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放他們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放他們走!字體大小: A+
     

    「這高宇是誰?」

    杜向陽在進入神葬場之前,對秦烈眾人的了解並不深,他本來和很多人一樣,從未重視過來自於赤瀾大陸的秦烈一行人。

    所以他並不熟悉高宇。

    雪驀炎、潘芊芊同樣第一次見到高宇。

    「高宇,和我們一道從赤瀾大陸而來,他通過夏侯家的一塊令牌,踏入了神葬場。」宋婷玉低聲解釋。

    「好幾年前,他和秦烈就是戰友,關係很好。」謝靜璇也講話。

    當年秦烈、高宇還在冰岩城,生活在星雲閣的時候,曾在冰岩城的城外,受她調動捕殺吞魂獸。

    她對兩人的印象一直很深刻。

    「高宇?」秦烈揚聲一喝。

    被銀色金屬枷鎖牢牢扣緊的高宇,抬起頭來,一雙眼睛陰冷如電,他看了秦烈一眼,臉色有些複雜,卻沒有開口講話。

    「他被我在身上設下了禁制,不能和你講話。」白夷族的女子,以一柄鋒利的冰劍,抵在高宇脖子上,笑著說道:「我要用這個人,向你換取三道無垢魂泉,你意下如何?」

    「我拿不出無垢魂泉。」秦烈苦笑。

    「噗!」

    白夷女子的冰劍,稍稍划動了一下,精準的在高宇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線。

    鮮血滲出后,在冰之禁地的寒氣下,迅速被冷凍,變成了固態。

    白夷女子和高宇,不像杜向陽他們以靈力光盾護著全身。而是和秦烈一樣暴露在冰天雪地中。

    那白夷女子,顯然精修寒冰之力,身軀冰寒徹骨,渾身毛孔彷彿都散逸著寒氣。

    她俏生生站在那兒,仿若和冰之禁地融為一體,變成了天地間的一部分——這是極其適應冰之禁地的表現。

    高宇體內的確有奇異能量流動著,那些能量既像是在禁錮著高宇,又像是在庇護著他,令他暴露在冰之禁地卻不會被凍僵身子。

    「看來。你好像不想以無垢魂泉換人?」白夷女子揚眉,「這樣的話,我辛苦擒拿的這個傢伙,就沒有什麼價值了。」

    被禁錮的高宇,怔怔看著秦烈,眼神灰暗。

    「別!」

    見那女子欲要再次下手。秦烈悚然變色,急道:「無垢魂泉已被我用掉,實在沒辦法拿出來,你另外開個條件出來!」

    「被你用掉了?」白夷女子搖頭不信。

    「被封魔碑吞掉了,我沒辦法拿出來。」秦烈攤開手,一臉無奈。「當真不是我不願意給你。」

    「封魔碑?!」白夷女子明眸一亮,突地反應過來。「森野竟然沒有騙我,你手中真有封魔碑?」

    「在我手中。」秦烈坦然道。

    他摸上空間戒,心念一動,封魔碑就飛逸出來。

    封魔碑一出,又朝著冰靈所在的方向飄離,卻又一次被秦烈按住,不准它疾馳而去。

    「這就是封魔碑了。」

    「不想高宇立即被殺。你就將封魔碑交給我。」白夷女子重提條件。

    「秦烈!」杜向陽輕喝。

    洛塵臉色也陰沉下來。

    封魔碑在神葬場中,有著至關重要的用途。暗藏著眾多奇妙,可謂是縱橫此地的利器。

    若能探明封魔碑的奇妙,以封魔碑封印其餘靈體,眾人興許可以通過封魔碑最終弄明白神葬場的奧妙,知道葬神之地的位置,獵獲那些隕落者的遺體。

    封魔碑,在他們的眼中,可謂是神葬場的鑰匙。

    他們不想秦烈因為突然冒出來的一個高宇,而交出封魔碑,令他們以後再也摸不著方向。

    宋婷玉四女並沒有講話。

    高宇直直看向秦烈。

    「我給你封魔碑!」秦烈沉喝。

    「好!」白夷女子輕笑起來,欣然道:「只要拿到封魔碑,這個叫高宇的傢伙,我也可以保證不會有事。」

    「叮鈴鈴!」

    眾人腰間的令牌,想起愈發急促的低鳴,這意味著從身後追來的東夷人,已越來越近。

    「秦烈,那些一直追擊我們的東夷人,就快要到了。」宋婷玉輕聲提醒,「要交易,必須要儘早,等那些人趕到就麻煩了。」

    「能一路追著我們不放的,肯定都是境界精湛,實力極其不凡的東夷武者。」雪驀炎臉色凝重。

    「是你過來拿封魔碑,還是我送到你手上?」秦烈皺眉。

    「你送來吧。」白夷女子淡然一笑。

    這名白夷族的少女,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比起高宇來都要小一點。

    她身穿白色裘皮大衣,俏生生站在雪中,身姿高挑,臉蛋優美,顯得貴氣十足。

    「小心有詐!」宋婷玉急道。

    杜向陽眾人也是臉色一變,齊齊出聲阻止,讓他不要過去。

    「好!」

    秦烈卻已點頭,不待眾人過來攔阻,就大步來到那白夷少女身前。

    高宇還是被白夷少女以冰劍威脅著,他看著秦烈拿著封魔碑,大步流星而來,灰暗的眼眸深處,閃爍著異樣光澤,臉上的表情也是複雜難辨。

    「封魔碑會指引冰靈的位置,我只有按著它,它才不會飛走。」秦烈停住后說道。

    「我們知道封魔碑的奇妙,還知道最好不要以身體碰觸,盡量以空間戒收取。」白夷少女輕笑一聲,又道:「我想,我還有辦法嘗試將你和封魔碑的聯繫剝離,也就是說……一旦封魔碑落到我手上,我有辦法將你和它之間的聯繫割斷,而我,將會成為封魔碑新的主人。」

