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待如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待如何?字體大小: A+
     

    「是我。」

    秦烈坦然承認,黑巫教的黃姝麗以幻魔宗的幻術,佯裝成雪驀炎的模樣,已獲知他修鍊血靈訣的秘密。

    這意味著,黑巫教的夜憶皓等人,還有三大家族的那些人,應該也都知道他修鍊了血靈訣。

    他就算是想隱瞞,恐怕也沒辦法隱瞞下去,事已至此,他繼續藏者掖著也沒了必要。

    黃姝麗這次到來,一定會揭開他和雪驀炎修鍊血靈訣的事實,找機會攻擊他們。

    他不妨提前說明情況。

    「你,你怎麼懂得血靈訣?」雪驀炎驚喜萬分。

    她是沫靈夜和血厲的女兒,血煞宗血統純正的繼承者,她一直偷偷修鍊著血靈訣。

    對任何修鍊正統血靈訣的人,她都會心生親近之意,下意識地就將對方歸為自己人。

    「我修鍊的血靈訣,由你父親親自傳授!」秦烈沉喝。

    此言一出,雪驀炎如被一道雷霆擊中,眼瞳光芒突然一滯。

    她呆愣在那兒,數十秒后,才陡然激動起來,失控地死死抓緊秦烈臂膀,「我父親還活著?他,他還活著?」

    「沒意外的話,他和漠北已經到達天戮大陸,找你母親去了。」秦烈輕嘆一聲,解釋道:「血厲前輩的狀態並不好,他被姜鑄哲封禁在天器宗的十二根靈紋柱內部,被囚禁了一千多年。出來后,肉身和半個靈魂,又被姜鑄哲煉化。如今,只剩一般靈魂存在,他……」

    雪驀炎眼眶忽然濕潤了。

    她母親是這樣,軀體生命精氣即將枯竭,靈魂萎靡,沒料到父親也是這般凄慘。

    這讓她一時間悲從心來。

    潘芊芊在一旁輕聲安慰,「雪姐,你父親還活著,只要活著就還要希望。」

    「你修鍊血靈訣?」杜向陽驚訝起來。

    洛塵也是微微皺眉。

    「怎麼?」秦烈神態自若。「修鍊血靈訣者,都會是暴亂之地公敵?會被群而攻之?是這樣嗎?」

    「也沒那麼嚴重。」杜向陽聳了聳,「其實,一直以來對血煞宗武者窮追猛打不肯放手的,也就是三大家族的那些人,還有黑巫教暗中主導。我們天劍山。還有天器宗、萬獸山、寂滅宗、幻魔宗,對修鍊血靈訣的武者,並沒有太大的偏見,當然,吸食鮮血修鍊的那一類要另當別論。」

    「當年,是因為以鮮血修鍊的人太多。才會引發了暴亂之地的驚變,惹怒了所有勢力。」洛塵冷冰冰插話。「召集各方勢力,共同圍剿血煞宗的,就是黑巫教。事後,也是黑巫教和三大家的人,盯著血煞宗不放,別的勢力沒有繼續追究。」

    「也不用太擔心。」杜向陽表情還算是輕鬆,「天器宗、萬獸山、寂滅宗、幻魔宗還有我們天劍山。對血煞宗沒那麼強烈的偏見。大家只是礙於面子,認為當年那群吸血修鍊的傢伙太極端。才會共同排斥血煞宗,如果血煞宗能解決掉那些人,將來說不定可以重新為自己正名,可以不用繼續躲躲藏藏,而是和一千多年前一樣,光明正大的站在所有人面前。」

    雪驀炎眼睛突地明亮如斯。

    杜向陽的這番話,恰恰就是天戮大陸那些血煞宗武者最大的理想,也是她雪驀炎畢生追求——為血煞宗正名!

    「只要到達葬神之地,找到血之始祖遺骨,將其帶出神葬場,由血厲前輩以靈魂附體。」秦烈咧嘴冷笑,「血厲前輩將更勝以前!不論是境界還是實力,必將連番突進!到時,血煞宗要在暴亂之地重新崛起,將不會是夢想!」

    雪驀炎心神澎湃,暗暗攥緊拳頭,輕喝道:「始祖遺骨也在神葬場?!」

    秦烈點頭,「我來神葬場,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為血厲前輩找尋血之始祖遺體。」

    「我,我真不知道該如何謝你。」雪驀炎忽然覺得,怎麼看秦烈都是那麼的順眼。

    「血厲前輩幫我許多,我修鍊的血靈訣,也是他傳授的,我幫他是應該的。」秦烈連忙道。

    「不論如何,我都應該謝謝你。」雪驀炎認真道。

    「原來你們之間有那麼深的淵源。」杜向陽笑了起來,「我還以為,哈,還以為秦烈這傢伙心懷不軌,垂涎雪小姐的美色呢。」

    「我也以為他看上雪姐了……」潘芊芊也附和了一句。

    「咳咳……」秦烈尷尬起來。

    雪驀炎也是小臉泛出紅暈,顯得頗為狼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好在此時,黑巫教這最後一撥人,也終於趕了過來。

