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未知強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未知強敵!字體大小: A+
     

    「沒有,我們之間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關係,你父親只是囑託我,希望我能在神葬場幫助你。」

    在雪驀炎疑神疑鬼之時,秦烈淡然一笑,解釋起來:「我只是擔心血煞宗身份暴露,故意找借口騙楚離,你別太在意。」

    他這麼一說,雪驀炎鬆了一口氣,慶幸的同時,還有種患得患失的微妙感。

    「呀,看來是我多想了。」潘芊芊吐了吐舌頭。

    「呼呼呼!」

    突地,眾人眼前的月刃兜天罩,那一片片青幽月光般的鋒刃,飛旋的速度驟然變緩。

    那些月刃竟漸漸停止旋動。

    秦烈等人凝神一看,發現月刃兜天罩化為燦燦銀光,形成一輪輪彎月般,忽然落向雷電淵潭底下。

    馮一尤的面容率先浮現出來。

    他抬頭看天,只見一枚銀亮的空間戒懸浮著,將一輪輪彎月般的月刃兜天罩碎片收集起來。

    他竟然將月刃兜天罩收了回去!

    不但如此,馮一尤和身旁的兩名天器宗武者,還急忙浮升出來,一下子落到了雷電淵潭外面。

    杜向陽眾人終於能看到雷電淵潭的真實場景。

    六道清澈溪流般的無垢魂泉,流星般不斷飛逸著,一簇簇雷炎和條條電弧,在每一條無垢魂泉處聚集著,隨著它們的飛動而動。

    黑巫教、三大家和萬獸山武者,分處在三道無垢魂泉的位置。也在嘗試著以各種方法收取。

    然而,不論是他們的靈力法決,亦或者強大的靈器,只要一碰觸那些狂暴的雷炎,立即就會炸碎。

    雷電淵潭的潭底,那頭晶體狀的雷靈蹲伏著,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中,流露出嘲弄不屑之色。

    潭底,已經多了八具焦黑后炸裂的屍體。都來自於三方勢力。

    「這……」

    杜向陽摸著下巴,搖了搖頭,不無遺憾道:「看來天器宗的人並不傻,還知道及時將月刃兜天罩撤掉,這樣至少還能在不可為後從容離開。」

    秦烈也是一臉遺憾。

    本來,他是希望這三方勢力。在雷電淵潭內相互血戰,再被雷靈以雷霆閃電衝擊。

    希望他們死個乾乾淨淨以後,他再藉助於封魔碑將雷靈封印,從而輕輕鬆鬆奪取無垢魂泉,完美達成此事。

    可惜馮一尤並不傻。

    一發現情況不妙,無垢魂泉沒那麼容易收取。此人立即果斷撤掉月刃兜天罩,並且馬上從雷電淵潭走出。

    他一離開。黃姝麗、夜憶皓、郁門一行人,也意識到不妙,強忍著對無垢魂泉的貪婪,也從雷電淵潭退出。

    眾人重新落到雷電淵潭外部。

    短短一刻鐘時間,三方有八名同伴喪生,沒有一方能收取到無垢魂泉。

    秦烈這邊則是沒有任何喪亡。

    「雷電淵潭內的異常,無垢魂泉周邊的雷炎和電弧。都因雷靈而起!只要雷靈還在,任何人休想奪取一道無垢魂泉。休想奪取一塊魂晶!」夜憶皓臉色陰沉。

    黑巫教和三大家武者,一道道視線,皆是凝聚到秦烈身上。

    「秦烈!你手持封魔碑,為何還不封印雷靈?!」黃姝麗恨得咬牙切齒。

    「封魔碑?他持有封魔碑?」馮一尤怪叫起來。

    「封魔碑在他手中?!」郁門暴跳如雷。

    他們沒參與木之禁地村落一戰,並不知道秦烈以封魔碑將木靈封印,還一直以為封魔碑根本不存在。

    如今,聽黃姝麗說起此事,馮一尤和郁門兩人,立即猜出了秦烈的心思。

    故意不以封魔碑封印雷靈,還召喚所有人踏入此地,引四方勢力一同踏入雷電淵潭爭奪無垢魂泉,這分明就是抱著要一打盡的想法?

    黃姝麗和夜憶皓兩人更早前就猜出了秦烈的想法。

    但這兩人對自己這方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認為就算是秦烈有著陰謀,也沒辦法得償所願。

    尤其是在雷靈干預雷電閃電,令秦烈沒辦法再次御動漫天雷霆之力后,黃姝麗和夜憶皓更加堅信,他們才會是雷之禁地的最終獲利者。

    可惜兩人低估了雷靈的強悍。

    他們使出了種種手段,也沒有破開雷炎和電弧對無垢魂泉的庇護,還被雷霆閃電擊殺了四名同伴。

    同樣的,天器宗和萬獸山付出了慘痛代價后,也都認清了一個現實——雷靈不被封印任何人休想奪取無垢魂泉!

