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七十五章 這個人殺不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七十五章 這個人殺不得!字體大小: A+
     

    秦烈縱情聲色的美好日子並沒有能持續下去。

    當天下午,伴隨著轟鳴聲,三輛「流金火鳳」在紅彤彤的晚霞下,在那些大船上方慢慢浮現出來。

    霞光照耀下,三輛飛行靈器猶如浴血鳳凰,涅磐重生一般耀眼。

    「島主過來了!」

    船上所有金陽島的武者,都歡呼起來,昂首看著天際擺手。

    秦烈所在的套房,有著臨海的窗口,打開窗戶他也看到了「流金火鳳」的降臨,馬上知道邢宇邈和邢宇遠兄弟到了。

    他隱隱猜到,這兩兄弟急匆匆而來,很有可能是被邢勝男驚動了。

    也就是說,那兩人過來是為了他……

    「總要面對這兩人,早點見到也好。」秦烈依然老神在在。

    八具神屍一直潛藏海下,只要他傳出訊息,八具神屍將會第一時間浮出海面,力抗金陽島。

    邢宇邈也僅僅只是破碎境巔峰,八具神屍真要全部釋放出力量,足以將金陽島都給抹除掉。

    就算是邢宇邈想要突下殺手,他還有血祖遺體可用,只要以靈魂沉入血祖之身,他未必就真怕了邢家兄弟。

    因為有這些底氣在,他才敢安心待著,不怕會發生任何意外。

    他就在套房內安然等候。

    「大島主!二島主!」

    甲板上許多金陽島的武者,看到邢宇邈兩兄弟虛空踏步而來,都是敬畏的叫好。

    「大哥。二哥。」邢勝男也走了出來,笑著招呼,「你們來的還真快。」

    「爹,二叔。」邢瑤也大聲叫喊。

    邢宇邈神色沉穩,點了點頭,徑直朝著第三層邢勝男的房間而去,「小妹,進屋再聊。」

    「好。」邢勝男滿臉欣然。

    「見過兩位島主。」郭延正和戚敬兩位護法,也恭敬地行禮。

    「兩位辛苦了。」邢宇邈點頭致意。

    不多時。邢宇邈三兄妹,加上邢瑤四人,一起到了邢勝男那寬闊的房間。

    這才是真正的邢家核心人物。

    郭延正和戚敬,包括第三層別的旁系邢家族人,都不夠資格參與其中。

    「小妹,聽說你找到了七爺的親孫兒?」在廳堂坐下來。邢宇邈直奔主題,嚴肅道:「你真的肯定他是七爺之孫?」

    「這次絕對錯不了!」邢勝男神情振奮,將和秦烈相遇后,秦烈說出邢山的名字,說他以前生活在深山,不被允許講出真名。等等一連串事情道明,又興奮道:「大哥。二哥,邢家的族譜上,終於可以添加新名字了。」

    等邢勝男仔細講清楚,邢宇邈眉頭深鎖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族譜上添加名字,乃是邢家大事,不能急於操辦。」頓了一下。他又道:「還是先見見邢烈再說。」

    「嗯,族譜加名字一事。確實不能簡單應付,等返回金陽島后,一定要好好來辦。」邢勝男也是這麼想的。

    「瑤兒,你去喚邢烈過來。」邢宇邈吩咐。

    邢瑤馬上走了出去。

    一出門,她忽然看到郭延正就在門口,神色有些猶豫,邢瑤也沒當回事,冷淡地沖郭延正點了點頭,便錯身離開。

    「三位島主,屬下有事要稟報。」郭延正想了許久,還是決定不能隱瞞,於是在門口輕聲說道。

    「郭護法,我們在談論要事,不管什麼事,都等明天再說。」邢宇遠笑著回絕。

    邢宇邈皺著眉頭沒講話。

    「我要稟報一事,關於……邢烈。」郭延正咬牙道。

    「小弟的事情?」邢勝男愣住。

    邢宇邈神色一驚,這才開口邀請,「郭護法進來再說。」

    郭延正閃入屋內,趁著秦烈沒有過來,急忙說道:「邢烈少爺……也是血煞宗的真傳門人,修鍊正統的血靈訣,我可以百分百肯定這一點。」他簡單扼要地說明他和秦烈面見的經過。

    這番話講完,郭延正又忙道:「邢烈少爺讓我幫忙保守秘密,只是此事關乎血煞宗,屬下又是金陽島的,自然不敢隱瞞三位島主,所以……」

    「你先回去吧。」邢宇邈揮手示意。

    郭延正點了點頭,在秦烈沒來前,急忙忙離開。

    屋內,邢宇邈兩兄弟臉色沉了下去,眼神複雜無比。

    邢勝男倒是暗暗高興,說道:「小弟能修習血靈訣,也是他的福氣,看來七爺在逃離三大家追殺后,和血煞宗的門人走的很近。」她愈發肯定秦烈就是邢山的孫子。

    邢宇邈兄弟和她想的卻全然不同。

    「竟然是來自於血煞宗……血煞宗的真傳門人假冒邢家子弟一名,究竟有何目的?還沒有死心?還想拉攏邢家?」邢宇邈暗暗思量。

    本來,他是準備見過秦烈后,找個合適的機會將秦烈悄悄弄死,讓秦烈神秘失蹤。

    這麼一來,邢勝男也不會太過傷心,不會和上次一樣心結難解。

    然而,一知道秦烈修鍊血靈訣,乃是正統的血煞宗門人,邢宇邈立即頭疼起來。

    邢家和血煞宗關係頗為複雜,他也知道以前邢家就是血煞宗的附庸勢力,即便如今血煞宗銷聲匿跡了,他依然對血煞宗心存一絲敬畏。

    秦烈有著血煞宗的身份,在他來看,就是血煞宗默許的。

    他要是悄然將秦烈滅殺,勢必會驚動血煞宗,甚至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有這一重顧忌在,邢宇邈便在對付秦烈一事上猶豫了起來,一時也拿捏不定主意。

