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決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決心字體大小: A+
     

    長廊內,一群出來看笑話看熱鬧的邢家族人,還有六大護法之一的戚敬,皆是面色一驚。

    在郭延正返回自己的廂房后,一行人再看秦烈那緊閉房門的目光,已悄悄發生了變化。

    其中最震驚的還是邢瑤。

    她怎麼也沒有預料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局,如意境巔峰的郭延正,氣勢洶洶破門而入,沒有和秦烈發生任何爭鬥,只是縮在修鍊室密談了一會兒。

    出來后,郭延正立即態度發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這讓她怎麼也猜測不出原因。

    看郭延正離開的神情,顯然對她還極其不滿,似乎暗暗責怪她胡亂誘使。

    邢瑤的全盤打算,以她無法理解的方式,被秦烈徹底粉碎。

    這讓她生出濃濃的挫敗感。

    「真是無趣。」戚敬搖了搖頭,困惑不解地回了自己的廂房。

    他一走,那些邢家族人發現沒有樂子好看,也相繼離開。

    不多時,寬闊的長廊內,又僅僅只剩下邢瑤一人。

    邢瑤眉頭擰在一塊兒,深深看著秦烈那間緊閉房門,想了一會兒,最終沒有敢衝進去責問。

    她只能悻悻然回屋。

    ……

    「沒想到這個金陽島的護法,對血煞宗居然那麼敬畏,如此看來血煞宗當年在天滅大陸的霸主地位,果然是深入人心。」秦烈不由地感嘆起來。

    「當年為了對付血煞宗,暴亂之地各方勢力精銳盡出。即便如此,姜鑄哲他們也逃了出去,我母親還有一些長老,也成功突圍。」雪驀炎目顯傲色,道:「黑巫教和血煞宗爭鬥多年,也從未佔據上風,還被我們血煞宗殺了不少強者。那次事件,如果不是黑巫教和三大家族裡應外合,又聯手了別的白銀級勢力。他們豈能令我們血煞宗覆滅?」

    她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驕傲。

    「這麼來看,如果能擅用我血煞宗和邢家的雙重身份,又能讓金陽島相信血煞宗不同以往,已有著強悍的勢力……」秦烈摸著下巴,說道:「還真有攻克金陽島的希望。」

    雪驀炎兩手倏地緊握,明亮的眼睛中。流露出激動之情。

    這正是她母親,還有很多血煞宗長老的夢想!

    多年來,血煞宗接觸邢宇邈和青月谷的苗陽煦已經很多次,表現出希望聯合金陽島和青月谷,來共同對付三大家族的意圖。

    金陽島、青月谷反覆拒絕,堅決表明不準備和血煞宗深交。不願意和血煞宗再扯上任何關係。

    秦烈要是能找到突破口,以邢烈的身份將邢家攻克。將金陽島拉攏過來,對現今的血煞宗而言,無疑乃是重大的勢力積累。

    「看出這些船往那邊開赴了?」秦烈話鋒突然一轉。

    「往金陽島的方向。」雪驀炎語氣肯定。

    兩天來,她通過空間戒的羅盤,推斷出這些船隻的航行軌跡,知道邢勝男他們應該準備返回金陽島了。

    「如今血煞宗所在的區域,和金陽島的方向。是否一致?」秦烈再問。

    「要去我們的目的地,必須要途徑金陽島!」雪驀炎目顯異光。

    點了點頭。秦烈微笑起來,「這麼說,我們什麼都不要做,只需要安心在船上待著就行了?」

    「到達金陽島前這樣就行。」雪驀炎回應。

    「那就好。」秦烈盤坐下來。

    雪驀炎興緻正濃,本欲繼續商談下去,見秦烈一副急著修鍊的樣子只好作罷。

    輕嘆一聲,她和謝靜璇兩人,相繼從修鍊室離開。

    宋婷玉沒有急著走。

    當她們走出后,宋婷玉還將修鍊室的木門關閉,斜靠著牆壁,美眸熠熠望向秦烈,道:「看雪驀炎的架勢,她是希望你能幫助血煞宗把金陽島、青月谷說服了,為血煞宗招攬勢力。」

    「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秦烈淡然一笑。

    「說真的,對血煞宗……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宋婷玉俏臉漸漸肅然,「目前來看血煞宗還是公敵,不得人心,要為血煞宗平反恐怕不太容易。尤其是姜鑄哲還在興風作浪,還會繼續在暴亂之地冒頭的情況下,血煞宗的殘暴、亂殺無辜、以人血修鍊這些事情,在姜鑄哲沒死前,還是會繼續發生,也就意味著血煞宗的名聲,很難被扭正過來。」

    「神葬場的太古生靈遺骸,封魔碑也沒有能全部帶走,姜鑄哲應該也得到了一部分。」秦烈沉著臉,說道:「你分析的沒錯。等姜鑄哲還有他那一部分血煞宗的門人,將太古生靈遺骸內的鮮血吸收消化了,實力大幅度提升后,必然會嘗試再次染指暴亂之地。」

