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旁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旁觀字體大小: A+
     

    姜天興化身的血妖,沒有被斬殺,洛塵反而遭受重創。

    修鍊血靈訣的秦烈,感覺出洛塵體內沖入了一條條血煞精氣,那些力量頑強無比,還在破壞著洛塵的筋脈臟腑。

    洛塵不敢多言,立即坐下來療傷,就是在斬滅那些血煞精氣。

    「沒有化身血妖前的姜天興,絕對不可能是洛塵的對手!」杜向陽神情凝重,「但現在,姜天興身上的恐怖氣勢,連我……都害怕。」

    「森野和馮一尤他們不敢動手,也是看出了姜天興的難纏,生怕這傢伙被激怒后,朝著他們追殺過去。」雪驀炎也是憂心忡忡。

    「沒人動手殺他,姜天興會繼續吸食那些太古強者的鮮血,會越來越強大,這如何是好?」宋婷玉頭疼道。

    一時間,眾人都生出無計可施,拿姜天興沒辦法的感覺來。

    似乎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姜天興繼續下去。

    姜天興當真再次出手!

    化身血妖的他,這一次,盯上了一頭太古靈龜。

    那頭靈龜四腳朝天,佔地百畝,像是一個巨大的四角圓桌,它朝天的腹部上有著奇妙的紋絡,大地的脈搏一樣神秘,釋放出青蒙蒙的光爍。

    一種浩浩蕩蕩的青耀能量,輕紗似的遊動在靈龜身邊,像是在永恆保護著靈龜的遺體。

    然而,對已經迷失了心智,陷入了瘋狂嗜殺本能之境的姜天興來說,一切都不是問題。

    血妖直接撲向了太古靈龜!

    「啪啪啪!」

    血妖身上的刺鼻血光。和靈龜身上的青耀能量,狠狠撞擊在一塊兒。

    「嘭!」

    出奇地,十幾米高的血妖,被那青耀的能量撞擊后,突然就爆炸開來。

    血妖爆開,化成蓬蓬血雨飄灑下來,讓那一塊區域充滿了腥臭味道。

    站在冰湖邊沿觀望的森野、郁門,包括杜向陽、宋婷玉等人,都是眼睛一亮。潘芊芊更是驚喜叫了起來,「爆炸的好!」

    秦烈臉上沒有笑容。

    雪驀炎也是黛眉深鎖。

    深知血煞宗靈訣精妙的兩人,從血妖的爆炸,從蓬蓬血雨中意識到,這血妖其實在施展血煞宗的「血之爆裂術」,通過鮮血的爆炸。以蘊含靈魂意識的血滴,來腐蝕對方的軀體心靈。

    血雨紛紛灑落,在那些青耀能量收斂的一霎,穿透結界壁障,落在太古靈龜身上。

    每一滴鮮血,一到靈龜那朝天的腹部。馬上就融入它血肉當中,如水滲入海綿般消失。

    「血滴全部隱沒在靈龜體內了!」潘芊芊也看出不對勁了。

    先前暗暗慶幸的那些人。神情再次凝重起來,也都意識到了不妥。

    「嗤嗤嗤!」

    奇異的血融聲,從太古靈龜體內傳來,聽起來像是鮮血在沸騰滾盪。

    「煉血術!」秦烈臉色一變。

    「化身血妖的姜天興,竟然還能施展血煞宗的靈訣,這,這……」雪驀炎難以置信。

    「姜鑄哲父子。恐怕比我們所想的,還要難以對付!」秦烈面沉如水。

    根據血典記載。通過生靈死亡后鮮血凝鍊而出的血妖,只是一具能短時間存在的血之傀儡,沒有智慧,不能施展任何靈訣,只有嗜血殺戮的本能。

    當年,血厲在赤瀾大陸,在幽冥界的時候,也曾凝鍊出血妖來。

    血厲凝結的血妖,比姜天興弄出來的強大百倍,體型也是無比巨大,血煞氣驚天動地。

    但那兩次凝結的血妖,也只是傀儡罷了,根本不會施展任何靈訣,更加不會在戰鬥中運用詭計,不會佯裝爆碎,不會以「血之爆裂術」釀造出漫天血雨,避過太古靈龜的結界防禦,直接侵蝕靈龜的血肉。

