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跋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跋扈!字體大小: A+
     

    秦烈站了起來,遠遠看向黑巫教那邊的黃姝麗,想了一下,竟還踱步朝著對方走去。

    「我就是修鍊血靈訣,你想怎樣?」

    講話時,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息,從秦烈全身毛孔中散逸出來。

    血腥氣息凝為實質,化為一片稀薄血霧,漂浮在秦烈身旁。

    與此同時,秦烈雙眸也是腥紅如血,煞氣凜然。

    黃姝麗忽然怔住。

    一眾黑巫教和三大家的武者,也是突然呆住,料不到秦烈竟然沒有否認,敢主動暴露出來。

    他們更料不到,秦烈還敢孤身一人,朝著他們這邊傲然而來。

    「血煞宗餘孽……」

    「竟然是修鍊血靈訣。」

    「還敢承認?」

    天器宗、萬獸山的武者,也驚訝起來,紛紛怪異看了過來。

    「血煞宗?兩個都是血煞宗的人?」何薇神色一冷,鄙夷道:「難怪兩人勾勾搭搭,原來都是血煞宗的餘孽!」

    「血煞宗不是暴亂之地公敵嗎?」任彭冷笑。

    「有樂子看了。」**咧開嘴,揚眉說道:「三大家的那些人,從未放棄追殺血煞宗餘孽,他們幾乎是踩著血煞宗的屍體,在天滅大陸屹立起來的。嘿!他們豈會放過血煞宗的人?」

    寂滅宗這些人都幸災樂禍起來。

    事到如今,他們再也沒有將秦烈當成親密戰友的意思,巴不得黑巫教和秦烈這邊血戰一場。雙方全部死光才好。

    萬獸山和天器宗那邊,馮一尤、郁門目光閃爍著,忽然都沉默下來。

    也是一副看笑話的神態。

    「秦烈!」雪驀炎霍然站起。

    就連天劍山的洛塵,見秦烈要孤身進入黑巫教所在的區域,也是陡然變色,也下意識站了起來。

    他認為戰鬥會隨時爆發,認為他既然參與進來,就必須要承擔一部分的戰鬥責任。

    「別,待著別動。」

    「洛塵。繼續坐著!」

    出奇地,宋婷玉、杜向陽忽然講話,分別安撫雪驀炎和洛塵,讓他們保持原位,不要跟隨秦烈而去。

    兩人不解地看向杜向陽。

    「秦烈只是一個人,他一人進入黑巫教人群中。怕是要立即遭殃啊!」雪驀炎急切道。

    「你們怎那麼放心?」潘芊芊也著急起來,輕聲叫嚷道:「秦烈不是你們的朋友嗎?你們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他送死?還有你,你這女人怎麼這樣?」她指著宋婷玉,一臉憤憤然。

    宋婷玉抿嘴一笑,搖了搖頭,並未解釋。

    「秦烈不會有事!」杜向陽壓低聲音。臉上顯出森寒之色,「在雷之禁地內。沒人能傷到秦烈!你們儘管放心就是!」

    此言一出,雪驀炎和洛塵都是驚異莫名,眼中盛滿了迷惑。

    他們無法理解。

    「血煞宗的餘孽,為暴亂之地所有勢力公敵!你們倆膽敢修鍊血靈訣,不論是在神葬場,還是在暴亂之地,都理當被群而攻之!」蘇妍厲聲喝道。

    「先殺血煞宗餘孽!」林東行簡單明了道出自己意圖。

    「殺了他們!」夏侯淵暴喝。

    「看到沒?」黃姝麗俏臉陰森。一雙深幽的眼眸深處,蘊藏著看不透的邪惡波瀾。「血煞宗為公敵,你們既然是血煞宗的餘孽,就應該知道你們將會遭受什麼樣的待遇?不論是神葬場,還是外面的暴亂之地,從此之後,將再沒有你們的立足之地!」

    「是嗎?」秦烈一步步而來。

    從他臉上看不到絲毫怒意,他眼神平靜的令人覺得怪異,那種坦然自若的架勢,也令黑巫教和三大家的武者暗暗警惕。

    「血煞宗和黑巫教一樣,一直以來都是暴亂之地最古老的宗派勢力,明裡暗裡也相互爭鬥了數千年之久。」秦烈語氣淡漠。

    「兩方的瓜葛怨恨,我自然也了解了一些,知道你們黑巫教為了除掉血煞宗耗費了多少心思。千年前,血煞宗姜鑄哲吸食人血修鍊,恰恰給你們黑巫教找到突破口,讓你們看到了殲滅血煞宗的希望,你們黑巫教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另一邊。」秦烈看向蘇妍等人,「三大家族在血煞宗的統治下,早有逆反之心,卻因為血煞宗的強勢不敢妄動。你們的到來,令三大家族立即瞧見希望,你們一拍即合,由黑巫教召喚各方勢力,以共同聲討血煞宗為名,終於殺上天滅大陸,由三大家族在內部配合,為你們引路找尋,終於讓你們得償所願,令血煞宗就此覆滅。」

    「你們並不是不知道,血煞宗的武者,僅僅只有姜鑄哲那一部分以邪法修鍊血靈訣。可你們卻佯裝不知,將所有血煞宗武者,都定為邪惡的血靈訣修鍊者,你們打著什麼算盤,當別人不知?」

