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七十八章 逆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七十八章 逆反字體大小: A+
     

    邢宇遠幫秦烈等人選定了地方,又隨意和項西寒暄兩句,便笑呵呵離開。

    項西和薄波澤兩名護法,冷冷掃了秦烈幾人一眼,哼了一聲,一同去了項西的居所。

    那是一棟六層高的木樓,呈寶塔形狀,塔檐有著流蘇垂落裝飾,顯得美輪美奐。

    秦烈一行七人,站在兩棟只有三層高的木樓門前,望著夕陽照耀下,流金火鳳身上灑落的燦燦流光,都覺得有些驚艷。

    「流金火鳳」這件大型飛行靈器,由「流金」為主材製成,流金雖然是一種金屬,堅固,卻非常輕盈,很適應用作飛行靈器。

    製成火鳳形態的飛行靈器,上面坐落著一棟棟木製小樓,這是因為木材更加輕盈,能大大減輕這件飛行靈器的重量,有利於它飛行的速度。

    站在這件大型靈器上,秦烈生出一種坐在懸浮虛空的巨大火紅地毯上的感覺,平穩舒服。

    「你們三個一間,我們……」秦烈笑了笑,沖著杜向陽指向旁邊的三層木樓。

    杜向陽會意的笑了起來,「好。」

    「不是這樣分配!」雪驀炎連忙搖頭,道:「你和他們三個一道兒!」

    最近幾天,秦烈和宋婷玉兩人,時常躲在修鍊室昏天暗地,大大影響了她和謝靜璇的安靜。

    她不想繼續和秦烈呆在一塊兒,不想再忍受兩人製造的噪音,所以提前阻止。

    秦烈看向項西所在的六層木樓。眨巴眨巴眼睛,說道:「你可是我老婆。」他擔心項西和薄波澤暗中留意這邊。

    「我們先過去了。」洛塵丟下這句話,率先往旁邊那一棟三層木樓而去。

    高宇也轉身跟隨。

    「呵呵。」杜向陽古怪笑了笑,也沒有理睬雪驀炎,同樣去了旁邊那棟木樓。

    三人最近都縮在第三層船艙,受盡了烏煙瘴氣,如今有個獨立的空間,自然想好好沖洗一番,好好歇息歇息。

    「我先進去了。」宋婷玉咯咯一笑。也進了木樓,在裡面巡視了一番,人在三樓衝下面的雪驀炎、謝靜璇說道:「這裡條件比那邊好太多了,每一層都有獨立的廂房,梳洗間,修鍊室。會客室,大家可以一人一層。」

    雪驀炎這才沒有抗拒,嗔怪地看了秦烈一眼,便走了進去。

    很快,她和謝靜璇便達成一致,一人分別佔據了一層。

    秦烈進來后。兩人都是指向第三層,一致將他推倒宋婷玉那邊。

    摸了摸鼻子。秦烈也比較識相,沒有多說什麼,一路到了第三層。

    果然如宋婷玉所言,這裡每一層結構都差不多,獨立的房間,沐浴沖洗的房間,安靜隔音的修鍊室。小小的會客廳,都是一應俱全。

    比起之前船上的套間來。此地的環境和空間,都要上升了一個檔次。

    秦烈和宋婷玉直接踏入修鍊室,兩人先仔細檢查一番,又重新施加了結界,然後才開始講話。

    「邢家兄弟和項西這些護法關係並不和睦。」宋婷玉給出結論。

    「看出來了,邢家兄弟當我是血煞宗核心弟子,以為我是受血煞宗派遣而來,不好對我直接下手,所以想借刀殺人。」秦烈也不傻,通過暗中的打聽,自己的觀察,漸漸弄清楚了真相,「項西和薄波澤就是他們的刀!」

    「可惜神屍都在深海。」宋婷玉擔憂道。

    「不,不用擔心。」秦烈笑了笑。

    在宋婷玉訝然不解的目光下,他接著解釋:「如果我們和邢家兩兄弟在同一隻流金火鳳上,我肯定寢食難安,連修鍊都要小心翼翼。現在,我反倒放心了……」

    「你是說?」宋婷玉意會過來。

    「項西和薄波澤不是邢家兄弟,兩人只是破碎境初期的修為,想瞬間擊殺我們?他們還不夠實力!」秦烈哼了一聲,「我只需要取出血祖之身,以靈魂沉落,便不怕這兩人能奈何我!」

