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心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心亂字體大小: A+
     

    邢武遠遠看過來,搖頭啞然失笑,點頭道:「你們上來吧。」

    他一點不羨慕秦烈。

    在邢武來看,秦烈雖然擁有這三個女人,可是品味……簡直不敢恭維。

    宋婷玉三女為了不招惹麻煩,都主動將美貌收斂,喬裝打扮后的模樣顯得極為一般,連秀麗都算不上。

    邢武見慣美女,這種普普通通沒有絲毫美色可言的女人,在他眼中毫無吸引力。

    他只是覺得好笑罷了。

    宋婷玉三女可不管他怎麼想,早就待夠了的她們,一見邢武發話,立即急不可待向外走去。

    可憐的杜向陽和洛塵,只能眼巴巴看著,目送三女脫離苦海。

    「秦烈這見色忘義的傢伙!」杜向陽大罵。

    洛塵也暗暗咬牙。

    顯然,秦烈分明將他們捨棄了,沒有將他們一併帶離出去。

    邢武帶著三女離開最下一層,徑直往上面而去,臉上帶著揶揄的笑容,隨意地問道:「你們真的都是邢烈的女人?」

    「那是當然。」宋婷玉抿嘴輕笑,明眸閃亮。

    邢武忽然有些迷茫。

    如果不看宋婷玉的臉,只看她的眼睛,還有那令人心猿意馬的身姿,邢武覺得這女人應該頗為不凡。

    先前,宋婷玉輕笑時,美眸中的神采,也讓邢武有些迷失,生出正在和一個絕世美女對話的奇妙感。

    他甩了甩頭,將那種荒唐的感覺驅散。又問道:「你們怎麼會同意?我是說……三女共侍一夫這種事?」

    謝靜璇和雪驀炎眼神同時冷了下來。

    不談身份,單單論境界的話,邢武還不如她們,在這兩女臉色一冷后,邢武不由一驚,輕道:「通幽境巔峰!」

    「邢烈有魅力,所以我們願意,這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宋婷玉閑著無聊,笑著調侃了起來。「像你這樣的……只是模樣俊俏一點,沒有什麼真材實料的,我們還看不上呢?你們說是不是?」她還別頭向謝靜璇、雪驀炎求證。

    兩女狠狠瞪了她一眼,暗罵她無聊,沒事找事。

    「這……」邢武一下子尷尬起來,訕訕笑著。發現不是這牙尖嘴利的女人對手。

    「在我來看呀,男人啊,不單單要有長相,還要有人格魅力,有能讓女人安心信賴的實力。」宋婷玉搖了搖頭,掃了邢武一樣。輕笑道:「邢烈有的東西,你恐怕沒有。小弟弟,你還差得遠呢。」

    「我,我不小了啊。」邢武摸著鼻子。

    「小武,人帶過來了嗎?」邢瑤的聲音,在三層長廊傳來。

    「瑤姐,我們過來了。」邢武忙答話。

    「你看人家都喊你小武,你還不小啊?」宋婷玉咯咯輕笑。

    邢武苦笑。

    講話間。宋婷玉三女便進入長廊,一眼看到盡頭的邢瑤。

    邢瑤以審視的目光。從頭到腳將三女打量了一番,旋即面色古怪地點了點頭,小聲嘀咕道:「還當他多厲害呢?三個女人的長相,加起來還不如人家一個好看呢,我說嘛,這樣的無恥混蛋,能找到什麼好老婆?」

