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五祖三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五祖三帝字體大小: A+
     

    夜憶皓、黃姝麗兩人,極短時間內,變成兩具灰白色的枯骨,一身皮肉臟腑都消失無蹤。

    他們甚至沒有發出一聲慘叫。

    離他們最近的蘇妍,還有馮一尤、郁門兩人,目光都聚集在荒原上一具具太古強者的遺骨上,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注意到兩人的變化。

    「啪嗒!」

    直到兩人的枯骨,從上方滑落下來,在荒原上摔成粉碎,蘇妍才突然尖叫起來。

    那尖叫聲傳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懼之意。

    馮一尤和郁門兩人,聽到蘇妍的恐懼叫聲,再看那兩堆摔成碎末的枯骨,猛然明白過來。

    兩人眼中瞬間被驚懼填滿,只覺得一股寒流,像是從他們背脊處滋生,迅速滲透他們全身骨骸。

    連蘇妍在內,三人打了個寒顫,驚駭欲絕,站在荒原上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他們被嚇的魂飛魄散。

    一直注意著巫之始祖遺體,看著兩隻巫蟲被吞沒的秦烈等人,則是將夜憶皓兩人的驚人變化盡數收入眼底。

    秦烈等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出了恐懼不安。

    洛塵和杜向陽兩人,深吸一口氣,忽然慶幸起來——慶幸沒有第一時間沖向葬神之地。

    「咳……」杜向陽舔了舔嘴角,聲音艱澀無力,「我想,秦烈是對的。」

    眾人紛紛點頭。

    「暫時,暫時還是靜觀其變的好。不易貿然深入。」宋婷玉一臉心有餘悸。

    「秦烈!血之始祖的遺骨,你也萬萬不要嘗試收取,這裡的一切都顯得不對勁!」雪驀炎不斷深呼吸,讓自己能保持冷靜,將眼中的炙熱光芒,一點點重新收斂。

    她在艱難克制著心中貪婪**。

    「大家最好先靜下心來,別被太古強者的遺骨,給沖昏了頭腦。」謝靜璇還算是鎮定。

    此刻,森野領頭的黑夷族族人。也在馮一尤等人身後,由冰湖旁沖向底下的葬神之地。

    夜憶皓、黃姝麗兩人的悲慘遭遇,森野也看的一清二楚,他臉上帶著不屑,冷哼一聲,道:「不知死活。」

    「這些傢伙根本不知道葬神之地的奇詭之處。」姜天興也是怪笑起來。

    「高宇!」森野突地沉喝。

    這時候。高宇也從一處冰壁上滑落下來,離森野眾人並不遠。

    高宇看了森野、姜天興眾人一眼,臉色漠然,點了點頭,轉身朝著那一尊邪神的區域行去。

    「此人要提防一下!」姜天興陰惻惻道。

    森野皺著眉頭,眼中顯出一絲冷冽。道:「我從未信任過此人。」

    「那就好。」姜天興嘿嘿笑道。

    「我也沒有信過你!」森野補充了一句。

    姜天興笑容一僵。

    到了如今,東夷人依舊是葬神之地數量最多。實力最強的一方。

    即便是付出了慘痛的傷亡,損失了一大半的族人,但是在森野周邊,依然聚集著七十多名武者。

    這些人,大多數還都是黑夷族的族人,完全聽命於森野。

    在夜憶皓、黃姝麗死亡后,黑巫教全軍覆沒。只有蘇家的蘇妍,和天器宗的馮一尤。萬獸山的郁門,還堅強的活著。

    這一方只有三人,對森野來說,根本不足為懼。

    而且,這一方沒有封魔碑,沒有太強的手段,分明無法對他們構成威脅。

    真正讓森野不安的,還是秦烈那一邊,雖然秦烈那邊人數有限,但他們持有封魔碑,而且還持有血煞宗的大殺器——嗜血龍!

