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零六章 雷靈的傾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零六章 雷靈的傾訴字體大小: A+
     

    弱化電場的崩碎,意味著東夷人在雷電淵潭的行動,算是徹底失敗了。

    這一點森野心知肚明。

    伴隨著螺號聲的響起,散落在雷之禁地各方的東夷人,一個個不甘心地怒嘯著,朝著冰之禁地方向而去。

    同時間,在雷晶獸的御動下,雷之禁地的雷霆閃電變得無比瘋狂,朝著窺探的東夷人狂轟濫炸。

    如雷神暴怒,要以雷電洗滌世間,以雷炎焚燒掉這個污穢世界一般。

    眾多逃竄的東夷人,紛紛被雷炎淹沒,被暴烈的雷霆閃電轟中。

    許多人在途中粉身碎骨。

    另一邊,岩岷為首的一撥東夷人,和三方勢力的交戰中,也突聞撤退的號角聲。

    和萬獸山的郁門戰的不可開交的岩岷,彪悍的軀體上,布滿了一道道深刻入骨的血痕,他神態瘋狂,嗷嗷狂叫著,正欲和郁門拚命。

    螺號聲響起,岩岷從暴怒中醒轉過來,他不敢置信地望了望雷電淵潭的方向,遲疑數秒后,突然吼道:「回冰之禁地!」

    一眾和三方勢力廝殺的東夷人,也都目顯茫然之色,忽然掉頭朝著冰之禁地掠去。

    只是一霎,本來和三方勢力戰鬥的難解難分的東夷人,如潮水般逃了個乾乾淨淨。

    岩岷拉在最後,在郁門的追逐下,咧嘴厲聲道:「你們活不了!所有深入神葬場的暴亂之地武者,都將被一一斬殺!你們都會死!」

    丟下這一番話后。岩岷怒嘯著,如巨石般衝擊滾盪向遠方。

    留下一眾驚異不明的三方勢力武者。

    「發生了什麼?」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看天上?雷之禁地的雷霆閃電,彷彿有著眼睛,有著靈性智慧一般,在朝著東夷人轟擊!簡直不敢置信!」

    夜憶皓、黃姝麗、郁門、馮一尤這些三方勢力武者,停留著不動,但從天灌落的雷霆閃電彷彿就是看不到他們。

    倒是那些逃離的東夷人,頭頂不時傳來震天動地的轟鳴,有一道道粗長閃電劈射下來。

    那些洶湧攻勢。盡然僅僅只是針對東夷人,有著精準的目標。

    「秦烈他們呢?」黃姝麗驚醒過來。

    此言一出,萬獸山、天器宗、黑巫教和三大家的眾多武者,都是眼神茫然。

    「在我們和東夷人血戰的時候,他們悄悄撤離,很早就已經離開。」有人留意到秦烈那邊的動靜。適時插話。

    「走了?」黃姝麗心神一動,搖頭皺眉道:「不對!他們絕不會輕易放棄!」

    「雷之禁地的異常,會不會因秦烈而起?這傢伙,也同樣可以御動這兒的雷霆閃電,會不會是他?」馮一尤驚叫起來。

    「雷電淵潭!一定在雷電淵潭!」

    「無垢魂泉!他應該回頭去奪無垢魂泉了!」

    「該死!」

    很多人反應過來,略一猶豫后。三方勢力武者趕緊回頭,急匆匆往雷電淵潭而去。

    金色颶風緩緩消散。楚離也在當中冒出頭來,他沉吟了一下,一言不發,也跟著郁門回頭。

    ……

    雷電淵潭處。

    杜向陽、洛塵一行人,散落在潭邊,探出頭來看向潭底。

    這時候,森野領著那些東夷人同伴。早就魂飛魄散地逃離了。

    數十具東夷人的屍體,散落在雷電淵潭裡外。那些東夷人也沒有來得及帶上,顯然走時極其狼狽匆忙。

    「秦烈!」杜向陽在上方呼叫。

    潭底的秦烈,抬頭看向上方,「你們沒事吧?」

    「我們都沒事,你呢?你怎樣?」宋婷玉關切道。

    「我沒事。」秦烈淡然一笑,沉吟了下,說道:「你們暫時不要下來,幫我守著潭口,也不要讓人再次進入。」

    「好。」杜向陽應承下來。

    旋即,他收回頭來,就在潭邊坐下,神態安然。

    宋婷玉、謝靜璇和雪驀炎等人,也很放心下面,也都接連坐下守護。

    只有洛塵冷著臉,顯得有些不情不願,不肯將視線從潭底收回。

    「洛塵,坐下來歇歇了。」杜向陽拍了拍身邊一塊地,笑著招呼。

    「他不肯讓我們下去,是不是想獨吞無垢魂泉?」洛塵不太放心。

    杜向陽哈哈大笑,「雷靈還在下面,就算是他要獨吞無垢魂泉,你也沒辦法阻止吧?」

    洛塵微微皺眉。

    「我們能做的,也都做了,至於最後能不能得到無垢魂泉,嘿,那就只能看運道了,勉強不得的。」杜向陽坦然自若。

    洛塵沉著臉,猶豫了一下,終於無奈地來到他身旁坐下。

    潭底。

    一地的明亮魂晶上,秦烈忽然輕嘆一聲,道:「我來是為了以封魔碑封印你。」

    雷晶獸蹲伏在他身前,一條條清澈無暇的無垢魂泉,如六道溪流漂浮在它身旁,它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中,閃爍著悲涼無奈之色。

