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灌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灌藥字體大小: A+
     

    雪驀炎靜靜坐在冰洞,湖水般清澈的眼睛中,有著一絲難以掩飾的哀傷。

    「這一瓶生命之泉,請你幫我收藏好,還有這件東西……」她沉吟了一會兒,左手掌心綻出猩紅血光,縮小數百倍的「嗜血龍」從中漂浮出來,「將血煞宗的至寶也拿好,等你出去后,見著我的父親,你幫我交給他。」

    此戰過後,她感覺到狀態很不妙,恢復氣血的時候,精神萎靡不振。

    她也注意到,她瀑布般漆黑順滑的長發,變得乾燥無光,還有幾處隱隱可見白色。

    種種異常,表明他的生命能量損耗太大,壽命即將要走到盡頭。

    壽齡的損耗,只有通過生命之泉才能恢復,然而她的母親也同樣需要生命之泉醒轉……她決定捨棄自己。

    「這瓶生命之泉,還有血煞宗的至寶,我都不會幫你轉交。」秦烈鎖著眉頭,臉色深沉,道:「要麼你堅強地活下去,要麼,你帶著生命之泉和嗜血龍一起去死。」

    雪驀炎眼中滿是錯愕。

    「生命之泉怎麼服用?」秦烈突然問道。

    「喝下去即可。」雪驀炎隨口一答。

    「很簡單的樣子。」秦烈微微點頭,突然道:「我來幫你決定吧!」

    「你要幹什麼?!」雪驀炎一驚。

    此刻,秦烈閃電般下手,將那瓶生命之泉奪取,在她尖叫之時,一道道織密電芒從秦烈十指指尖疾飛出來。

    電芒如紐帶彩虹。以麻痹的力量纏繞在雪驀炎嬌柔軀體上,將她捆了個結結實實。

    剛剛經歷一番激戰,過度消耗了氣血之力的雪驀炎,處在最為虛弱的境況,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阻止秦烈。

    她只能驚恐地瞪著秦烈,急切道:「不要!」

    「由不得你來做主!」秦烈探出左手,將雪驀炎芳唇強行掰開,硬是將生命之泉灌入她口中。

    「不要!嗚……」雪驀炎尖聲呼喊。

    旁邊的冰洞中,洛塵正以靈石恢復。這時候忽然睜開眼,臉上顯現驚疑之色。

    杜向陽也是一震,摸著下巴,表情玩味。

    「畜生!」

    潘芊芊嬌喝一聲,從她的冰洞內飛奔而出,怒氣衝天的殺向雪驀炎所在的冰洞。

    宋婷玉和謝靜璇兩人。在同一個冰凍內恢復靈力,兩人也聽到了雪驀炎的驚叫聲。

    然而,這兩女都是神色如常,繼續在冰凍內修鍊,壓根沒有動身的意思——她們了解秦烈。

    「秦烈!你敢對雪姐不利,我定要斬了你的狗頭!」潘芊芊一頭撞了進來。

    她看到秦烈以雷電捆縛住雪驀炎。一隻手強行撐開雪驀炎的芳唇,另一隻手在強灌著某種藥物……

    「我殺了你!」潘芊芊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

    「嘭!」

    一個銀色項圈重重轟擊在秦烈后心。一股巨力突然迸發,令秦烈轟然一震,禁不住悶哼一聲。

    洪水泛濫的驚人靈力,衝擊在秦烈血肉當中,在不斷破壞著秦烈的臟腑。

    秦烈身形巨震,捂著那瓶生命之泉的手,卻紋絲不動。

    生命之泉還在源源不斷流向雪驀炎的芳唇中。

    濃烈的生命能量。釋放出清新芬芳,傳來濃烈的勃勃生機。

    雪驀炎的身子。如乾枯的大地貪婪的吸吮著雨水,灰暗的皮膚漸漸顯現光澤。

    她頭上幾縷白色的秀髮,很快又重新變得光澤靚麗,她眼中彷彿從出生便帶著的几絲蒼白之色,在迅速消失。

    古樹煥發生機,枯木生出嫩芽般,從她的嬌柔身姿內,湧出強烈的澎湃生機。

    那生機旺盛的氣息,也是無比清新自然,給人一種遠古森林植物茵茵的奇妙感。

    整個冰洞中,都因雪驀炎體內的變化,傳出讓人驚異的生命磁場。

    「雪,雪姐……」

    潘芊芊早已收手,看著雪驀炎身上驚人的變化,她驚訝的合不攏嘴。

    彷彿在短短一瞬間,雪驀炎已脫胎換骨,如浴火重生,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全身釋放出濃烈的生機。

