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冰釋前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冰釋前嫌字體大小: A+
     

    何薇四人眼神灰暗,愣在那兒一言不發,顯然被眼前的變故弄的措手不及。

    前一刻,四人還在譏諷著秦烈的作為,認為秦烈是沾了他們的光,才讓洛塵、郁門兩人沒有敢大動干戈。

    四人認為一旦秦烈離開他們,只要碰到馮一尤和郁門其中一個,都會立即遭殃。

    在內心深處,他們其實並沒有認可秦烈的實力,只當秦烈能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全然是運氣佳。

    然而,就在現在,如雷霆閃電掌控者的秦烈,倏地威猛衝擊出來。

    反觀他們認為天之驕子的馮一尤、郁門,則是帶著麾下扈從亡命逃逸,生恐被秦烈追到。

    這一幕場景,如一個無情的耳光,狠狠地扇擊在何薇、任彭四人臉上。

    在楚離的目光下,四人都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燙的有點難受。

    當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秦烈或許境界弱於馮一尤、郁門,但他在神葬場中想要存活下來,絕對不像你們所想的那麼困難。」楚離眯著眼,沒有繼續出言嘲諷,表情認真地說道:「這樣一個對自己都能極端殘忍的傢伙,生命力的頑強程度,將會遠遠超過你們的想象!」

    何薇四人這次再也無言反駁。

    因為事實就擺在他們面前。

    此刻,秦烈如一頭掌控雷電的暴龍,所過處雷霆轟鳴,閃電織密,正仰天長笑著。放肆地展現他霸道凶厲的一面。

    馮一尤和郁門則是落荒而逃。

    還有什麼比現實更有說服力?

    「秦烈!」

    就在此時,楚離咧嘴一笑,揚聲高呼起來。

    「楚大哥!」

    盯著天器宗、萬獸山武者緊追不捨的秦烈,突然停下腳步,一臉驚喜地看向這邊。

    他沒料到這麼快就在雷之禁地碰到楚離五人。

    對楚離、何薇,他心中其實還有著一絲愧疚,那些生命之泉本來並不屬於雪驀炎,是在他的要求下,在楚離的調解下。何薇等人才不得不放棄自己的那一份。

    何薇他們都曾身中巫毒,生命能量被木靈吸食不少,也需要生命之泉補充損耗的生命之力。

    最終,一行人憤憤然離開,導致他和楚離也不得不分道揚鑣。

    「你小子在幹什麼?你在追殺馮一尤、郁門?」楚離怪笑。

    「嘿!」秦烈乾笑一聲,眼看馮一尤、郁門漸行漸遠。他倒也不真的窮追不捨,忽然就停了下來。

    馮一尤和郁門都是通幽境巔峰,真正實力堪比如意境強者,真要是狗急跳牆了,恐怕會爆發出可怕的反抗力量。

    兩人一旦放下成見,一起攜手將矛頭轉向他。就算是在雷之禁地內,他想全面佔據優勢也不太可能。

    所以他明智地沒有繼續追擊下去。

    「馮一尤找到了雷靈所在的位置。他不斷誘使祭品過來,以盟友身份蠱惑別人破解雷霆壁障……」秦烈先笑著解釋一番。

    旋即又道:「要不是我發現馮一尤的陰險算計,可能也要栽個跟頭。本來嘛,我們就要和馮一尤交鋒了,結果萬獸山的郁門忽然趕來,這兩方怨仇極深,竟然要撇開我們交戰。哈,我佯裝要退走。進入他們中間引動漫天雷電轟落,炸的他們抱頭鼠竄。」秦烈放聲大笑。

    「引動雷之禁地漫天雷霆閃電?」韋良一驚,臉上滿是異色,「你怎麼做到的?」

    **也是嚇了一跳。

    兩人都精通雷電靈訣,受寂滅宗的老祖教導過,自問對雷電的認識要強過大多數修鍊雷電靈訣者。

    然而,即便是他們,在突破到通幽境中後期以後,也只能藉助於雷電之力修鍊罷了。

    他們只能被動接受雷霆閃電衝落。

    想要以自身的雷電之力,以體魄,主動接引雲霄閃電降落,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何薇也是驚駭至極。

    她從小在寂滅宗長大,父親也是寂滅宗的強者,也修鍊雷電靈訣。

    對雷電靈訣,何薇也有著深刻的認識,她同樣不認為堪堪只是通幽境的秦烈,能以修鍊的雷電靈訣,直接引動雲霄雷霆衝擊。

    這分明不符合常理。

    「只有老祖,在能夠以雷電淬鍊靈魂,使得靈魂、甚至意識念頭都烙印著雷霆之力以後,才能引發雲霄雷霆波動。」**眼神怪異之極,心中暗暗想道:「莫不成,他秦烈能達到老祖那樣的程度?」

    「引發雷霆閃電很難么?」秦烈輕笑。

    早在天雷殛的第二階段「九天雷動」的時候,他以身體勾連天地,以穴竅內的雷霆轟鳴,就能引發雲霄雷霆墜落。

    如今,他處在第三階段的「雷電淬魂」,他對雷霆閃電的感知變得愈發敏銳,和雷電的關係也變得愈發親密。

    他再要引發雷霆閃電轟落,變得愈發的輕易,壓根沒有難度。

    這是雷之禁地,在這裡,他就是因為能引動雷霆閃電轟擊八方,才有絕對的相信。

    所以他才敢對天器宗、萬獸山兩方同時出手!

