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禍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禍害字體大小: A+
     

    森野請回滅日弓和箭神,高宇收取邪神,兩人一達成目的,當即以最快速度撤離。

    「走!先回湖邊!」

    在森野的命令下,僥倖存活下來的十來個東夷人,立即掉頭,原路返回。

    高宇將邪神軀體收入體內,也毫不猶豫,馬上從葬神之地離開。

    只有姜天興還留在那兒。

    另一端,天器宗的馮一尤,萬獸山的郁門,渡過一波震蕩襲擊后,也有機會奪取一具太古強者遺骨。

    可惜兩人似乎沒有收取的方法。

    眼見森野和高宇,不敢貪念更多遺骨,一奪取箭神、邪神遺體,即可就撤離,他們略一猶豫,也強行克制著**,迅速回頭。

    因為封魔碑和三大靈體爭鬥,營造出來的第二波衝擊狂潮,就要蔓延而來。

    他們不得不退。

    如此一來,整個葬神之地,就只剩下姜天興一人還站著。

    姜天興不甘心!

    沒有多少人知道,神葬場的位置和玄妙,最先的發現者就是他們父子。

    為了神葬場,為了血之始祖遺骨,為了一具具太古強者的骨骸,兩父子縝密籌劃了許久。

    可惜,最關鍵的封魔碑,卻被秦烈無意奪取。

    沒有封魔碑在手,姜天興主宰葬神之地的計劃,出現了最大的裂痕破綻。

    土靈、金靈、水靈的強悍,冰靈的狡詐,也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讓他後續的一些手段顯得無力。

    此刻,森野和高宇兩人,竟然都相繼達成目標,可他依然兩手空空。

    姜天興怎能甘心?

    「呼哧!呼哧!」

    姜天興發出重重鼻音,猶如一頭壓抑許久的狂魔,終於釋放了內心禁錮。

    在他雙眸中,一道道攝人血光疾射出來,令此刻的姜天興顯得瘋狂可怖至極。

    他身旁一具具先前暴體而亡的東夷人,流淌一地的濃稠鮮血。受著姜天興的吸引,詭異地朝著他匯聚而來。

    從上方俯瞰,會發現那些鮮血蠕動著,彷彿一條條血色長蛇,游弋著凝成一個奇詭的血色花紋。

    「……以真魂為引子,以鮮血為力量源泉。他在凝鍊血妖!」雪驀炎失聲驚叫。

    秦烈神情凝重起來,姜天興施展的「血妖之術」,和他了解熟悉的不太一樣。

    血典上記載的血妖之術,純粹以自己的靈魂御動,將剛死者體內鮮血匯聚,為鮮血賦予力量。讓血妖從血泊中站起來,受施法者調度。

    姜天興在施展「血妖之術」的時候。他自然垂落的兩隻手,十指的指尖卻不斷滴落鮮血。

    「滴答!滴答!」

    來自於姜天興體內的鮮血,傳來刺鼻的血腥味,一滴滴落入他腳下的血泊。

    血泊內的鮮血,如被濃烈火焰點燃,瞬間變得瘋狂猛烈起來。

    從周邊游弋而來的血色長蛇,也在頃刻間變得瘋狂。一條條鮮血迅速匯聚,在姜天興腳下凝鍊著。發生著詭異變化。

    很快地,一頭以鮮血凝鍊,高十來米的猙獰血妖,釋放出和姜天興類似的嗜殺瘋狂氣息,在血泊中咆哮而出。

    反觀姜天興,卻臉色蒼白,分明迅速虛弱起來。

    然而,他的一雙眼睛,依然閃耀著興奮瘋狂之色。

    和血妖那血淋琳的眼瞳,從中傳來的光芒,簡直如出一轍。

    「呼!」

    血妖張口一吸,將姜天興一口吞咽下去,姜天興一下子隱沒在血妖體內。

    把姜天興吞下后,血妖眸中光芒愈發妖異恐怖,渾身傳出令人心驚膽顫的可怕氣息。

    「血妖之術,通過凝聚死者的鮮血,混雜著死者沒有立即消散的殘魂而成。如此形成的血妖,雖然不能太久存在天地之間,卻可以短暫獲得恐怖力量,為施法者達成心中目的。」雪驀炎深吸一口氣,驚聲道:「姜天興凝結的血妖,和我所知的不太一樣,他似乎……將自己的靈魂和血妖達成緊密聯繫,以揮發靈魂、鮮血內的力量,短時間和血妖融為一體。」

    「這麼一來,姜天興就是血妖,血妖……也就是姜天興!通過這種方式,他能讓血妖持續的時間久一點,但是事後,他自己會虛弱很久很久,他甚至有被血妖反噬,出現他身亡,血妖卻一直存在的巨大弊端!」

