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烏晶天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烏晶天蠍字體大小: A+
     

    謝靜璇這次醒來,明顯有點不太一樣,她身上湧現出濃烈的生命精氣,明熠的眼睛中充滿了自信。

    「靜璇,你突破了?」宋婷玉眼睛一亮。

    「嗯,順利突破到了通幽境後期,算是很幸運了。」謝靜璇平靜地說道。

    參加神葬場試煉會之前,她處在通幽境中期,在境界上略高於秦烈,又弱於宋婷玉一籌。

    這趟,秦烈,宋婷玉,高宇還有謝靜璇四人,一同參加試煉會。

    秦烈和高宇兩人,境界雖然略低一點,修鍊的靈訣卻詭秘難測,真正實力其實頗為強橫。

    宋婷玉通幽境巔峰,眾人當中境界最高,身上靈器諸多,也有自保之力。

    謝靜璇反而是最弱的一個。

    事實上,進入神葬場不多久,她就身中巫毒,最先支撐不住了。

    若非她無意中找到那村落,飲用了不純凈的生命之泉,她恐怕早已死亡。

    現在她算是因禍得福了。

    她不但接受了木族的傳承,還順勢突破到了通幽境後期,不論是境界還是實力,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也直接導致想要順手擊殺她的黃姝麗,在她身上壓根沒有佔到一點便宜,最終罵罵咧咧無奈退走。

    傳承結束后,謝靜璇像是想起了一些記憶,所以立即向秦烈道明了有關木雕的消息。

    「軋吉?雕刻成木雕的木材,和木靈身上的一樣?」秦烈精神振奮。「你還知道什麼?關於那個軋吉,關於木雕,還能想起什麼來?」

    「這一根木雕,由軋吉帶入神葬場,他從一道空間縫隙而來。」謝靜璇語氣平靜,淡然說明她所知的情況,「軋吉是一名木族強者,他受人囑託,帶著這根木雕進來。似乎想要找尋某樣東西。囑託他的人,就是贈予木雕給他的人,他稱呼那人為……尊者。」

    秦烈心神一震。

    角魔族的庫洛等人,也稱呼他爺爺為尊者,那名在八角的白骨冥靈壇內,留下九幽邪典的角魔族強者。還是稱呼他爺爺為尊者。

    沒意外的話,將木雕交給軋吉,吩咐軋吉進入神葬場找尋某樣東西的人,就是他爺爺秦山!

    秦烈忽然鬆了一口氣。

    進入神葬場之前,他一直擔心,擔心隕葬在神葬場。被迷霧層層遮掩的那一具屍體,就是他的爺爺。

    當年。他爺爺從凌家鎮悄然離開,之後就杳無聲息,他生恐他爺爺出現意外。

    從謝靜璇的口中,他雖然沒有得到確鑿的消息,可至少證明秦山沒有死亡,這一點對他而言就是個好消息。

    「軋吉進入神葬場究竟要找尋什麼?」秦烈定下心來后,話鋒一轉。「有沒有印象?」

    「軋吉被煉化后,殘魂意志混入生命之泉。我也只是飲用了一部分生命之泉,得到的記憶也是碎亂無序,只能想到這麼多。」謝靜璇搖了搖頭。

    「木靈被封魔碑封印以後,石井內的生命之泉被煉化,所有殘魂碎念都徹底消散了,恐怕也沒辦法從中剝離新的記憶出來。」宋婷玉想了一下,輕嘆一聲,「那個叫做黃姝麗的少女,和幻魔宗分道揚鑣了,一定和雪驀炎她們發生了衝突。或許,就連生命之泉,也被黃姝麗奪取了……」

    「很有可能!」杜向陽喝道。

    「秦烈,要不要……返回那村落看看情況?」宋婷玉知道他曾答應過血厲,要在神葬場內盡量幫助雪驀炎,所以有此一問。

    「不用了。」秦烈搖頭,皺著眉頭說道:「時間過去太久了,真要發生了什麼,也早已發生了。而且,雪驀炎她們如果還活著,未必會留在村落,一定是在四處搜尋黃姝麗。」

    「不錯。」杜向陽點了點頭。

    「走吧,這木之禁地不值得繼續逗留了,我們去那雷電纏繞之地。」秦烈輕喝。

    宋婷玉三人點頭同意。

    ……

    數十裡外,雪驀炎和潘芊芊兩人小臉冰寒,在一片高聳的灌木叢中行進著。

    「小麗竟然是黑巫教的人!」潘芊芊貝齒咬的嘎嘣直響,「她不但害死了漫漫,還將生命之泉都奪取了,就連我也差點中了巫毒,她,她……」

    雪驀炎左手臂彎處,有著明顯的血跡,顯然在征戰中受了傷。

    「不止是漫漫,就連小婉和小蝶,也可能是被她害死的。」雪驀炎抿著嘴,厲聲道:「她不比夜憶皓弱多少,她體內的巫蟲是『烏晶天蠍』,和『八翼蜈蚣王』一樣,也是黑巫教巫蟲異種,需要以自身鮮血圈養,通人性,和她靈魂有著奇妙的聯繫!這一類的巫蟲,只有黑巫教最核心的弟子,才有資格獲得,才能進行孕育培養。」

    「雪姐,你是說她在黑巫教身份很高?」潘芊芊愕然。

    「至少,她的身份不會低於夜憶皓!」雪驀炎輕咬著牙齒,冷著小臉說道:「她比夜憶皓還要可恨!」

    連小蝶、小婉在內,一共有六名幻魔宗的少女,接連死亡。

    在雪驀炎而來,那六名死去的姐妹,都是被黃姝麗直接或間接害死。

    黃姝麗才是罪魁禍首!

