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傷字體大小: A+
     

    胡云一肚子晦氣。

    他並不想和秦烈啰嗦,也想學著劉青、方和一般早早溜走,可惜他分明看到秦烈有些不悅,所以思量了一下,為了將來的前途還是留了下來。

    秦烈畢竟掛著邢家直系族人的身份,也深得邢勝男的喜愛,萬一秦烈亂嚼舌根,在邢勝男那邊告他一狀,他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胡云硬著頭皮,嘆了一口氣,道:「烈少爺儘管問吧。」

    看了胡云一眼,秦烈沒有馬上講話,而是微微皺眉。

    血厲、血煞宗、琅邪諸人,如果擰成一股,在暴亂之地重整宗門,將會是很強的勢力。

    尤其是在血厲以靈魂融合血祖遺體之後,他相信憑藉血厲的經驗和天賦,加上血祖遺體的補充,血厲必然實力大進。

    血祖的遺體,身上紋刻著諸多靈陣圖,隱隱約約間,他能控制血祖之身。

    也就是說,就算是未來血厲以靈魂融合血祖遺體,也可能要被他約束。

    這意味著他將在血煞宗有著極強的影響力,能以自己的意志,來指使血煞宗達成自己的目的。

    在此之前,他需要讓血煞宗具有足夠的力量,拉攏可以聚集的勢力。

    金陽島,則是一個絕佳目標。

    要將金陽島攻克,令邢家族人重歸血煞宗,他首先需要詳細了解邢家,只有清楚邢家的成員組成,金陽島的勢力構成。他才能做出進一步的計劃調整。

    胡云,對他而言,乃是一個了解邢家的途徑。

    一連串念頭在腦海中掠過,秦烈心中有了定計,沖著不耐煩的胡云淡然一笑,見周邊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他取出兩塊魂晶遞了過去,道:「雖然我是邢家族人,可是初來乍到。對邢家情況全然不知。胡叔在金陽島應該待了許多年來,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胡叔,還請胡叔不吝賜教。」

    看著身前兩塊晶瑩透亮,繚繞著淡淡靈魂氣息的晶塊,胡云嘴唇微顫。不確定地問道:「魂……魂晶?」

    秦烈笑著點頭。

    胡云眼中突顯一道驚人亮光,肩膀一抖后,第一時間將兩塊魂晶攥緊。

    他旋即閉上眼,一隻手握著一塊魂晶,嘗試著以真魂吸收當中精純的魂力。

    秦烈又是淡然一笑。

    三秒后,胡云全身一顫。立即將兩塊魂晶收入空間戒,下意識地環顧四周。發現沒有人留意這邊后,他全身放鬆,臉上綻出笑容,「烈少爺但問無妨,我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對凝鍊出真魂的武者而言,魂晶乃是最稀少罕見的魂力補品。魂晶比起靈石來,不知道要稀罕珍貴多少倍。

    胡云剛剛突破到如意境不久。正需要凝鍊真魂,增強魂力,這兩塊魂晶對他來說,會起到巨大的幫助。

    「邢家有多少直系親屬,金陽島有多少關鍵人物,勢力如何組成?什麼人手掌重權,不能得罪?什麼人……」如連珠炮一般,秦烈將心中的一連串問題,全部都給問了出來。

    「我一個個回答吧。」

    「島主邢宇邈有一弟一妹,弟弟叫邢宇遠,妹妹就是邢勝男。島主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叫邢嘯,女兒就是邢瑤。二島主邢宇遠,有一子,叫邢福升,三島主邢勝男……並未婚嫁,這就是邢家直系族人。」

    「金陽島的勢力構成,是邢家三兄妹為首,下面設有六大護法。六大護法下面,乃是各大島使,島使掌握金陽島周邊一座小島,聽命於護法,目前金陽島,一共有三十二個島使,在下不才,也是三十二島使之一。」

    「最大權利者,自然是邢家三兄妹,然後是六大護法。其中大護法項西在金陽島身份特殊,以前他是金陽島的島主,雖然那時候金陽島還只是黑鐵級的小勢力,邢家兄弟加入金陽島后,以強大的個人實力,慢慢贏得所有金陽島武者的敬重,將金陽島從黑鐵級勢力,一舉提升到赤銅級勢力。大護法項西也因此主動讓賢,將島主之位讓了出來,自己降為護法。」

    「島主感恩大護法高風亮節的讓賢,一直對大護法非常敬重,也讓所有邢家族人,都視項西為尊長。」

    「所以項護法在金陽島身份特殊,萬萬不可開罪。剩下五個護法,比起大護法來就要弱了許多,其中郭護法和戚敬護法,以前都是天滅大陸的武者,是被大島主邀請才進入的金陽島,聽說他們以前和邢家關係就比較密切。」