    她自然也看出了秦烈在做什麼。

    「秦大哥,對,對不起,我以為你在對雪姐不利。」潘芊芊趕緊道歉。

    秦烈沉著臉一言不發。

    他緊盯著盛放生命之泉的瓶子,待到發現所有的生命之泉,一滴不剩全部被雪驀炎吞咽以後,他才呼出一口濁氣。

    「我沒事。」丟下這麼一句話,深深看了雪驀炎一眼,秦烈轉身出了冰洞。

    纏繞在雪驀炎身上的雷光電芒,也同時飛了出去,化為電流隱沒在秦烈背後。

    雪驀炎身上的束縛立即解除。

    她那明亮深邃的眼睛,流露出複雜的神色,幽幽一嘆后,她算是認命了。

    「芊芊,你出去吧,我不會有事。」她輕聲說道。

    「雪姐,你,你沒事了?!」潘芊芊興奮地手舞足蹈,「從今以後,你是不是再也不用為壽齡不足擔心?」

    「嗯,我再也不會有事。」雪驀炎輕輕點頭,臉上沒有一絲欣喜,「你先出去,我要好好恢復,將生命之泉的能量吸收乾淨。」

    「好!好!我這就走!」潘芊芊喜滋滋出去。

    ……

    「那些生命之泉,如果由我煉化吸收,我能很順利突破到如意境。」旁邊的冰洞中,謝靜璇神色淡漠,語氣平靜地說道。

    宋婷玉略略有些驚訝,「當初在木之禁地的村落,你為什麼不說?」

    「生命之泉救不了我的命。」謝靜璇淡淡道。

    「血厲前輩只有這一個女兒,這一家子……遭遇太慘了,讓出生命之泉給他們也是應該的。」宋婷玉幽幽一嘆,從心底同情血厲一家,為他們的境況唏噓感嘆。

    「秦烈肯捨棄生命之泉,還讓寂滅宗、洛塵、杜向陽一起放手……」謝靜璇停頓了一下,輕聲說道:「他做的很好。」

    「如果他真的無情無義,我也不會死皮賴臉跟他一路,不會在明知道他和凌語詩關係的情況下,還要纏上他。」宋婷玉嫣然笑了起來。

    「以後呢?等他以後見著凌語詩,你能怎樣?」謝靜璇臉色清冷。

    「好男人是需要搶的。」宋婷玉美眸閃亮,「只要他和凌語詩一天沒有成婚,我都有機會,將他從那女人手中奪走!」

    「祝你好運。」謝靜璇冷冷道。

    「呵,說起來,還是你最先認識他的。」宋婷玉話鋒一轉,眼中閃爍著奇異光芒,「靜璇,這裡就我們兩姐妹,你老實告訴我,你……有沒有動過心?」

    「為他動心?」謝靜璇撇嘴,精緻的臉上,寫滿了不屑之色,冷哼一聲,「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只是李記商鋪的一個小學徒,挂名在星雲閣修鍊,我豈會為他動心?」

    「哦,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宋婷玉眼中盛滿笑意。

    ……

    「人呢?那些傢伙怎麼一個不見?」

    先前戰鬥的山谷口,森野、珈玥、迪飛三大部落青年領袖,帶著族人四處搜查了一番,沒有任何收穫。

    「肯定早一步離開了,想也不用想了。」姜天興哼道。

    「三十人一個小隊,相互間不要離開太遠,一座座山峰搜查!」森野下令,「一旦發現了他們,不要急著戰鬥,第一時間傳訊!」

    「明白!」

    東夷人展開地毯式的搜索,要將秦烈他們找出來,先擊殺掉,然後再找冰靈。

    「不用分散,我好像……知道他們的位置。」珈玥忽然說道。

    伸出手來,她遙遙點向一座冰峰,說道:「就在那邊的半山腰,在一個個鑿開的冰洞當中,他們正在恢復靈力。」

    眾人驚異的看向她。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