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稱雄十萬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稱雄十萬年!字體大小: A+
     

    「神葬場,竟然是搏天族培育後裔的神壇?」祁陽大驚失色,「馮毅!你欺瞞眾人,究竟為了什麼?」

    「自然是為了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骨,你不也是一樣?」馮毅苦笑。

    天器宗和萬獸山的眾多長老強者,沉默不言,靜靜聽著馮毅和祁陽的對話,這時候也是紛紛變色。

    這些人,都是兩方勢力的實質掌權者,對太古時期的搏天族,有著一定程度的認識。

    「搏天族,搏天族……與天搏鬥的種族。」羅翰低低自語,表情越來越嚴肅,「怎會是搏天族的神壇?」

    「在太古時代,搏天族為第一強族,統御八方,威懾各族,奴役了億萬生靈,當真無愧的第一霸主。」祁陽深吸一口氣,「人族,巨靈族,修羅族,木族,種種活在搏天族陰影下的種族,聯合起來一起討伐搏天族,歷經無數次血戰,付出無法想像的慘痛代價,才最終將搏天族擊敗,讓這個雄霸天地,輝煌了十萬年的種族幾乎滅族,殘留的族人也從此銷聲匿跡,遠遁浩瀚星空就此沉寂下來。」

    提起搏天族,天器宗、萬獸山的所有人,都是神情沉重。

    「太古之戰後,搏天族慘敗,巨靈族、修羅族、幽冥界、木族和其餘各大種族,傷亡慘重,許多小種族就此滅族。」祁陽眉頭深鎖,繼續說道:「那些曾經強悍的種族,因為那一戰死傷太多強者。從而衰敗沉落下去。我們人族,則是依靠著別的種族無法企及的超強繁衍力,發展出龐大的人口,以可怕的人口基數,誕生了一個個強者出來。」

    「巨靈族、修羅族、幽冥族,這些一度強盛的種族,因為繁衍困難,未能抓住時機迅速發展起來,如今都還在漫長的休生養息中。」

    「最終。反而是我們人族成了最大的獲利者,實力超越了各族!太古之戰前,實力連前十都排不上的我們人族,通過這一戰,一舉攀上巔峰,變成天地間最強悍的大族。從而雄霸靈域,真正主宰了星空!」

    話到這裡,祁陽臉上浮現傲然之色。

    然而,只是一霎后,他便一臉凝重,道:「即便人族已稱霸天地。也依然深知搏天族的可怕,始終都在提防著。提防搏天族的反撲。」

    他瞪著馮毅,喝道:「神葬場既然是搏天族培育後裔的神壇,它的粉碎炸裂,就有可能引起搏天族的注意,你的做法有可能令暴亂之地生靈塗炭!」

    「搏天族的族人,也可能不會留意到這個神葬場,那麼多年過去了。他們始終沒有回來過,或許已經死光了也說不定。」馮毅訕訕乾笑。

    「太古第一族。歷經太古戰紀,在所有種族合力攻擊下,也沒有被滅族,只是被驅逐出去。」祁陽冷笑,「這麼強悍的種族,曾經的天地霸主,會在星空內自然滅族?你自己信嗎?」

    馮毅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后,馮毅點了點頭,說道:「事已至此,再說別的也沒用了,我們立即傳訊各方,將情況說明清楚。」

    「你和姜鑄哲之間,到底存在什麼交易?這一點,我想你應該想眾人交代清楚!」祁陽哼了一聲,「姜鑄哲此人,千年前就攪的暴亂之地天翻地覆,你竟然和這人存在來往,簡直昏了頭!」

