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六十六章 九滴新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六十六章 九滴新血!字體大小: A+
     

    秦烈和宋婷玉三女在修鍊室講話的時候,另一邊的邢瑤,臉貼在牆上,認真聆聽。

    她只是通幽中期境界,比起宋婷玉三女要弱上一籌,所以不敢班門弄斧,沒有釋放出靈魂意識窺探,生怕被發現。

    她以耳朵凝神去聽。

    很快,她發現秦烈和宋婷玉三女都躲在修鍊室,什麼聲音也聽不見,分明對她懷有戒心,在小心防備著她。

    「鬼鬼祟祟的,一定是來路不正,也不知道懷著什麼目的。」邢瑤愈發肯定秦烈等人居心叵測。

    又偷聽了一會兒,發現還是沒有動靜后,邢瑤無奈從廂房走出,去外界打探消息去了。

    「小武,你給我查查看,最近一段時間,從天滅大陸有多少艘載人大船來天戮大陸?」在第二層一個較大的練武場,邢瑤找到了邢武。

    這個練武場,供第二層金陽島如意境武者,還有那些擔任要職的人修鍊,讓他們用來切磋靈技,相互商討修鍊上的瓶頸。

    邢武也習慣於在這兒活動。

    「瑤姐,你是懷疑邢烈的身份吧?」邢武意會過來。

    「嗯。」並沒有隱瞞他,邢瑤很直接地說道:「我們邢家在千年前遭受大難,族人幾乎被斬殺乾淨,沒有幾支能逃離出去。這些年來,我爹安排了一些眼線活動在天滅大陸,想方設法找尋邢家故人,和邢家有點聯繫的人,早就被分批送到了金陽島。最近幾年。那邊再也沒有邢家族人的動向,我就不信那邢烈真會是七爺爺的後代。」

    「我也覺得奇怪了一點。」邢武想了一下,說道:「瑤姐你放心吧,我會幫你查查。」

    「對了,潘家那邊怎麼一回事?我們安排的探子,怎麼許久都沒有消息傳來?」邢瑤又問。

    「說來奇怪。」邢武深深皺眉,「前一段時間,探子還傳來了消息,說有了重大發現。要我們等等,說潘家有大動作,會儘快弄清楚原因。結果,一直到今天,都再沒有消息傳來。」

    「會不會出了意外?」邢瑤擔憂起來。

    「很有可能!我傳了好幾個消息過去,發現那邊始終沒有回應。」邢武嘆道。

    「你和青月谷那邊也聯繫一下。問問他們知不知道附近有船隻被摧毀,這幾人來歷不明,我擔心他們不壞好心。」邢瑤又吩咐道。

    「知道了。」邢武應承下來。

    ……

    兩天後。

    緊閉的修鍊室內,秦烈突地睜開眼,雙眸綻出炫目雷光。

    「呼!」

    一直被收入空間戒的封魔碑,主動呼嘯而出。釋放出一道道七彩虹光。

    秦烈那濺射出碎小電芒的眼睛,瞬間凝聚在封魔碑上。神情振奮。

    三滴金色鮮血,充滿了鋒芒畢露的凌厲氣息,率先從碑面上滲透出來。

    秦烈二話不說,以掌心等候著。

    「滴答!滴答!滴答!」

    三滴金燦燦的鮮血,接連滴落他掌心,帶著一種鋒銳之力,差點刺破他的掌心皮肉。

    秦烈眼睛一亮。默默運轉煉血術,一股吸力從他掌心湧現。一下子將三滴金色鮮血吸入血管。

    凌厲的灼熱感,從他血管內傳來,那三滴金色鮮血猶如利刺,扎的他渾身難受。

    這是金靈的精血,尚且沒有被煉化,所以金銳之力還不受控制。

    還沒等秦烈以煉血術,將這三滴金色鮮血馴服一下,突地,三滴暗黃色的鮮血,又在封魔碑的碑面上冒了出來。

    秦烈急忙再次以掌心等候。

    很快,三滴土靈的精血,也被他吸入血管。

    一種渾厚堅實的大地氣息,從他身上傳了出來,他周身猶如披了一件黃色的寶衣,令他顯得寶光燦燦。

    這是因為他修鍊大地之力。

    土靈的精血,一入他體內,就感知到了熟悉的氣息,自然而然地就溫順下來,甚至不需要他馬上以煉血術煉化。

    秦烈神情一振。

    下一刻,三滴透明無色的鮮血,如清晨的露珠,也在碑面上凝結出來。

    這是水靈的精血。

    秦烈繼續以掌心收斂,將三滴透明水珠子,一滴滴融入血管。

    水靈的三滴鮮血,顯得頗為溫和,和他身體沒有強烈的衝突,也沒有引起他身體的異常反應。

    九滴金靈、土靈、木靈精血相繼湧現后,封魔碑重新平靜下來,一道道神光收回,又變得稀疏普通。

    秦烈將封魔碑收入空間戒,立即集中精力,全力去煉化九滴精血。

    和秦烈相隔不遠的另外一個修鍊室,一名五十歲上下,渾身金光熠熠的中年男子,忽然睜開眼,輕「咦」了一聲,喃喃道:「怎會有渾金獸的氣息?」

    此人名叫郭延正,如意境巔峰,是金陽島的六大護法之一,修鍊金剛之力,一身筋骨中都混著金汁鐵屑,對純粹的金銳之力有著非常敏銳的感知。

    他是六大護法之一,在金陽島身份不凡,所以即便是不姓邢,也夠資格在這一層有一套獨立的廂房享用。

    郭延正最近深居簡出,一直縮在修鍊室苦修,試圖找到突破如意境的契機,對外事全部置之不理。

    邢勝男也知道他在關鍵時刻,在沒有遇到大事的情況下,也都盡量不勞煩他,給他足夠的時間和空間,期待他能早些突破現狀,進階到破碎境。

    「渾金獸乃是修鍊金銳之力者的至寶,這種純金屬性的異獸,一出生就是六階,還擁有無限成長的空間。」郭延正停下了修鍊,身上的熠熠金光逐漸消失,摸著下巴。他沉思著,想道:「真要是和渾金獸有關的靈材,即便只是一截骨頭,對我的突破而言,也都是一個巧妙的突破口。」