    「呵呵,對你來說不難,對別人來說……堪比登天!」楚離一笑,道:「神葬場試煉結束后,你和我去一趟天寂大陸,來我們寂滅宗走走吧?」

    秦烈淡然笑道:「沒問題。」

    「我說過,我要向你引薦老祖,我相信老祖對你也會很有興趣。」楚離神色認真。

    **、韋良等人猛然一驚,滿臉都是驚愕之色,不明白楚離為何這般看重秦烈。

    「杜向陽還在雷電淵潭那邊,我不能走開太久,我先過去了。」秦烈神情一動。忽然說道:「雷之禁地內,恐怕進入了不少人,萬一夜憶皓那些傢伙也過去了,我不在會很麻煩。」他急著要走。

    「好,你先過去。」楚離笑道。

    何薇、任彭四人一下子尷尬萬分。

    從楚離口中,他們已經知道雷電淵潭頗為奇妙,屬於神葬場僅次於葬神之地的玄奇之處,知道內部很可能存在珍惜奇寶。

    他們踏入雷之禁地,也是仗著**、韋良精通雷電靈訣。要找尋雷電淵潭,想在裡面碰碰運氣。

    他們已經找尋了一段時間,卻始終沒有收穫,沒有能獲得精準的方位。

    而秦烈,則是從雷電淵潭而來……

    他們極其渴望通過秦烈,到達雷電淵潭的位置。還想著能否藉助於秦烈,探測到雷電淵潭的奧妙,進而從中分一杯羹?

    可秦烈彷彿看不出他們的意圖。

    和楚離擺擺手,秦烈沒有主動提出邀請,輕聲一笑后,身如電虹。倏地遠去。

    何薇一跺腳,憤憤然道:「該死的混蛋!」

    「他難道看不出我們的意圖?」任彭臉一黑。

    「他不是不知道我們的想法。而是分明不想我們知道雷電淵潭的位置,不想我們摻合進去!」韋良冷笑。

    「雷電淵潭又不是他的!」**也火了。

    一番指責后,四人將視線先後聚集到楚離身上,由何薇開口詢問:「姓楚的!你什麼意思?」

    楚離攤開手,一臉委屈無奈,「當初,是你們嚷嚷著要和秦烈分道揚鑣。我自然聽你的,所以就撇下了秦烈。秦烈。應該也是認為我們不同路了,知道你心懷怨念,所以才不好意思提出邀請,結果,結果就是這樣了,人家就算是有心,也只能默默離開了。」

    「我看他分明是故意的!」任彭哼道。

    「你閉嘴!」何薇狠狠瞪了他一眼,呵斥道:「當初就是因為你!要不是你挑撥,我又怎會和秦烈分開?其實,我一直覺得秦烈還不錯!都是因為你!」

    任彭一呆,臉上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表情,干聲道:「我,我……」

    「任彭,你的確有原因啊。」**插話。

    「你也閉嘴!」何薇又是一瞪眼,指著**、韋良,「你們也不是好東西!女人小心眼兒,那是應該的,你們兩個大男人也那麼斤斤計較,你們算什麼男人?」

    **、韋良臉色青紅皂白,一下子傻眼了。

    楚離樂了,哈哈笑個不停,覺得這一幕場面很是有趣。

    「你也不是東西!」何薇翻了個白眼,又將矛頭指向楚離,「姓楚的!你要是搞不定秦烈,我有你好看的!」

    「你想怎麼做,說吧?」楚離大大咧咧道。

    「我,我……」何薇耍了一番威風后,臉皮終究沒那麼厚,紅著臉不好意思道:「我覺得,其實和秦烈一道兒,也不一定是就是我們吃虧。我想,我想我們還能結伴……」

    話到後來,何薇又是冷哼起來,嬌喝道:「總之,你給我搞定他!」

    「好吧,薇薇你的吩咐,我不敢不從啊。」楚離垂著頭,老老實實應承下來。

    就在何薇發愣之際,楚離突然展開布滿星辰的靈甲,破空疾馳出去。

    直朝著秦烈的方向沖射。

    數分鐘后,在一片水窪處,秦烈抬頭看著突然冒出的楚離,淡然一笑。

    「何薇吩咐了,非要我找你,非要和你們一道兒。」楚離飛身下來,聳聳肩,無奈道。

    「呵呵,你直接以天劍山的令牌,或者萬獸山的令牌搜尋就行了。」秦烈哈哈大笑,「雷電淵潭就在百里之內。」

    「秦烈。」楚離一愣,然後也有些不好意思,「謝謝了。」

    「女人是女人,我們是我們,嘿嘿,你我沒什麼好謝的。」秦烈颯然笑道。

    楚離重重點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