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百零四章 弱化電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百零四章 弱化電場字體大小: A+
     

    「射死他!」

    為首一名東夷人大漢,冷笑著揮手,下達射擊命令。

    一時間,數十支流光溢彩的箭矢,仿若流星雨在飛逝,盡數瞄著秦烈而來。

    一道道或是冰寒,或是炙熱,或是鋒銳無匹的能量氣息,一下子鎖定了他。

    那些箭矢,皆是凝聚著一名東夷人的精純靈力,還有幾支箭矢上還雕繪著複雜的蛇紋、龜紋、龍紋,那些花紋如繁雜的靈陣圖,蘊含著更加神秘的靈力波動。

    身如雷電掠來的秦烈,眼中電光閃耀,神情陡然冰寒下來。

    他感知到一條條凶戾的氣機,如毒蟒、玄龜、蛟龍的魂念,竟先一步沒入他識海,朝著他真魂而來。

    靈魂意識中,另外可見一頭身長數十米的毒蟒,一頭小山般的靈龜,一頭渾身纏繞著彩霞的蛟龍。

    三頭異獸殘魂,在箭矢鎖定他的那一霎,湧入他腦海,欲圖破壞他的真魂,令他沒辦法集中注意力抗敵。

    「還算是有點本事。」秦烈冷笑。

    「爆!」

    一道道球形閃電,從他腦海真魂中炸裂出來,幻化為一雙雙閃電交織的神之巨手。

    神之巨手,分別將毒蟒、靈龜、蛟龍一把抓住,用力攥緊。

    三頭由靈魂殘念凝成的異獸魂影,在秦烈的精神識海中,突地被捏爆,濺射出無數耀目光點。

    三名最強的東夷人弓箭手,眼中神采一暗。幾乎同時吐出一口殷紅鮮血。

    最先射到秦烈身前的三支有著蛇紋、龜紋、龍紋的箭矢,也在瞬間爆裂,濺射為碎木屑紛飛。

    「嘿,竟以凶獸殘魂附在箭矢中,還妄想擊殺修鍊雷霆靈訣的武者,簡直痴人說夢。」

    怪笑聲中,秦烈手中雷罡錘猛地轟出,周邊數百道狂暴閃電,隨著雷罡錘的動作。瘋狂衝擊到那些弓箭手中央。

    沿途,一支支箭矢被雷霆閃電淹沒,接連崩碎炸裂。

    東夷人的五彩箭雨,當真變成了箭雨,從半空紛紛飛落。

    沒有一支箭能碰觸到秦烈。

    「落雷!」

    在秦烈腦海凝現的球形閃電,忽然又從他身旁凝結出來。球形閃電如一個個耀目的小太陽,釋放出炫目狂烈的波動,隕石般落向三十多名東夷人弓箭手。

    伴隨著鬼哭狼嚎的慘叫聲,一個個東夷人接連軀體炸裂,鮮血模糊,骨頭濺射。

    秦烈眼中神采飛揚。

    他忽然發現。他現在對雷之禁地內雷霆閃電的運用,比之前還要嫻熟順心。

    當他釋放出靈魂意識。表明出要幫助雷晶獸的意圖后,雷之禁地的爆裂閃電就和他有了微妙的呼應。

    他有種自己化身雷之禁地陣眼的奇妙感受。

    雷晶獸在以一種他無法理解的方式幫他!

