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新生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新生靈!字體大小: A+
     

    天裂大陸。

    一座座噴涌著熾烈焰火的火山口,不少天器宗的煉器師在活動著,藉助於熊熊烈火淬鍊靈器。

    此地隸屬於天器宗,乃天器宗的煉器重地,屬於核心禁區。

    廣闊的火山群,有一片極為偏僻之地,坐落著一座座死火山,地心再沒有烈焰可用。

    一座荒寂的火山內部。

    十來具修羅族、木族、人族強者、太古生靈的龐大遺體,放在空曠的巨大山洞,數百名眼睛猩紅,頭頂一道道血紅光芒射出的武者,撲在那些遺體身上,提煉屍身內殘留的精血。

    那些人,目顯殘暴嗜殺的神情,身上湧現出濃烈的血腥味道。

    姜鑄哲和姜天興父子,站在山洞入口處,靜靜看著這些血煞宗的門人。

    「可惜只拿到十五具太古生靈屍骨。」姜天興遺憾道。

    姜鑄哲臉色平靜如水,吩咐道:「你留在這兒看護,我去見見天器宗的宗主。」

    「爹,馮毅會不會出賣我們?」姜天興有些擔憂。

    「他不會。」姜鑄哲搖頭。

    話罷,姜鑄哲便從這個巨型山洞走出,化為一道血光遠去。

    就在這片死火山,和那些噴涌著炎火的活火山中央,有一個僻靜山谷。

    天器宗的宗主馮毅,羅翰,還有幾名發須皆白,步入耄耋之年的垂暮老者,一起在這個山谷等候著。

    這裡乃天器宗的禁地,就連普通的門人都不被允許進入。外人更加不可能來到此處。

    「宗主,姜鑄哲真肯將《器典》的中卷給我們?」羅翰渾濁的眼睛,綻出一道精光,「他從何處弄來的《器典》典籍?」

    「誰也不知道。」馮毅搖頭。

    百年前,姜鑄哲忽然找到天器宗的宗主馮毅,拿出一本名為《器典》的煉器典籍,將其交到馮毅手中,要尋求合作。

    天器宗乃是一個以煉器為核心,甚至武道的進階都和煉器密不可分的特殊勢力。所有天器宗的門人,長老,煉器宗師,皆是沉迷於煉器。

    姜鑄哲給出的那一部《器典》,雖然僅僅只是上卷,但卻莫測高深。蘊含著煉器的至理和大道,將包括馮毅在內的一眾天器宗的煉製大師全部鎮住。

    也是因為這一卷《器典》,馮毅才肯和姜鑄哲合作,甚至將那片死火山區域割讓給姜鑄哲,允許姜鑄哲和麾下藏身,以此為據點秘密修鍊。

    幫姜鑄哲找尋神屍。洞開神葬場,舉行試煉會等一連串的行為。也是馮毅和姜鑄哲的約定,其目的就是為了《器典》中卷。

    「因為和姜鑄哲有來往,別的勢力對我們意見很大。」一名長老憂心忡忡道。

    「如果能將《器典》上中下三卷都拿到,就算是為血煞宗正名,讓姜鑄哲光明正大行走天地,也值得!」馮毅決心堅定。

    「不錯!」羅翰點頭。

    一道血光倏地降落。

    姜鑄哲從血光中走出,看了馮毅一眼。一言不發將一本暗黃色的古書拋出。

    馮毅眼神激動,趕緊以雙手接住。馬上翻了幾頁認真去看,旋即,在羅翰等人期待的目光下,他輕輕點頭,道:「正是《器典》中卷!」

    羅翰眾人一臉欣慰,皆是放下心來。

    「馮一尤回到天器宗了吧?」姜鑄哲這才講話。

    馮毅表情古怪,點了點頭,說道:「一尤告訴我,在神葬場爆碎之前,是你以血光護著他和郁門,助他們逃過了空間破碎的鋒刃切割。」

    馮一尤在三天前回到天器宗,將他在神葬場所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訴了姜鑄哲。

    「那你現在應該相信,我並不是最大的獲利者了?」姜鑄哲冷哼一聲。

    「那個叫秦烈的人,究竟是什麼身份?還有,他為何能得到封魔碑的認可?」馮毅沉聲道。

    「我也不清楚。」姜鑄哲搖了搖頭,說道:「總之,封魔碑,無垢魂泉,二十多具太古生靈的遺骸,甚至六大神屍,應該都在此人手中。幻魔宗的雪驀炎,還有天劍山一個叫洛塵,一個叫杜向陽的小輩,也和這人一道兒。」

    「他們最後撕裂神葬場,遁落的區域,大致方位你現在弄明白了沒有?」馮毅再問。

    「我只看到一片茫茫深海,見到幾座孤零零的海島,之後空間就徹底炸碎,我也失去了他們的動向。」姜鑄哲皺著眉頭,又道:「肯定是在暴亂之地,在各個大陸中央的遼闊海域,你們繼續搜查就是了。」

