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再見之時,便是敵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再見之時,便是敵人!字體大小: A+
     

    洛塵等人以一道道意識感測腰間分屬各方勢力的令牌。

    「東夷人全部停了下來!」

    回頭看向後方,潘芊芊驚叫起來,臉上有著明顯的錯愕。

    杜向陽、洛塵一行人,忽然看向高宇,面色古怪。

    眾人都看出來了,身後窮追不捨的東夷人,是因為那個名叫珈玥的白夷女子,吹奏了螺號傳了訊息——他們聽命於珈玥。

    珈玥,則是因為高宇的一番話,放棄了脅迫眾人,不再步步緊逼。

    「高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宋婷玉輕輕吐出一口氣,綳的緊緊的心弦,稍稍放鬆了一些。

    可高宇並沒有理睬她,高宇只是看向秦烈。

    秦烈也是皺眉看著他。

    沉默半響,高宇臉上冷峻的線條,變得柔和了一些,這使得他陰森凜冽的眼神,也漸漸收斂了鋒銳,「你竟然願意因我捨棄封魔碑……」高宇語氣深幽低沉。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高宇弄出這麼一出來,就是為了試探秦烈。

    「為什麼?」秦烈面沉如水。

    「冰岩城一別,幽冥界一別,你我再見之時,你變了很多。」高宇想了一下,道:「我想知道,你還是不是當年那個秦烈,想知道在你心中,我究竟還是不是你的朋友……」

    秦烈沉默。

    他心中明白,前段時間因為融合了一部分原來的性格,導致他的行事作風和以前有些分別。令他變得有些不太一樣。

    高宇會這麼做,可能就是要確定一下,想知道他的變化有多大。

    「如果秦烈沒有拿出封魔碑,沒有以封魔碑交換你,我們會怎樣?」杜向陽笑嘻嘻問道。

    高宇別頭掃了他一眼,冷硬道:「你們都會死!」

    眾人臉色一僵。

    「珈玥是白夷族首領,在你們身後追擊的十幾名白夷族武者,都是通幽境後期。除此之外,在你們所行的前方。五裡外,還另有數十名白夷強者等候著,你們沒有一絲存活的可能。」高宇漠然道。

    這番話講出后,眾人心底冰寒,眼中流露出明顯的驚悸之色。

    若是高宇沒有胡說,他們身後有十幾名白夷族通幽境後期強者。前方路上,還有數十名高手堵截,再加上珈玥和實力不明的高宇……他們真可能難逃一劫。

    「流落到土之禁地、水之禁地、金之禁地的暴亂之地武者,已被東夷人斬殺乾淨,他們手中有著各方勢力令牌。」高宇停頓了一下,又道:「黑夷、赤夷、白夷武者。在冰之禁地有數百人之多,他們才是這裡的獵人。而你們……只是獵物而已。我奉勸你們,最好趁早將腰間令牌丟棄,免得被東夷人鎖定方位,引來滅頂之災。」

    眾人駭然失色。

    他們猜測到東夷人強者不少,可還是沒有料到,竟然真有數百東夷人踏入神葬場,還當真掃蕩了土之禁地、水之禁地和金之禁地。格殺掉了那邊所有暴亂之地武者。

    「你和那珈玥什麼關係?」秦烈皺眉道。

    「我落到金之禁地,被那邊黑巫教、夏侯家武者追殺。她和族人走散后,也在被追殺者的行列,我倆為了生存不得不並肩作戰。」猶豫了一下,高宇說道:「追戰中,我受了重創,是她背著我逃脫了黑巫教、夏侯家武者的圍剿,讓我才得以存活下來,我欠她的……」

    「你欠她的,可她……好像很聽你的話呀。」宋婷玉插了一句。

    「那是因為在我傷愈后,幫助她領軍的白夷族武者,將所有黑巫教、夏侯家的武者斬盡殺絕了。」高宇冷冷道。

    眾人又是心神一寒。

    「你還要回白夷族那邊?」秦烈沉聲道。

    「我欠珈玥的,而且我答應了她,要幫她在神葬場內,完成她對族人的承諾。」高宇臉色又漸漸陰沉下來,「我會幫助珈玥在葬神之地內狩獵,幫她奪取那些強者遺骨,也就是說,在今天分別後,你我是敵非友!」

    秦烈神情一怔。

    「我會是你們的敵人!」高宇看向洛塵、雪驀炎等人,冷聲道:「金之禁地時,除了將黑巫教、夏侯家滅殺乾淨外,我還殺了別的勢力武者!」

    洛塵、雪驀炎眼神一冷。

    「還有,是夜憶皓將你們的消息透露給珈玥知道,告訴珈玥無垢魂泉在你手中。」高宇搖頭冷笑,「東夷人的黑夷、赤夷、白夷,對內的時候,雖然存在暗鬥,但在對外的時候,卻極其團結。所有東夷人,最根本的目標,就是先誅殺暴亂之地武者,而暴亂之地武者至今依然在相互爭鬥,註定要一一葬身神葬場。」