    秦烈很快明白過來。

    「你們對付這些外圍弓箭手,我先下雷電淵潭!」

    回頭沉喝了一聲,秦烈越過這些哭天喊地的東夷人,一頭沖向雷電淵潭。

    洛塵、雪驀炎、杜向陽等人,聞言立即補了上來,對剩餘那些東夷人展開殺戮。

    「麻托!」東夷人首領森野的聲音響起。

    一名骨瘦如柴的東夷人武者。身上紋滿邪鬼圖案,眼瞳冒著詭秘陰森的邪光。低低怪嘯著衝殺上來。

    猛一看,這麻托像是一隻煉獄深處的惡鬼,張牙舞爪,形態可怖。

    秦烈只是看了這麻托一眼,就將注意力放在雷電淵潭深處,看向潭底的雷晶獸,旋即突然變色。

    雷電淵潭內,不知何時起,多出了八根粗長巨木,在那八根巨木上纏繞著一根根銀色金屬線,條條金屬線由牽引到別的巨木上,令雷電淵潭銀色金屬線縱橫交錯,編織成一張銀色巨。

    雷電淵潭的潭底,雷晶獸釋放的一道道雷霆閃電,沖落到銀色巨上,令銀色巨光芒熠熠,一道道電流沒入巨木當中。

    那深灰色的巨木,通過銀色巨,似乎能吸納弱化雷霆閃電,導致雷晶獸的種種攻擊,威力都被大幅度減弱。

    六道本來懸浮在半空的無垢魂泉,被雷晶獸吸引回來,落在潭底那些魂晶上。

    森野和眾多東夷人,則是懸浮在銀色巨上,也不敢輕易穿過那銀色巨,不敢直接進入潭底。

    但他們在不斷挑釁著雷晶獸,釋放靈訣,繽紛箭雨,不停地攻擊雷晶獸。

    他們就是要激怒雷晶獸,讓雷晶獸釋放出雷炎,電芒,讓雷晶獸反擊他們。

    可惜,雷晶獸凝成的攻擊,從下往上一碰觸那些銀色電,狂暴的雷霆之力立即就被弱化分流,被八根巨木給吞沒。

    他們就是在通過這種方法來消弱雷晶獸,讓雷晶獸慢慢耗費力量,直到最終力量枯竭。

    秦烈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出了名堂,所以神情驚變。

    八根巨木,皆是雷亟木,這八個巨木排列的陣形,還有那一條條纏繞在雷亟木上的金屬線,都讓秦烈覺得無比的熟悉。

    這八個巨木,和他爺爺當年在葯山的山腹以八根石柱構建的陣法,根本就是如出一轍!

    葯山內的八根石柱上,同樣纏繞著銀色金屬線,形成密集的銀色巨。

    葯山內的陣法,也能弱化雲霄衝擊下來的閃電,減少雷霆閃電的恐怖威力,讓他能夠承受,能用來修鍊。

    東夷人所用的方法,分明也是一樣,只是以八根雷亟木取代了石柱,能吸納雷霆閃電的雷亟木,讓雷晶獸的攻擊很難發揮作用,讓雷電淵潭的狂暴閃電也不斷弱化。

    秦烈一眼明了。

    而此時,名叫麻托的那個東夷人,也終於衝擊到秦烈身旁。

    「修鍊雷電靈訣的你,竟不知死活地進入這兒,根本就是送死!」麻托陰笑起來,「連雷晶獸在這裡都沒辦法施為,何況是你?嘿,為了聚集八根千年雷亟木,我們東夷人不知道廢了多少精力!生擒雷晶獸,奪取無垢魂泉和魂晶的大計,豈容你破壞!我這就送你上路!」

    七支骨質袖箭,從麻托寬鬆的袖口內,閃電般呼嘯而來。

    七支骨箭,白森森的,上面雕刻著邪鬼花紋,投射出一股腐爛的屍毒氣味。

    箭尖,七隻惡鬼的凶厲面容,一點點凝現出來,陰森森怪嘯著。

    「喀喀喀!」

    一面厚厚的冰盾,突圍在秦烈身前五米處凝現,將七支骨箭盡數攔阻。

    「冰爆!」

    冰盾炸裂,數十道冰棱如刺蝟身上的尖刺,朝著八方疾射。

    連那一支支釘在冰盾上的骨箭,因為冰盾的爆碎,也濺射向別的位置。

    百朵雲團般,懸浮在雷電淵潭上方的眾多東夷人,紛紛叫罵起來,趕緊找地方躲避,要麼以光盾死死護著自己。

    麻托也咒罵著側開身子。

    因為有兩支骨箭,竟然掉轉頭來,朝著他胸口射來。

    秦烈再次俯瞰潭底。

    鋪面明亮魂晶的潭底,雷晶獸身上一塊塊晶瑩的軀體,出現明顯的裂紋,在東夷人連番的攻擊下,這雷晶獸的雷霆手段不斷被弱化,越來越處於劣勢,它受傷也在所難免。

    「繼續攻擊雷晶獸!它只要活著就行,重傷也沒事!」森雅再次冷喝。

    又是新一輪的五彩箭雨,精準從銀色巨的縫隙穿過,全部射在雷晶獸那邊。

    一陣清脆悅耳的金鐵交擊聲,伴隨著濺射的火花,從雷晶獸身上傳來。

    雷晶獸抬頭,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忽然看向了秦烈。

    它的眼中,流露出濃濃悲哀之色,似在無聲祈求,祈求秦烈能助它脫離苦海。

    「我會儘力而為。」

    秦烈朝著周邊的雷炎,釋放出一道靈魂意識,旋即再看雷晶獸。

    雷晶獸的眼中,竟浮現出感激之色,顯然能通過任何閃電獲悉他的心念。

    這讓秦烈暗暗振奮。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