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第一巫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第一巫蟲!字體大小: A+
     

    「呼呼呼……」

    葬神之地內,八具神屍的頭顱,突然漂浮上天,如燦燦光球聚集在封魔碑旁邊。

    封魔碑的碑面上,一道道神光鎖鏈,變得愈發氣勢澎湃,神力驚人。

    「噼里啪啦!」

    道道神光猶如流星鞭子,重重抽擊在人魚族女子的身上,讓那名人魚女子調動而來的能量溪河,頓時炸成零碎靈光。

    八具懸浮著的神屍,一雙雙眼瞳深處,綻放出日月輪轉,星辰滾盪的畫面出來。

    神屍的眼睛,瞬間凝聚在水靈附體的人魚族女子身上,只見星辰碎芒,日月光華,竟同時灌注下來。

    瀑布靈光長河般,直直落在那人魚族女子身上,令這名太古生靈的海族之身,發出猛烈的震顫。

    還沒有來得及深研血祖奧妙的秦烈,不得不轉移注意力,再次看向冰湖底下。

    看向新起的變動。

    「蓬!」

    封魔碑釋放出繽紛虹光,一條條神光鎖鏈,衍變為寶塔的瑰麗形態,一下子坐落到人魚族女子頭頂方位。

    一條條流光溢彩的虹芒,從寶塔下方罩落下來,滲透到人魚族女子的腦殼。

    「嗚嗚嗚!」

    在那人魚族女子腦部,傳來水靈不甘心的呼叫聲,旋即,便見一條清溪流泉般的魂魄,被硬生生抽離出來。

    那魂魄,像是一條曼妙水蛇,一閃間。便落入封魔碑內。

    水靈被抽離封印!

    那具人魚族女子的屍身,失去了水靈的掌控,被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后,忽然溶解為水,和旁邊溪流匯聚在一塊兒。

    氣息皆無。

    當八具神屍的頭顱,一一浮上天空,如星辰增加日月光輝一樣,幫助封魔碑來抗衡三大靈體,水靈率先支撐不住。

    水靈被封印。封魔碑內的神光愈發奪目,八具神屍的頭顱,一雙雙眼睛射出來的光芒,也是傳來束縛天地,將葬神之地裹住的禁錮能量。

    封魔碑和八個碩大的頭顱,方向一變。又盯上了化身太古巨猿和巨人的土靈、金靈,展開新一輪的封印攻勢。

    同一時間。

    先前耀武揚威姜天興所化的血妖,被寒流颶風吞沒,被極寒之力一點點滲透骨髓靈魂,此刻結成了血色瑩瑩的一具猙獰冰雕。

    血妖內的姜天興,彷彿被一併冰凍。暫時失去了對太古生靈遺體的破壞力。

    七靈體中最強最有智慧的冰靈,終於騰出手來。在冰封了血妖后,開始正視封魔碑的威脅。

    冰靈沒有找尋一具修鍊寒冰之力的太古強者遺骨依附,它就藏匿在珈玥體內,在狂暴旋轉的颶風寒流中,似在暗暗觀察著什麼。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颶風寒流中,看著它的移動軌跡。

    「巫之始祖!」郁門驚叫起來。

    圍觀中的秦烈一方。東夷人,還有馮一尤。都清晰地看到,那將血妖封印的徹骨寒流,忽然漂浮到巫之始祖的位置。

    所有人的視線聚集而來。

    「喀嚓!喀嚓!」

    咀嚼骨頭的聲音,很輕微地從巫祖的體內傳來,彷彿有什麼東西,潛藏在巫祖體內進食。

    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在巫祖軀體內發出刺耳的厲嘯,似在瘋狂掙扎著,想要倉惶而逃。

    八翼蜈蚣王的羽翅,在一根根減少,烏晶天蠍的蠍尾,也在一截截的消失……

    「有東西在吞吃巫蟲!」宋婷玉臉色一變。

    「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都是黑巫教培育的古巫蟲,非常可怕。」雪驀炎俏臉泛出異色,小心謹慎地說道:「它們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在被一點點吞吃,這說明吞吃它們的東西,一定更加厲害。」

    「巫祖睜眼了!」杜向陽大驚失色。

    只見巫祖緊閉的雙眼,突地裂開一道縫隙,碧綠色的眼瞳深處,隱隱可見一個蟾蜍蠕動著,似在歡快進食。

    「碧血玉蟾!那是,那是巫之始祖的本命巫蟲!」雪驀炎神色劇變,「在黑巫教的記載中,碧血玉蟾為第一巫蟲!它也是巫之始祖煉化馴服的,最初的那隻巫蟲!」

    「巫祖隕滅了,這隻碧血玉蟾,似乎還沒有死絕。」杜向陽反應過來,「它一直存活在巫祖的遺體內,吸引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將這兩隻巫蟲吸入進食的,看來並不是巫祖,而是它!」