    一看清楚宋婷玉三女的模樣,她一下子釋然了。

    「邢武,帶他們去裡面的廂房吧。」邢瑤立即縮回頭,懶得繼續多看下去,轉身將房門關緊。

    也在同時,秦烈在盡頭將房門打開,笑著走了出來,沖宋婷玉她們招手。

    「我就不送了。」一見秦烈出來,邢武笑了一下,便離開了長廊。

    宋婷玉三女,於是穿過長廊,徑直來到秦烈所在的廂房。

    除宋婷玉依然美眸蘊著笑意以外,另外兩女的眼中,都多多少少有些惱意,在秦烈關門的那一霎,同時對他翻了個白眼。

    秦烈伸手指了指和邢瑤相隔的一面牆,聳了聳肩膀,以眼神表示自己也是無奈之舉。

    宋婷玉進來后,神情自若地走動著,很快弄清楚這邊的布置,旋即伸手指向那間小小的修鍊室,示意這裡做過隔音方面的處理,可以進去放心講話。

    「我先換一身乾衣服。」雪驀炎輕道。

    謝靜璇一言不發,已經率先走向梳洗間,空間戒閃亮時,一件雪白長裙就冒了出來。

    她這是提前搶佔梳洗間。

    雪驀炎看了她一眼,微微皺眉,取出一身淡綠色紗裙,也鑽了進去。

    「給我留個位置。」宋婷玉也急忙笑著擠進去。

    三女都進了梳洗間,都急著將身子清洗潔凈,換一身乾衣服。

    「我去修鍊室靜坐一會兒。」秦烈輕咳了一下,摸著鼻子鑽入修鍊室,不去管外面的三女。

    因為要等三女進來,他沒有關閉修鍊室的門,所以能清楚聽到外面的聲音。

    「嘩嘩嘩……」

    清水沖洗身子的聲音,不斷從外面傳來,聲聲傳入他耳朵。

    秦烈閉著眼也能想象,這時候的宋婷玉三女正在做什麼,在海上待了許久,三女一直沒有能找個獨立私密的地方梳洗,先前她們又被海水浸泡了,自然急著要好好洗凈身子。

    那水聲不斷響著,猶如一根頭髮在撓騷著秦烈的心弦,讓他心猿意馬,腦海中不時浮現出一幅幅香艷畫面。

    他很快就有了正常的生理反應,體內漸漸燥熱,有些坐立不安。

    「媽的,真是要命啊。」低罵了一句,他試著調整呼吸,讓自己不去多想。

    然而,越是控制,他發現越是浮想聯翩。

    聽著水聲,腦海中一幕幕畫面,越發變幻的香艷誘惑,讓他血脈膨脹,越來越難受。

    在秦烈水深火熱的煎熬中。三女接連沐浴更衣,她們沒有在室內遮掩容顏,三張美艷、清麗、素凈的俏臉全部呈現出來。

    換了乾淨清雅的衣裙,展現真容的三女,以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長發,接連進入這間小小的修鍊室。

    宋婷玉最後將刻畫了隔音圖紋的木門關緊,一邊梳理著瀑布般的秀髮,一邊笑盈盈說道:「一下子多了三個老婆出來,你這混蛋吃得消嗎?」

    「你有完沒完?」謝靜璇和雪驀炎同時瞪向她。

    「咯咯。好吧,我不說就是了。」宋婷玉笑著舉手投降。

    「你見過邢勝男了?她有沒有懷疑你的身份?還有,你準備怎麼對待金陽島,這幾艘船,會往什麼地方開赴?」雪驀炎捋著濕發問道。

    「神屍都在下面跟著我們吧?」謝靜璇確定關鍵的事情。

    「那邢瑤是誰?她剛剛看我們的眼神,充滿了輕視厭惡。你怎麼樣她了?」宋婷玉也問,只是她關心的問題,明顯和另外兩人不一樣。

    秦烈看向三女,視線在她們一張張或妖媚、或清純、或秀麗素雅的臉上掠過,腦海中先前浮現的旖旎畫面,這時候還沒有徹底被壓下去。

    「問你事情呢!」謝靜璇輕叱。

    雪驀炎也輕輕皺眉。

    秦烈不斷咳嗽。逐漸平靜下來,暗嘆這三女魅力驚人。自己差點就失控了。

    「神屍會一直跟著我,這一點不用擔心,那邢勝男不但沒有懷疑我,還極其認同,只是我還沒有弄清楚他們的目的地……」靜下心來后,秦烈將情況解釋了一番,「聽那邢瑤的意思。最近各方勢力的姦細,在朝著金陽島滲透。那丫頭。當我們就是敵方姦細,所以緊盯著我,最近可能會認真查探一番,不過不要緊,我們從神葬場回來的身份應該不會暴露。」

    「邢家竟然恰恰有刑天這個人?當真這麼巧?」雪驀炎訝然。

    「的確巧了,我信口胡謅的一個名字,還真是讓邢勝男相信了我的身份。」秦烈也覺得不可思議。

    「對邢家,還有邢勝男這個人,你怎麼看?」雪驀炎神情肅然。

    沉吟了一下,秦烈說道:「邢勝男這個女人……挺不錯,邢宇邈還有別的邢家人,暫時看不出什麼。」

    「血煞宗一直試圖拉攏邢家,如果你能找到突破口,讓邢家信賴我們,那會非常好。對現在的血煞宗來言,邢家和金陽島,會是很大的一股助力。」雪驀炎充滿期待的說道。

    「試試看吧。」秦烈點頭。

    「最好先弄清楚這些船的目的地。」謝靜璇提醒。

    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們先歇歇,邢瑤應該會調查我,要弄清楚我的身份。要是能過得了邢瑤這一關,讓邢家人真的相信我,我想我們至少不會被趕下船,不會和他們發出激烈衝突。」

    「嗯,如果能無聲無息,夾雜在金陽島當中前往天戮大陸,那自然再好不過了。」雪驀炎附和,「能不暴露,還是不暴露的好。要是消息走漏了出去,我們想一路順利到達那地方,恐怕還真是不容易。」

    「過女人的關,對你來說,還不是輕而易舉?」宋婷玉調笑道。

    「呃,你這是什麼意思?」秦烈臉色古怪。

    「我先前還說過,你魅力大,對付女人起來一拿一個準。」宋婷玉咯咯笑著,拋了個媚眼過來,「人家不介意你有四個女人。」

    「婷玉姐!」謝靜璇怒目相視。

    「宋小姐!」雪驀炎也一臉頭疼的樣子。

    「高宇他們在下面沒事吧?」秦烈隨口問道。

    「下面那些人,沒有一個是那三人對手,不用擔心他們。」宋婷玉說道。

    「那就好。」秦烈徹底放下心來,「暫時,就在這船上待著,等我弄清楚狀況再說。」

    「好。」

    ……

    ps: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