    姜天興如今施展的手段,就連血厲,好像都沒辦法達成。

    熟讀血典的秦烈,也同樣被姜天興驚到,知道在那半部血典當中,記載的血妖之術,絕不會如此詭異奇妙。

    「難道,在摒棄理智良知,以鮮血為食,自甘墮落,墜入邪道之後,血靈訣也隨之發生了變化?」秦烈暗暗費解。

    「嘭!」

    太古靈龜的龐大身軀,突然爆炸,從它身上釋放的青耀結界,因沒有後續能量的補充,一下子散掉了。

    這具古老的靈龜遺體,碎裂的時候,血肉精華迅速流失。

    「吼!」

    爆炸的血妖,伴隨著吼聲,又從靈龜體內凝結而出。

    這一次,他身上的血煞之氣,濃郁的簡直如汪洋血海,氣勢遮天蓋地,讓封魔碑和三大靈體,都注意到了來自於他的威脅。

    「呼呼呼!」

    一個冰瑩的龍捲風,不知從何而來,以冰凍天地的寒意朝著血妖席捲而來。

    狂暴的龍捲風內,厲風呼嘯著,寒流涌動,隱隱能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姿,在颶風當中停止不動。

    她如冰之女神般主宰著寒流旋風。

    「珈玥!」冰湖邊,高宇冰寒的眼睛中,射出一道激動光芒。

    血妖一見冰靈席捲寒流旋風而來,瘋狂地咆哮著,也氣勢驚人地迎了上去。

    一瞬間,血妖便沖入寒流旋風中,在徹骨極寒的龍捲風內,和化身珈玥的冰靈激戰在一塊兒。

    一道道血光,從颶風內疾射八方,一束束冰棱冰刀,鋒利的切割著血妖。

    極寒之力,水波紋般層層籠罩下來,要將血妖都給凍成血色冰雕。

    血妖怒嘯著,猩紅的眼睛中,流露出毀滅天地的血煞氣息,瘋狂掙扎扭動著身體,血淋琳的光幕中,凝現出靈龜和木族族人的身影,似在助漲血妖的氣勢,幫血妖來力抗冰靈,要讓冰靈封凍的力量破碎。

    「這……」杜向陽啞然。

    在無人能阻止姜天興,只能眼睜睜看著姜天興,朝著一個個太古生靈遺體痛下殺手的時候,藏匿起來的冰靈竟主動站了出來。

    冰靈在阻止血妖對葬神之地的毀滅顛覆!

    身為冰靈,身為冰之禁地的主人,身為守護葬神之地的守靈,它在一心走出神葬場的同時,好像要守著神葬場,讓神葬場成為它以後的力量源泉!

    它不允許血妖將葬神之地的太古生靈遺體一一吞殺。

    在它心中,那些遺體永遠屬於它,也只屬於它!

    「好像沒我們什麼事。」秦烈也是愣住。

    關鍵時刻,竟然是冰靈冒出來,將姜天興化身的血妖罩住,要封凍住血妖,以免他繼續破壞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體。

    這麼一來,下方的局勢,變成了封魔碑戰土靈、金靈、水靈,冰靈則是戰血妖,幾方在葬神之地斗個旗鼓相當,不可開交。

    他們彷彿都成了局外人。

    「看戲吧,我們看戲就成了。」杜向陽一屁股坐下,取出幾塊靈石來,眯著眼恢復。

    宋婷玉眾人忽視一眼,也都學著他坐下,在下方爭鬥之際,盡量多恢復一點力量,好準備應付隨時可能發生的驚變。

    秦烈也坐了下來,也驚異看向下方,等候著局勢發生新的變化。

    一會兒后。

    「咻!」

    一道綿長猩紅血光,突然從他眉心釋放,只見先前被他吸入鎮魂珠的血色骨龍,還有血之始祖的遺骨,竟伴隨著血光重新飛出。

    「啪嗒!」

    嗜血龍縮小了數百倍,變成半截手臂長的袖珍形,如一根血色晶瑩龍骨,血光熠熠。

    血之始祖遺骨,像是一個晶瑩的赤紅冰雕,身形倒是正常。

    「咻!」

    藏匿在秦烈空間戒內的半部血典,不受控制地疾射出來,像是一塊血色骨片,突然飛入了血祖胸口。

    一閃而逝。

    「呼!」

    血典飛出的那一霎,靜靜落在地上的嗜血龍,猛地抖動起來,化為護臂的形態緊緊扣在血祖的左臂上。

    血之始祖的這具屍骨,則是在這一瞬間,爆射出燦燦血光。

    無比的耀目。

    ……

    ps:萬事開頭難,成功還了一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