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二十章 終於解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二十章 終於解脫!字體大小: A+
     

    「秦大哥,你還懂煉器?」

    潘芊芊眼中閃耀著小星星,一臉崇拜之色,愈發覺得秦烈了不起。

    除宋婷玉、謝靜璇以外,杜向陽眾人也是滿臉驚奇,如發現新大陸一般。

    「不會吧,你還真的懂得煉器?」杜向陽驚叫起來。

    「他可是我們赤瀾大陸,千年來最有天賦的煉器師,他釋放的那些寂滅玄雷,就是他親自煉製而成!」宋婷玉傲然道。

    眾人愈發驚異。

    「天劍山的劍符,由蒙大師親手煉製,蒙大師乃是天劍山最卓越的煉器師,他能煉製地級五六品的靈器!」洛塵沉著臉,哼了一聲,「你說你能篡改蒙大師構建的靈陣圖?」

    杜向陽也忽然懷疑起來。

    他也來自於天劍山,他同樣深知蒙大師的厲害,一名可以煉成地級五六品靈器的宗師,親手構建的靈陣圖,豈是能輕易被篡改的?

    「能煉製地級五六品靈器的宗師!」宋婷玉也是悚然變色。

    她臉上先前的傲然,這一刻盡數褪盡,她也明顯擔憂起來。

    偌大一個赤瀾大陸,能煉製地級靈器的煉器大師,也是屈指可數,就連器具宗的墨海,公認的宗師,也只能煉製出玄級七品靈器而已。

    秦烈,雖然在器具宗展現出驚人天賦,引發十二根靈紋柱突變,可他入門畢竟較晚,在煉器的造詣上難道能勝過墨海不成?

    宋婷玉也覺得她先前的傲然有些可笑了。

    眾人都以懷疑的目光看向秦烈。

    「劍符內的靈陣圖,我構建不出。這劍符我也沒能力煉製。」秦烈臉色從容,淡然笑道:「不過,只是修改一下內部靈陣圖,稍稍動幾根靈線,我想……問題應該不大。」

    「每一根靈陣圖內的靈線,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就算是一根小小的靈線,也有可能導致整個靈陣圖崩潰!」洛塵低喝。

    其餘人也是半信半疑。

    秦烈搖頭一笑,不再多言什麼。就在眾人注視下以手指點在劍符上。

    指尖,一道炫目靈芒如筆尖吞吐著,倏地點在劍符上。

    同時,一縷精神意識,瞬間刺透進劍符內部,深入靈陣圖的天地。

    所有複合靈陣圖。往往都離不開儲靈、聚靈、增幅、固韌四種基礎陣圖,那些大型複雜的靈陣圖,也是由一個個小的基礎陣圖,一個個嵌套而成。

    劍符內的靈陣圖,有一個儲靈、增幅的基礎陣圖,這兩個基礎陣圖中央。則是有一個頗為複雜的螺紋型靈陣圖。

    那個靈陣圖,猛一看。像是一個號角形狀,不斷傳遞著奇異的靈力波動。

    號角形的靈陣圖的口部,還時不時產生一股吸力,像是對外吸收著什麼。

    在儲靈基礎陣圖內部,有著一道劍形的靈力光芒,那光芒為劍符內部的力量源頭,被儲靈陣圖封閉著。為整個靈陣圖提供著能量。

    儲靈內部的劍形力量,流出一絲絲力量。經過增幅陣圖的增強,輸送到號角形的靈陣圖,讓那靈陣圖一邊釋放波動,一邊吸收外部而來的波盪,產生低鳴,向持有者傳訊……

    簡單瞄了一眼,秦烈就看出了內部三個靈陣圖的奧妙,他將注意力集中到儲靈陣圖上。

    這個陣圖,相比較他掌控熟練的儲靈陣圖,還是顯得簡陋了許多,遠遠不如他所知的儲靈陣圖那麼複雜難解。

    他將一縷精神意識,集中到儲靈陣圖上的三根靈線上,心念變動間,以靈力扭動靈線。

    三根纖細的靈線,在他的力量作用下,奇妙的扭結在一塊兒。

    整個儲靈陣圖,陡然間一變,朝著增幅靈陣圖不斷輸送力量的通道,因為三根靈線的扭結,一下子堵塞了。

    這導致儲靈陣圖內部的劍形能量,沒辦法朝著外部傳遞,被死死封閉著。

    所有靈陣圖,往往都需要力量為支持,那個號角形的靈陣圖,沒有持續能量的灌入,立即停止了傳訊和接受訊息,這導致劍符內部最主要的收發功能,被強行中止。

    秦烈精神意識從劍符內退了出來。

    被他握著的劍符,本來閃爍著明熠光亮,這時候忽然變得黯淡。

    他看向洛塵,道:「試試看,用你手中的劍符感受一下。」

    洛塵驚疑不定,他將腰間一枚劍符握在手中,冷幽的眼睛緊緊看向秦烈,以靈魂意識波動手中劍符。

    「嚶……」

    一個個劍鳴聲,分別在杜向陽、宋婷玉、謝靜璇等人腰間的劍符中傳出,然而,被秦烈握著的劍符,卻是沒有任何動靜。

    眾人同時驚呆。

    「真的成功了?」宋婷玉不確定道。

    秦烈神態隨意,沒有解釋什麼,而是將腰間別的勢力令牌也給取出,同樣以精神意志感知。

    他發現所有令牌內的複合陣圖,都是以儲靈、增幅為基礎,但核心的主陣圖卻有著很大差別,不過主要的用途都是一樣。

    「除了主陣圖不一樣外,大體的構造都差不多,我可以將任何一塊令牌內部的靈陣圖篡改,讓它們暫時失去作用。」檢查一遍后,秦烈自信滿滿道。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懷疑他,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巨大的驚喜。