    「碧血玉蟾竟比巫祖的生命力還要頑強!」洛塵無比的凝重起來。

    碧血玉蟾,被黑巫教稱呼為「第一巫蟲」,它是巫之始祖悟透巫蟲奧妙后,嘗試煉化的第一隻巫蟲。

    這隻巫蟲,也是巫之始祖的本命巫蟲,以巫祖的血肉飼養,以靈魂來馴服。

    在黑巫教的記載中,這隻巫蟲,被當成僅次於巫祖的特殊存在。

    很多黑巫教的教徒,時至今日,在第一次煉化巫蟲入體的時候,還都在對著它的圖像祭司禱告,祈求能夠和巫蟲成功融合為一。

    「幻魔宗和黑巫教爭鬥多年,我聽師傅說過,說現在黑巫教的教徒,還時常沖著這隻巫蟲舉行祭祀活動,說有人能隱隱感知到這隻巫蟲的存在,說……這一隻巫蟲一直都還活著。」雪驀炎臉色變幻不定,驚異地說道:「原來一切都是真的,原來這隻巫蟲,果真還存活著!」

    「巫祖靈魂俱滅,這隻巫蟲竟依然在巫祖體內存活,只是它應該也極其虛弱,所以才需要通過進食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來恢復力量。」杜向陽沉聲道。

    「冰靈找它做什麼?」秦烈皺眉。

    眾人忽地啞然。

    大家只能一瞬不移地看著,看著巫祖體內的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身子一點點被吃掉,最終徹底無影。

    本來只裂開一道縫隙的巫祖的眼帘,漸漸大大睜開,眼瞳也全部呈現出來,內部碧血玉蟾的影像,也是越來越清晰。

    眾人都能看出來,這隻名為「碧血玉蟾」的第一巫蟲,在無數年後已取得巫祖身體的所有權。

    兩道漆黑濃郁的光芒,在巫祖的眼瞳內吞吐不定。像是兩條黑漆漆的長蛇扭動著身子,讓巫祖顯得無比詭異可怕。

    巫祖突然坐起,他看向了懸浮頭頂的封魔碑,臉上浮現刻骨的恨意。

    「嗡嗡嗡!」

    刺破耳膜的厲嘯聲,從巫祖體內傳來,席捲八方。

    冰湖邊沿。所有看著他的武者,不論是來自於暴亂之地,還是東夷人,紛紛中招。

    許多人七孔流血,捂著耳朵的手指縫隙,也是血流不止。

    秦烈轟然巨震。渾身釋放出濃烈稠密的血光,血光在啪啪爆碎時。他的身軀不斷搖晃著。

    血光的碎裂,就是抗衡音波的凌厲衝擊,在一聲悶哼后,秦烈頑強站穩身子。

    只是,在他的嘴角,依然有一條血線呈現出來。

    「噗哧!」

    端坐在地的洛塵,一口鮮血壓抑不住的噴出。精神迅速萎靡下來。

    杜向陽、宋婷玉、謝靜璇,眼睛、鼻孔、耳朵、嘴巴。七孔流血,血流不止,東倒西歪。

    潘芊芊被音波直接震昏,滿臉滿嘴的鮮血,倒地不起。

    雪驀炎咬著銀牙,嘴角和耳朵流出鮮血,也是強行站住了身子沒有倒下。

    東夷人那邊,傳來凄厲慘叫,有三人當場被第一巫蟲的嘯聲震死。

    其餘人,比杜向陽、謝靜璇他們還要不堪,一個個鬼哭狼嚎,不斷去堵眼睛、鼻子、口中的鮮血,模樣狼狽無比。

    只有森野、岩岷口中雖然流血,卻硬生生挺了下來,沒有那麼難堪。

    馮一尤三個空間戒爆碎,以靈器的報廢為代價,又成功度過一劫。

    郁門鼻子和口中流血,發出一聲聲沉重喘息,分明也是極其辛苦。

    所有人都知道,掌控巫祖軀體的第一巫蟲,真正的目標其實還不是他們。

    此刻,在冰湖旁邊,一個個東倒西歪七孔流血的人,只不過是受到波及罷了。

    第一巫蟲的目標,乃是封魔碑!

    透過巫祖的眼睛,它流露出徹骨的恨意,彷彿它和巫祖都是因為封魔碑才會落得今天的境地。

    它一直潛藏在巫祖體內,非常虛弱無力,這麼多年來,這隻巫蟲甚至沒辦法移動巫祖的遺體。

    冰靈鎮守冰之禁地,以守靈的身份看護葬神之地,它也一直都知道第一巫蟲的存在,還知道這隻巫蟲對封魔碑的仇恨,所以它從沒有對這隻巫蟲動手。

    當然,它也不曾幫過這隻巫蟲。

    它很清楚,它若幫助碧血玉蟾,這隻巫蟲會在迅速恢復后,通過一具具太古強者的遺體恢復巔峰狀態,甚至還有可能超越巔峰。

    那是冰靈不願意看到的。

    它也不想這隻巫蟲死亡,所以它只是一直觀察著巫蟲,留著巫蟲,就是在等今天這樣的時機到來。

    先前,冰靈的忽然消失,就是潛藏起來和這隻巫蟲達成協議。

    也是冰靈助這隻巫蟲恢復了一絲力量,讓這隻巫蟲有力量可以將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吸引過來,由它進食來迅速恢復。

    如今這隻巫蟲,通過吃掉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成功恢復了一點力量,自然到了該向它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它要巫蟲破碎封魔碑!

    「秦烈!快以血祖對付它!我們很難撐過它不斷的厲嘯衝擊!」杜向陽突地大聲疾呼。

    「秦烈!快點動手,芊芊,芊芊就快不行了!」雪驀炎焦急如焚。

    「好!」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