    一縷精神念頭,從它眼瞳中的電光中釋放出來,「我明白。你身上有火靈的血液,有木靈的三滴精魄,我知道你手持封魔碑。」

    「我來,還是為了獲取無垢魂泉,為了潭底的魂晶。」秦烈絲毫沒有隱瞞自己的意圖。

    「不僅是你。所有踏入雷之禁地的生靈,都是為了無垢魂泉和魂晶,為了封禁我。」每一道閃電中,彷彿都傳來雷晶獸的嘆息,它靜靜看著秦烈,晶塊般的身體上,出現一道道裂紋。

    ——那是被重創的跡象。

    沉吟了許久,秦烈平靜地說道:「說說你的情況吧。」

    「我們雷晶獸,誕生於雷霆狂暴之地。秉承天地雷電之力而生,天生能御動雷霆閃電,也以雷電為生。」

    「我從有記憶起,就被擒拿在這兒,作為這雷之禁地的陣眼。那時候,我還年幼,還不知道自己是誰,在雷之禁地內,我能藉助於雷霆閃電進化修鍊。能掌控此地。」

    「同樣的,這雷之禁地,這神葬場,也束縛著我,令我沒辦法離開這兒,只能在這塊雷電區域活動。」

    「在我漸漸成長進化起來后。有強大無比的生靈,將強者之魂投擲到這兒,告知我煉化的方法,讓我以雷電將一個個強者之魂凝鍊起來。」

    「我一直沒有見過那個強者,我只能聽到他的聲音,他告訴我。只要我乖乖聽話,將那些強者之魂。給他煉成九個無垢魂泉出來,我就可以解脫,他會放我從這裡離開。」

    「一個個強者之魂被投擲進來,許多靈魂承受不了雷霆閃電的洗鍊,立即魂飛魄散。一部分厲害的靈魂,魂魄爆碎時,形成了魂晶。」

    「無數年來。那麼多的強者之魂,只是形成六個無垢魂泉。」

    「九個無垢魂泉。還差三個。」

    「可惜,那個強者已經許久許久沒有再投擲強者之魂進來,也再沒有聲音傳來。將我囚禁過來的那個人,這裡的主人,似乎發生了什麼意外……」

    「他還曾說過,如果他許久沒有出現,將來會有人手持封魔碑進來,而我,需要乖乖被封魔碑封印,將雷之禁地一切拱手相讓。只要我肯那樣,在未來,我會還有一絲解脫的希望,能再也不被這裡囚禁束縛。」

    話到這兒,雷晶獸突然停頓了一下,它深深看向秦烈。

    「從你到達此地起,我就從你身上木靈、火靈的氣息,知道你擁有封魔碑,知道你就是他所說的那個人。」

    「可我不想相信他,我不想再一次被封禁,不想待在一塊墓碑內。」

    「我想試試,看能不能通過別的辦法,通過我自己的能力,從這兒掙脫,進入外面的天地。」

    「所以我讓你沒辦法運用雷電之力,我希望你被人殺死,讓封魔碑沒有主人,我覺得那樣或許可以助我解脫。」

    「可能一切早已註定。」

    「那些人來了。」

    「他們比你們熟悉這裡的奧妙,他們還帶著克制我的東西,他們說要生擒我,要將我帶到外面活生生煉化成祭品。」

    「我現在受了重創,力量損耗嚴重,我還感覺到這裡發生了大變。我……恐怕沒有能力離開,我也不想被那些人擒拿,我現在認命了,我會被封魔碑封印,我會依照那個人的計劃行事。」

    雷晶獸經歷這番大變后,彷彿認命了,和炎火之地的火靈一樣,想主動融入封魔碑。

    或許,不論是火靈、木靈亦或者雷靈,都曾經被承諾過。

    ——只要肯乖乖被封魔碑封印,未來有一天,它們還有解脫的希望。

    這是神葬場主人曾經給予的承諾。

    木靈抗爭過,想通過夜憶皓走出神葬場,可惜失敗了,最終還是被封入封魔碑。

    雷晶獸也抗爭過,如今來看,似乎也沒有成功,所以也認命了。

    「對於此地,你所知的僅僅只是這些?有沒有別的奧妙?」秦烈不死心再問。

    關於神葬場,他所知的一切,都來自於馮一尤和楚離的講述。

    楚離對神葬場的了解,還不如馮一尤和郁門,這兩人處在天裂大陸,在神葬場入口處,所以更加清楚這兒的奧妙。

    如果能真正清楚神葬場的奧妙,知道這兒種種布置,究竟是什麼原因,那他在接下來的時間后,或許能佔據主動。

    「不單單我,就算是別的傢伙,也都只是作為陣眼存在,我們也被禁地困著,我們只能在自己的區域活動。」雷晶獸深深嘆息,「雖然我們待了很久很久,但是我們並不了解這兒,我知道的只有這些。」

    秦烈深深皺眉。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