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靈魂咒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靈魂咒術字體大小: A+
     

    就要崩潰的赤夷族族人,在森野、珈玥傳訊以後,重新迸發戰意。

    迪飛冷哼一聲,就在族人身後轟然坐下,兩條粗豪的眉毛上,土靈的眼睛裂開縫隙,從中透露出深沉陰狠之色。

    三名赤夷族強者,瞬間挪移到他身後,三人忽視一眼,一咬牙,以匕首刺破指腹。

    殷紅鮮血一滴滴從指頭上顯現出來。

    這三人,眼神發狠,以指頭上的鮮血塗抹到脖頸、肩膀、胸口上的刺青上,以血跡來加深那些刺青的痕迹,讓繪刻在他們身上的刺青突顯一絲邪惡可怕的血色。

    一隻翩然蝴蝶,一頭刺蝟般的靈獸,一株盛開鮮花的靈草,在三人身上漸漸變得清晰明亮。

    「祭!」

    三名赤夷人齊聲沉喝。

    鮮血、靈力、魂力、精神意念,化為無形的能量洪流,瞬間隱沒向他們身上的紋身。

    三人眼中爆出詭異的光芒,突地看向洛塵,嘴角顯出一絲陰冷怪笑。

    洛塵持劍立在東夷人武者中央,一身撕裂蒼穹般的劍意,手中之劍所指處,道道劍芒如奔騰的江河,氣勢如虹。

    周邊東夷人幾乎沒有他一合之將,紛紛敗退,不敢和他稍稍靠近。

    然而,就在那三人看向洛塵的一霎,洛塵冷傲的臉上,突然顯出一絲痛楚之色。

    下一刻,洛塵悶哼一聲,如遭重擊,手中的那柄劍也光芒黯然。

    「唔!」

    洛塵痛苦地蹲伏下來。一下子失去了戰鬥力,臉色狼狽。

    「幹得好!」迪飛誇讚了一句。

    三名赤夷人得到鼓舞,神情再次振奮起來,又以銳利的眼睛盯向杜向陽。

    杜向陽只是被看了一眼,身上燃燒著的赤紅火焰,竟瞬間熄滅。

    兩條清晰的血跡,下一刻就在他嘴角浮現出來,令杜向陽遭受力量反噬。

    他不知道暗算者是誰,一震后。立即看向周邊赤夷族武者,臉上殺意濃烈。

    「下一個!那個秦烈!」迪飛鎖定目標。

    三名赤夷人冷笑不迭,深吸一口氣,重新蓄力,以陰森詭異的目光射向秦烈。

    秦烈長笑著,舉手投足間。血光如虹,雷聲轟鳴,在赤夷族人群中橫衝直撞。

    「姜天興!可敢與我一戰!」

    秦烈叫囂著,越過交戰的眾人,徑直朝著姜天興衝來。

    大半年前,在靈鷲島附近海域。他在和姜天興的爭鬥中占不到絲毫便宜,當姜天興不加掩飾地施展出血靈訣。他甚至落在了下風。

    時隔不久,如今在神葬場再見姜天興,秦烈境界提升到通幽境中期,肉身的鍛造更上一層樓,再也不懼和姜天興血戰。

    姜天興反倒是不敢放手一搏,眼見秦烈咄咄逼人,只是不斷後退避其鋒芒。

    然而。就在此時,秦烈的腦海之中。突然出現一隻蝴蝶,一頭刺蝟般的靈獸,和一株盛開鮮花的靈草。

    這三樣異物倏一凝現,秦烈真魂立即轟然巨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腦海內的異常上。

    那一朵盛開鮮花的靈草,釋放出迷惑靈魂的香味,讓他真魂忽然迷亂。

    刺蝟般的靈獸,發出陣陣嚎叫,身上的怪刺如金芒,穿透了魂湖,射在他真魂上。

    秦烈真魂傳來錐心刺痛,本欲施展的靈訣,突然失控了。

    那隻翩然舞動的蝴蝶,翅膀發出「嗡嗡」的怪響,竟令他的魂湖掀起巨大波浪,導致他心神失守。

    和洛塵、杜向陽一樣,秦烈也在瞬間中招,臉色巨變后,立即原地坐下。

    迪飛身旁的三名施法者,眼神幽幽,嘴角冷笑愈發森寒。

    「很好!做的很好!」迪飛輕鬆下來,點了點頭,說道:「繼續對下一個出手!」他點向了宋婷玉,「等森野、珈玥趕來,這些暴亂之地的武者,一個都休想活著離開!」

    「明白。」

    三名赤夷族的施法者,臉色蒼白,精神卻極好,又準備對宋婷玉下手。

    人群中的秦烈,一雙血光熠熠的眼睛,透過交戰中的人影,突地朝著這邊望來。

    不斷施法暗算的三名赤夷人,神情陡然一變,眸中驚現大恐懼。

    迪飛離他們最近,扭頭一看,發現三人眼瞳中閃爍雷炎電光。

    三人眼瞳如在被電擊雷轟!