    秦烈臉色一變。

    深知封魔碑奧妙的宋婷玉幾人,也是驚了起來。連聲阻止。

    以前,封魔碑在洛塵手中的時候,洛塵沒辦法破解封魔碑的奇妙,導致封魔碑重新返回到秦烈手中。

    這趟,他們也覺得秦烈就算是暫時將封魔碑交出,要不了多久,在白夷少女取出封魔碑的時候,封魔碑還是能重返秦烈身旁。

    但是從這白夷女子這句話道出后,他們就知道他們的美好算盤恐怕要落空了。知道封魔碑一旦交出,或許當真就要永遠失去了。

    「現在,你的決定是什麼?還要不要以封魔碑換這人的一條命?」白夷女子再問。

    「換!」秦烈毫不猶豫道。

    「那好。」白夷女子上前一步,以晶瑩指頭上的一枚藍月形態的空間戒,去收取封魔碑。

    她那一枚戒指,一碰觸封魔碑。封魔碑便如一縷輕煙般消失在戒指內。

    「身後的東夷人就要到了!」謝靜璇出聲提醒。

    「秦烈!帶上高宇趕緊走!」宋婷玉急道。

    「放人!」秦烈瞪著那白夷少女。

    白夷少女收起了封魔碑,抿嘴一笑,輕輕點頭,說道:「別著急嘛。」

    眾人紛紛色變。

    他們看出來了,這白夷少女恐怕沒打算兌現約定,此女所謂的以封魔碑交換高宇。可能僅僅只是為了拖延時間。

    她真正的目的,很可能就是為了等後面追擊的那些東夷人趕來。好將秦烈眾人一打盡。

    洛塵等人一顆心沉入谷底。

    「呼呼!」

    衣玦在寒風中飄動的聲音,從遠處漸漸傳來,這意味著身後的東夷人馬上就要趕來。

    「秦烈!」杜向陽一咬牙,「對方壓根沒有想過,要讓我們活著離開!趁著身後東夷人沒到,我們別管這個高宇了,先聯手立即擊殺掉這個少女。以最快速度離開此地!」

    所有人都看出了局勢的緊迫性。

    這名白夷少女,之所以忽然出現。恐怕就是為了拖延眾人的時間,要將他們盡數誅殺掉。

    如今來看,不論秦烈是否交出封魔碑,這高宇可能都活不了。

    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管高宇的死活,儘快格殺這個白夷少女,然後趁著東夷人強者沒有到來前,趕緊脫身離開。

    否則,一旦深陷東夷人的包圍,他們這些人將一個都難以存活。

    「秦烈!」眾人都瞪著他。

    秦烈也認清了形勢,深吸一口氣后,他便準備不顧一切出手。

    就在此時,高宇突然講話:「珈玥,放他們走,封魔碑也還給秦烈。」

    連秦烈在內,所有人猛地呆住,都是一臉錯愕地看向高宇。

    他不是被禁錮了,無法開口講話嗎?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高宇分明知道白夷少女的名字,而且還以一種商量的口氣,讓那少女放人,並且還要她交還封魔碑?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眾人都是驚異不明。

    「高宇,人我可以放走,但封魔碑對我們很關鍵啊。」白夷少女微微皺眉,「有了封魔碑,我們就可以在冰之禁地佔據主動,不論是對暴亂之地的武者,還是和赤夷、黑夷的爭奪中,我們都可以有更多的話語權。」

    「蓬!」

    套在高宇雙手脖頸上的銀色金屬枷鎖,突地炸的四分五裂,高宇瞬間恢復自由。

    一股陰沉邪惡的氣息,自然而然從高宇身上流露出來,他臉色一貫的陰森冷峻,道:「你是想要留著封魔碑,還是想要我走?」他看向那名白夷少女。

    名為珈玥的白夷少女,只是略一猶豫,便無奈輕嘆一聲,將剛剛收起的封魔碑,重新放了出來,「我還給他就是了。」

    在封魔碑就要飄飛之前,秦烈又是一把按住,將其收入空間戒。

    然後他才看向高宇,道:「你給我解釋一下。」

    「珈玥,你帶著你的人先走。」高宇回頭道。

    「你呢?你不會不再回來了吧?」珈玥明顯著急了。

    「我會回頭找你。」高宇一臉不耐。

    珈玥臉色一喜,乖巧道:「那好吧。」她忽然朝著秦烈眾人來時的方向行去,還取出一個螺號吹奏起來。

    「窮追不捨的東夷人停下來了!」杜向陽驚叫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