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沒有死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沒有死透……字體大小: A+
     

    短短時間,所有來犯的潘家族人,都被神屍屠戮乾淨。

    待到六具追殺潘通的神屍,從前方海域返回,洛塵等人凝神細看,都發現在神屍的口中有著焦黑血跡,還有幾縷黑魆魆的衣片。

    「看來潘通被燒焦后,也沒有逃過被神屍吞吃的噩運。」杜向陽放鬆下來,幸災樂禍道:「潘家人急匆匆而來,還準備依靠太古生靈的遺骸,令潘家從此飛黃騰達。他們恐怕沒有料到,家族真正的核心精銳,會在短短几分鐘時間被殺個精光。」

    眾人心中雪亮,經此一役,潘家這個赤銅級的勢力,定然會一蹶不振。

    就算雪驀炎、洛塵事後不繼續報復,失去眾多族內強者后,潘家也會迅速被周邊勢力吞沒蠶食,被撕成個粉碎。

    勢力和勢力之間的戰鬥,一向慘烈血腥,沒有強者坐鎮的家族根本無法遭受對頭的洗劫。

    「嘭……」

    重返枯島,眾人接連從神屍肩膀上跳下來,又在沙灘上坐了下來。

    高宇也將邪神收起,一聲不吭坐下,取出一枚心竅般的墨綠色丹丸吞下,閉目調息起來。

    八具神屍像是八座赤銅小山,巍峨聳立在眾人周邊,在烈陽的照耀下閃耀著燦燦金黃光芒。

    秦烈也從神屍身上下來,面對眾人責問的目光,不由苦笑一聲,尷尬解釋起來:「那個,前兩天恰好突破了境界,所有精力都在破階上了。沒留意你們這邊的動向……」

    數天前,另一座枯島山谷,秦烈等候封魔碑煉化金靈、土靈、水靈,準備迎候新的精魄液體的時候,不斷以靈石、魂晶積累力量。

    結果他直接順理成章突破了境界。

    破境的時候,他所有的精力,靈魂意識,靈力,都處在動蕩中。根本沒有功夫去管其他事情。

    等他終於破境結束,踏入通幽境後期的時候,立即發現散落在山谷的神屍頭顱,竟主動飛了起來。

    八顆頭顱從山谷呼嘯而出,在他的注視下,落向深海八個水漩渦中。

    秦烈跟了過去。驚人地發現八具本該被天器宗、萬獸山束縛的無頭神屍,居然就在深海下面。

    待到神屍的八顆頭顱,分別坐落到身體脖頸的那一霎,還在他空間戒內凈化金靈、土靈、水靈的封魔碑,主動飛了出來。

    封魔碑高高懸浮在八具神屍頭頂上方。

    之後,一條條炫目神光鎖鏈。從碑面上延伸出來,精準地連接到神屍眉心。

    封魔碑和神屍瞬間達成奇妙聯繫。

    幾乎同時。從碑面上又貫射一道七彩光暈下來,將他罩在當中。

    那七彩光暈,強行灌入一道記憶進入他靈魂識海,令他瞬間掌握了一種古老的神語。

    而他,只需要摸著封魔碑,以那種語言傳遞命令下去,神屍就會不遺餘力執行。

    神屍聽從封魔碑吩咐。他可以通過封魔碑,來間接操控神屍。令神屍幫他達成所有目的。

    「神屍,神屍,不是死了么?怎會聽得懂明白?分清意圖?」

    看著八具釋放出金黃色光芒,神威攝人的八具神屍,杜向陽睜大了眼睛,臉上滿是迷惑。

    「如果沒有靈魂意識,應該就不可能聽懂人言,沒辦法明確你的意圖吧?」謝靜璇也是費解。

    「誰說神屍徹底隕滅了?」秦烈反問。

    「神屍,神屍,隕滅者才稱呼為屍啊?」宋婷玉道。

    「無頭的時候,他們能稱為神屍,但當他們的頭顱落下,當他們屍首合一,他們便不再是沒有一絲意識的死屍。」秦烈眯著眼,眼神閃爍著熠熠光芒,道:「他們還留有簡單的意識,也有殘缺的靈魂存在,並不是徹底隕滅。」

    「還沒死透?」眾人驚愕起來。

    「應該和邪神一樣,靈魂在隕滅后,化成一絲絲不滅念頭消散在天地之間,卻並沒有徹底湮滅掉。」高宇突地插話。

    眾人又訝然看向他。

    擦拭了一下嘴角血跡,臉色蒼白的高宇,眼瞳中幽光深邃,以冰冷的聲音說道:「所有生靈在踏入不滅境后,靈魂都幾乎不會自然湮滅,就算是身死魂寂,魂魄依然可能留有痕迹和殘念,散落在天地之間。」