    「啊!」

    三人拼了命的揉著眼睛,似乎想要將眼中雷炎和電光碟機散,發出一聲聲痛苦的慘叫。

    秦烈從遠處站起,血光熠熠的眼中,雷光交織,臉色冷漠。

    「啪啪啪!」

    腦海中,一道道雷光和閃電,將靈草、刺蝟、蝴蝶罩住,以雷霆閃電轟滅淬鍊。

    同時,秦烈附有雷霆之力的精神意識,順著靈草、刺蝟、蝴蝶和那三人的靈魂聯繫,直達三人腦海眼瞳深處。

    「爆!」秦烈看向三人輕喝一聲。

    三名赤夷族的武者,眼球傳來一聲悶響,竟突然炸裂開來。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爆炸了!」

    「我瞎了!我瞎了啊!」

    「啊,我的眼睛!」

    這三人捂著眼睛的手指縫隙內,流傳了鮮血,在痛苦的慘叫。

    迪飛勃然變色,猛地站了起來,沉吟數秒后,說道:「撤!」

    他又一次改變了主意。

    所有赤夷族武者,聽到迪飛的喝聲后,略一猶豫,立即轉身後撤。

    「跟我走!」

    迪飛沖著身旁鬼哭狼嚎的三人沉喝一聲,率先朝著山谷外面衝去,看也沒有去看身後一眼。

    本來和洛塵眾人有來有往的赤夷族武者,在瞬間掉頭。一一有序遁走。

    「別追了。」秦烈皺眉。

    宋婷玉、謝靜璇馬上停下腳步,洛塵和杜向陽臉色萎靡,也悻悻然止步。

    「他們撤走的方向,應該正是森野、珈玥趕來的方向,我們追下去會碰到東夷人的大部隊,這樣不太明智。」秦烈說道。

    「趁著對方沒有匯合,我們立即從這兒離開,我們沒有他們可以鎖定的令牌,只要重新找尋一座雪峰藏匿起來。他們想要將我們找出來,也沒那麼簡單。」宋婷玉提議。

    眾人都沒有異議,認為這個建議非常正確,於是連那些赤夷死者身上東西都沒有收刮,便急匆匆離開。

    ……

    半個時辰后。

    迪飛帶著僅剩二十來人的赤夷武者,終於和森野率領的黑夷。珈玥率領的白夷匯合。

    「迪飛,你的族人呢?」森野遠遠吆喝。

    「你身邊怎麼只剩二十多人?」珈玥也很費解,「怎麼?其餘的那些族人,還在前方圍攻那些暴亂之地的傢伙?」

    他們都當迪飛還有族人沒有過來。

    連迪飛在內,所有赤夷族族人臉色頹敗,眼中滿是濃濃的恨意。

    一人狠狠轟擊向一塊冰岩。將那冰岩炸成冰片,怒氣衝天道:「我發誓!定要將所有暴亂之地的武者殺光!」

    「怎麼回事?」珈玥凝重起來。

    在她身旁。高宇一貫的陰森冰冷,沉默寡言。

    「姜天興!你說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森野喝道。

    「我們只剩下這麼多人。」姜天興垂著頭,瞥了面色陰沉的迪飛一眼,嘆道:「我們在分開找尋冰靈的時候,被秦烈那些傢伙逐個擊破,傷亡慘重……」

    他緩緩道明真相。

    森野和珈玥等人,靜靜地聽著。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那些傢伙真有這麼厲害?」珈玥身旁的一名白夷族大漢,明顯不太相信。「我們和黑巫教、萬獸山、天器宗的人戰鬥過,也沒有發現他們多麼厲害啊,怎麼你們就損失這麼大?」

    「有個叫秦烈的傢伙,非常可怕,他破掉了我族的靈魂咒術!」一名赤夷族武者尖叫。

    這時候,大家才注意到迪飛身旁,三名赤夷族武者一直捂著眼睛,在低聲哭叫著。

    「秦烈修鍊雷霆之力,在雷之禁地的時候,此人的確可怕至極。」森野深吸一口氣,又道:「可這裡並非雷之禁地,在這兒,他難道還能翻了天不成?」

    「高宇,你和那秦烈一起從赤瀾大陸而來,你應該了解他,他真有那麼可怕?」那名赤夷族的大漢,忽然問道。

    所有東夷人,不論是森野、迪飛,還是別的族人,也都下意識看向高宇。

    「不知道。」高宇冷冷道。

    赤夷族和黑夷族的族人,對他的回答明顯不太滿意,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斥著冷意。

    「他們離這邊並不遠,立即追擊的話,還有可能找到他們!」姜天興急道。

    「那就追!」森野下令。

    「回頭!」迪飛厲喝。

    ……

    冰湖邊沿,另外一座高聳的冰峰,山腰的部位。

    秦烈眾人鑿開冰洞,一個個將身子縮進去,在利用靈石恢復。

    「你最好服用生命之泉。」秦烈在其中一個冰洞內說道。

    在這個冰洞內,只有雪驀炎一人,她冰瑩的臉蛋上,沒有什麼血色,鮮血中的血之靈力也幾乎被抽離了大半。

    「嗜血龍」本就是霸道無比的大殺器,境界不足的雪驀炎冒然御動,雖然瞬間形成了恐怖的殺傷力,自身的血氣損耗也是無比驚人。

    從她體內,秦烈感知到了血氣的劇烈消耗,知道她狀況很差,所以特意過來看看。

    「這些生命之泉,只夠我母親一人用,我必須要留著。」雪驀炎輕輕搖頭,神情堅定。

    「經過這次戰鬥,你生命之力也有所損耗,不儘快服用生命之泉的話,你恐怕沒辦法活著走出神葬場。」秦烈嘆息。

    在雪驀炎的秀髮中,他看到了一小簇白髮,這是生命能量即將枯竭的徵兆。

    按照這個勢頭下去,就算是沒有新的戰鬥,時間,也會一點點殺死她。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