    以他的靈魂融入血祖之身,或許不是邢家兄弟對手,但是對付項西這兩個護法,在秦烈來看應該問題不大。

    「真有信心?」宋婷玉美眸閃亮。

    「信心滿滿。」秦烈大笑。

    「那就沒事了。」宋婷玉輕咬著豐澤嘴唇,臉上浮現出誘人媚態,「我們……」

    秦烈眼睛馬上火熱起來。

    ……

    「邢家兄弟對我們出手了!」另一邊,項西在密室內,臉色猙獰,冷哼一聲:「安排幾個眼線過來,是準備盯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邢宇遠早有察覺,他直到現在才下手,已經出乎我意料了。」薄波澤點了點頭。

    「和那兩邊聯繫的怎麼樣?」項西問道。

    「天海閣和黑雲宮精銳盡出,已經提前埋伏在了落日群島,那些島上的島使,都是我們的人。」薄波澤眼神冰冷,「邢家族人一個休想返回金陽島!」

    「有了天海閣、黑雲宮,再加上我們裡應外合,一舉令金陽島變天將會輕而易舉!」項西興奮起來。

    「我們只是奪回本來就屬於我們的東西!」薄波澤喝道。

    「不錯!」項西重重點頭,「金陽島,本就是我們一手創建的,我本就是大島主,而你,才是真正的二島主!」

    「我不在乎二島主之位,我只要邢家死光!」薄波澤暗暗咬牙,「我要讓邢瑤那賤人受盡折磨而死!」

    薄波澤的獨子薄海涼,一直痴戀著邢瑤,在三年前糾纏邢瑤的時候,他被邢瑤一劍刺中下身。

    薄海涼從此不能人道。

    他是薄波澤的獨子,他不能人道,意味著薄家就被絕了后。

    當時,邢家兄弟雖然重責了邢瑤,關了邢瑤半年禁閉,可薄波澤一直都沒有滿意。

    他自知不是邢家兄弟對手,只能隱忍了下來,之後就一直想方設法,要找邢家報仇雪恨。

    項西一心要奪回島主一位,對邢家兄弟也是表明服從,暗中早有逆反之心。

    兩人可謂是一拍即開,為了顛覆邢家,兩人已密謀了許久,這次趁著各方勢力在深海搜查,兩人終於聯繫了天海閣和黑雲宮,要對邢家兄弟展露屠刀。

    只要邢家族人在落日群島被殺光,以項西的影響力,回到金陽島后將會沒有任何障礙的登頂,重新坐上島主寶座。

    「五天,還有五天時間,五天後的落日群島,就是邢家的墳場!」項西獰笑。

    ……

    「這幾天修鍊室給我用,你去廂房修鍊吧。」歡好過後,宋婷玉酥胸半露,面若桃花,神色慵懶道。

    「怎麼?」秦烈一愣。

    「我可能會隨時破境。」宋婷玉美眸泛出喜色。

    「恭喜你。」秦烈放下心來,點了點頭,說道:「你安心在裡面修鍊,外面有我,什麼都不用擔心。」

    「嗯。」宋婷玉甜甜一笑。

    當天秦烈就暫停了對九滴金靈、土靈、水靈精血的煉化。

    煉血術乃是血煞宗的靈訣,凝鍊鮮血的時候,他身上會有明顯的血腥氣味。

    修鍊室能隔音,隔絕大多數力量的釋放,他不用擔心會暴露。

    但是在廂房進行煉血術,就很有可能會引起不遠處項西、薄波澤的注意,會顯露出身份出來。

    所以秦烈開始改為修鍊天雷殛。

    第二天,胥長盛、許嘉棟兩位護法,按照約定的時間,帶著麾下的島使過來,一同進入項西的六層闊大木樓商討要事。

    秦烈默默修鍊天雷殛。

    為了達到最佳效果,他還將八根巨大的雷亟木拿了出來,將其立在第三層的樓頂上。

    八根雷亟木,每一根都有十幾米高,比他的三層木樓還要高聳。

    當八根雷亟木,呈八角形立起來,他的木樓一下子變得無比顯眼。

    秦烈於是專心修鍊。

    當靈訣一動,他身上電芒遊走出來,八根雷亟木內部的強烈雷電之力,也彷彿被激發出來。

    天際旋即傳來沉默雷轟,聲音由小變大,逐漸的狂暴起來。

    ……

    ps:還有一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