    「看來高宇了解的很深。」秦烈笑了笑。

    大家皆是朝著高宇看來。

    吞吃了一枚丹丸后,高宇的傷勢迅速穩定下來,萎靡不振的精神,也在快速恢復,這讓眾人暗暗稱奇。

    大家都能想象,那一枚丹丸定然極其不凡,不然高宇恢復的速度萬萬不會這麼快。

    「只要達到不滅境武者,與人決戰之時,即便身死魂滅了,也不能稱得上徹底死亡。」高宇冷著臉,繼續說道:「除非在他身死之時,將其未滅的靈魂以秘術強行煉化,將靈魂的所有痕迹抹除掉,不然都不能算真正的殺死。」

    「譬如以雷霆閃電之力,雷電淵潭那樣慢慢煉化,將記憶、經歷、殘念徹底抹除掉?」宋婷玉訝然。

    「沒那麼麻煩。」高宇搖了搖頭,「雷電淵潭是為了煉化出無垢魂泉出來,所以雷霆霹靂採取了溫和淬鍊方法,真要只是為了毀滅一個靈魂,以最狂暴的雷霆之力轟滅,只需要一下子。」

    「邪神和這些神屍是怎麼一回事?」宋婷玉再問。

    「應該都是不滅之魂自曝,靈魂裂成千絲萬縷,瞬間遁入虛空消散。」高宇停頓了一下,又道:「這也算是魂滅,只不過這種魂滅,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死亡。未來,如果有合適的契機,那些自爆后的殘魂,還有希望重新聚集,還能涅磐重生。」

    「靈魂自爆后,還能重生?」謝靜璇也驚住。

    「不是所有的靈魂,而是不滅之魂!」高宇不耐地糾正,「只有達到不滅境,亦或者超出不滅境的生靈,在遇到強敵,發現無力抵擋的時候,才有可能通過這種靈魂自爆的方式避免徹底隕滅。」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愣住,一時間沉默了。

    「高宇說的沒錯。」秦烈淡然一笑,補充道:「這八具神屍,雖然被斬斷了頭顱,卻不算是徹底隕滅。他們就是通過高宇所說的方式,自爆了靈魂,令千絲萬縷魂念散落在天地之間。有些殘魂,如果離本體比較接近,會下意識重新往本體聚集,會在許多年後重回本體腦海,讓本體擁有簡單模糊的意識,有微弱的靈魂氣息。」

    「也有很多殘魂雜念,會被修鍊武道的武者,機緣恰巧下感知吸收煉化,再也不能被本體重新吸收。」高宇又道。

    「天地之間,不滅生靈的殘魂,有許多遊離不定,歷經時間的漫長衝擊,變得稀薄不可辨,連巔峰強者也感知不出。」秦烈神色肅然,「有時候,在時間的無情腐蝕下,強者的殘魂,可能只剩一絲絲記憶波動。這些記憶波動,混雜在空間特殊之地,無序遊盪著,有可能被人無意獲取。」

    「無意獲取?」杜向陽目顯異色。

    「你應該聽說過,許多武者在修鍊中,在一次次最艱難破境的關鍵,有靈光一現,如有神助感知到天地道理,悟透一種奇妙靈訣的事情吧?」秦烈問道。

    不單單是杜向陽,其餘人也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不久后紛紛點頭。

    「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三百年前,我們天劍山的一名前輩,卡在破碎境多年,有一次他在山巔修鍊之時,突地靈感如潮,竟悟到了一種神奇的劍訣。」杜向陽驚叫起來,「那劍訣名為『九陽劍焰訣』,我如今修鍊的劍訣,就是從這劍訣變化而來。據說,在萬年前有一個『九陽天君』,他施展的靈訣名為『九陽耀日』,當然,九陽天君早已隕滅了,不過我們天劍山的『九陽劍焰訣』和『九陽耀日』極其相似,莫不成……」

    「幻魔宗也有類似的記載。」雪驀炎也輕呼出聲,「七百年前,幻魔宗一名天賦很差的弟子,修鍊時走火入魔,所以人都當他廢了。沒料到,他在清醒后竟然悟到一種陰魔秘術,之後就像是變了個人,一下子開了靈智一般,修鍊幻魔宗的靈訣進展迅猛,一舉成了幻魔宗當時最耀目的天才。難道……」

    「很有可能就是恰恰感知並吸收了不滅強者的殘魂記憶波!」秦烈認真道。

    「這麼說,邪神和這八具神屍,都不是徹底隕滅?」洛塵駭然。

    「葬神之地,那一具具太古生靈遺骨,還有一部分和他們一樣,並不是真正的魂飛湮滅。」秦烈點了點頭,凝重道:「我現在就可以肯定,血祖,還有巫祖,都還沒有真正死透。」

    眾人神色又是一變。

    「高宇,你將這尊邪神遺體尋到,是準備自己煉化,吸收他的傳承,還是準備為他找尋殘魂,重聚他的魂魄?」秦烈忽地問道。

    「你準備怎麼對待血祖?」高宇反問。

    秦烈一愣,之後乾咳了兩聲,笑了笑,沒有繼續問下去。

    「秦烈,你?」雪驀炎駭然,「如果血祖還沒有死透,你,你準備?他可是血煞宗始祖啊!」

    「我就當他死透了。」秦烈平靜地說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