    郭延正緩緩站起,閉關多日的他打開了門,通過對渾金獸氣息的感知,直接朝著秦烈那間廂房行來。

    他很快站到秦烈廂房門口,眯著眼。先以靈魂意識滲透進來。

    廂房內,宋婷玉、謝靜璇呆在一間卧室修鍊,雪驀炎則是在另外一間,秦烈獨自佔用修鍊室。

    郭延正的靈魂氣息,猶如無形輕煙飄逸進來,無聲無息游弋著。想弄清楚主人的境界層次。

    宋婷玉三女幾乎立即感知到,馬上睜開眼,將身上氣息收斂。

    秦烈皺眉,也停下了對體內九滴鮮血的煉化,沉著臉看向外面。

    以靈魂意識直接隔著門窺探,乃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這是共識。

    郭延正仗著他是金陽島的六大護法之一,仗著他和邢家大多數人熟識。竟隔著房門以靈魂意識確認秦烈眾人的境界修為,這種舉動無疑是沒有將秦烈他們當一回事。

    「咚咚咚!」郭延正用力叩門,神情自若道:「我是郭延正。」

    他已經探明清楚,廂房內四名男女皆是通幽境,就算是邢家人,應該也只是小輩而已,對他也要以禮相待。

    所以他沒有多少顧忌。

    屋內。宋婷玉和謝靜璇忽視一眼,同時從空間戒取出易容面具佩戴上。

    雪驀炎在變容的時候。眼睛幽冷,禁不住輕哼一聲。

    郭延正沒有先叩門,而是先以靈魂意識窺探,將她們的境界修為查明清楚,這種做法分明就是犯忌了。

    此人不但沒有一絲不好意思,還立即大大咧咧要他們開門,上來就說明自己的身份,顯然又存著以他在金陽島的護法身份壓人的想法。

    這讓雪驀炎愈發不高興。

    她是幻魔宗宗主的親傳弟子,往常的時候,就算是金陽島的島主邢宇邈,見著她也要客客氣氣,郭延正這種護法級別的人物,以前她連正眼都不瞧的。

    如今,在這金陽島的船上,連區區一個護法竟然都敢冒犯她,這讓她很是不爽。

    壓抑著怒氣,雪驀炎一言不發,想看看秦烈會怎麼做。

    下一刻,秦烈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郭延正?郭延正是誰?」

    長廊內,郭延正臉色沉了下來,喝道:「竟然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我管你是誰?你有什麼事就說,沒事就請離開!」秦烈不耐道,他還急著儘快將體內九滴鮮血煉化,不想和這莫名其妙的郭延正浪費時間。

    「郭護法,你怎麼出來了?」邢瑤的聲音響起,輕輕打開房門,她也站到長廊內,愕然朝著郭延正望來。

    「見過大小姐。」一看邢瑤出來,郭延正立即鞠身,馬上換了一副態度,笑著解釋道:「我剛剛在修鍊的時候,察覺到這邊有渾金獸的氣息釋放出來,所以過來問一下情況。也不知道屋內四個小輩,究竟是什麼來歷,竟然敢對我出言不遜。」

    他倒是惡人先告狀起來。

    「渾金獸的氣息?」邢瑤明顯有些驚訝,「先前我也感覺到有幾股奇妙的氣息顯現,只是我境界太低,分辨不出來。郭護法,你真的肯定從這裡釋放出了渾金獸的氣息了?」

    「那是當然。」郭延正肯定地點頭,「如果不是有渾金獸的氣息流出,我怎會閑著沒事,來這邊詢問情況?」

    頓了一下,郭延正又問:「大小姐,屋內的四個小輩,也是邢家族人?這間廂房我記得以前一直空置的啊,他們什麼時候住進來的?」

    「就這兩天。」邢瑤瞥了一眼那間緊閉的房門,毫不避諱,揚聲說道:「說是從天滅大陸而來,中途船毀了,一個傢伙說自己叫邢烈,冒充我們邢家的族人,偏偏小姑還相信了,竟然讓我安排他住進來。」

    「大小姐,為了太古生靈的遺骸搜查,近期敵方姦細活動頻繁,我們前段時間不是逮著三個么?這幾人,會不會?」郭延正嚴肅起來。

    「我也這麼懷疑,可惜我還沒抓到他們的把柄。」邢瑤順著話說。

    「要不,搜搜他們的身?」郭延正眯著眼,不懷好意地說道:「這個時候,你姑姑應該正在修鍊室凝鍊靈力,肯定不會留意到這邊的動靜。」

    「郭護法要是覺得可行,我反正不會有意見。」邢瑤也想快刀斬亂麻,想趁著邢勝男修鍊的時候,將秦烈的身份揭穿,及早掐滅隱患。

    「交給我吧。」郭延正自告奮勇道。

    ……

    ps:還欠四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