    「那你還要去天戮大陸,還要和血厲那些人匯合?難道就因為你修鍊血靈訣,因為要還血厲的人情?」宋婷玉費解道。

    頓了一下,她又問道:「還有,你對未來究竟有什麼打算?」

    秦烈眉頭一皺,沉吟了許久,才再次說道:「我的打算就是先找到我爺爺,弄清楚我的身世,知道自己是誰。在這個過程中,我會盡全力提升自己的境界,增強實力,強大自身。」

    這番話后,秦烈沉默了好一會兒,手指頭無意識地敲打著地板,眼神幽暗,顯得心事重重。

    宋婷玉靜靜等候著,等待他想清楚后,再次開口。

    許久后,秦烈深吸一口氣,又道:「我有預感,在我前行的路上,必然有巍峨巨山一般的強敵!我不會無緣無故被封印記憶,不會無緣無故被我爺爺帶到赤瀾大陸,我爺爺也不會無緣無故離開!」

    他熟知許多古老的語言,知道太古時代一些秘辛,還天生能運用融靈訣,腦海藏著至寶鎮魂珠。

    他相信他的過去有很多故事。

    他需要尋求答案,要不斷強大自己,好提前應對將來可能要面臨的恐怖兇險,和可能存在的會令他靈魂窒息的強敵。

    「在暴亂之地我們沒有根基,只有血煞宗勉強算,赤瀾大陸的血之絕地內,還有琅邪在,那些人都在苦修血靈訣,乃是一股極具潛力的力量。」皺著眉頭,秦烈繼續道:「從暴亂之地連通血之絕地的方法,連血典都沒有記載,只有血厲知道。」

    「血厲一旦真的融合血祖遺體,能真正發揮出嗜血龍的威力出來,他和血煞宗那些正統老人的號召力,應該能讓他們在暴亂之地立足。要是再加上八具神屍,還有我手中、雪驀炎手中的太古生靈遺骸,血煞宗未必就沒有重振雄風,再次主宰天滅大陸的希望!」

    「而我,則是需要一個立足之地,需要一個能發揮我影響力的強大勢力!」

    話到這兒,秦烈一臉的野心勃勃,「為此擔上風險也是理所當然!我也早有預料!」

    「看來你早有打算。」宋婷玉輕聲說道。

    她終於知道,不論她承認不承認,秦烈都已改變。

    這種改變,與秦烈和以前人格的融合沒有關係,而是隨著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隨著他走出了赤瀾大陸,踏入了更廣闊的天地,隨著他對人心的認識,他在對待事情的看法和態度,已經和以前明顯不同。

    她知道秦烈在慢慢成熟,也漸漸適應了這個殘酷的天地,有了一套自己的行事準則。

    「對金陽島你準備怎麼做?」宋婷玉再問。

    「儘力拉攏。以血煞宗的關係,以我們手中掌握的資源,盡量將金陽島給收編了。」秦烈沒有隱瞞內心想法。

    「這麼多年來,血煞宗嘗試了很多次,金陽島根本就不買賬。你想達成目的,恐怕也沒那麼容易吧?」宋婷玉信心不足。

    「那是血煞宗以前實力不夠,不足以令邢宇邈狠下心來,也沒有令邢宇邈鋌而走險的重利!」秦烈哼了一聲,沉聲道:「血煞宗以前沒有的東西,我有!」

    ……

    渺渺雲海深處,三隻赤紅色的巨大鳳凰,流光溢彩,振翅飛舞。

    鳳凰身上,有著許多身穿金衣,後背上有著太陽圖案的金陽島武者。

    這是三輛名為「流金火鳳」的大型飛行靈器,比「流金火雲帳」恰恰高出一個等階,在暴亂之地赤銅級勢力中很常見。

    金陽島的島主邢宇邈,還有他弟弟邢宇遠都在最大的「流金火鳳」上,六大護法的另外四人,也在其中。

    他們乘坐著飛行靈器,在金陽島附近海域遊盪著,不時地沖入海底,也是找尋太古生靈遺骸的蹤跡。

    「大哥,小妹急匆匆傳了一個消息,說她在海上找到了七爺的親孫子!她讓我們如果離得不遠的話,趕緊過去一趟。」這一天,邢宇遠收到了邢勝男的消息,滿臉的苦澀,第一時間就告知了他大哥邢宇邈。

    「七爺的親孫子?」邢宇邈臉色怪異,道:「千年前,在邢家遭受滅族血案的時候,七爺當時就喪生了啊?他哪裡還會有孫子存在於世?」

    邢宇遠苦笑:「這件事我們當然知道,可是,為了給下面人留有希望,我們並沒有告知小妹啊。」

    「什麼人竟敢如此膽大?膽敢冒充七爺的孫子,來戲弄我們邢家,簡直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邢宇邈冷哼一聲,道:「我們離小妹有多遠?」

    「只有一日行程。」

    「嗯,也有一段時日沒見著瑤兒了,改變方向過去一趟,隨便看看那個不知死活的小子。」

    「好!」

    ……

    ps: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