    「另外三個護法,以前就是金陽島的護法,對大護法項西非常敬重。這種敬重,有時候甚至會超過島主……」

    胡云拿到兩塊魂晶后,對秦烈的問題當真是回答的極盡詳細,只是在後來說起各大護法的時候,聲音卻逐漸降低,直至停了下來。

    秦烈很快意會過來,從胡云的一番話中,捕捉到了金陽島內部存在的問題,「六大護法中,有三人極其信賴並敬重項西?還超過了對島主的敬重?」

    胡云嘿嘿笑著,壓低聲音道:「你心中有數就行了。」

    秦烈還想再問,要弄清楚其中細節,卻發現邢瑤不知道從何處又冒出來,冷著臉迅速走來。

    「我先走一步。」一看邢瑤神色不善,胡云趕緊站起來,立即閃遠了。

    「我讓人調查過,沒發現近期有大船被風浪摧毀!」到了秦烈面前,邢瑤眼睛銳利,壓低聲音說道。

    她先前是找邢武了解情況去了。

    從邢武那兒,她知道近期附近海域內,根本沒有大船被摧毀的消息傳出去。

    這也意味著秦烈在說謊。

    「你的消息也可能不準。」秦烈眯著眼,懶散地說道,一副不願意搭理她的架勢。

    「我知道你在說謊!」邢瑤咬著牙,沉吟了一下,惡狠狠地說道:「你如果肯自己偷偷離開的話,我可以不追究下去,還,還願意拿出一筆靈石給你,只要你別繼續欺騙我小姑,我就當自己倒霉了!」

    秦烈愕然看著她。

    「你到底答應不答應?」邢瑤怒聲道。

    「我真是你小叔。」秦烈表態。

    「你一定會不得好死!」邢瑤臉色一狠,殺氣騰騰走了出去。

    秦烈愣在那兒。

    胡云去而復返,道:「大小姐和你說了什麼?看她的臉色很不好看。」

    「她總是懷疑我假冒邢家族人身份,怕我欺騙她小姑,一直盯著我不放。」秦烈搖頭無奈道。

    「她是怕三島主受不了再次的打擊。」胡云嘆息一聲,說道:「五年前,也有一個和你一樣的年輕人,自稱為邢家族人。三島主相信了,對他……和現在對待你一樣好,將他視為親弟弟看待,什麼金陽島的消息都告訴他,好東西都拿給他,結果……此人趁著三島主修鍊之際,突然下手,差點將三島主擊殺。」

    「還好,還好大島主和二島主,早就識破了那小子,一直派郭護法暗中盯著。在那人下手時,郭護法適時出現,當場將那小子轟殺了。」

    「事後,證實那小子是潘家安插過來的姦細,因為這件事金陽島和潘家鬧的不可開交,逼得幻魔宗不得不出面調停,雙方才平息下來。因為此事,三島主一蹶不振,很久都沒有從陰影中走出,怎麼也不相信寄予厚愛的小弟,會突下殺手,因為這件事她很長時間都沒恢復過來。」

    秦烈表情複雜起來,「她就這麼容易輕信人?」

    「哎,說來也奇怪,在別的事情上三島主並不糊塗。修鍊天賦也極佳,待人和善,大事上也拎得清,可就偏偏數次栽在同一件事上。」胡云也是苦笑搖頭,「就在前短時間,我們又抓到三個敵方姦細,其中有一人還是用同樣的方法,自稱是邢家後人贏得了三島主的信任。」

    「怎會這樣?」秦烈越來越覺得奇怪。

    「有個傳言……」

    胡云壓低聲音,道:「聽說,三位島主還有一個親弟弟,當年他們從天滅大陸逃離,前往天戮大陸的途中,那個親弟弟被毒箭射中后心,就死在三島主的懷裡。三島主以前最疼愛這個弟弟,她眼睜睜看著親弟弟被射殺,還死在自己懷裡……所以一直走不開這個心結,後來每當有人自稱邢家族人,冒充族弟過來,她就很容易上當。說白了,還是因為三島主對她弟弟難以忘記,這才屢次吃虧受傷。」

    秦烈這下子完全明白過來了。

    「烈少爺,我希望你真是邢家族人,而不是在欺騙三島主。」胡云臉色忽然沉下來,說道:「如果你也在騙三島主,我在此發誓,不論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定會追殺你至死!」

    話罷,胡云就沒有繼續多言,轉身走了出去。

    秦烈皺著眉頭,坐在那兒一聲不吭,神情漸漸沉重起來。

    通過胡云,他終於知道邢瑤在明知道他在說謊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像送瘟神一樣,願意花費一筆靈石,讓他偷偷離開了。

    邢瑤是怕他會再次傷害到邢勝男,怕她小姑承受不了新一輪的打擊,會再次被重創。

    ……

    ps:認真且誠懇地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