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八十三章 以一敵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八十三章 以一敵眾!字體大小: A+
     

    雷之禁地一角。

    灰暗天穹下,一片汪洋沼澤之地中,一行五人頂著顏色各異的能量光罩,在暴雨雷電下行走著。

    「也不知道秦烈怎樣了?」楚離抬頭看天,感嘆道:「不知道他有沒有找到進入雷之禁地的路徑,這裡,非常適合他修鍊。他要是能到這兒,一定會非常舒服,實力應該也會有長足進步。」

    「楚離!你怎麼老是提起這個人?!」何薇嬌喝一聲,皺了皺眉頭,哼道:「說這種人有什麼意思?」

    「師兄,那秦烈的確不是東西,為了討好一個女人,竟然讓我們所有人交出生命之泉?」任彭冷笑,「哼!沒了我們,我就不信他們在神葬場當中,還能那麼輕鬆寫意!」

    「師兄,他能拿到巫蟲的鮮血,也是你的功勞啊!你將所有寂滅玄雷都給轟炸了出去,助他對付夜憶皓,還有洛塵一起動手。」**撇嘴冷笑,「根本不是他一個人奪取的巫蟲鮮血!」

    「沒了我們,他們會發現在神葬場中舉步艱難!」韋良也道。

    **和韋良,乃寂滅宗的另外兩人,他們都修鍊雷電靈訣。

    自從來到雷之禁地,他們發現此地對他們雷電靈訣的修鍊有益,也發現天上的雷電對他們的影響很小。

    兩人之所以祭出光罩,也不是為了抵禦雷電,而是為了防止暴雨的侵蝕。

    此地雨水之中,有著很強烈的酸性。落到皮膚上火辣辣的痛,所以他們才會在暴雨下祭出光罩。

    在這兒,**和韋良的自信心迸發,覺得雷之禁地內他們能超常發揮出實力出來,話語也一下子多了起來。

    「你們真以為秦烈和我們一道兒,是抱我們的大腿,依靠我們平安渡過神葬場的兇險?」楚離一愣。

    他沒料到任彭這三人竟然是這種想法。

    「當然是這樣。」任彭率先點頭,「第一次,洛塵帶人殺上來。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在,他秦烈帶著一個中了巫毒的女人,能逃脫出去?」

    「還有上次萬獸山的郁門,他們也要殺秦烈,還是因為我們在,郁門才不得不放棄。」**也是插話。冷笑著說道:「如果不是他秦烈跟著我們,他恐怕早已被擊殺兩次了!其實,我們寂滅宗不欠他什麼,是他欠我們!」

    「忘恩負義的傢伙!」韋良冷哼,「為了討好幻魔宗的女人,連我們的生命之泉都要染指。我看他的好日子也要到頭了!」

    「沒有我們,他秦烈在神葬場內。根本活不了多久!郁門,馮一尤,甚至洛塵,這些凶神惡煞,他碰到任何一個都要被殺!」任彭不屑道。

    楚離深深皺眉。

    他和秦烈並肩作戰過,他比任彭等人更了解秦烈,深知秦烈的可怕。

    對付夜憶皓的兩次戰鬥。秦烈所起到的關鍵作用,要比任何人都要大。楚離不傻,他一切都看在眼裡。

    第一次,秦烈以麒麟火焰破掉夜憶皓對中毒者的掌控,破掉夜憶皓設的局。

    第二次,秦烈解開謝靜璇的巫毒,以封魔碑封印木靈,令眾人扭轉了局面。

    或許,秦烈的真正戰鬥力,要弱於洛塵、雪驀炎一籌,可他在關鍵時刻的作用,顯然要大過於兩人。

    「何薇,你怎麼看?你難道也以為,秦烈離開了我們,就沒辦法在神葬場生存下去?」楚離最後看向何薇。

    「秦烈機緣湊巧,在關鍵時刻的確起到了作用,這一點我不否認。」

    何薇蹙著眉頭,又道:「不過任彭他們說的也有道理,我們也兩次幫過他,當時洛塵和郁門沒有對他動手,肯定是因為顧忌我們。秦烈本身,畢竟只是通幽境初期,他還經歷過碎魂,境界降到了萬象境,他真正的實力其實有限,離開了我們,他在神葬場的確會困難重重。」