    「嗚嗚嗚!」血妖仰天怒嘯。

    封魔碑和三大靈體的爭鋒,激蕩而來的層層力量波濤,在衝擊到血妖身前的時候,就被龐大的血殺之氣排擠到一邊。

    通過這頭不正常凝聚的血妖,姜天興竟頑強在葬神之地待了下來,而不是和森野、高宇、馮一尤那樣他們望風而逃。

    只是,以這種方式屹立葬神之地的姜天興,已陷入喪失理智的瘋狂之境,這種狀態下,他根本沒有收取太古強者遺骨的念頭。

    「血妖有嗜血的本能**!」秦烈渾身一震。

    他陡然反應過來,喝道:「不對!姜天興這樣凝結出來的血妖,會本能地,痛飲強者體內的鮮血!這頭血妖,會從最近的太古強者屍身開始,吸食他們體內還存在的鮮血!」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聳然變色,一個個目顯驚恐。

    「痛飲太古強者遺體內的鮮血?」潘芊芊瞪大眼睛,「這些太古強者,都是曾經縱橫天地的存在,他們屍身內如果還有鮮血存在,那鮮血當中……一定有著充沛的能量!」

    「葬神之地處在冰湖下方,在這裡,太古強者的遺體不會腐朽腐爛,他們體內的鮮血、力量、甚至精氣,都可能被完整的保留下來。」杜向陽臉色一變,「也就是說,下方那些太古強者的遺體,每一具,都可能存留著鮮血!」

    「要是給姜天興化身的血妖,一路痛飲鮮血,將所有太古強者的鮮血吸食,會發生什麼?」洛塵詢問。

    「天知道!」雪驀炎眼神一亂,「那樣的話,興許姜天興再也不會醒來。而天地間,將會誕生一頭極度嗜殺,會瘋狂吸食所有生靈鮮血的血妖!」

    「這頭血妖,將最終撕裂神葬場,沖入暴亂之地!」秦烈沉聲道。

    「那可能會是暴亂之地的滅頂之災。」雪驀炎苦笑。

    這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如果給姜天興化身的血妖,在葬神之地不斷吸食太古強者的鮮血,這頭血妖不但會蠶食姜天興的一切,還會攜帶著無窮無盡的戾氣,以血腥席捲天地,讓所有生靈和白銀級勢力,都被滔天血海淹沒。

    「秦烈,你能不能幫我找回珈玥?」

    如一縷孤魂野鬼,高宇冷不防冒出來,在秦烈身側二十米處站定,沒有再往前一步。

    「珈玥被冰靈侵蝕,靈魂被強行霸佔,如果你有辦法,我希望你能幫我將冰靈驅除,把珈玥給我找回來。」高宇靜靜看著他。

    「暫時我也沒頭緒,看情況吧。」想了一下,秦烈問道:「關於葬神之地,你了解多少?」

    「神葬場的消息,是姜天興父子帶到東夷那邊的,據我所知,在千年前血煞宗覆滅,在姜鑄哲那些以人血修鍊的血煞宗門人,被整個暴亂之地勢力追殺的時候,他就帶著一幫親信遠遁東夷。」高宇淡然回應,「姜天興,也是他和赤夷族的一名少女結合后,在那邊生下來的。對赤夷族族人來說,姜天興有著一半他們的血統,算是半個赤夷族人。」

    「當暴亂之地對血煞宗的追殺,不再那裡瘋狂猛烈,姜鑄哲就帶著姜天興從東夷回到了暴亂之地,隱匿在天器宗。」

    「關於神葬場,關於葬神之地的玄妙,姜天興父子了解最深刻。也是他,讓東夷人準備雷亟木,告訴他們對付雷靈的方法,說雷電淵潭內有著無垢魂泉。」

    「東夷人的先祖箭神,東夷人的至寶滅日弓,落入葬神之地的消息,也是他們放出來。」

    「單單為了滅日弓和箭神遺體,東夷人也沒辦法拒絕,加上姜天興父子還說明暴亂之地的各大白銀級勢力,會派遣精銳來神葬場參見試煉會。」

    「為了拿到東夷人的至寶和先祖遺體,為了剷除暴亂之地的未來領軍者,為了無垢魂泉和太古強者的屍骨,東夷人集合了眾多通幽境武者以別的途徑殺了進來。」

    「姜天興對神葬場的認識,超過此地所有人,他的每一步,應該都有計劃。」

    高宇將他通過珈玥,對姜天興的了解,一一道明。

    秦烈、杜向陽眾人都是驚愕無比,怎麼也沒有料到,最先洞悉神葬場奧妙的竟然會是姜天興父子。

    也沒有料到,這些東夷人之所以會進來,也是姜天興父子從中促使。

    這麼來看,一千年前興風作浪,攪的暴亂之地天翻地覆,讓血煞宗最終滅宗的姜鑄哲,當真是個大禍害。

    「姜鑄哲很可怕,據珈玥所說,很多東夷人的族老都非常器重信賴他。東夷人認為,姜鑄哲可能會是他們踏入暴亂之地,將暴亂之地掃平的關鍵。」高宇補充道。

    「銷聲匿跡了一千多年,他一直在通過吸血偷偷修鍊,此人的真正實力,恐怕已達到暴亂之地的巔峰級別。」秦烈神情肅然,「如果再給他拿到血祖遺骨,被他得到了嗜血龍,讓他將這些太古強者屍骨霸佔,這暴亂之地恐怕又要被此人弄個天翻地覆。」

    在秦烈眼中,血厲的師弟姜鑄哲,儼然已成了暴亂之地最可怕的敵人。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