    秦烈套房內,邢瑤表明來意,要他去邢勝男的房間,去見邢宇邈兄弟。

    因為一夜沒休息好。邢瑤也頂著黑眼圈,見過秦烈后,臉色也有些不自在,不過她很快就冷靜下來。

    「我昨天勸你趁早走,你偏偏不聽,非要自尋死路。」在走廊內,邢瑤冷著臉,道:「不做死就不會死!」

    「你是說我偏偏作死?」秦烈颯然一笑,混不在意。

    「你會死的很慘。」邢瑤冷聲說道。

    五年前。她就聽她父親說起過邢山早已死亡,所以從秦烈出現起,她就知道秦烈是假冒的。

    這些年,冒充邢家族人,試圖打聽金陽島消息的姦細,最終落得個什麼下場。她一清二楚。

    她知道秦烈活不過三天就會失蹤。

    她也知道,事後她小姑還是會傷心一陣子,會想辦法找尋秦烈的蹤跡。

    「小弟過來了!」邢勝男起身笑著招呼。

    秦烈坦然自若踏了進來。

    「這是你大哥,這是二哥。」邢勝男忙著介紹。

    秦烈哈哈一笑,點頭哈腰,自然而然地叫道:「大哥好。二哥好。」

    邢宇邈和邢宇遠忽視一眼,神情複雜地輕輕點了點頭。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的無奈。

    「關於七爺,你再詳細給我們說說,他最後葬在何處?」邢宇邈淡然問道。

    「就在血雲山脈附近。」秦烈對天滅大陸的認知有限,怕胡亂說出來的地名出錯,只好撿他知道的說。

    「血雲山脈……」邢宇邈心中冷哼一聲。

    在他來看,秦烈這是故意點名自己血煞宗門人的身份,恐怕也知道郭延正將他修鍊血靈訣一事道明了。

    有了這個先入為主的看法。他越看秦烈,越是覺得奸詐。認為秦烈是代表血煞宗來見他,卻偏偏選擇邢家身份為突破口,當真是惡毒無比。

    「七爺還有什麼後人?」邢宇遠見大哥臉色一沉,知道他是一肚子惱火,只能插話代問。

    「有也都在三大家族的追殺中死了……」秦烈嘆了一口氣,一副黯然之色。

    「媽的。」邢宇遠心中暗罵。

    一句死光了,將他所有要問的話堵死,他就算是想要刨根問底將秦烈拆穿,也沒了切入口。

    邢宇遠也是眉頭緊皺,也不再多言什麼,點了點頭,說道:「真是可憐。」心裏面暗暗合計著,一會兒避過小妹后,該如何對付此人。

    「先這樣吧,我還有點急事和瑤兒說,邢烈入族譜一事,等回到金陽島再弄。」邢宇邈道。

    「大哥,二哥,你們身上有不少養魂的丹藥,弄幾粒給小弟,他剛剛突破到通幽境後期,需要迅速穩固下來。」邢勝男不長眼色,沒有看出問題所在,還在幫秦烈討要丹丸。

    邢宇邈兩兄弟一個頭兩個大,只能硬著頭皮,取出幾枚丹藥遞給秦烈,臉色陰沉的可怕。

    「多謝大哥二哥。」秦烈笑呵呵收了下來。

    「瑤兒,你跟我來。」邢宇邈沉著臉出去。

    邢瑤也忙跟著她。

    「哈哈,小妹,我還要處理點事情,先回上面了。」邢宇遠打了個哈哈,也走了出去,回了流金火鳳,準備和他大哥商量清楚再說。

    「他們……」秦烈稍稍有些尷尬。

    「他們事情多,不像我天天閑著,別管他們了。」邢勝男滿臉笑容,點了點頭,說道:「昨夜你做得不錯,那個小丫頭,我很喜歡呢。」

    秦烈只能訕訕乾笑。

    另一邊。

    邢宇邈來到邢瑤的修鍊室,沉著臉,哼了一聲,呵斥道:「你明知道七祖父早已過世,為什麼沒有提前攔阻此人去見你小姑?」

    「我知道的時候已經遲了。」邢瑤垂頭受訓。

    邢宇邈沉吟不語。

    「爹,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和以前一樣?」邢瑤試探問道。

    「動什麼手?」邢宇邈哼了一聲。

    「當然是殺了這個假冒的傢伙啊。」邢瑤想當然的說道。

    「哎,有這麼簡單就好了。」邢宇邈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這個人殺不得。」

    邢瑤愕然。

    ……

    ps:再求一聲月票,明后兩天,會將欠下的章節還清,這次說到做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