    姜天興此人,修鍊血靈訣,曾經屬於血煞宗,在森野的眼中,這人也不值得信任。

    他只相信自己的族人。

    「你們父子倆,的確為我們東夷帶來了神葬場的消息,可你們畢竟不是東夷人。」森野面色陰沉,「我不知道你們將神葬場的消息,告知我們東夷,究竟有著什麼目的。但我知道,你們父子倆在利用我們,利用我們想要達成某種目的!」

    「我只要血之始祖的遺骨。」姜天興神情尷尬,「可惜如今始祖的遺骨,被嗜血龍從葬神之地帶了出來,我想我恐怕無法達成目的了。所以,我希望能收取別的強者遺骨,儘可能彌補一下……我們希望能和你們東夷人一直友好的合作下去,畢竟,在暴亂之地並沒有我們父子的容身之處。」

    「等找到五祖三帝的遺骨再說吧。」森野冷哼一聲。

    「五大始祖,三大帝,傳言都被葬身在此處,我也希望能一一找到他們的骨骸,希望能尋覓到遺留的傳承。」姜天興眼中閃爍著異芒。

    「希望如此。」森野深吸一口氣,下令道:「大家不要離開我,以我為中心,慢慢往前方行進!」

    東夷人從葬神之地一端,開始朝著前方邁進,第一個目標,正是東夷人的先祖箭神。

    「馮一尤、郁門不敢妄動,東夷人朝著箭神邁進,高宇,往邪神而去……」杜向陽在冰湖邊沿,眯著眼俯瞰下方,打量著對手的動靜。

    秦烈沒有吭聲,他只看向巫之始祖,看向巫祖體內的兩隻巫蟲。

    夜憶皓和黃姝麗兩人,和兩隻巫蟲有著靈魂、血肉聯繫,當這兩隻巫蟲被巫祖的遺體吞沒,巫祖彷彿在通過巫蟲和他們兩人的聯繫,將他們的靈魂和血肉精魄瞬間抽離乾淨。

    秦烈注意到,此刻巫祖的軀體,表層不但有一條條烏黑流光遊盪著,還漸漸釋放出若有若無的生機出來。

    隕滅了不知道多久的巫祖,這具純粹的肉身,竟如古樹煥發出嫩芽綠枝,給人一種極端詭異的感覺。

    「巫祖的肉身孕育出了生機!」謝靜璇驚呼。

    她對生命波動的敏銳感知,讓她也覺察到了奇妙,看出了巫祖的微妙變化。

    此言一出,眾人的視線,齊齊集中到巫祖身上。

    「兩隻巫蟲在吸食巫祖鮮血!」雪驀炎臉色微變。

    大家細心去看,果然發現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在巫祖的體內吸吮著滴滴鮮血。

    從八翼蜈蚣王和烏晶天蠍身上,還傳來了夜憶皓和黃姝麗的靈魂氣息,這讓巫祖的屍體都繚繞著一絲絲靈魂氣息,給人一種極其怪異的感覺。

    「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杜向陽搖了搖頭,生出一種莫名的不安,心神緊張。

    「嗷!」

    就在此時,血色骨龍在葬神之地的上空,又一次發出悲鳴嚎叫。

    這件血煞宗的至寶,突然拖曳著一條長長血河,直朝著秦烈、雪驀炎的方向而來。

    血之始祖的遺體,高高端坐在骸骨龍首,閃耀著燦燦晶瑩血光,猶如一輪血色烈日。

    鋪天蓋地的濃烈血腥煞氣,也不知是從他身上,還是從血色骨龍體內釋放出來,如廣闊的鮮血海洋一般,如要將人吞噬淹沒掉,讓人永墜血海。

    「血,血之始祖!」潘芊芊大驚失色。

    秦烈和雪驀炎也變了臉色。

    如果沒有巫之始祖身上的詭變,如果不是夜憶皓、黃姝麗兩人的慘死,秦烈、雪驀炎兩人或許會欣然迎接血祖遺骨到來。

    有了先前的殘酷場面,秦烈和雪驀炎都有些發悚,眼見血色骨龍帶著血祖遺骨而來,他們竟生出要逃避的想法來。

    「嘭嘭!嘭嘭嘭!」

    洛塵等人的心跳聲,突然失控,一聲聲跳動如擂鼓,沉重猛烈。

    幾人鮮血沸騰,臉色瞬間漲的通紅,身體如要爆炸一般。

    眾人駭然失色。

    「我要爆炸了!」杜向陽吼道。

    「究竟怎麼回事?」洛塵也是大叫。

    秦烈和雪驀炎兩人,渾身泛出驚人血光,眼瞳也變成赤紅色,如有鮮血流淌出來。

    在他們的眼中,前方為一片血海,血海中一頭鮮血淋漓的巨龍,怒嘯著,要反噬他們,強佔他們的靈魂。

    ……

    ps:呃,我每天都在對自己說,明天要多寫,你還欠八章,但一到第二天,就又對自己說,反正這個月還掉,我還有時間,這懶病,該怎麼治啊,真是頭疼~~(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