    「雪姐,她,她奪去了生命之泉,會不會影響到你?」潘芊芊輕聲問道。

    雪驀炎眼神一黯,幽幽道:「沒事,短時間影響不大。至少,至少在這神葬場內,沒有那些生命之泉,我還不至於有事。」

    「雪姐,你這趟非要進入神葬場,就是為了生命之泉吧?」潘芊芊又問。

    「不提這個事了,當務之急,就是盡量找到別的姐妹,千萬千萬不能被黃姝麗先給找到!」雪驀炎凝重道。

    「啊!」潘芊芊小臉一變。

    她也想到了最壞的可能性。

    進入神葬場的幻魔宗少女,不單單隻是她們,還有一些在進入之時,就散落在別的地方。

    黃姝麗可以通過幻魔宗獨有的令牌,在一定範圍內感知到那些人,一旦被她率先找到遺落者,不知道她身份的那些幻魔宗少女,恐怕一個休想逃脫她的毒手。

    她們會像已經死去的六人一樣被接連害死。

    ……

    六棵大樹中央。

    夜憶皓和三大家武者,一個個盤膝端坐著,在各自藉助於靈石恢復。

    眾人神情皆是陰沉無比。

    本以為,夜憶皓和木靈建立靈魂契約后,藉助於這片木之禁地,他們能為所欲為。

    結果木靈竟被封魔碑封印,眾人在寂滅宗、幻魔宗、天劍山的聯合之下,見討不到絲毫便宜,不得不無奈退走。

    這已經是第二次慘痛的打擊了。

    第一次,他們誘使洛塵而來,圍攻楚離,藉助於巫毒的控制,逼後來的雪驀炎、萬獸山和天器宗的人只能在一旁觀望。

    若非秦烈以麒麟烈火偷襲,令「八翼蜈蚣王」沒有辦法繼續掌控中了巫毒者,他們那一次就成功了。

    「都是因為那個叫秦烈的傢伙!」蘇妍一邊臉頰有著淡淡的傷痕,這破壞了她的艷麗,她寒著臉,眼中閃爍著仇恨的目光,「如果不是秦烈以火焰燃燒,不是他後來從八翼蜈蚣王處拿到鮮血,那些人不死也要重創!」

    「這次也是因為他手持封魔碑!」光頭夏侯淵冷哼一聲。

    「不是他以一滴巫蟲鮮血,解開了那謝靜璇的巫毒,那女人沒辦法傷到木靈。你們,也不會第二次失敗!」

    就在此時,黃姝麗的聲音,從不遠處一株古樹下穿了出來。

    她眼神陰冷,身上流露出一股子傲然意味,竟從容朝著眾人而來。

    「幻魔宗的那個少女!」蘇妍冷笑起來。

    「找死!」夏侯淵獰笑著站起,就準備下手了。

    「一群廢物!」黃姝麗哼了一聲,「你們三大家的人,究竟做了什麼事情?這趟要是雪驀炎不死,給她拿到生命之泉,她能救活她母親,她能重新振興血煞宗!她父親,也已經從海外歸來,一旦血煞宗重新崛起,你們三大家在天滅大陸的末日也將到來!」

    蘇妍三人聞言一驚。

    其餘幾名黑巫教的武者,也是目顯驚訝光芒,驚訝地看向她。

    只有夜憶皓神情不變,「師姐,你怎麼過來了?難道幻魔宗那邊,你已經料理乾淨了?」

    此言一出,不但是三大家的人,就連黑巫教的人也是聳然變色。

    師姐?

    黃姝麗竟然還是夜憶皓的師姐?!

    「我只是拿到了生命之泉,又殺了一名幻魔宗的少女,雪驀炎和潘芊芊還活著,雪驀炎……沒那麼容易對付。」黃姝麗哼了一聲,臉色陰森道:「前前後後,我已經殺了六名幻魔宗的人,你們呢?你們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可成功做成一件事情?」

    夜憶皓皺眉沉默。

    三大家和黑巫教的武者,這時候已反應過來,聞言,紛紛面露愧色,不發一言。

    「在你們離開后,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那秦烈……讓所有人將生命之泉交給雪驀炎,可知道因為什麼?」黃姝麗冷冷看向眾人。

    所有人都驚訝起來。

    「他和雪驀炎一樣,也是血煞宗的餘孽!他持有血煞宗的血典!」黃姝麗冷笑,「可笑你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請師姐指教!」夜憶皓肅然道。

    「從現在起,你們這邊的主導權,交給我!」黃姝麗哼了一聲,「以後的計劃由我進行制定!」

    「好。」夜憶皓率先點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