    「秦大哥,你好厲害啊!」潘芊芊崇拜道。

    雪驀炎也是目顯異色,愈發覺得秦烈莫測高深,身上有著太多太多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

    洛塵和杜向陽兩人,也是暗暗驚奇,再看秦烈的時候,愈發不敢小視。

    一個在武道境界,在自身實力上。已經得到所有人認同的傢伙,竟然在煉器上還有如此精湛的造詣,這傢伙究竟怎麼修鍊的?

    洛塵臉色難看。

    他又一次想起李牧,想起李牧對他的羞辱,李牧說洛塵不夠資格成為他的徒弟,卻在赤瀾大陸和秦烈相交莫逆,大有將秦烈當成親傳弟子的意思。

    一直以來,洛塵都認為李牧是信口開河,是刻意侮辱他。打擊他的自傲。

    他在知道秦烈的存在後,一次次針對秦烈,就是為了證明李牧是錯誤的。

    他也是通過這種方式證明自己。

    然而,隨著對秦烈的了解加深,隨著秦烈身上展現越來越多的奇妙,他不自禁的生出一個念頭來——李牧好像沒有說錯!

    秦烈。在各方面的天賦上,似乎……要超過他,要更有資格成為李牧的親傳弟子。

    這個發現如一柄重劍轟擊在洛塵頭上,讓洛塵一下子蒙了,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樣百感交集。

    在洛塵失魂落魄的時候,秦烈不斷出手。將一塊塊分屬不同勢力的令牌,內部的靈陣圖都篡改了一遍。

    幾分鐘后。所有人手中的令牌,都暫時失去了傳訊、收訊的功能。

    這意味著,從現在起,任何人都休想通過令牌來準確鎖定他們的方位!

    ……

    「消失了!」

    「剛剛還離我們五十里遠,怎麼一下子沒了氣息波盪?」

    「奇怪了!」

    一座雪山下,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的眾人,神情古怪地喃喃低語。

    「一定是白夷族武者追上。被他們擊殺掉了。」夜憶皓冷笑起來,「被屠殺時。他們身上的令牌一併爆碎,徹底廢掉了,我們也就沒辦法感知到他們的存在了。」

    「應該是這樣了。」夏侯淵獰笑起來。

    「可惜了,可惜了無垢魂泉,還有,那封魔碑也在秦烈身上!」黃姝麗一咬牙,又道:「還有生命之泉!」

    「或許,我們該朝著那邊探測一下,說不定白夷族的人也身負重創了呢?」馮一尤提議。

    眾人眼睛一亮,略一商議,便定下來方針。

    他們往秦烈眾人的位置靠攏,很快探知到本該堵在秦烈眾人前方的數十名白夷族武者,迅速往那邊沖了過去。

    ……

    在黑巫教那些人飛蛾撲火,自尋死路的時候,從所有人感知中消失的秦烈眾人,依循封魔碑的指引,在繼續趕路。

    他們並不知道,因為秦烈稍稍篡改了一下令牌,導致黑巫教的夜憶皓眾人沖入白衣人強者之中,遭遇了何等慘痛的教訓。

    他們不斷往冰靈接近。

    這一天,秦烈藉助於封魔碑和魂晶,又恢復了魂力,煉造了一部分鮮血。

    凝重地坐在雪地上,秦烈深吸一口氣,心道:「來吧!」

    他在等候鎮魂珠對他鮮血和靈魂的無止盡索求。

    杜向陽眾人也是一臉無奈地看向他,知道他辛辛苦苦積累的魂力,凝鍊的鮮血,恐怕又會被抽離乾淨。

    「咦?」

    幾分鐘后,秦烈驚叫起來,臉上盛滿巨大的疑惑。

    「怎麼回事?」宋婷玉輕聲問。

    「沒有被抽離鮮血和魂力,沒有反應了。」秦烈睜大眼,「這段時間以來,只要我恢復了一部分魂力和鮮血,會第一時間被抽離掉,可這次卻沒有反應。」

    「你是說……它停了下來?」宋婷玉驚喜道。

    「好像是這樣。」秦烈點頭。

    「我想,對你體內的那樣東西而言,它這段時間抽離的魂力和鮮血,已經足夠引起某種奇異變化。」杜向陽摸著下巴,道:「換句話說,你被不斷抽離的魂力和鮮血,已經滿足了它的要求。」

    「這麼說,我終於解脫了?」秦烈狂喜。

    這段時間,他被鎮魂珠弄的當真是一點脾氣都沒有,有種看不到希望的恐懼感。

    他不知道這種日子何時才是盡頭。

    沒料到,痛苦的磨難,原來還是有盡頭的。

    他一下子輕鬆了下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