    黃姝麗一馬當先,竟還在夜憶皓之前,她倏一現身,便揚聲輕笑起來:「雪姐,別來無恙啊。」

    在她身後,才是夜憶皓和黑巫教的那些武者,更後面乃三大家族的強者。

    黑巫教和三大家,最近似乎又重新聚集了一些人,他們加起來竟然有二十多人,人數比起任何一方都要強勢耀目。

    一行人浩浩蕩蕩而來,臉上都寫滿了傲然,他們看向雷電淵潭的目光也是一副勢在必得的架勢。

    「你不會有好下場的!」一見黃姝麗出現,雪驀炎臉色立即冰冷下來,輕咬著貝齒,冷聲嬌喝。

    「神葬場內,我們會是笑到最後的人,這一點誰也沒辦法改變。」黃姝麗神色陰冷,不急不緩走到雷電淵潭另外一邊,一個和天器宗、萬獸山相隔不遠的地方。

    天器宗和萬獸山的人,一見黑巫教到來,一個個如臨大敵。

    寂滅宗的何薇等人,也都深深皺起眉頭,眼神嚴峻起來。

    黑巫教的這群人,如漂浮過來的一團厚厚陰雲,懸在眾人頭頂,讓所有人都暗暗警惕。

    「那個秦烈,和幻魔宗的雪驀炎,全部都是血煞宗餘孽,都修鍊血靈訣!」

    果然不出所料,黃姝麗只是略一停頓,立即以血煞宗餘孽為突破口,將矛頭直接朝向了秦烈這邊。

    「血煞宗餘孽?」馮一尤一愣。

    「兩人都修鍊血靈訣?」郁門也皺起眉頭。

    「怪不得,怪不得上次秦烈要我們將生命之泉讓給雪驀炎,原來他們根本就是一起的!」任彭喝道。

    楚離也愣了。

    一時間,因黃姝麗的一番話,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秦烈和雪驀炎身上。

    「你有什麼證據?」雪驀炎平靜道。

    「證據?」黃姝麗輕笑起來,「雪姐,我在你身邊那麼久,你幾次悄悄修鍊血靈訣的時候,當我真不知道?」

    停了一下,她又對向秦烈,嬌聲道:「你就更加不消多說了,我只是幻化為雪驀炎的樣子,你就乖乖說明了一切。你們倆,都是血煞宗餘孽,都是潛伏在神葬場的禍端,理當儘早除去!」

    「血煞宗的人必須要趕盡殺絕!」夏侯淵喝道。

    蘇妍和林東行那些三大家族的人,也都是殺氣騰騰,彷彿和秦烈、雪驀炎有著不同戴天之仇。

    他們深知三大家族,曾經是血煞宗的下屬勢力,也知道三大家族能夠變成今天這樣,全然是因為踩著血煞宗的遺骨,吸食著血煞宗的鮮血,霸佔著天滅大陸才有今日。

    血煞宗如果重新崛起,現今屬於三大家的一切,都會被強行剝奪。

    血煞宗,也絕不會放過背叛他們的三大家,雙方從一開始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不用遮遮掩掩,不錯,我就是修鍊血靈訣,你待如何?」秦烈霍然站起。

    雪驀炎悚然一驚,訝然不解地看向他,忽然不安起來。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小心謹慎地隱藏著自己的身份,一直害怕暴露,怕為幻魔宗帶來麻煩,為她自己,為她母親還有幻魔宗的那些叔伯惹來禍端。

    她其實活得很辛苦,就連修鍊血靈訣的時候,都需要潛藏著,要獨自找尋僻靜的地方。

    她是沫靈夜的女兒,千年前,她外公是血煞宗威名遠揚的老宗主,她父親血厲,也是血煞宗的新任宗主,她體內流淌著血煞宗的正統鮮血。

    可她卻要隱姓埋名,連血靈訣都不敢光明正大修鍊,連血煞宗的身份都不敢認。

    她一直覺得很憋屈。

    她也一直在隱忍,希望有一天,能令血煞宗重新站在世人面前,向所有人光明正大說出自己的身份。

    然而她現在卻不敢。

    但秦烈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
    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