    「秦烈,下次再見之時,你我便是敵人!」

    丟下這麼一句話后,高宇毅然朝著珈玥離開的方向行去,身影掠動間,一道道鬼魅殘影層疊浮現。

    在他身上,濃烈陰邪的可怖氣息,如萬鬼附身般,令他顯得有些莫測高深。

    「高宇在神葬場內另有機遇,他如今體內生機渾厚無比,竟比郁門還要可怕一點。」謝靜璇感知了一會兒,在高宇身影消失后,說道:「他應該至少踏入了通幽境中期。」

    「只是通幽境中期,怎會有那麼可怕的氣勢?」杜向陽面色沉重。

    「有時候,實力和境界的高低,沒有絕對的聯繫。」洛塵下意識看了一眼秦烈。

    秦烈,在他眼中也是境界一般,但卻屢屢能夠令人覺得匪夷所思。

    「這個高宇很不簡單。」雪驀炎低聲道。

    「再見高宇時,你會怎麼做?」杜向陽看向秦烈。

    「視局勢而定!」

    ……

    「高宇回來了!」

    在秦烈眾人身後,十六名白夷族武者。一個個以靈力光罩護身,背著巨弓,白皙的臉上眼神凌厲如電。

    這些白夷族武者有男有女,年齡從二十到四十不等,境界卻都是通幽境後期。

    珈玥就在他們中央。

    所有人在見到高宇過來后,都鬆了一口氣,眼中流露出驚喜之色。

    先前,他們擔心高宇會和秦烈一道兒,擔心高宇不會再回頭。

    在這段日子裡。高宇最初並不被他們信任,甚至被他們鄙夷藐視,可高宇通過對黑巫教、夏侯家,通過對那些暴亂之地各方勢力武者,一次次凶戾陰狠的殺戮,漸漸贏得了他們的尊敬。也贏得了他們的信任。

    他們都看的出來,高宇和他們白夷族的明珠珈玥,相互間已暗生情愫。

    高宇以他的莫測高深,以他修鍊的九幽浮魂錄邪訣,以他來自於幽冥界邪神的傳承,以自身的陰狠冷厲。令所有白夷族武者都認可了他和珈玥的關係。

    他們都認為,若是高宇因為珈玥。而成為白夷族的女婿,對他們白夷族的未來而言,將會是一大美事。

    高宇分明潛力無窮,且心如鐵石,手段了得,將來必然會是珈玥身後最堅實的支柱。

    珈玥,則是他們白夷族的未來。是他們白夷族以後的族長。

    「秦烈他們,讓別人來對付吧。我們先去葬神之地。」高宇漠然道。

    「聽你的。」珈玥輕笑道。

    「高宇,以後如果在葬神之地,再見到這撥人,我們要如何應對?」一名四十歲左右的白夷人大漢瓮聲瓮氣地吆喝道。

    這也是很多白夷人想問的。

    「再見之時,便是敵人!」高宇低喝。

    「好!」大漢粲然大笑,「高宇!我們相信你,只要有你這句話,我們就真正放心了!」

    ……

    「我們要不要聽高宇的,將身上所有的令牌丟棄?」

    眾人通過封魔碑,重新辨別方向,朝著冰靈而去的時候,宋婷玉忽然說道。

    「東夷人有數百人,他們手中也有我們的令牌,通過那些令牌他們可以鎖定我們的位置,這對我們明顯不利。」謝靜璇也道。

    「令牌,不單單是各方勢力用來聯繫的,還能在試煉結束后,確定出去通道的方位。」杜向陽苦笑。

    秦烈、宋婷玉、謝靜璇訝然。

    「你們不知道?」杜向陽一呆。

    三人搖頭。

    「我們進入神葬場的通道,暫時被外面的人封閉著,所以我們的令牌現在感知不出。」杜向陽解釋,「但在試煉結束后,外面的那些人會重新打開通道,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每一個手中的令牌,都能知道通道的方位。只有藉助於通道,我們才可以離開神葬場,重返暴亂之地!」

    「我們已經進來半年時間了,再過半年,試煉就會結束,只要我們還活著,就算是在神葬場沒有任何發現,也可以返回暴亂之地,收穫各方勢力拿出來的獎品!」潘芊芊補充。

    「這麼說,令牌還不能丟?」宋婷玉表情苦澀,「可是這令牌,簡直就是活動的靶子,在這冰之禁地內,我們會被東夷人隨時發現的。」

    「我想,如果我們一直待在一起,只留一塊令牌就行了。」杜向陽仔細想了想,說道:「留一塊令牌,東夷人找到我們的機率,就會少許多。我們也能通過一塊令牌,在半年後知道通道方向,從而離開此地。」

    他們講話的時候,秦烈沒有吭聲,而是以一縷精神意識深入劍符令牌。

    他在細心探測內部的靈陣圖。

    過了一會兒,他說道:「不用丟棄令牌,我可以篡改內部靈陣圖,讓我們手中的令牌暫時失去作用。等需要時,我可以重新調整,再次將激活令牌。」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