷哼一聲。

    「哈哈哈哈!」邢宇遠暢快笑了起來,「不錯,是安排他過去,就是讓他挑釁的!可這小子當真是膽大包天,他做出的事情遠超我的預期!哈,要不是他血煞宗的身份,我恐怕會喜歡上這個小子!」

    「項大哥的表現有點奇怪。」邢宇邈眼中顯出擔憂之色。

    「若不是心中有鬼,他項西會忍下來?」邢宇遠臉色陰冷,「你我都了解他,知道他做事的風格!以前,在對待瑤兒的時候,他都沒有這麼好的脾氣!」

    「哎,希望項大哥能念舊情,不要做出令我失望的事情來。」邢宇邈嘆了一口氣。

    事情發展到這裡,他也看出了不對勁,知道項西必然暗中有了圖謀,不然絕不會這樣。

    「嘿,看來安排那個小子過去,還真是走對棋了!」邢宇遠暗暗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
    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