    「你竟然也這麼認為。」楚離啞然。

    「難道你認為秦烈比洛塵強,比郁門和馮一尤強大?你真的覺得通幽境初期的他,還能在神葬場覆雨翻雲不成?」何薇撇嘴。

    「那個秦烈,還有宋婷玉和謝靜璇,只是來自於天劍山的附庸勢力。他們,其實根本就不能和杜向陽相比,只不過是走了狗屎運罷了。」**神態不屑。

    「附庸勢力的傢伙,就算是一時運氣好,也不可能得意太久的。」韋良也附和。

    在內心深處,這些人其實都瞧不起來自於附庸勢力的武者,總覺得他們低人一等。

    秦烈,謝靜璇,宋婷玉,從赤瀾大陸而來,玄天盟乃天劍山的附庸勢力。

    僅此一點,就讓他們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下意識看不起秦烈他們。

    「呼呼呼!」

    就在此時,衣玦在狂風中閃動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以令牌探查一下!」楚離下令。

    任彭等人,紛紛從腰間翻出令牌,以心神感知。

    兩塊令牌立即釋放出強烈的動靜出來。

    「萬獸山和天器宗的人!」**輕喝。

    「大家小心一點!」何薇神色一變,嬌喝道:「可能會是馮一尤和郁門,這兩個傢伙極其棘手,我們未必就能佔到上風,謹慎應對!」

    「嗯!」任彭等人連連點頭。

    他們取出靈器,神情凝重,暗暗等候著。

    對他們而言,萬獸山的郁門,還有天器宗的馮一尤,都是暴亂之地難纏的角色,也是名動各方的青年首領。

    他們深知兩人的可怕,所以一點不敢放鬆,做好了馬上就要迎戰的準備。

    十來分鐘后。

    兩撥人馬,分別由馮一尤和郁門帶隊,如兩道溪流一般在暴雨中疾馳。

    兩撥人還有意識的沒有分離太遠,似乎暗中有著默契,準備在逃脫不掉的時候聯手對敵。

    兩方人加起來有十來人之多。

    這一股勢力,絲毫不遜色夜憶皓和三大家的聯合,可此刻,他們似乎在躲避著洪荒猛獸,在慌不擇路逃離著。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在躲避著什麼?」任彭一臉的不可思議。

    「不對勁!」韋良神情凝重之極,「這兩方加起來,在神葬場中根本不怕任何勢力!就算是夜憶皓他們過來,也頂多持平罷了!他們究竟逃什麼?」

    「真是見鬼了!」**也是費解。

    「應該不是躲避什麼人,應該是別的東西!」何薇自以為捕捉到關鍵,「一定是雷之禁地的雷靈!定然是這樣!」

    任彭神情一震,也都認為馮一尤和郁門兩撥人,是在雷靈的追擊下潰不成軍。

    直到,直到他們看到一個熟悉的人物出現……

    「秦,秦烈!」楚離突然怪叫起來。

    只見郁門和馮一尤兩撥人身後,漫天雷電交織成雷霆雲團,就覆蓋在秦烈頭頂。

    一道道粗如巨龍的閃電,不時從雷霆雲團中轟落下來,落地后,就在大地上轟出一個深深的巨坑。

    如一枚寂滅玄雷爆炸的威力!

    秦烈,周身纏繞著閃電雷霆,如雷之禁地的天神動了怒一般,張狂怪笑著,兩手舞動間,如操控著一條條可怕的電龍,追著馮一尤和郁門轟擊衝殺。

    一名拉在後面的天器宗武者,被一個炸雷擊中,身體在半空劇烈震蕩起來。

    三條粗長閃電,如衝出深淵的電龍,一下子撕咬到那人身上。

    那人凄厲掙扎著,卻被閃電淹沒了,瞬間全身焦黑,從半空中狠狠墜落下來。

    這導致馮一尤和郁門身後的那些人,一個個如見鬼魅,愈發恐懼的逃離。

    秦烈則是嗷嗷怪笑著繼續衝擊追殺。

    「你們剛剛是說,沒有我們,秦烈在神葬場將會舉步艱難?碰到馮一尤和郁門中的任何一個,都會遭受殺身之禍?」楚離回頭看向何薇任彭四人。

    四人忽然面色如土。

    ……

    ps:求一張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