    「他這是想害死所有人!」

    「明明持有封魔碑,還能以封禁石柱將月刃兜天罩破掉,卻偏偏不入雷電淵潭!好狠毒的心機!」

    「卑鄙無恥!」

    「陰險小人!」

    三方勢力武者,紛紛指責秦烈,一個個破口大罵。

    再沒有人膽敢進入雷電淵潭,也沒有人敢繼續嘗試奪取無垢魂泉,所有視線目光都凝聚在秦烈身上。

    他們暗自下定決心,秦烈如果不以封魔碑封禁雷靈,他們絕不會再下雷電淵潭。

    「奪取封魔碑!」

    「必須拿到封魔碑才行!」

    「秦烈!交出封魔碑!」

    一時間,三方勢力的意見驚人的統一,竟紛紛朝著秦烈聚攏。

    黃姝麗,郁門,馮一尤,夜憶皓,三大家的蘇妍等人,所有看向秦烈的目光都充滿了殺機。

    「別激動,我試著封印雷靈就是。」秦烈如被逼迫的沒辦法,一臉無奈的苦笑起來。

    眾人就要衝殺上來的腳步陡然一頓。

    「秦烈?」杜向陽愕然。

    「沒辦法,不以封魔碑封印雷靈,我們立即就是眾矢之的。會被群而攻之。」秦烈攤開手,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像是真就要取出封魔碑來,將下方的雷靈封印。

    「咦?」

    「嗯?」

    杜向陽,郁門,還有持有著寂滅宗令牌的幾方,都是看著腰間令牌。

    屬於寂滅宗的令牌,傳來刺耳的嘯聲,像是有人在瘋狂傳訊。

    眾人皆是愣住。一個個摸著令牌,試圖感知內部的訊念。

    「沒有訊念,只是在求救。」夜憶皓摸著一塊寂滅宗令牌,冷著臉搖頭,「上不了檯面的雕蟲小技而已!」

    「是何薇他們!」杜向陽臉色一冷,禁不住哼了一聲。「不知道他們搞什麼鬼!就憑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夠資格搶奪無垢魂泉,這種小手段又能何用?」

    眾人都當何薇他們的求救,只是為了擾亂眾人的步驟,吸引一部分離開。

    「不對!何薇在迅速接近!」只有楚離緊張起來。

    「嗡嗡嗡!咻咻咻!嗚嗚嗚!」

    許多人腰間分屬不同勢力的令牌,都傳來奇異的嘯聲。在瘋狂的傳來嗡鳴聲。

    「何薇他們手中有那麼多不同勢力的令牌嗎?」宋婷玉驚異道。

    「沒有!絕對沒有那麼多!不對勁!」楚離不斷搖頭。

    「這倒是有點奇怪了。」杜向陽也皺起眉頭。

    「秦烈!你在雷之禁地內,是不是還是能以精神意識感知周邊?」楚離急切道。

    秦烈點頭。說道:「可以,不過範圍有限,至多覆蓋周邊幾里地,再遠就不行了。」

    「幫我感知一下!」楚離焦急如焚。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好!」

    他忽然盤膝坐下,屏息凝神,以精神意識感知周邊。

    只是一霎。他便陡然站起,臉色劇變。喝道:「兩百多股生命氣息正在迅速掠來!」

    在他感知中,何薇他們離開的方向,三里遠的位置,有大量強烈的生命波動如炙熱火球般一一映現出來。

    「什麼?!」

    「有多少生命氣息?」

    「兩百多股?怎麼可能!」

    所有人呆住。

    「秦烈,那是什麼?會不會是異族人?」杜向陽都目顯恐懼之色。

    此話一出,黑巫教的黃姝麗、夜憶皓,天器宗的馮一尤,還有萬獸山的郁門,都是通體冰冷。

    許多年前,另外一場暴亂之地的試煉會,九方勢力武者不慎踏入修羅界,進入了休生養息多年的修羅族地界。

    那是各界試煉會最慘的一次……

    所有參加試煉會的武者,都被修羅族族人屠戮乾淨,許多曾經強悍的武者徹底被抹殺,修羅界也順著虛空通道直接沖入了暴亂之地,掀起了一番持續許久的血腥大戰。

    暴亂之地也因此血流成河,無數強者隕滅,許多弱一點的勢力從此消失。

    那是一場令所有人刻骨銘心的災難。

    難道,這次他們在神葬場之中,運氣背到了極致,碰到了另外一個隱沒多年的異族?

    「不是異族!是人!和我們一樣的人類!」秦烈沉喝。

    「這,這怎麼可能?暴亂之地九大白銀級勢力,每一方的試煉者都不超過二十個,就算是一個人不死,也不可能有兩百多人啊?」潘芊芊失聲驚叫。

    經過這段時間的血戰,九大白銀級勢力武者,每一方都損失慘重,倖存者大多數都在此地,怎可能忽然又冒出兩百多人來?

    「難道是外面的傢伙,又重新派了新的參與者進來?」杜向陽猜測道。

    「不可能!在我們進來后,天器宗和萬獸山共同封鎖了通道,絕不會再次開啟!」馮一尤喝道。

    「那會是什麼人?」秦烈道。

    「會不會是你感覺錯誤?」馮一尤哼哼道。

    「秦烈!我先走一步!」楚離絕對相信,他不敢繼續猶豫,立即朝著何薇離開的方向衝去。

    「準備迎戰吧。」秦烈沉聲喝道。

    在夜憶皓、郁門等人猶豫之時,杜向陽、雪驀炎、洛塵等人,紛紛如臨大敵地取出手中靈器。

    他們開始著手準備應對未知的強敵。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