    「關於《器典》的后卷?」馮毅又問。

    「這就是另外的一筆生意了,以後再說吧。」丟下這句話,姜鑄哲化為一道血光,迅速消失不見。

    不多時,姜鑄哲重新在那個巨大的死火山山腹現身,沒有知會姜天興一句,他獨自進入一間密室。

    這間密室由血玉築造而成,充滿了濃烈刺鼻的血腥味,密室中央一個血池中,血水中「汩汩」冒著血泊。

    此地,姜鑄哲不允許任何人踏入,連他親兒子姜天興,也從未來過。

    姜鑄哲在血池旁邊坐下,取出血典下部,又滴落一滴鮮血在血池中。

    倏地,從血典內冒逸出一片血色光幕,照耀在那血池當中。

    血池的池水詭異沸騰起來,一縷猶如踏破虛空而來的模糊意識,悄悄滲透進血池,藉助於血池內的血水一點點凝結,慢慢衍變為一個沒有面容的高大血人出來。

    「主人。」姜鑄哲畢恭畢敬道。

    「事情辦的怎樣?」血人張口講話。

    「沒有拿到封魔碑,也沒有拿到無垢魂泉,沒有拿到血祖遺體,就連太古生靈的遺體,也只是得到十五具。」姜鑄哲垂頭答話。

    「我賜你半部血典,給你上卷和中卷器典,又告知你神葬場的進出方法,將各種奧妙都說明清楚,你竟然還是沒有成功?」血人輕輕搖頭,嘆了一口氣,道:「這就是你做事的能力?你在不滅境界,邁入神葬場以後,連七大靈體也不能和你抗衡,一群進入的通幽境小輩,誰可以阻礙你的道路?姜鑄哲,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一名小輩得到了封魔碑的認可,讓封魔碑發揮出了全部力量,那裡又是神葬場,我……」姜鑄哲低著頭,不敢反駁,只是詳細道明事實。

    「得到了封魔碑的認可?封魔碑乃是搏天族煉製出來,專門為了……」話到這兒,血人停頓了一下,問道:「那小輩叫什麼名字?」

    「好像叫秦烈,他還不是暴亂之地的人,聽犬子說,他從赤瀾大陸而來。他在途中的時候,恰恰碰到犬子去取封魔碑,犬子無能,竟然讓他將封魔碑拿走了。」姜鑄哲解釋了一番,道:「請主人恕罪。」

    姜鑄哲垂著頭,不敢去看血人,內心充滿了惶恐不安。

    他只知道,當他這番話講完后,血人沉默了許久許久。

    久到他都以為血人已經離開了。

    「先這樣吧。」好一會兒后,血人重新開口,「那個秦烈……若是你能找到,你記著,我要活的,一定是要活的!你聽明白了沒有?」

    「明白!」姜鑄哲沉喝。

    「嗯,讓你的人儘快將太古生靈遺體殘留的精血吸收煉化,等候我下一步的命令。」血人逐漸消失,重新化為血水,融入了血池不見。

    一絲破空而來的靈魂意識,也遁入了虛空,消失的乾乾淨淨。

    ……

    茫茫深海,一艘艘大船乘風破浪,朝著金陽島而去。

    秦烈在修鍊室靜坐著,全力來煉化九滴從封魔碑飛逸出來的金靈、土靈、水靈精血,要融入自身血液。

    「轟!」

    突地,一股猛烈無比的動蕩,從他眉心鎮魂珠內傳來。

    鎮魂珠如第三眼,從眉心皮肉內浮現,三個和秦烈靈魂共通,有著他身上氣息的奇妙生靈,如初生的嬰兒,歡快地從鎮魂珠內飄飛出來。

    一頭火焰麒麟,一個渾身布滿天然木紋的小人,一頭小小的雷晶獸。

    三個生靈都只有拳頭大小,袖珍形態,眼睛純凈無暇,靈魂潔凈透亮,軀體更是神奇,竟不斷變幻著,一會兒凝為實質,一會兒猶如虛幻魂體,在虛實之間來迴轉變。

    「咿呀!咿呀……」

    三個小小的生靈,從鎮魂珠內一出來,馬上親昵地貼在他臉頰脖頸上,硬往他身上湊,還不時發出嬰兒學話的聲音。

    他能感覺到這三個小生靈對他毫無保留的信賴和親昵。

    在這三個小生靈的身上,有著他精血的氣味,有著他靈魂的氣息。

    「這,這是……」秦烈愕然。

    神葬場時,他體內被煉化的火靈、木靈、雷靈的精血,被鎮魂珠抽走,六個無垢魂泉,也被抽離。

    之後,他體內的鮮血,魂力,不斷被鎮魂珠一次次抽掉,令他很長一段時間都在傷創狀態。

    火靈、木靈、雷靈被煉化的精血,三個無垢魂泉,自己的鮮血魂力,在鎮魂珠深處經過長時間的融合凝鍊,竟在今天孕育出三個混合了他、金靈、木靈、雷靈鮮血,混合了他的魂力,和無垢魂泉的澄凈靈魂的神異生命體!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