    秦烈緩緩道明千年前的那番秘事,旋即淡然一笑,認真道:「可惜,你們並未誅滅所有血煞宗武者,不但姜鑄哲還活著……」

    話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忽然看向天器宗的馮一尤。

    馮一尤臉色明顯有點不自然。

    「就連當時血煞宗的宗主血厲,依然尚在人世,血煞宗真正的核心人物,也仍然潛藏著,也都活的好好的!」

    秦烈突然停下腳步,此時,他已站到黃姝麗面前,和黑巫教的人只有十來米的距離。

    「血煞宗從來都沒有真正滅絕!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未來,要不了多久,血煞宗將會重新屹立在暴亂之地!」指著蘇妍等人,秦烈凜然冷笑,「血煞宗將會是踩著你們三大家族的屍體再一次崛起!」

    「殺了他!立即殺了他!」夏侯淵怒吼。

    「師姐!」夜憶皓眯著眼,眸中射出陰寒冰冷厲光。也動了真怒。

    秦烈簡直太狂妄跋扈了!

    孤身一人,徑直來到黑巫教人群前方,還敢指著他們的面辱罵,叫囂,威脅要覆滅三大家,他們從未見過這麼囂張自大的人物。

    這要人如何忍受?

    「你們怎麼說?對血煞宗的餘孽,要不要聯手除之?」黃姝麗忽然別頭。

    她望向天器宗、萬獸山、寂滅宗的武者,還看向洛塵、杜向陽兩人。

    洛塵、杜向陽自顧和宋婷玉、雪驀炎她們講話,連看都沒看黃姝麗一眼。顯然根本不甩她。

    馮一尤和郁門兩人,面面相覷,旋即突然垂頭不吭聲。

    也選擇無視了她。

    開玩笑,就在幾天前,秦烈沖入他們之間,引發漫天雷霆閃電轟落。追的他們滿世界逃竄,那種狼狽凄慘他們至今記憶猶新,他們豈肯率先和秦烈衝突?

    更何況,秦烈已衝到黃姝麗面前,恐怕對像對付他們一樣,引發雷霆閃電衝落。要重創黑巫教。

    他們巴不得他們遭受的苦痛,讓黑巫教也經歷一番。怎麼也不會這時候不長眼的插手。

    所以天器宗和萬獸山一起沉默。

    「血煞宗餘孽,的確人人得而誅之。」出奇地,寂滅宗那邊的何薇反而插話了,她竟然附和了黃姝麗。

    黃姝麗眼睛一亮。

    黑巫教和三大家的人,一臉錯愕,都表情怪異起來。

    竟然會是寂滅宗附和他們!

    木之禁地時,明明是寂滅宗和秦烈走的最近。為最為堅實的盟友,沒料到這才半月功夫。在雷之禁地內,寂滅宗竟然仇視起秦烈來?

    世事當真變幻無常。

    「閉嘴!」楚離首次當著眾人的面,大聲呵斥何薇,「你***到底有沒有腦子?如果你想事事做主,就滾出我的隊伍!」

    「你讓我滾?」何薇也禁不住尖叫起來,「你問問任彭,問問**和韋良,他們信服你?還是信服我?」

    「你們三個跟隨?!」楚離暴躁道。

    所有人突然呆住。

    沒有人預料到,在這個時刻,寂滅宗內部突然在領導權上發生衝突。

    一直對何薇表現出青睞態度的楚離,不知為何突然爆發,忽然變得不受控制起來。

    所有勢力武者,都下意識看向寂滅宗,看向楚離何薇等人,滿臉愕然。

    秦烈因為走到黃姝麗身前,也能看到楚離、何薇,能看到兩人眼中的針鋒相對。

    「師兄,我們當然跟隨你,但在秦烈一事上,我們……認為薇姐的話也有道理。」任彭硬著頭皮道。

    「你們倆呢?」楚離深吸一口氣,臉色陰沉如水。

    「我們態度也是一樣。」**、韋良垂頭表態。

    「姓楚的!你看到了!?」何薇冷笑起來,「血煞宗本來就是公敵,我說的有什麼不對?這都是你自己的問題!人家根本沒有當你兄弟,真要把你當一回事,怎麼就不肯讓你參與進對無垢魂泉的爭鬥,為何又要召喚所有人過來,讓我們連殘羹都分不到?」

    何薇就是惱秦烈拒絕他們的參與,惱怒秦烈他們沒有徵詢自己的意見,竟對各方勢力傳話,讓黑巫教、天器宗、萬獸山、幻魔宗各大勢力到來。

    本來,他們和秦烈兩方,由秦烈破開雷電淵潭壁障,深入其中后,是能至少平分無垢魂泉的。

    秦烈的做法,將他們所有的美好算盤都給粉碎,讓何薇簡直看不到一絲希望,所以才心生怨恨。

    「好!很好!你們很好!」楚離慘然大笑,不斷點頭,「你們厲害啊!那好,你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以後,不止是神葬場,就算是回到暴亂之地,我們也各走各的路!」

    話罷,楚離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扭頭就往外面行去。

    他竟放棄了對無垢魂泉的爭奪。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