    「我們天器宗的事情,還輪不到你祁陽多管閑事,你管好你的萬獸山就行了。」馮毅哼了一聲。

    「希望搏天族的族人,不會留意到神葬場的變化,不會被吸引而來,否則……」祁陽搖了搖頭,神情凝重至極。

    「宗主,你說神葬場內的一具具太古生靈的遺體,都是被搏天族拘禁而來,專門為了培育後裔的?」畢尤試探地問道。

    馮毅點頭,「從我得來的消息來看,應該是這樣。」

    「那神葬場為何空間爆碎?莫不成,有搏天族的後裔,進入了裡面?」畢尤提出心中疑惑。

    「不太可能。」馮毅皺眉,「可能是別的變故。具體情況,還要等有人從神葬場內出來,然後才能問清楚明白。」

    「儘快傳訊各大勢力吧!」祁陽催促。

    馮毅於是發話。

    一時間,從天器宗和萬獸山這邊,傳出一個個訊息,直達天戮大陸、天滅大陸、天枯大陸和天寂大陸,送到另外七大白銀級勢力手中。

    得到消息,知道神葬場發生了巨變的七大白銀級勢力,第一時間作出反應。

    來自於七大白銀級勢力的強者,立即動身,全部朝著天裂大陸而來,要找天器宗和萬獸山問個究竟明白。

    ……

    天滅大陸南方海域。

    碧藍色的海面上,幾座孤零零的枯島靜靜坐落著,島上沒有高智慧的靈魂氣息,只有蟲豸海鳥聚集著。

    幾座枯島中間,萬里無雲的天空上,突顯一道道細密縫隙。

    猶如一塊完整的冰塊,被鐵鎚重擊了一下,出現了一條條巨大裂痕。

    裂痕逐漸變大,突聽一個震蕩天穹的炸雷聲,從蒼穹深處轟隆隆而出。

    一條條縫隙迅速撕裂,內中隱隱可見流光飛逝,能感應到荒寂陰冷的星空氣息,從中流溢出來。

    其中一道縫隙,突然綻出一條猩紅血芒,血芒初始很細小,卻在瞬間變得越來越大,離那縫隙越來越近。

    「喀!」

    那道本來細小的縫隙,一下子綻裂,那血芒裹著濃郁的血氣忽然貫射下來。

    「轟!」

    血芒轟落在枯島中間的海面上,在海上掀起了驚濤巨浪,引發了巨大的海嘯。

    幾乎同時,浮現虛空的一道道裂縫,又有湛湛神光耀目而出。

    一個個碩大的頭顱,如日月輪盤從中呼嘯而出,要麼衝擊在深海,要麼重重落在那些枯島上,將島嶼撞開一個個巨洞。

    一面閃爍著炫目光芒的墓碑,一道道鎖鏈,纏繞著一具具龐大如山的屍骨,也從那些縫隙中落下。

    轟然衝擊在枯島和海面上。

    這片荒無人煙的海域,突地沸騰起來,一道道璀璨光芒疾射,海面上驚天動地的轟隆聲不絕於耳。

    許久后。

    待到一具具如山的屍骨,一一落入深海和枯島,突然浮現天際的空間縫隙,又奇異的癒合。

    湛藍色的天穹,漸漸恢復了原樣,下方深海內的驚天動靜,也隨著時間慢慢平復下來。

    一座枯島的沙灘邊沿,幾個面色蒼白,濕漉漉的身影從海中爬了出來,渾身無力的癱軟在沙灘上,眼中彷彿還冒著金光。

    「秦烈呢?」杜向陽叫道。

    「在我手上。」宋婷玉被海水打濕了衣裙,曼妙身子誘惑無限,她兩手抱著秦烈本體,隨意答了一句。

    「不是這個,我是說秦烈佔有的血祖之軀。」杜向陽強調。

    「沒看到呀。」潘芊芊扭頭四顧張望,「我只記得,他好像以血祖的力量,將我們從還海底送了出來。他自己,好像還在下面,靈魂好像很弱……」

    「糟了!」杜向陽臉色一變,「境界低微的武者,以較弱的靈魂佔有強者之軀,要將強者體魄的力量釋放出來,靈魂力將會迅速耗盡,他恐怕靈魂類快要用光了!」

    「我去找他!」宋婷玉丟下秦烈本體,回頭就要重回海中,將秦烈給弄上來。

    「不用了,我帶他上來了。」就在此時,雪驀炎的聲音響起。

    眾人凝神一望,才發現雪驀炎拉在最後,兩手拖拽著血祖的遺體,吃力的一點點往沙灘上走來。

    宋婷玉、杜向陽等人,見她深深鎖著眉頭,忙過去幫忙。

    「好重!」洛塵喝道。

    「跟一座山一樣!」杜向陽愕然。

    拽著血祖的臂膀,兩腿,扶著腰,眾人合力,一個個齜牙咧嘴,好不容易才將血祖軀體弄到沙灘上,然後全部累癱了。

    「血之始祖,乃是太古時代的強者,他的軀體重逾萬鈞,如果不是海水有浮力,不是因為先前秦烈還有意識,我恐怕都不能將他弄上來。」雪驀炎大汗淋漓道。

    這時候,宋婷玉伸出手來,試圖以靈魂意識來感測血祖軀體,要弄清楚秦烈狀況。

    一道濃烈的血煞氣息,從血祖體內轟然迸發,宋婷玉按在秦烈額頭的那隻手,才剛剛將一縷意識凝鍊,就被自己彈開來。

    連帶著,就連宋婷玉的身子,都被衝擊推擠到一邊。

    「你沒有修鍊血靈訣,你的精神意識,不能深入他體內。」雪驀炎忙出聲解釋,「他沒事,只是靈魂消耗了太多的魂力,等平靜下來恢復一會兒,應該就能出來了。」

    「這是什麼地方?」謝靜璇詢問。

    洛塵和杜向陽,還有潘芊芊,聞言立即取出羅盤一樣的方向靈器,在撥動摸索著,確定目前的位置。

    「我們如今在天滅大陸的南邊,離天戮大陸也不太遠了,周邊很荒涼,只有這幾座枯島。」過了一會兒,杜向陽回應道。

    「現在怎麼辦?」洛塵皺眉,「我注意到,不但封魔碑和八個神屍頭顱飛了出來,就連神葬場內的許多太古生靈的遺體,也和我們一起落了下來。」

    「等,我們等秦烈醒來再說。只有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只有他,才能溝通封魔碑。」杜向陽說道。

    「好吧。」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